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哼,你當我真不敢殺你嗎?”女子身上殺機四溢。

“敢你就來啊,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我就不信你這般鬼鬼祟祟的人敢在別人家裏大打出手!”

“你倒真自信,不過看你的樣子似乎真有幾分本事的樣子,要說我不敢殺你這卻是真的,但覺不是因爲在郭家不敢動手的緣故。”

葉逸神色一動,問道:“那是因爲什麼?”

“哼,你也不用試探什麼,我絕對不會告訴你,現在我傷已好,區區郭家還攔不住我。”女子身影一陣光暈閃動,就要離開。

葉逸看着女子妙曼的身材和完美的面容,深呼吸了一口氣問道:“告訴我,你是不是做出對郭家不利的事?或者,我救你是不是一個錯誤?”

女子腳步一停,頭也不回地說道:“如果我做了對郭家不利的事,難不成你要留下我不成?”

“我雖初至郭家,但多少也算有些交情,你若真做出對不起郭家之事,我少不得真要留下你了。”

“看來你很有自信,像你這般自信的人我可見得多了,想要留下我,就看你有沒有這般本事了!”

“是嗎?”葉逸見女子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心中火氣,手一動,一道彩鏈憑空而起,盤旋着向女子捆去!

“天真!” 我在床上打副本 ,隨意一指,一道犀利的劍氣破空而來,想要將彩鏈斬爲數截!

“嗤嗤”之聲響起,彩鏈被劍氣從中切割,彷如無形一般,劍氣輕易洞穿而過,而彩鏈卻依舊向女子襲去!

“咦?”女子詫異一聲,對葉逸這一手有些意外,但也僅僅是意外而已,只見她雙手穿花,也不知使了個什麼法門,彩鏈如遭巨大阻力,再也前進不得。

趁此機會,女子身上一陣法力波動,消失在屋子,並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我不是好人,但區區郭家,還沒有我看上的東西,你救我姑且算是個錯誤吧,山高水長,就此告辭!”

葉逸看着空中飄零的綵帶,臉上露出古怪之色,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經過方纔之事,葉逸睡意全無,獨自坐在門外低頭沉思,今晚遇見的事還真是古怪,先是遇見郭家的內部不和,再是遇見血魔老祖,這些倒不重要,讓葉逸在意的是那黑衣女子,葉逸暗自揣度了一下,女子的修爲應該在自己之上,若是自己動用玉佩中的底牌,應該能打敗她,可是以她這般本事之人,爲何會身負重傷?葉逸百思不得其解。

天亮了,郭家巡視的弟子們終於收了心思,溫暖的陽光照耀着院落,空氣中夾帶淡淡的清香,葉逸呼吸着朝陽的第一口空氣,精神爲之一振,朝陽之下,郭家領地的全貌終可以窺得一二,按照一地方位修築的古老建築,或是木屋,或是石屋,某些屋子靈光閃閃,一看就是重要之地,除了屋子,其實大多是山林,但這些山林明顯是獨立存在於烏蒙山脈的,因爲這裏的樹木無一不是千年古樹,令人嘆惋。

兩名僕人端來一些洗漱的用具,前來伺候葉逸,葉逸何時受過這等待遇,婉言拒絕了兩名丫頭的好意,哪知葉逸這等心思落在兩丫頭心裏,卻成了另一番理解,她們臉上露出委屈之色,又是道歉又是哀求。


葉逸嘆息一聲,讓兩丫頭折騰去吧,看來郭家這門風,簡直跟封建時期一樣嘛,這放到世俗,真是不敢想象。

兩丫頭爲葉逸洗了臉,又梳頭,只是這兩丫頭似乎沒梳過這麼短的頭髮,一時之間無所適從,好不容易折騰完畢,兩丫頭臉色通紅,頗有成就感地看着葉逸。

難道是我太帥了?葉逸看着發春的兩丫頭,摸了摸臉蛋,惹得兩丫頭一陣嬌笑。

遠處校場內的晨練吸引了葉逸的注意,葉逸一個人出了院子,默默向着校場方向走去,剛走到一半,卻被一名穿着旗袍,頭髮摞成一髻,上嵌着一枚玉簪子,一身古典之氣的女子攔住了去路,女子正笑小欣地看着葉逸,眼睛還調皮地眨巴眨巴。

“小琪?!”葉逸瞪大了眼睛,確認自己沒看錯。

“怎麼樣,有沒有大吃一驚,我這身打扮漂亮嗎?”郭子琪生澀地挽了挽寬大的袖口,一臉得意。


“漂亮,當然漂亮!”葉逸難得說一次真心話,說實話,郭子琪似乎本來就應該是古代女子一般,這身着裝加身,更加將郭子琪的美麗凸顯無疑,雖然寬大的袖口讓郭子琪的動作變得有一絲古怪,但那袍身某處的雙山更加令人迷戀與好奇。

郭子琪怒瞪了葉逸一臉,有意將身子半側,躲開葉逸那犀利的眼光!

