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巨門之後,是一條漆黑寬敞的通道,通道傾斜而下,其中的空氣極為濕潤,步伐剛是踏入不久,一股陰森之氣便從深處拂面而來,令得人打了一個寒顫。

這條通道異常筆直,並且行走了十數分鐘還未瞧見盡頭,這讓得星炎有點咂舌,而且越是接觸到深處,那股陰森的寒意就越發濃重,就算依靠靈力護體,都被侵入體內不少。

「沒想到這個原本該千刀萬剮的族人死後還能葬身於如此龐大的墓府之中。」

星炎輕微一嘆,就算是那些超級家族的族長,身死之後都不可能有這等待遇。

「是啊,看來玄冥殿主對這位族人真是過於寬容了。」柳月兒輕聲道。

兩人繼續深入了片刻,頓時星炎眼眸一亮,此時他們已經來到一處極為寬敞的位置,在眼前可以看到鳳天等人的身影,似乎已經到了墓府的盡頭。

「我們到了。」看著眼前暗黑的一幕,星炎對柳月兒示意一聲,同時也釋放出精神感知力。

「這就是玄冥墓府的中心么?」柳月兒美眸眨了眨,好奇的道,這座墓府算不得多麼好看,但其中卻異常碩大。

星炎仔細的望去,見到兩旁有無數的石門,沒一道石門緊緊的封閉,同時有一股封印的能量附在其上,彷彿每一道石門都是那麼的神秘。

「哈哈,大哥,這就是傳說中的墓府,真是不可思議,這裡一定藏著重寶。」

這時,鳳葉的聲音自深處傳來,他目光瘋狂的掃視所有石門,眼中露出了激烈的貪婪之色。

鳳天平靜的目光掃視一眼所有的石門,對鳳葉提醒道:「這些石門盡量少碰,雖然我能讓你進來,但卻沒能力讓你安然無恙。」

鳳葉眼神一變,點頭道:「知道了大哥。」

「可惡。」柳月兒緊緊握起手中的長劍,眼神冰冷的凝視深處。

「先不管他們,你父親讓你進來,應該是想在這重寶之地得到一些提升實力的法門,我們先去找找看。」星炎輕輕拍了少女的肩膀,然後對著深處行去。

自從進入這墓府那一刻,星炎心中便時刻保持警惕,精神力一直感知著周遭的情況,他能夠感覺到越是接近深處,一股無形的威壓就越是強大,或許那鳳天也有所察覺,方才刻意的提醒鳳葉。

「星炎,那是什麼?」

突然,柳月兒蓮步一頓,靜靜的站立在原地,玉指指著眼前的一幕。

星炎眉頭一皺,放眼望去,眼前赫然已是墓府的盡頭,在他們眼前有著十數尊石像,這些石像面目猙獰,手握長槍,整齊的環繞在墓府的中心處,而他們手中的長槍同時對著中心處。

星炎順著長槍所指的方向望去,頓時心中不禁湧起一股寒意,令得他打了一個寒顫,因為在十數尊石像面對的中心處,赫然有著一口漆黑泛起死死黑氣異常深沉的巨棺。 嗤嗤!

漆黑的墓府之中,陰沉昏暗,時而有著一絲絲黑氣瀰漫而開,遍布其中的每一處角落,與此同時,墓府的中心處更是有種無形的威壓席捲而來,令人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眼眸充滿了警惕的望著不遠處的漆黑巨棺,星炎眉頭微微一皺,總是覺得那口棺材有種異樣的感覺。

