• 嗨起來吧
  • 0

“真的很想不到,蘇天逆竟然會到達這般境界,能打破戰體詛咒也說不定。”朱雀道。

“極有可能!說不定神武大陸的未來,就在他的身上。”青龍若有所思道,他難得露出一絲的慎重。

“蘇天逆需要時間,我們該爲他爭取一些。”玄武慢吞吞地說道,即便再急的事,他也不會說得快一些。

青龍點了點頭,而後說道:“走吧!”

“去哪裏?”

“也該去死亡絕地走一遭了!牽制那些老不死的!”

四人化作一片驚人神芒,直衝向了死亡絕地。

神武大陸一片繁榮的景象,武者滿天下,稱尊境強者遍地走,化靈早已不如狗。此時,在一處偏僻小鎮的酒店之中,擠滿了修行之人,使得原本就不大的小店,顯得有些擁擠了。

“聽說最近星墜閣有大事情要發生啊!”小店之中,一個修行模樣的青年說道。

“是的,聽說星墜閣神女,也就是閣主伊能擎的妹妹,年滿十八,將要宴請各方勢力慶賀。”另一人說道。

“我還有所耳聞,聽說宇霄聖主伊能擎會去星墜閣提親。”

“此事我亦有所耳聞,伊能擎天之驕子,紫芸也是天之驕女,很是般配。宇霄聖地與星墜閣的一些元老,都對這樁婚事表示看好。”


“如此說來,宇霄聖地,星墜閣將要強強聯手,爭霸大陸了!”

聽到此處,酒店角落的一張桌子上,一個身穿白衣白袍的少年停下了正要送往嘴邊的酒杯,微微蹙眉,而後一飲而盡,在桌上留下一些銀兩,便飄然出門。

少年白衣勝雪,面容冷峻,不凡的氣度帶着一絲強者的威嚴。他乃是蘇天逆所化,他並未露出真容,現在還不是他現身的時候。

“天逆哥哥,我什麼都不要,你將來來見我的時候,送我一朵雪月峯上雪蓮花!”往事歷歷在目,蘇天逆不曾忘卻紫芸曾經的話語,如今正是他兌現自己諾言的時候。

蘇天逆雙目綻放出兩束神芒,望穿天穹,盯着遙遠的一處山峯,道:“雪月峯!”

雪月峯上的雪蓮花,乃是不可多得的聖物,可遇不可求,千年也難以綻放出一朵,一片白茫茫的雪月峯上,根本尋不到雪蓮花的蹤跡。

而且雪蓮花有個特性,就是它會移動,只有在它綻放前的一個時辰,纔會停止不動。而且只開一天,若是一天沒有采摘,那麼它就會凋謝,也不知多少年後,纔會在另一個地方綻放。

雪月峯之巔虛空扭曲,黑洞大開,蘇天逆從黑洞中走出,他一身白衣勝雪,神念展開,所及之處無所遁形,不過片刻時間,便發現了學蓮花的蹤跡。

只是這株雪蓮花還未成熟,離開放還有一些時間,算算時間等到它綻放之時,也差不多就是紫芸十八生辰之日。


蘇天逆席地而坐,雙目微閉,任由風雪臨身,他神念鎖定雪蓮花,只待它成熟之日。

時間很快,眨眼之間一個月過去了。

星墜閣上下氣氛熱烈,神女生辰,一干貴客登門。許多大勢力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結交機會,紛紛前來道賀。

這是一件大事,星墜閣發出了許多請帖,比如中州幽冥鬼域,北方神獅族,矮人族,璞玉門,夏國等等。甚至有許多勢力都是不請自來。

星墜閣的一些原來都紛紛出關,就連前閣主都結束閉關。崔一鳴神威凜凜,戰力驚人,而神女紫芸也是相當不凡,得此二人,未來星墜閣在南域,甚至是神武大陸,都將有一席之地。

崔一鳴一身華服,很有聖主的氣息,他首先出來迎接賓客。眼見時至正午,隨着一聲高呼:“神女到!”

衆人皆是靜默了下來,都望向緩緩走來的神女紫芸。紫芸眼神清澈,緩緩走出,猶如一朵綻放的神蓮一般,無塵無垢,如謫仙下凡。

就在此時,迎賓門童高呼道:

“中州幽冥鬼域鬼主駕臨!”

“北域神獅族長黃金獅子親臨!”

“矮人族長宙斯駕到!”

“璞玉門,夏國之主派上送上厚禮一份!”