欲擒故縱?葉逸心裏冒出這樣一個邪惡的念頭,在看看煥然一新的郭子琪,葉逸心裏不安分起來。

郭子琪雙臉被看得火辣辣的,她藉故說道:“這身打扮是娘爲我着裝的,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葉逸想去校場。

“去了就知道了!”郭子琪芊芊作細步,往偏僻之處走去。

“到底要去哪?”葉逸看着越來越偏僻的地方,心裏疑惑不解。

週六的第三更 郭子琪摸着手邊的古老城牆,說道:“小時候沒人陪我玩,所以我經常獨自一人,這古巷十幾年沒來了,依如往昔,可惜物是人非,我已不是當年的小女孩了。”

葉逸一怔,原來這丫頭是來懷舊的,這太反常了,看來郭子琪對郭家的一些事還是心有芥蒂。

我的師父是閻王 ,來到一處小溪邊,郭子琪頓足半響,掊了一杯清水,任清水從縫間流走。

“小時候我在這裏就是一天,餓了就飲一口清水,那時候太小,什麼也不懂,只是覺得沒人和我玩而已。”

“這麼說,那你現在反而在意了?”

“也不是,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明白,懂得越多越不單純了吧,我一直不明白,爲什麼到了今天,還有郭家這種地方存在,男人三妻四妾,真是可惡。”

“你在埋怨郭伯父?你爹?”

“他不是我爹,我娘一心一意對他,他卻連個名分都不給我娘,我身上躺着郭家血脈,爲何就不能和郭家兒女一樣,有一個愉快的童年。”郭子琪臉上露出委屈。

“哎,童年什麼的,我是不懂,不過你這樣在意,只會讓自己更加難過罷了,這只是家庭背景裏的一些因素而已,而且,你不是在昇宏市過得很好嗎?”

“你以爲我這麼說是在憎恨嗎?”

“難道不是?”

“有些東西憋在心裏,總是不好,而且,我不想被仇恨纏住,我要做快樂的自己,你說對不對?”

“原來,你是找我傾訴的?”葉逸眉宇間的烏雲不見,看見郭子琪憂愁盡去,葉逸不由鬆了一口氣。

“其實我不怪爹,只是我爲我娘氣不過罷了。”郭子琪丟了一顆石子在水裏,濺起一朵水花!

“好啊,我還以爲你真是生郭伯父的氣呢。”

“小琪,你真的不生爹的氣了?”郭霆不知何時來到了兩人身旁。

“郭伯父!”葉逸站起來行了一禮。

“你來做什麼?”郭子琪瞪着郭霆,極力掩飾着什麼。

郭霆見郭子琪並沒有真生氣,鬆了一口氣,“我早上去你娘那裏,沒有見到你,我想你一定是到這裏來了,女兒,本來,我打算再過幾年才把你接回來的,也罷,你既然來了,我這個當爹的有些話要單獨給你說,賢侄,你且回客廳稍待片刻,敬請見諒。”

“沒事,伯父您忙!”

郭霆帶着郭子琪三兩下不見了蹤影,小溪邊只剩下葉逸一人。

葉逸看着溪水中的朝陽,學着郭子琪掊了一汪清水,葉逸看着手心裏自己模糊的身影,遙遙頭。

突然,葉逸看着手心裏的水,眉頭深皺,“怎麼會這樣?”

葉逸又掊了一汪清水,臉色終於大變起來!

“不會看錯的,這水中的確有陰火存在。”葉逸看向溪水源頭的山峯,一臉好奇!

“要不要去看一看?”葉逸心中猶豫道。

“原來賢弟在這裏,讓我一陣好找!”郭爲笑臉迎來,衝葉逸行了一禮。

“怎麼,郭兄找我有什麼事嗎?”

“這……哦,是這樣,昨夜因爲一些事怠慢了你,這不,我已經命人備好酒菜,當是贖罪吧!”