「這就是那位族人的棺材?」

星炎緩緩的道,這口漆黑巨棺比起尋常的棺材還要大上一倍,而且高大,身旁有十數尊石像環繞,形成一個整齊的隊形,長槍直指,做出一副看守鎮壓的姿態。

「這東西看得人好心慌。」

僅僅是看了一眼,柳月兒緊忙將目光移開,不知為何,只要將目光落在其上便有種驚顫之感,揮之不去。

星炎看了看,下意識將精神力探去,不過就在其精神力靠近巨棺之時,竟是被一股無形波動毫無徵兆的震開,這突然的感覺也讓星炎的精神力為之一震,連忙收回。

「好強的波動。」

星炎眼神盯著漆黑巨棺,當下便知道這東西非比尋常,好在剛才他只是試探性的感知一下,如果是刻意而為,估計現在他的精神力都會被這巨棺的波動摧毀殆盡。

在此之前,鳳天三人也發現了這漆黑巨棺,原本也想研究一番,但最終也是吃了點小苦頭,於是便不再有那種念頭,全心的尋找所需的東西,他們或許知道,只要不碰這漆黑巨棺,就不會有事。

「和這東西保持距離,我們試著打開這些石門,說不定有好處。」

星炎的目光從巨棺上移開,轉眼望著數以百計的石門,隨即臉龐上也有種心動之色。

「咚!」

此時,鳳葉三人站在一道石門之前,拳頭揮舞著靈力盡數轟在石門之上,已經在嘗試著沖開附在其上的封印,但是過了許久,他們發現,石門上的封印竟是如此強悍。

「大哥,按理說這些石門都有順序,而我們面對的這道封印是最弱的,沒理由破不開啊。」

幾拳無果,鳳葉臉色一沉,對鳳天說道。

鳳葉的話沒錯,這墓府之中的石門都有著等級,其上的封印也有強弱之分,對於這種劃分的方式,不難讓人知道這封印越強等級越高的石門,其中所蘊含的好處就更讓人意想不到,原本他們有的是時間,想從最低級封印最弱的石門入手,卻萬萬想不到,區區一道低級石門,就讓得鳳葉束手無策。

「讓我來試試。」

鳳天揮了揮手,輕輕抬起白皙的手掌,頓時一股異常強悍的靈力波動噴涌而出,醞釀許久之後乾脆利落的轟在石門的封印之上。

「轟!」

隨著鳳天的靈力轟在這道石門上,其上的封印頓時有了顫抖的跡象,不過僅僅是顫抖,並沒有破裂。

「有意思。」看了看顫抖了許久又是恢復如初的封印,鳳天淡淡一笑,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封印。

「大哥,能不能破開?」見到鳳天出手都只能讓封印顫抖而已,鳳葉有點失望的問道。

「你對我的實力只有這點了解?」鳳天平靜的道,於是一股更為強悍的靈力波動緩緩自其掌心湧出,靈力呈淡白色,逐漸的凝聚在掌心處,過了數息,鳳天的手掌再次轟在石門之上,與此同時一股強烈的靈力波動直接自石門上散開。

砰!

在鳳天這種程度的轟擊下,石門上的封印頓時劇烈的蕩漾起來,肉眼可見的封印上出現了道道裂紋,不消多時直接暴散而去,封印的能量消失得乾乾淨淨。


「破開了!」


鳳葉心頭一喜,想不到這一道最低級的石門都需要鳳天出手才能夠徹底打開,如此的話,真不知道之後的那些石門又需要何等的實力才可以進入。

驚喜之中,鳳葉一把將石門推開,而後走了進去。

鳳葉的對面,星炎看著三人走入那石門之中,心中便有點力不從心,因為剛才他也嘗試過打開自己眼前的這道石門,不料卻只是撼動了一下子,並沒有足夠的實力將其擊破。

「那鳳天好強,這種程度的封印都能夠破開。」

柳月兒暗自嘆道,經過了解,她知道在這裡即便是一道最低級的石門,都很難將其破開,但那鳳天顯然並不是很吃力就已經做到了。

「呼!」

星炎吐出一口氣,認真的看著眼前的石門,在這道石門旁,有著一顆星的標記,隨著他的視線漸漸看向深處的石門,立即見到在那些石門旁有著兩顆三顆,到了中間甚至是五顆星的石門,而且那裡的石門不僅星級高,就連色澤也不大一樣。

