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快,月坤便湊齊人馬,月坤月晟二人帶着人便飛向星雲城。

而這一切藍海並不知道,即便他知道也無所謂,因爲藍海不會逃跑,不論前來的人是誰。 「天女,這件秘密無法隱瞞,就不要在隱瞞了,葉華想知道就讓他知道吧!你應該也清楚,武煉一途,逆天行,奪造化,途中總是充滿了無數的艱辛,而葉華這一路走來,無論遇上怎樣的危險,他都堅強的走了過來,有著一顆強者之心,他的經歷,是一個少年的傳奇,可是前方還有更多的困難等待他闖。」楚雄輕輕嘆了一聲,對葉華笑道:「你聽說過大羅門隕落的強者大羅金王嗎?」

「聽說過!」葉華說道,楚雄的話,讓他隱約猜測到了什麼!

楚雄微微點頭,講:「五百年前,那次諸強大戰中大羅金王隕落之後,他的神器被損毀,化作十八塊散落大陸各地,其中一塊被我獲得,卻不小心暴露了消息,讓離火宗的白蒼天知曉,因此,我與其之間展開了長達五十年的明爭暗鬥,對方絞盡腦汁想從我手上搶走神物碎片,這一次,即使葉華你沒有參與進來,對方也會按耐不住,就算雙方門派沒有鬧出大矛盾,這白蒼天很可能要蠻橫無理出手,此人得不到神物是不會罷休的」

「是大羅金王的神物混沌寶盆碎片吧?」葉華說道。

「你知道混沌寶盆?」楚雄與玉蘭天女十分驚訝,葉華竟然知曉混沌寶盆?

「知道!」葉華微微笑道,「武元大陸有三大神器,可以打開天域外界的神物,諸強為了搶奪,追尋天域外界的神秘,而大打出手!」

「哦?看來,你已經聽過五百年前的諸強戰鬥。」楚雄略微一笑,講道:「我手中有一塊神物碎片,引起了離火宗白蒼天的野心,因而對方不惜一切手段要從我身上搶奪,以我的修為,一旦暴露,讓天下人知道,是無法在保護得了,但也不想讓白蒼天所得,此人心狠手辣,為人陰險,是一個惡人,若讓對方得到,不知道會利用其做什麼對天下百姓壞事,離火宗噬魂二老,怨長天,陰老軀,這二人便是令世人懼怕的邪道之人,以吞噬武者靈魂而提升修為,非常的惡毒。」

頓了頓,楚雄繼續道「噬魂二老已經如此,這個白蒼天更為陰險,令我很忌諱的人物。」

葉華說道「現在對方按耐不住了,可能要過來對付你了,造成這一切都怪我,若不是我出手打離火宗的內門弟子,就不會那麼快出現雙方的紛爭」

「不,小夥子,你無需內疚,是禍,遲早會來的,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其實,正是你的舉動,讓玉宮門弟子有了很大的勇氣。」楚雄笑道。

楚雄的手上,取出了一塊碎片,散發出玄奇的光芒,絲絲神力繚繞著大殿,葉華的目光看了上去,果然是混沌寶盆的碎片,與自己懷中的那塊一樣,有著神秘莫測的神力湧出,驟然,在楚雄取出碎片的時候,葉華的懷中那塊碎片產生了共鳴,也散發出奇異的光。

「咦……」兩人一愣,看向了葉華。

葉華覺得,對方把神物的事告訴了自己,那是對自己的信任,自己若保留這個秘密,這不是對人家不信任嗎?玉宮門的人很善良,在這裡三個月的時間,葉華看到了一個沒有內門紛爭的門派,讓葉華對這裡有很好的印象,楚靈調皮可愛,溫柔善良,宮主有大愛之心,受到門內上下的人尊敬,玉蘭天女也是一位正氣的俠女,他們都值得葉華信任,於是,取出了懷中的碎片,笑道:「其實我也有一塊碎片,朱家的人對付我,正是想從我手中奪走碎片!」

兩塊碎片產生了共鳴,散發出熾烈的神光,衝天而起,驚動了整個玉宮門,方圓百里,許多武者都感覺到了這兒的神力氣息。

「你,你的也是混沌寶盆碎片!沒想到……」楚雄無比震驚,神色獃獃的,要知道,此神物絕非別的東西可以相比,葉華才一個十來歲的武者,竟然得到了一塊?他從什麼地方獲得的啊?如此貴重的神物,能奇遇獲得算很逆天了!