“郭兄,你太客氣了!”葉逸看出郭爲似乎有話要說,但又隱瞞了。

等到了客廳之時,葉逸終於看出了一些門道,因爲郭雪這丫頭今日居然也在,她此時正一臉憤怒地看着葉逸,一隻小手還下意識地摸自己的臀部。

葉逸坐在郭雪對面,毫不在意郭雪憤怒的眼光,挑釁地看了郭雪一眼!

“你!”郭雪憤怒地指着葉逸,對郭爲說道,“哥,他怎麼會和我們一起吃早餐?”

“郭雪小妹,你說什麼話呢,不得無禮。”

“他……他……哼!”


郭熾一宿未眠,精神依舊爍爍,不過他眼中的焦慮之色依舊,他和葉逸自然沒有郭爲那般熟悉,對葉逸自持遠觀態度。

桌上的氛圍很怪,郭雪悶聲出氣,畢竟只是個丫頭嘛,脾氣還很倔,郭熾對葉逸客氣地說着話,沒一會,郭霆帶着郭子琪來到桌子旁,赫赫有風,郭子琪眉頭深鎖,似在想着什麼,看來郭霆真對他說了些什麼話。

“老夫來遲了!”郭霆坐到主座上,郭子琪則坐在葉逸身旁,低頭不語。

“原來,你就是小琪姐姐?”郭雪丫頭盯着郭子琪,一臉好奇。

“郭雪,你是郭雪妹妹?”郭子琪盯着郭雪,似在回憶,只是兩人年齡相差無幾,又能回憶到什麼呢。

“姐姐你好漂亮,郭雪也要這麼漂亮!”郭雪嘰嘰喳喳,圍着郭子琪問個不停,桌子上的氣氛終於活躍起來。

“喲,這麼熱鬧,看來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啊。”


“原來是二孃,郭燕,來來,快來坐。”郭爲命人搬來凳子。

“拜見老爺。”二夫人向郭霆行了一禮,自己款款坐下,臉色不善地看着郭子琪。

“這位是?”二夫人盯着郭子琪,發出疑問,眼中輕視之意閃過。

“二夫人不記得我了嗎?我可記得當年你幫着某人爲難我呢。”郭子琪橫眉冷豎,絲毫不給二夫人情面。

“原來是小琪吶,嘖嘖,轉眼都這麼大了,哎,你不在這些年,我還以爲你出事了呢,說起來,我女兒挺想念你的,說是少了許多樂子呢。”

“夠了!”郭霆突然發怒道。

“老爺!”二夫人似乎有些害怕郭霆的威嚴,閉口不言。

“爹,你爲何要護着她?”郭燕卻一點也不怕自己的父親。

“護着她?燕兒,你知道你說的什麼話嗎?小琪是你妹妹,如今回到家裏,難道你這做姐姐之人,不懂得禮數嗎?”

“哼,一個賤妾生的人,有什麼資格做我妹妹!”

“混賬!”

“啪!”

“爹,你……你打我?”

“老爺,你!”二夫人臉上露出慍色,敢怒不敢言。

“打你又怎麼了,你沒大沒小,難道忘了家規不成!”

“爹,小妹她是無意的。”郭爲站起來勸解道。

“不管怎麼說,小琪她是我郭霆的女兒,和你們一樣,明白了嗎?”

在郭霆的怒火之下,終於將此事擺平,可是葉逸分明看到了郭子琪和郭燕彼此眼中的憤怒,看來此事難了了。

“我要回去了!”郭子琪站起來說道。

“去吧,多陪陪你娘也是好的。”郭霆說道。

“我的意思是說我要離開這裏,回到原本屬於我的地方。”郭子琪很討厭這種家庭的勾心鬥角。

“你說什麼?你難道忘記了答應我的事了嗎?”郭霆說道。

“我可沒答應你,我只說考慮而已,土包子,還愣着幹嘛,這種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呆了,還是你不想走?”郭子琪見葉逸無動於衷,走過來拉着葉逸就要往外走。

葉逸作爲一個外人,自然無法參與家庭之爭,但是自己的心還是向着郭子琪的,所以他只得站起來行了一禮,跟隨郭子琪出了客廳,只留下一臉得意的郭燕母女以及一臉無奈的郭霆,至於郭家兄弟二人,則有些沒反應過來。

“你要是敢虧待我娘,我一定會讓你好看!”郭子琪最後回頭地向屋子說了一句。

郭子琪走得極快,葉逸只能在後面跟着,“真的就這麼走了?”

“要不還能怎麼樣,這種家我一刻都不想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