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不是越獄被打死了?」江帆道。

「絕對不是,他們失蹤的時候,沒有參加勞動改造,說是提前釋放了,開始我以為是提前釋放了,後來他們家裡人來探監的時候,說他沒有回家,所以感到奇怪,直到多年以後也沒有他們任何消息,也沒有回家的信息。」朱大新道。

「大新說的犯人莫名其妙失蹤的事還真不少,有的說提前釋放了,有的說保釋了,但他們家屬都說沒見到他們回家,這件事還真是蹊蹺。」王威道。

江帆感覺這裡面很定隱藏著什麼問題,這些犯人如果沒出監獄,那到哪裡去了呢?是被殺掉了,還是關押在什麼地方了?

吃完早餐后,一名獄警找到江帆,「7978,監獄長要見你!」

獄警聲音剛落,所有的人都望著江帆,有不少人議論道:「楊霸天回來了,這小子要遭殃了!」

「肯定要脫層皮回來。」

「我看不見得,他那麼厲害,用一根指頭打敗了強哥一百多人,打斷了強哥的腿骨,現在強哥還躺在床上呢!」

「你不知道楊霸天有多厲害,他天生神力,一拳可以砸碎石柱,渾身堅硬如鐵,據說刀槍不入呢,7978雖然厲害,應該不是楊霸天的敵手。」

「大哥,要小心點!」王威道。

「我會注意的。」江帆隨著獄警出了食堂,打開鐵門后,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了監獄辦公大廳。

獄警走到門前敲門,「報告,犯人7978帶到!」

「讓他進來!」屋裡傳來冷冰冰的聲音。


獄警打開門,江帆進屋,一張黑色的辦公桌前坐了一個身材高大,四十多歲,光頭,滿臉的橫肉,豹環眼。赤裸的身上纏繞了一大砸電線,雙手握著線頭,身上發出「吱!吱!」的聲音,身上的肌肉突突跳動。

楊雄宇低著頭看著桌上的檔案,抬起頭冷冷地看了江帆一眼,「聽監獄里的人說你很會打,把阿強都打得骨折了,只用一根指頭就打敗了一百多個人。」

「是的。」江帆冷冷道。

「老子從來不相信傳說,只相信真實的實力!」楊宇雄站了起來,摘掉手中的電線,手握茶杯,「咔!」茶杯碎裂。

抓起茶杯碎片往嘴裡送,咯吱,咬著瓷片咀嚼起來,吃了兩片瓷片后,他拍打身體嚎叫一聲,「嗷!」如同野獸般,雙眼露出駭人的凶光。

「來,你打我兩拳,讓我爽一爽!」

我靠,這傢伙跟大猩猩似的,看樣子應該修鍊過鐵布衫、金鐘罩之類的功夫。

「是你讓我打你的,那我就不客氣了!」江帆腳下滑動,如同射箭般,雙拳如同雨點般落在楊宇雄身上。

「砰!砰!砰!」如同打在堅硬的鐵塊上,江帆感覺到手生疼。

「再來,很過癮。」楊宇雄朝江帆招手,臉上露出不懈之色。

「茅山旋風腿!」江帆連著踢出八腿,楊宇雄被踢連連後退,身上留下七個腳印,還有一個腳印在他襠部。

「我靠!這傢伙的襠部都堅硬如鐵!」江帆道。

「你打我這麼多下,該我打你了!」楊宇雄冷笑道。

楊宇雄蒲扇般的大手伸過去抓江帆的頭部,速度極快,江帆側身閃過。

楊宇雄連續攻擊幾次都沒江帆閃開,或者封住,通過初步較量,楊宇雄點頭道:「能躲過我的攻擊,身手不錯,在監獄里是強者的天下,我很欣賞你,從今以後你就跟著我干吧。」

「謝謝你的賞識,目前我只是一個囚犯,哪有資格跟著你干。」江帆道。

「你先回去考慮考慮吧,在監獄里生存不容易,要有一個好的靠山。」楊宇雄一揮手,獄警離開打開了門,江帆立刻出了辦公室。

等到江帆出去后,楊宇雄一掌拍在桌子上,「不為我所用的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死!」一道電弧閃過。