玉蘭天女也十分吃驚,明亮的眼眸定定地看著葉華,她越來越發現葉華身上充滿了秘密,一個充滿神秘的少年,葉華對她笑道:「天女前輩,現在你不用擔憂我知道了神秘的秘密了,因為我也有神物。」

玉蘭天女滿臉苦笑,微微白了一眼葉華,說:「果然你這一路上坎坷太多,你以後的路會更難走,但是你有神物,不要輕易暴露在別人面前,宮主可以理解,他還有一定的實力保護,而你卻不行,被人盯上,會永不安寧。」

「沒事,你們又不是外人,我信任你們。」葉華放心的道。

「嗯。」玉蘭天女微微笑了笑,她與葉華之間,算不上交情很深,但起碼的信任還是有的,這種信任不用嘴上說出,兩人的心中能感受的到。

楚雄看了看兩人,略微喃了一聲,心想兩人在鬥士城經歷了什麼?信任度很高啊!

神力衝天,驚動天下人,許多武者好奇地朝這邊趕來。

「剛剛那是什麼氣息?很龐大。」

「我猜測,是某種神力,橫掃天地的莫測之力」

「走,是玉宮門方向出現的,一定是玉宮門出現了神物,不去看看,有些可惜」四面八方的武者都開始沿著玉宮門過來,一場驚天事件將要發生。

離火宗方向,一頭白髮,身軀高大,穿著灰色長袍,一張蒼老面孔的白蒼天,感應到了共鳴的氣息,頓時哈哈長笑「這乃混沌碎片的氣息,好強大的神力,楚雄難道壓制不住神力的氣息嗎?這老不死,保護了幾十年,死也不讓我獲得,哼,如今修為提升之後,我對付他已經不是難事,二老,隨我前去玉宮門,不需要留手,將玉宮門滅門,毀滅之後,再取走楚雄的神物。」

「是,宗主」二老微微尊敬的神色。

離火宗的人全然出動,一股邪道力量,猶如黑暗籠罩,很快靠近了玉宮門。


白蒼天的身上散發出一股驚世霸氣,達到了武霸之境,可以釋放出一種霸絕天下的霸氣,而且能大範圍鎮壓,他的霸氣在玉宮門上空釋放了下來,強大的氣場震懾下方弟子,弟子們臉色變得蒼白,無法抵抗武霸高手的霸氣。 「不妙,這白蒼天來了,已經出動離火宗所有的人進攻過來,看來對方的打算要滅了我玉宮門。」楚雄的臉色陡然驚變,出口喊出一聲,葉華也感受到了一股霸氣鋪天蓋地的鎮壓下來,他的臉色變得難受,胸口尤其的沉悶,難以抵抗的住。

武霸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個強境,上次古龍擊殺天門宗的武霸宗主,只在一瞬間滅掉,葉華看不到武霸的強大,可是這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霸氣的鎮壓,那種強勢的逼迫,讓武霸之下的武者均如螻蟻。

玉宮門數百人臉色恐懼,戰戰兢兢的看著天空中懸著的白蒼天,其散發而出的氣場太過強大,讓不少玉宮門弟子不戰而栗。

「這一戰,我沒有勝算,活下來的希望不大,既然這樣,我不能把神物留在身上。」楚雄分析了一下自己與白蒼天的實力,按照白蒼天的氣場對比,自己弱了不少,自己才突破到武霸二級,而對方,估計到了武霸四級,甚至更強,楚雄沒有一點把握,焦急之下,把神物碎片遞給了葉華,嚴肅的講道:「小夥子,這快神物交給你,既然你身上也有一塊神物,這冥冥之中似乎是一種天意,或許你才能保護它,聚齊十八塊神物,讓神器混沌寶盆復活,追尋天域外界的秘密。今天我凶多吉少了,但為了保護玉宮門,我會拚死一戰,哪怕是死,也要戰鬥,眼下,把神物交給你我可以放心,你拿著神物離開玉宮門,還有,天女,你陪葉華一起,負責保護葉華。」

「宮主,萬萬不行,我離開的話玉宮門怎麼辦?你對付白蒼天已經沒有把握了,誰來打敗噬魂二老?玉宮門被滅是時間上的問題,你的決定我無法認同。」玉蘭天女搖頭說道。

「這是命令。」楚雄嚴聲說道。

楚雄陡然跨出腳步,飛旋而起,來到了空中,面對著對面的白蒼天!

