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飛有些忙不過來,他覺得自己需要一個助理,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李沁。

中午吃飯的時間,林飛藉着這個機會打算約李沁一起吃個午飯,順便談一下這件事,若是李沁同意,那就好,若是不同意,他也不強求。

但是人剛走到急診室門口,就聽到一陣尖銳刺耳的怒罵聲音。

“我讓你給我看好我爸,你在幹什麼呢?你還有沒有一點醫德,竟然在上班時間公然走神,你看看我爸,現在中風了?我不管,你一定要只好他,不然我就和你拼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沁的聲音非常輕,也非常小,就像是羽毛一樣隨時會被封吹走。

“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我不要你的道歉,我爸在你手上摔倒的,你就要負責!”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沁倉惶的聲音再次傳來。

林飛撥開人羣走進去,看到一箇中年婦女正指着李沁鼻子怒罵,地上還躺着一個不省人事的老頭,李沁臉色慘白,額頭上不斷的冒着冷汗,臉上帶着驚慌。

“發生什麼事了?”林飛走過去,關心的詢問。

李沁擡頭看了林飛一眼,發現時林飛時,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抿着脣搖搖頭沒吭聲。

林飛記得李沁以往看見自己時總會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可現在卻有種疏離的感覺。

不過林飛也顧不上去追問,蹲下來去看這個不省人事老人的情況。

雖然剛纔只是聽到隻言片語,但也差不多知道這個老人中風摔倒和李沁有關係,他一定要下將人救醒,不然李沁的麻煩就大了。

地上的病人四腳朝天躺在地上,目合口張,一動不動,旁邊還歪斜躺着一個柺杖,一看就是拄着柺杖走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

林飛蹲下來,伸手在這位老人身上摸了幾下,冰冷僵硬,時間估計有一會了。

林飛正想抓起病人的手腕摸脈的時候,那個指着李沁大罵的病人家屬大聲嚷嚷:“你是什麼人,別亂動我爸,他要是出事了,你要給我負責!”

林飛眼皮也沒擡,一邊把脈一邊道:“我是醫生。”

“噗——”中年婦女哈哈大笑起來,滿臉嘲諷:“就你這樣,你告訴我你是醫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我看你是這個女醫生的姘頭吧?怎麼,怕她擔責任,打算自己攬上?我可告訴你,你打這個主意絕對錯了,要是我爸真的有事,你們兩個一個都別想跑!”

異界小漁夫 。病人家屬脈搏欲絕,幾乎感覺不到心跳,瞳孔擴大,明顯中風很嚴重,要是再不救治的話,就算勉強醒過來,恐怕全身也要癱瘓。

林飛立刻將隨身攜帶的華佗針拿出來給這位老人施針,病人家屬瞪大眼睛大聲嚷嚷:“你這是幹什麼,你竟然拿針扎我爸,你以爲你是神仙嗎?還不如等擔架過來擡着我爸去手術室,我告訴你……”

不過礙於林飛已經將針插在老人身上,病人家屬儘管很想上前阻止林飛,也不敢,就怕不小心針扎歪或者出現別的問題就糟糕了,但目光卻帶着刀子,簡直想將林飛給吃了。

銀針在病人頭部側面的天衝穴插入,伸手輕輕捻搓,會快,昏迷不醒,躺在地上的老人,腦袋微微顫動了一下。

之後又是一陣眼花繚亂的施針,一開始圍觀的人還能看清楚林飛的動作,但很快就一片模糊,只能看到殘影。

等施針完後,林飛並沒停下來,而是雙手在病人身上開始按摩推拿。

病人這一次的中風相當嚴重,全身幾乎癱瘓,他若是不給捏緊鬆骨,就算是醒過來,也會全身癱瘓,但若是做了這一套推拿按摩之後,病人醒過來後就會無事。

很快,病人的眼睛在林飛的動作下緩緩睜開。 “啊,我爸醒了,他醒了。”站在一旁的中年婦人看到老人睜開眼睛,忍不住高興地叫起來。

林飛站起來,淡淡的衝中年婦女道;“病人已經沒什麼大礙,你叫人將他放在病牀上休息會就好了。”


中年婦女感激的淚流滿面,對於林飛的話,不斷地點頭:“謝謝你,小夥子,你傢什麼名字?”

這時醫生終於姍姍來遲,正好聽到中年婦女的最後一句話,連忙道:“他叫林飛,是我們這裏的專家,今天正好是他坐診,你們可真幸運,林飛可是我們醫院歷史以來最年輕也是最厲害的專家了。”

來人一認出林飛就是醫院大廳海報上醫院重點宣傳的專家時,立刻滔滔不絕的誇讚,至於心裏面,呵呵,一個被趕出醫院的實習醫生,一個年紀這麼輕輕,絕對是上面有人,否則怎麼可能成爲專家!