他手拿起后,桌子立刻發出噼里啪啦聲音,嘩啦啦!桌子坍塌破碎。如果江帆看到這一幕,一定十分震驚,因為楊宇雄保留了實力。


江帆回到了牢房,「大哥,你沒事吧?」王威問道。

「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嗎?」江帆道。

「那變態的傢伙沒有給你個下馬威?」朱大新道。


「楊霸天的確很厲害,我和他交了手,雖然沒分出勝負,但我知道他保留了實力。」江帆道。

「沒有人知道楊霸天真正的實力,但是我知道他是一個異能者。」王威道。

「他是異能者?是什麼異能?」江帆道。

「不知道,就知道他不怕電,每天都把電線綁在身體上,然後再通上電。」王威道。

「他渾身堅硬如鐵,連襠部都是如此,難道他的異能就是身體堅硬?」江帆道。

「還有他的力大無窮,我曾親眼看到他單手舉起一個大石塊,大石塊至少有一萬多斤重。」朱大新道。

「哇,他這麼大力氣啊!」王威咂舌道。

「這不算什麼,最後他把石頭扔起,一拳擊在大石塊上,硬是把石塊擊碎!」朱大新道。

「你小子不是吹牛吧,楊霸天有這麼厲害?」王威道。

「我說的是真的,那次我剛好拉肚子路過那裡,剛好看到他練功,絕對真實。」朱大新道。

通過王威和朱大新提供的信息,江帆對楊宇雄越發感到神秘,他無疑是隆興的人,但他在隆興擔任什麼角色呢?

這一天過得很快,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王威和朱大新等人早已睡著,牢房裡發出呼嚕聲。江帆沒有睡覺,正在打坐修鍊天眼術,修鍊了大約兩個多小時,天目穴屏幕上一閃,一位美貌的道姑出現在屏幕上。 風志成被如此諷刺,只能強忍,只是望著慕卿的背影,眼底泛起一絲陰毒。

該做的事情都完成了,封時奕帶著慕卿要離開宴會廳。

似乎感受到了一絲怪異的視線,慕卿下意識的回頭,發現風志成和柳兮兮正眼神幽暗的看著她……

渾身莫名發冷,她覺得風志成和柳兮兮看她的目光都很詭異……發生什麼事情了……

封時奕轉頭看了慕卿似乎在看什麼,低聲問道:「你在看什麼?」


「沒有,只覺得你家人好難應付。」嘆口氣,慕卿由衷的道,這場宴會對她來說真是太漫長了。

「想吃點什麼?」知道她累了,封時奕微笑著討好。

此刻慕卿已經餓過頭了,什麼都想吃,只能道:「聽你的吧。」

沒有再說話,封時奕帶著慕卿上車,將車開到江邊的一家餐廳門前停住。

重生之嫡女歸來 ,就叫江邊餐廳,但是在A國卻很出名。

江邊餐廳是一座建在半空中的建築,坐在窗邊,可以看到整個江面的風景。

往遠處眺望的話,幾乎可以俯視整個A國的風景。

封時奕帶著慕卿來到餐廳內部,隨意找了個座位坐下,將菜單遞到慕卿的面前。

「我不知道這裡什麼好吃,你點吧。」慕卿又將菜單推了回去,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

不消片刻,服務生便將餐點全數送上。

慕卿看著滿桌的飯菜,驚訝的合不攏嘴:「你這是打算撐死的節奏嗎?點這麼多,怎麼可能吃的完?」

「總會吃完的。」封時奕不疾不徐地端起酒杯,輕抿一口紅酒,拿起餐具品味牛排。

忽然覺得封時奕是故意點這麼多的,慕卿頓時滿頭黑線,除了任性兩個字,慕卿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慕卿拿起餐具開始幫封時奕解決美食。

不知為何,面前的食物總像是吃不完,剛剛吃完這個,下一份就出現在面前。

慕卿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撐得不行了。

抬頭時發現封時奕正在將他那邊的食物往她的這邊挪,怪不得她會覺得食物多的根本吃不完。

「封時奕,我又哪裡得罪你了?」不然為什麼這麼整她?