星炎苦笑一聲,沒想到面對區區一道一星的石門,就將他難住了。

瞧見星炎的臉色略微暗沉,柳月兒下意識問道:「能不能夠打開?」

星炎點點頭:「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消耗有點大。」

星炎這話並非誇大,其實之前只是純粹依靠自身的靈力對付,如果要施展靈技的話,這道石門上的封印他還是有信心將其衝破的。

但想了想,星炎並不想這麼做,一來他需要時刻注意鳳葉三人的動向,畢竟這三人來到這座墓府不單純是為了取得好處,對自己多少有些針對,二來他需要時刻注意墓府的一切,畢竟進入之前兩尊靈士特意囑咐儘快的離開,遲則生變。

稍作沉吟,星炎對柳月兒道:「你幫我觀察,我試著將這道封印打開。」

「恩,你小心,如果不可以也別逞強。」柳月兒點點頭,美眸看著周遭。

平靜的站在石門前,星炎緩緩抬起左掌,一股赤紅的靈力自體內湧出,悄然注入掌心的神源之鑰,經過簡單的催動,掌心處湧出了一股鴻蒙之色,猶如大地初始的純白。

不久,神源之鑰中突然有著無數條細微的白色光線投射而出,悄然無聲的進入眼前的石門中,隨即,那石門上的封印突然發生了變化,一條條白色光線纏繞在其中,縱橫交錯,在這些看似柔軟的光線遊走下,封印的能量竟然一點點的削弱下來。

見到神源之鑰這種神奇的手段,星炎不禁的咧嘴一笑,其實剛才如果柳月兒手中沒有開啟玄冥之門的鑰匙,那麼依靠這東西,星炎仍然能夠輕鬆的開啟那道門,只不過這樣一來會顯得暴露。

正因為如此,星炎此時在使用神源之鑰的時候,極為小心,哪怕的一個細微的動作,他都會盡量掩飾而去,畢竟這東西非常物,或許比起這大千世界所謂的神物還要彌足珍貴,在沒有一定的保護手段之前,他並不能隨意暴露,這也是風爺爺的囑託。

只需短短數息,在神源之鑰的作用下,石門上的封印能量突然削弱了大半,逐漸變得虛弱起來,比起鳳天等人的強行擊破,不費絲毫力氣,這東西正如一把鑰匙,能夠開啟所有的鎖,包括這些封印。

唰!

望著石門上的封印能量盡數消失,星炎嘴角邊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手掌輕輕一推,眼前的石門緩緩打開。

聽到這細微的動靜,柳月兒回頭看了一眼,便見到原本極為牢固的封印竟被星炎悄然打開了。

「我們進去吧。」星炎說了一句,不緊不慢的進入石門中。

柳月兒剛想問一句,見到星炎進入石門后欲言又止。

這是一間不大的石室,由於光線稀少,顯得異常昏暗,柳月兒中手中取出一塊月光石,這才將石室的一切完完整整的顯示出來。

這件石室並沒有過多複雜,只有一個石桌,在石桌上是一個顯而易見的木盒,看起來較為陳舊,或許有了至少數十年的存放歷史。

「沒什麼問題,你將它打開吧,應該是好東西。」星炎對柳月兒說道,能設下那麼強的封印,其中的東西應該不會差。

柳月兒沒有拒絕,因為柳翟的囑咐,她確實需要想象中的那些東西。

柳月兒對著石桌走了過去,玉手握起木盒,毫無猶豫的打開。

「恩?」望著木盒中的東西,柳月兒眼神一怔,露出奇怪的目光。

她之所以驚訝,是因為她所看到的並不是想象中的功法或者靈技,而是一把摺合的青色扇子,這把扇子看似普通,但仔細看去就會發現它的側面繪有精緻的金色紋路,在目光的注視下,這些紋路時而閃動起微弱的光澤,這個細節很難發現。