……

隨着一聲聲傳音,一個又一個的大人物趕來,就是己身不能到,也都是派人送上了厚禮。

這一天,星墜閣出入的人物頗多,就連一些隱世家族也派人送來了禮物。這簡直就像是一場盛會,各方巨頭皆現,紛紛露面了。

“宇霄聖主伊能擎到!”

衆人一聽到此處,不由得一驚,傳聞中要來提親的正主到了!

“迎接宇霄聖主!”


只見一個英偉青年踏空而來,他一身銀白色的戰衣熠熠生輝,剛一出現,強大的氣場掃蕩四方,讓人感覺到沉沉的壓力。

伊能擎一出現,所有人都注目了,如今他也是神武大陸響噹噹的人物,年紀輕輕,便已步入聖人境,名動天下,留下了許多不敗的傳說。

“各位許久不見了,可安好?”說話之人乃是前宇霄聖主魏雍。雖然已經將聖主之位傳於伊能擎,但這種大場面依舊會出面主持。

“今日特地前來道賀,並備上薄禮一份,還望不要推辭。”

魏雍朝着伊能擎點了點頭,伊能擎會意,雙手一攤,手中出現一個精緻的玉盒,他遞給手下,讓其呈上去。

崔一鳴接過玉盒,打開玉盒一看,頓時臉色微微一變,道:“這……”

“還望不要推辭!”魏雍依舊如此說道,即便他面不改色,但可以從言語之中得知,這份禮物非凡。

崔一鳴將玉盒遞給了前任閣主,他打開玉盒一看,頓時也是一驚道:“這……竟然是聖元果!” 衆人一聽是聖元果,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雙眼都透出光芒來。這樣的禮物實在是太過貴重了。

聖元果能夠增加聖人突破至神王境界的機率,與破聖丹同樣,都是逆天之物,萬年也難得一見。如今被魏雍拿出來作爲禮物,其心中所想,不言而喻,就是爲伊能擎提親。

對於紫芸這樣的天之驕女來說,一個聖元果絕對能夠讓她輕鬆邁進神王境,在這大帝隱匿的年月,一個神王,就意味着能夠庇護一個聖地幾千年之久。用聖元果來提親,絕對不會辱沒了身份。

前宇霄聖主魏雍頓了頓,開了口道:“還有一事,想要與星墜閣諸位元老商議一下,這關係到宇霄聖地與星墜閣的未來之事。”

衆人心知肚明,魏雍這是要提聯姻之事。如此一來,就相當於宇霄聖地與星墜閣聯盟,別說是南域了,就是整個神武大陸,也少有勢力可以比擬。

“請講!”崔一鳴雖是心中明白,但也不願明說。只要紫芸同意,他就沒有意見,若是紫芸不願意,即便這些元老要強來,他也不會妥協!

他把妹妹的幸福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魏雍道:“正所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吾聖地之主伊能擎神威赫赫,是千年以來難得的天才。而貴閣神女亦是天之驕女,正是佳偶天成,天作之合啊!”

魏雄此話一出,衆人反應各有不同,星墜閣的一些元老點了點頭,表示很滿意這樣的婚事,有些人則是不然,比如黃金獅子與宙斯等。他們面色很是不好看,雖然紫芸並未與蘇天逆有婚約,但畢竟是蘇天逆心繫之人,如今蘇天逆身死,他們見到如此的情況,心中很是不爽。

魏雍見星墜閣多數元老露出滿意之色,心中明瞭此事已經成功七八分,便開口道:“不知閣主意下如何?”

崔一鳴並未馬上表態,淡淡地說道:“只要紫芸同意,我就沒有意見。況且這件事需要慢慢的商議。”

“這件事畢竟不能操之過急,我們需要商議片刻。”

前星墜閣閣主有着絕對的話語權,他朝着崔一鳴使了一個眼色。崔一鳴會意,帶着一干元老以及紫芸轉入後廳之內。

衆人剛到後廳,還未等人開口,紫芸便很堅決地說道:“我不嫁!”

“可是,伊能擎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啊,如果……”一位元老循循善誘道。

“我不嫁!”紫芸依舊很決絕,沒有一絲迴轉的餘地。

崔一鳴深知紫芸心中依舊忘不了蘇天逆,不由得心中一嘆,但他依舊會尊重她的決定,對着衆人說道:“既然紫芸不同意,這件事我看就作罷吧!”

“這……”

一干元老並不死心,不停地分析利害關係,說什麼黃金大世將起,爲了未來星墜閣能夠立於不敗之地,聯姻就是多一個盟友。

“我妹妹的婚姻,誰也不能做主,她不是犧牲品!”崔一鳴喝道,一瞬間強大的氣息爆發,年紀雖輕,但聖主的威嚴盡顯,讓人不敢拂逆。

就在此時,一人身材魁梧,虎面豹須,正邁步而來,帶着些許冷漠的聲音,道:“這樁婚姻我同意!”