「宮主怎能把神物交給我?古龍,也是,為什麼,他們都這樣做?我真的能保護得了神物嗎?」葉華看著手中的兩塊碎片,充滿不解。

「既然宮主交給了你,你好好拿著,不要讓宮主失望,你要活著,馬上離開,帶著靈兒離開玉宮門,答應我,好好照顧靈兒。」玉蘭天女把楚靈推給了葉華,鄭重的說道,讓后她離開大殿,選擇與敵人決一死戰,玉蘭天女做出了違抗楚雄的命令也要守護玉宮門。

「葉華哥哥,我,我們怎麼辦?」楚靈一時間獃獃的,不知道怎麼辦,父親與強敵對戰,凶多吉少,玉蘭天女也要對付噬魂二老,又是沒有戰勝的可能,玉宮門真的要滅亡了……

「先看看情況,這兒是你的家,我也不是一個有恩不報的人,離火宗想滅玉宮門,我無法看著不幫。」葉華拉著楚靈的一隻小手,朝外面走出去。

楚靈一個小女孩,眼下,也只能跟著葉華身邊,楚靈平日很調皮可是到了此時,玉蘭天女把她交給了葉華,她會很聽話的跟著葉華身邊。兩人來到了外面,見到大量離火宗弟子逼向玉宮門,雙方的弟子開始對持。

天空中,兩位高手懸著,氣勢對持,白蒼天哈哈大笑,道「楚雄,交出你手中的神物,否則,我滅了你玉宮門」

楚雄臉色氣怒:「休想,白蒼天,你個老怪物,惦記了幾十年還不死心?你這種邪道中人,若得到了神物,不知道會禍害多少無辜之人?我楚雄一向以正氣武道造福眾生,又豈能把神物給了你這種人?我可不想做千古罪人。」

「哈哈,是么?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還有心思造福眾生?可笑,乃是可笑。」白蒼天陰森森的笑了一聲,一股強悍的霸氣朝楚雄鎮壓過去,氣勢要比楚雄強大的多,楚雄的臉色大變,身軀被逼退了幾十米,在空中倒退連連。

「你果然也突破到了武霸境界,可惜的是,你只有武霸二級,而我,達到了武霸四級,這幾年時間的閉關,我超越了你不少,殺掉你,已經不難了」說著,白蒼天大手一探,一股莫測的力量沿著楚雄遮蔽。

「喝」楚雄一聲怒喝,不懼反進,大手一掌,打出了玄奧的武技!

「轟隆」兩人的武技交織,產生出一股股衝天波動,整個玉宮門,都在這交手的震蕩中轟鳴晃動。

「噗……」楚雄不敵對手,一口長血吐了出來,染紅了天空,他的身軀倒飛百米,身上出現了一口殘忍的血口,被一道霸氣力量擊穿,鮮血橫流。

「嘿嘿~嗤嗤!我擁有四級武霸的修為,修鍊的是一套陰骨功,我的手指能擊穿所有對手的五臟六腑,你是不能打敗我的,識相一點,交出寶物,我白蒼天可以考慮放你一命。」白蒼天又一次逼來,白森森的一隻手,猶如一根鋒利的骨尖,沿著楚雄的胸口刺來。


白蒼天是一個修鍊了八十年的武者,期間多數在閉關,主修他的陰骨功,已經達到了一種極度危險的程度,他的雙手如利器,凡是攻擊的對手,不止是邪道力量傷其丹田,他的白骨蒼手亦能當做利器擊潰對手的肉身。

「你休想得到神物,今天即使是拚死一戰,我也要你不好過,為了玉宮門,我已經做好了覺悟。」楚雄哼道,人在空中邁出腳步,選擇悍然一戰。

「既然你執意想死,那我便成全你!」白蒼天陰霧怪氣的笑了笑,對下面的離火宗人命令一聲「給我滅了玉宮門,一個不留的殺掉。」

「嘩然。」下方,離火宗的人員接到了宗主命令,陸陸續續地奔過來,黑壓壓的人影洶湧地朝玉宮門弟子殺來,場面瞬間陷入一片混亂,漫天武技轟出,一把把武器注入武氣,遮天蔽日一般。

「玉宮門沒有一個怕死的,打!」楚雄一聲長喊,也命令門內弟子出手。

「宮主,我們不怕死,只要你在,我們便有勇氣作戰。」弟子們也熱血沸騰,一個一個怒吼出聲,雙方人員開始一場大爆發戰鬥,很快玉宮門血流成河,有十幾個弟子戰死,被敵人的武技擊潰,身軀躺在了地上。 地獄廣袤無垠,雖然沒了飛行的限制,路上的行程卻仍舊以月來計算。