摸著鼓鼓的小腹,慕卿有些欲哭無淚,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這樣折磨人?

「好好犒勞你一下,今天辛苦了。」封時奕神色溺寵的看著慕卿,竟然讓她無所適從……

慕卿默默地翻了個白眼:「你哪根筋搭錯了……」

「沒有……只是你吃飽了,才能讓我也『吃飽』吧……」嘴角微勾,封時奕道:「今天你應該也看到了,只要你真的有了孩子,我媽也不敢動你的。」

噗!一口水全部噴了出來,慕卿不禁把嘴裡的美食吐了個乾淨:「神經病,你竟然在打這樣的主意!」

看似生氣,可是她的臉卻不知不覺紅了,樣子格外誘人!

「害羞了?」他繼續挑逗。

「害羞個頭!林憂雖然搞定了,但是醫學論文研討會還有的忙!你別給我添亂了!」 末世幻想三千夜 ,一口也不肯吃了。

「醫學論文研討會為什麼對你那麼重要?為了喬治的公司,也不至於如此吧。」頭一次,封時奕因為她的上進心而有些懊惱。

慕卿鬱悶的瞪著眼眸道:「醫學論文研討會對每個醫生都很重要,我必須要拿到這次比賽的冠軍。」

她,要證明給父母看,她能夠獨當一面,而不是一味需要保護的小女孩才行……

「好吧,隨便你。」深深地看了慕卿一眼,封時奕拿出錢包結賬:「既然吃飽了,那就走吧。」

看來今晚的計劃是打水漂了……

慕卿有些搞不懂封時奕的想法,卻還是聽話地跟著封時奕離開。

回去的路上,兩人誰也沒有說話,慕卿累的直接在車後座睡著了……

夜色漸濃,宴會廳內卻依舊燈火輝煌。

柳兮兮和風志成相對而坐,都知道對方心中的疑惑,卻誰也沒有先開口。

「時奕侄子真的和那個女人領證了?」風志成終是忍不住率先開口。

提到這件事,柳兮兮便感到有些頭痛:「的確是領證了,但是我絕對不會承認她做楚家的少媽。」

「即使她已經有了孩子?」風志成眼中閃過一抹嘲諷,柳兮兮的性子他是最了解的。

如果慕卿的真實身份和他們猜測的一樣,柳兮兮是絕對不可能輕易讓慕卿離開的。

「孩子誰養就是誰的,至於生母,生過也就可以不存在了。」柳兮兮眸光陰冷,她不能讓任何人打楚家財產的主意。

風志成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柳兮兮,忽然輕笑出聲:「你可真的夠狠,但是你就不怕她的身份是你動不得的嗎?」

「不過是像總統夫人罷了,但是我還是相信她是個孤兒,否則我實在想不出,那麼高貴的身份何必裝作普通人受委屈?」柳兮兮覺得只是長得相似而已,現在撞臉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

話倒是很有道理,但風志成生性多疑,還是覺得不能輕易去動慕卿,至少在確定之前不能動:「不如我們製造個讓她們相遇的機會,看看她們到底認不認識。」

「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辦吧,以你的身份做這種事更容易點。」柳兮兮贊同地點點頭,確認一下也好。

敲定結果后,風志成忽然想起還有重要的事情沒說:「你是怎麼想的?支持封時奕和慕卿?」

「怎麼可能?」柳兮兮想都不想便開口反駁:「但是畢竟領了證,而且也有了孩子,不能那麼著急的處理。」

她可還指望這一胎是個男孩,這樣她就算有一天封時奕再討厭她這個媽,他的兒子捏在她手裡,他也不敢怎麼樣……

柳兮兮的反應令風志成感到滿意:「既然是這樣,那你打算怎麼安排我們家嫣然?總不能一直等著吧?」

「我自然有辦法,在慕卿懷孕這段時間,嫣然找機會多和時奕接觸接觸吧,只要日久生情,到時候根本不用你我撮合了,不是嗎?」 「哦,我美麗動人的妙妙師叔,您親自來了,好久不見您越來越漂亮了!」江帆嬉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