衆人循聲望去,崔一鳴見到此人,表情頓時一變,疑道:“是大伯?您怎麼到這裏來了?”

來人竟是崔一鳴的父親的親大哥——崔猛。

“不爲其他,就爲紫芸的婚姻而來。這件事大伯做主,你就不要參和了。”崔猛有些怒意,語氣不容抗拒。

崔一鳴抱拳道:“大伯,恕侄兒冒犯,這件事可是家父與家母同意的?”

“你父母都在閉關,我現在是代任家主,有權力作這樣的決定,即便你父母到時候問起來,我也可以一力承當。”

如今崔一鳴父母閉關,崔猛確實有做這樣權利的決定,他說的話,就能夠代表整個崔家,無可抗拒。

“大伯,請原諒紫芸無禮,紫芸誓死不嫁!”紫芸少有的倔強,此生若嫁,她只爲一人。

崔猛怒道:“丫頭,這件事由不得你!”

“我不是你們的籌碼,我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交易品。”紫芸面色帶着一些憂傷,有些哽咽。

“丫頭,等你想明白就好了。大伯也是爲你好,大伯會害你嗎?”崔猛繼續勸道。

“對不起,大伯,紫芸難以從命。”

“你……”崔猛幾乎是吼了出來,他原本就暴躁,現在幾乎失控。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之時,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瀰漫而來,來人尚未臨身,只覺一股無敵之氣撲面而來,不僅是後廳的這些人,就是在大廳的賓客都感覺到了這股迫人的力量。

不少人不由得心頭一驚,心中暗道:“難道又是哪族的老祖出世了嗎?這般的強大。”

來人尚不能分別是敵是友,衆人不再爭執,紛紛走出到大廳之中,要想看看到底是何人駕臨。

“竟然這般年輕?!”衆人無比詫異,來人白衣勝雪,黑髮飄舞,竟是一個從未見過的翩翩少年!

這個少年不過二十光景,卻有着無敵的氣勢,深不可測的實力,從其身上散發的氣息看來,起碼聖人的實力!

二十光景的年齡,竟有聖人實力,絕對是天才,可比肩神子,聖子的存在。無論放在神武大陸那一族,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可這少年卻從未見過,像是憑空出世的一般。縱然是一些隱世家族的天驕,這些人都會有所耳聞,見到人之後,也會猜測出身份。眼前的少年,如謎一般!

“來着何人,所來爲何?”星墜閣一位老祖面色不善地喝道。

這白衣少年自顧自地坐在一張木椅上,端起桌上的一杯酒水,一飲而盡,酒一入喉,他便眉頭微皺,道:“不爲其他,只爲星墜閣神女生辰而來!”

“既然如此,何不獻上生辰禮物?”那位老祖聲勢奪人,不肯想讓。

“請笑納!”白衣少年右手輕輕張開,大廳之中的溫度頓時下降到了冰點,讓不少人都爲之冷顫。

只見一朵紫色的蓮花正在這個白衣少年的掌心徐徐轉動! 紫色蓮花綻放出神異的光彩,一縷縷光芒宛如仙光一樣,光是一縷氣息,就能夠讓人身體舒暢,不染紅塵煙火。

“這是……”

即便衆人不認識此物,也能看出此物的逆天之處。

“雪月峯的紫蓮花!”崔猛呼道,首先露出了驚容。

“竟然是紫蓮花!”衆人都是一聲驚歎,若是這等逆天之物在外現世,恐怕將會引起一番腥風血雨。

這雪月峯上的雪蓮花幾乎都是呈白色,就是尋常雪蓮都是千年難以見到一朵。而這紫色雪蓮,更是百里無一,比起雪蓮花不知道要珍貴多少倍!

如果說雪蓮花是難得一見的聖物,那麼紫蓮花就是不可能現世的神物!如今,它卻真實地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如何叫人不震驚。

而紫芸體質特殊,乃是聖蓮靈體,如聖蓮一般出塵,不染塵世煙火。這紫蓮花最大限度的提升紫芸的體質,讓其臻至完美的境界!不僅是體質上,更能在遇到瓶頸之時,比如將要突破神王境之時,助紫芸一臂之力。

可以說這個少年送來的紫蓮花,簡直就是紫芸的專屬!聖元果與之比起來,就已經遜色了幾分。

“你到底爲何而來?”魏雍雖是表面不作聲色,但心中的怒意誰也聽得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