而情慾城與星雲城相距不遠,仙將大概只需要五天時間便可趕到。

這一天,藍海買的修煉時間即將到期,十天的修煉接近結束,這天早上,小樊小寧和鄭星雲早早就已經出關,在修煉王城前等着,倒不是他們不能繼續修煉,而是這一次的修煉已經接近圓滿,即便再修煉下去也不會得到更多的收穫,還不如早早出來。

“哎,藍海那小子天賦真差,兩天前我就達到了獄火境第三層,可是這小子到現在都沒出來,真不知道在裏面幹什麼。”小樊不爽的說道。

“你這笨狗,怎能以你的能力來度量海哥呢?再說兩天前才達到獄火境第三層有什麼資格唧唧歪歪?”小寧一旁諷刺道。

鄭星雲倒是沒有說話,只是目光一直有意無意的看向城門位置,好像知道有誰要來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人無聊的盤坐着,雖然修煉之人最不怕寂寞,可偏偏是這三貨。

就在這時,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濃濃的殺意,三人同時睜開了眼睛,修煉者最敏感,面對這股濃濃的殺意,愁思慢慢爬上三人眉梢。

“難道是情慾宗來人了?”鄭星雲猜測道。

“不對啊,地獄這麼大,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得到消息呢?在這裏又沒有千里傳音可用?”鄭星雲說道,緊張的感覺可見一斑。

“這股殺意非常強,看來來者並非一般人,我們得做好準備,偏偏這個時候藍海那臭小子沒有出關。”小樊說。

“不知道情慾宗這次來的是什麼人,若是那月穹,恐怕才真是大事不好。”小寧說。

濃濃的殺意越來越強,到最後甚至將空氣中的水分子凝聚。

“藍海小兒在哪兒?今天我月坤月晟兄弟二人定叫他屍骨無存!!”伴隨着空中凝聚的烏雲,一聲響雷般的聲音響起。

空中忽然出現十數人,飛快的衝向小樊三人。

“什麼人竟敢在我星雲城大鬧,莫非是欺我星雲門沒人麼?”又是一道聲音響起,聽這意思,應該是星雲門的帶隊人,同時也是這星雲城的城主。

聽到這個聲音鄭星雲放下心來,畢竟自己交過進城費,在這星雲城中,即便不保護自己,可就這麼被情慾宗人殺掉,星雲門臉上怎麼也說不過去。

這時,那月坤月晟已經來到了修煉王朝的上空,聽到這道聲音,不敢怠慢,連忙擡手作揖道:“原來是星雲門秦升秦師兄,我們兄弟二人乃情慾宗月坤月晟,此次前來絕無搗亂之意,只不過有人殘殺我情慾宗弟子,我兄弟二人也不過是來討個公道。”

聽到月坤月晟這麼說,底下無數人側目,情慾宗與星雲門同爲一流大派,雖然有競爭之嫌,卻也並無太大的衝突,況且情慾宗也的確夠強,這星雲門有時也不得不賣情慾宗這個面子,況且這次情慾宗來人也着實給足了星雲門面子,星雲門如果再揪着不放,若不是要保護那二人,恐怕就沒有別的意思了。

聽到月坤月晟這麼說,鄭星雲臉色瞬間變得慘白:“這兩個混蛋怎麼不來硬的,這麼有禮貌,星雲門要是不放你們搜查報仇都說不過去,完了完了,這次就連星雲門也沒有理由保護我們了。”


正這麼想着,星雲門開口了:“既然有人殘殺月師弟弟子,那我秦升再橫加阻攔也說不過去,就讓二位師弟自由行動,只是別損壞了我星雲城即可。”

聽到那人這麼說,鄭星雲徹底失去希望,這下是真的完了,都已經寬鬆到這個份兒上了,想到這裏,鄭星雲的眼神飄向了修煉王朝:“藍海啊藍海,你怎麼還不出來,我可沒辦法擋得住月坤月晟二兄弟啊。”

聽到星雲門的回話,月坤月晟二人臉上頓時露出欣喜的樣子。

暗中,大師兄秦升面前一位弟子問道:“師兄,您這番話爲何,那藍海可是藍家人,我們若是放縱情慾宗,恐怕那藍海會死在我們的領土上,這麼做……藍家不會生氣麼?”

對面的秦升笑了笑,這才慢悠悠的說:“呵呵,未進入地獄前你可曾注意藍家陣營?那藍海有可能是藍家人,但此刻並沒有進入藍家,或者說還沒有去過上仙界,既然如此他就不算藍家人,否則小小一個靈壇怎麼能撼動藍家?看藍天佑的態度也知道這藍海只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讓那情慾宗殺掉藍海,如果藍海在藍家的地位夠高,藍家找上門的必定是情慾宗,與我星雲門有何關係,若是那藍海不過小貓三兩隻,就賣情慾宗這個人情又如何,反正是小嘍嘍一隻,沒有什麼利用價值,進王朝前獄火境才一層,能有什麼大作爲?”