「我看看。」

星炎也看出了其中的獨特之處,於是將這把青色扇子取了出來,將靈力注入其中,隨著靈力的進入,這把青色扇子突然顫抖起來,同時一股強烈的力量擴散而來。

「好奇特的扇子。」柳月兒睜大美眸,凝視了許久,她知道這東西必不會是尋常之物。


望著其上的金色紋路,星炎緩緩的將這把扇子打開,完整的呈現在眼前。

扇子的份量很輕,如同一張薄紙稍微用力便能撕裂,但上面的金色紋路卻異常奇異,這把扇子剛是被星炎打開不久,突然一股可怕的力量猛地自其中湧出,落在眼前的石桌上,頓時直接化為粉末,也就在這時,星炎才徹底的看出這青色扇子。

「這竟是一把中品玄器!」 石室之中,星炎目光驚愕的望著化為粉末的石桌,再看看手中的青色扇子,驚訝不已,想不到這東西只是稍微催動,便能釋放出如此強的力量,要是在其上落下烙印據為己有,可想而知會爆發出多麼強悍的力量,不愧是中品玄器。

「竟然能碰到中品玄器。」柳月兒訝然道,很顯然她是第一次見到中品玄器,估計與下品玄器相比,可以隨意的將其壓制。

「運氣真好。」星炎咧嘴一笑,將手中的青色扇子送到柳月兒手中。



「那中品玄器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待會兒不管遇到什麼我都會讓著你。」柳月兒欣喜的將青色扇子收入納珠中,沖著後者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她也不是貪心之人,既然得到了不可多得的中品玄器,下一次自然輪到星炎。

「好。」星炎點點頭,說實話這些東西他並不需要,至於那功法靈技自己也不缺,如果能遇到些特別之物,才是不錯的。

得到了一把中品玄器,兩人沒有停留多久,直接走了出來,剛是站出石門外,便瞧見對面的鳳葉也是表現得很滿足的走出,在他手中握著一卷黑色捲軸。

「哈哈,一卷高級靈技,還不錯,柳亦兄,下一間石室中的好東西在給你吧。」鳳葉瞧了一眼身後的柳亦,得意的笑道。

聞言,柳亦嘴角一抽,臉色變得暗沉起來,不願的道:「鳳天,說好的我給你們消息,看到的好處讓我先挑,為何說話不算數?」

「你急什麼?下一間石室讓給你就是了。」鳳天平靜看了柳亦一眼,隨意道。

「你也太猴急了,這第二間中的好處難道會比第一間差不成?」鳳葉一旁笑了笑。

柳亦想了想,只能無奈的點頭:「也行,那就勞煩鳳天為我打開吧,我雖然僥倖到了人靈境初期巔峰,但打開它還是比較麻煩。」

柳亦這句話顯得有點無力,因為他嘗試過第一道石門,自然知道上面的封印有多強,而這第二間必然不必剛才的弱,所以自己要強行打開,還真是不行。

鳳天眼神幽幽的看著柳亦,卻是搖搖頭:「我說過這第二間讓給你,可沒說要幫你打開。」

「你……你說什麼?」柳亦心頭一怒,道:「之前你們並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可是說好一同合作,利益平均,現在你們想反悔?」

鳳天緩緩道:「我鳳天說話從不反悔,也說過會與你合作,但前提是你需要具備那個合作的實力不是嗎?如今的你連一道封印都打不開,還想要利益平均?」

聽得鳳天的話,柳亦渾身一顫,眼神中充斥著血紅色彩,現在他有點明白了,這兩人是要出賣自己,將其中的一切好處佔盡,而他到頭來便會什麼都沒有,還落下一個背叛的罪名,日後哪裡敢回外城柳家。

柳亦沉吟的片刻,方才對鳳天沉聲道:「那你的意思是不需要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