中年婦女一聽,更加熱情起來,握住林飛的手用力搖晃:“你好你好,林專家,真是太感謝你了,要是沒有你,我爸可能就完了,哦,對了,我叫王春花,我把叫王天糧,你叫我春花就好。”

林飛點點頭,給王春花開了一副中藥後,將人送到病房,再次出來時,走廊裏看熱鬧的人已經散了。

林飛走到李沁面前,看到李沁還耷拉着腦袋,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以爲她是被那位老人嚇到了,笑着安撫:“都沒事了,別怕了。”

李沁擡頭,神色淡淡:“謝謝你。”

林飛皺眉,總覺得李沁今天這樣子怪怪的,怎麼說,以前雖然也會道謝,但態度遠沒有這樣疏離,就好像從關係特別好的朋友,一下子變成陌生人一樣的感覺。

林飛奇怪的看着她:“你怎麼了?”

李沁搖搖頭沒吭聲。

林飛只好轉移話題:“要一起吃中午飯嗎?你還沒吃吧?”

李沁一臉歉意的道:“我事情還沒忙完,你先去吃吧。”說完,李沁轉身就要走。

林飛連忙將人拉住,上下打量了一眼:“你到底怎麼了?怎麼今天怪怪的?”

李沁觸電一般的將他拍開,退後一步,拉開一些距離:“沒事,我沒有事。”

林飛鬱悶的道:“可我找你有事想和你說。”

李沁神色淡然的問道:“什麼事?”

林飛本里向一邊吃飯一邊和李沁說這件事情的,但李沁一副不肯和他靠近的樣子,只好直接說出來:“我這邊想要找一個助理,你要不要過來做?”

李沁一臉驚訝:“你需要助理?”

林飛看李沁終於有了別的表情,頓時有些開心:“是的,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你,你要不要過來做?”

想到能和自己心裏的女神朝夕相處,林飛就忍不住笑容燦爛起來,他相信,只要和女神朝夕相處,李沁絕對能感受到他的好,說不定還願意和他在一起呢!

林飛心裏的YY李沁並不知道,她在林飛提出來的時候第一反應是開心,但很快又想到林飛已經有女朋友了,第一時間想到她,無非是因爲她在這個醫院而已。

想到她現在已經喜歡林飛,若是朝夕相處,肯定會更喜歡了,李沁強忍着誘惑,拒絕道:“不用了,我覺得我現在這個崗位就挺好的。”

林飛詫異的道;“你不想做?”

李沁淡然的一笑,點點頭:“抱歉,林飛。”

說完,轉身飛快的朝辦公室裏走去,林飛鬱悶的看着李沁離開的背影,心想李沁這到底是怎麼了?

不過李沁不想做助理,林飛也沒打算重新找人,大不了他暫時辛苦一下,反正每一週才坐診一次。

實在不行就把康振邦叫過來算了,反正他給人看病的時候,他也能在旁邊學習,就不用他專門找時間傳授知識了。

中午吃完飯,林飛慢悠悠的朝辦公室走去,豈料剛走到大樓門口,就見到五六個傳神制服的人將他圍起來。


爲首的是個三十歲出頭的國字臉男人,他朝林飛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證件,冷着臉道:“你是林飛?”

林飛不解這幾位穿着像是警察制服還有別家制服的幾個人是幹嘛的,不過還是點頭:“你們是?”

出事證件的那個人冷着臉道:“我叫王強,是派出所副所長。”

另外兩個穿的不是派出所制服的人也拿出證件,冷聲道:“藥品監督局的。”

林飛皺起眉,總覺得這幾個人來者不善,派出所加藥品監督局,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陣仗,不過林飛並不害怕,很淡定的看着這五個人。

醫院來向來不會冷清,來往的醫生、護士、病人和家屬在看見派出所的人圍着穿白大褂的林飛時,立刻好事的停下腳步圍觀起來。

派出所的副所長誒,看這來勢洶洶的樣子,一點不像是好事,而且林飛是空降專家,並且才坐診第三次就已經有無數病人,有些嫉妒的醫生幸災樂禍起來,覺得肯定是林飛將人治出問題了。

“有人舉報你的製造假藥,你跟我們走一趟。”叫王強的副所長黑着臉道。

林飛掃了一眼,淡聲道:“假藥?”

他似乎只對外銷售過治療痘痘的藥,可這個藥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並且之前已經通過了審批,可現在卻說是假藥。

林飛忍不住笑了:“我的藥之前是經過審批並且註冊了才上市的,你說我是假藥?舉報的熱心市民在哪裏,請讓他出來和我當面對質,並且拿出證據來!”

“哼,審批又怎麼了,以前不是沒有出現過造假的。”王強冷笑了一聲,一臉鄙夷的道:“再說了,你讓熱心市民出來有什麼目的?心虛,想打擊報復?我告訴你,你給我老實點。”

王強說着上前就要抓林飛,林飛一閃身躲開他的手銬,大聲嚷嚷;“你沒有證據,就隨便抓我,憑什麼?”