聽到秦升的話,那弟子遲遲不語,許久才豎起大拇指說道:“果然還是師兄高明。”

而秦升則笑臉盈盈的看着畫面中那待宰的一人兩獸。

與秦升坐觀他人生死不同,鄭星雲等人此刻才明白什麼叫煎熬,那月坤月晟二人很快便發現了自己等人,慢慢的降落下來,手下很自然的將三人包圍起來。其他圍觀羣衆見此早就躲的遠遠的,情慾宗也好,星雲門也還都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他們所能做的最多也就是看看熱鬧。

“嘿嘿,那三人惹上了情慾宗,肯定完蛋,星雲門雖爲名門大派,可誰知道其中隱藏着多少貓膩,既然都默許了情慾宗這次行動,想必那三人定是必死無疑了。”

“非也非也,我聽說此次月坤月晟前來乃爲擊殺藍海而來,要知道藍海可是藍家人,也不知道情慾宗吃了什麼雄心豹子膽竟然但獵殺藍家人。”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藍海並非藍家人,起碼現在不是,要不然藍家也不可能對靈壇妥協,在上仙界你什麼時候見藍家妥協了,就算是其他三大家族崛起都沒見藍家讓步,更何況是靈壇?”

“也不能這麼說,靈壇雖然只有一位至尊掌控者,可是我聽說那名掌控者的實力高的嚇人,雖然掌控者很難隕落,但也不是不可能,說不定靈壇背後的掌控者就是致使當年那三名倒黴的掌控者隕落的原因,這樣才讓三大家族鑽了空子,有了能和藍家抗衡的實力,要知道三大家族崛起最有利的就是靈壇了,樂得看其爭鬥。”

“嗨,這些大家族的爭鬥我們有什麼資格談論,還是安心看戲的好。”

“沒錯,沒錯,我今天倒要看看這情慾宗能否對藍家人下手。”

…………

“藍海呢!!快說,否則我月坤讓你們生不如死!”情慾宗將小樊三人圍在中間,厲聲呵斥道。

“你這情慾宗弟子,怎麼說話呢,藍海,聽他的名字就知道是藍家人,你小小一個情慾宗也敢上門追殺藍家人,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吧。”鄭星雲色厲內荏的說道。

聽到鄭星雲的話,月坤二人哈哈大笑:“哈哈哈,你少要在這裏煽動人心,那藍海是什麼藍家人,若是藍家人怎麼不去藍家陣營,我告訴你,收起你那套,我限你十息內說出藍海的位置,否則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聽到月坤這麼說,鄭星雲一下軟了下來,哭喪着臉說道:“大哥,我求求你們放過我,我是無辜的,我也是被藍海要挾才迫不得已,我早想擺脫那混蛋了,今天碰到兩位大人真是我鄭星雲的幸運,還請二位大人能放小的離去,也好告老還鄉,回家種田。”

小樊小寧聽鄭星雲這麼說一遍翻着白眼,一遍想着對策。

“十息已到,上!!”像是沒有聽到鄭星雲的訴苦,月坤毫不留情的說道。


情慾宗弟子聞言,瞬間像餓狼一樣撲向三人。

“臥槽……”鄭星雲只能一邊罵着一邊招架,三人的天賦都不錯,十天時間已經將獄火境修煉到了第三層,所以對付這些小弟到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月坤月晟二人見局勢僵持不下,對視一眼加入到戰局,頓時三人的壓力倍增。

小樊首先遇到了月坤,只見小樊一掌推開了身邊的小弟,卻正好迎上了月坤的一掌,猝不及防之下被月坤結結實實的擊中,小樊的身體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出,鮮血瞬間染紅了小樊純白的毛。

幾乎在同一時間,小寧也對上了月晟,小寧已經恢復了大鵬鳥的真身,可無奈實力沒有恢復,雖然速度夠快,卻也難以支撐,過不了多久便被月晟一腳踩在背上,同樣,小寧也失去了戰鬥力。

當月坤月晟解決掉小樊小寧時,將目光同時集中在鄭星雲身上,他們可認識這個人,當時古月死前傳送回來的圖像正好就有鄭星雲的面孔,二人對視一眼,同時向鄭星雲拍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