“我說抓你就抓你,哪裏來的那麼多廢話!”看到林飛竟然閃開,忘情不耐煩的低吼:“想要證據,去了派出所,會給你的。” 林飛冷笑了一聲,這幾個人一看就非常不善,怎麼可能會給證據,等到了派出所,還不是這些人說什麼算什麼。

“你他媽的還敢躲!”看到林飛再次閃躲開王強的動作,跟在後面其中一個年輕警察很不耐煩的走上前要幫忙:“信不信我們弄死你!”

“住口,別這麼沒耐心!”王強一聽到這個年輕警察的後半句話,惱怒的低吼。

作爲警察,當衆說要弄死逮捕之人,就算再怎麼有理,都是違反規矩的。

當然了違反可以,可也不能當衆這麼說呀!

“林飛,你就跟我們走一趟,放心,等到了派出所,我們自然會給你證據的,你不是想要見那個熱心的舉報證人嗎?他也會在派出所和你對峙的。”王強黑着臉利誘哄勸:“製假藥可是重罪,你肯定是要跟我們去一趟解決一下的,要是你能拿出證據,我們自然會放了你的。”

林飛脣角揚起,這幾個人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不然不可能這樣硬的不行來軟的。

以他現在的修爲,雖然不懼怕這些人, 木葉里的數碼寶貝

看到林飛還是無動於衷,王強嚴重有些不耐煩,但想到那個人的交代,還是冷冷的道:“你先跟我們回去,等待進一步的調查據俄國,後面其中兩位是藥品監督局的同志,你的罪證已經被我們掌握,你是高材生,應該是懂法律的,知道拘捕有多麼嚴重纔對,多餘的話我也不想多說。”

“所以你們這是要對我進行刑事拘留?”林飛問道。


“可以這麼說。”像是害怕林飛不去,王強頓了一下,補充道:“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調查,不會冤枉你,但是也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你要相信我們警察,也要相信咱們國家和法律。”

林飛面無表情的看着王強慷慨激昂的‘演講’,心裏冷笑連連,一開始只是說先過去一趟,現在又說要進一步調查,恐怕等拘留後,調查會久久無期,或者他也不活不到調查結果出來。

而且就算能幸運的出來,光是這個罪名傳出去,他也能被人用唾沫星子給淹死。

製作假藥誒!哪怕洗脫罪名,可俗話說好,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能有幾個人願意聽他解釋,而且就算願意聽,可別人也只會覺得在叫狡辯。

如果他是一個普通的醫生,恐怕不死也要被扒層皮,若真的是個製造假藥的也就罷了,一物降一物,被抓也是活該。

可是,他一個好的被抓進去,以後還想找他治病的病人怎麼辦?

不過他今天不能不敢王強走,如果真的強硬的不去,恐怕王強有理由找人打倒他。

雖然他不畏懼這幾個人警察,可躲得過這幾個警察,躲得過所有警察嗎?躲得過所有警察,躲得了國家機器嗎?

追根究底,還是他修爲太低。

林飛陰沉着臉任由王強將手銬拷在他手上,被壓着進了警車,之前開口想要幫忙的那個年輕警察看林飛一臉冷靜的閉着眼睛,好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心裏就有些不爽。

“小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像你這樣要進派出所了還這麼淡定的人。”年輕警察忍不住開口嘲諷:“怎麼,知道自己出不去了,所以直接放棄了?”

林飛本來雙手抱胸在打盹,聽了這話懶洋洋的睜開眼,淡聲道:“我自信我能出去。”

“和喲,小子,你還挺有信心的呀!”年輕警察樂呵了,但很快眼中兇光呈現:“小子,你還真以爲自己這次能出去,我告訴你,這次是有人指定要抓你,等你進去了,不把你……”

“夠了。”坐在副駕駛座的王強猛地回頭瞪了一眼那個說話的年輕警察:“你話太多了,小李。”

叫小李的年輕警察脖子縮了縮,道歉道:“對不起,副所長。”

林飛重新閉上眼睛,不過腦袋卻沒停,他之前想的果然對,這幾個人來抓他是背後有人指示。

不然一個派出所的副所長吃飽了撐着還要跟過來?要真這樣,他還不得累死?

他雖然得罪的人很多,但那些人早就得罪了,也不止一次找他報仇過,可都是一些小兒科,但這一次卻的大動作,林飛想到前兩天才得罪的張家和王家,幾乎可以肯定是這兩家人的其中一家乾的,又或者說是兩家都有。

不過林飛也心慌,王家和張家固然可怕,可還有周家和冷家,這兩家人的老爺子病還沒有徹底治療好,肯定不會放任自己出事的。

就算冷家和周家會置之不理,以他現如今的修爲,從派出所裏想出來還是很容易的,不過這是不得已的情況下。

畢竟擅自從派出所出來,到時候罪名就不止製造假藥這回事了,到那個時候,面對的就是整個國家了。

穿越后我被和尚搶了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