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兩個人又過來添亂,”

雷震子盤腿坐於天壇中央,閉目感受着周圍的精華進入自己的身體,

自從進入闡門之後,雷震子便一邊信闡,一邊殺妖。

進入書店之後回來到金山寺,

雷震子周圍的氣息已經完全變了,

修爲氣息不僅暴漲了無數倍,

整個人也更加森冷無情,幾乎有悖闡門的信法,

若非還是僧人的打扮,恐怕誰看他都不會認爲他是闡門弟子,


雷震子和阿難的情況並不一樣,阿難是屬於闡心和執念相沖突,不斷懷疑自己,

此時雷震子在盤作着天壇中央內心默唸着闡門升門祕術,

這種祕術可以最大限度地隱藏自身的內魂波動,不過也僅次於太乙之境的大能之下。

林凡知道即將發生闡門金山戰便等待着觀望,

嗡——!

林凡聽到聲響,扭頭看去,

只見六耳獼猴原本看的那本書,固定到了一頁,不再翻動,

此時六耳獼猴也閉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

不過,那本書泛着金光,懸在空中,微微顫抖,


咚——!

一聲巨響,在六耳獼猴的身上發出,

之間那本書,圍繞着六耳獼猴,飛速旋轉,

林凡閉目感受着書的移動,

書的移動軌跡十分詭異,時而快,時而慢,不過有一定的規律。

林凡感受着每一幀畫面的動感,

叮——!

書停了下來,落在六耳獼猴手上,並且合上了。

“這是什麼意思?”

林凡看着書,突然,一枚金光從書中出現,

隨機這本《創世神兵聞錄》伴隨着金光的出現而破裂。

“不是吧,我這個書竟然還能破?”

“不行不行,着我太虧了,我得多問這猴子要點寶具才行,”

跟着書本破裂的隨即出現的便是一把通體金色鎏光閃爍着在六耳獼猴周圍環繞的寶劍,

“這是……?”

林凡看着這把劍,感覺十分熟悉,不過有叫不出名字。

吼——!

林凡只聽見這寶劍出現伴隨着虎嘯龍吟,

“是它!”

林凡兩眼放光,回想起來自己曾經在書本上看過這把劍,

這把劍的名字叫——騰空顓,

是頊所擁有的,


顓頊高陽氏有此劍,若四方有兵;此劍飛赴指其方,則克在匣中常如龍吟虎嘯

只見這把劍懸於六耳獼猴頭上,

六耳獼猴睜開眼睛,淡藍色泛着金光的眼光掃過貨店的書架,

竟然讓書架也爲之顫抖,

唔——!

吼——!

玉龍和靈鯤的叫聲一同出現,六耳獼猴身後的鯤甲泛着藍光,

六耳獼猴伸手拿下懸在頭上的騰空顓,

竟然這把劍隨之進入到了六耳獼猴的耳朵裏,

“真神奇,這把劍雖然第一次見,不過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六耳獼猴從耳中拿出這把劍,

“我能感受到這把劍的威力,不過因爲我修行的緣故吧,沒有足夠的實力去施展它。”

“沒事,往後多來我店裏逛逛就行,”

林凡才不會放着韭菜不割呢,誰不割誰傻子,

咚!

巨大的聲響把林凡的目光拉向了南瞻部洲,

只見此時的蘇妲己和常昊早已與降龍碰面,

降龍見到常昊和蘇妲己,

便施展出自己剛領悟的神通——修靈域。

對於太乙之境所施展的神通領域,

蘇妲己和常昊不敢怠慢,

化狐之後全速避開境界的籠罩。

降龍既然已進太乙之境,定不會放過這個活動的機會,

一方面可以見識一下自己太乙境界的威力,

另一方面也可以在三界樹立聲威,

況且如今在這金山寺周圍三界大能多有匯聚。

敖順和哮天犬見勢,

“怎麼傳送到這個地界了,”

“完蛋,這種太乙之境的大能是我們惹不起的,”

妖界巨頭九頭獅鷲也聞聲趕來,

刑天與玄天子由於錯失了寶具也追着敖順和哮天犬二人趕來。

即刻,妖界巨頭,太乙尊者降龍,白青二人,刑天玄真子,敖順哮天犬。

幾位顯出真身互相對立,

此時龍族尊者乾龍也在暗處觀察着,

“這敖順小子咋出現在這裏呀,”

乾龍看着自己的小弟在人羣中央,

下方便是在天壇閉目修煉的雷震子。

林凡扭頭看着六耳獼猴,從背後拿出紫極羅散丹,

扔給了六耳獼猴,

“這是一品丹藥,”

“能將你體內的寶具暫時壓抑住氣息,不會外露。”

林凡指着南瞻部洲,

“現在啊,金山寺大戰已經將要打響了。”

“若你現在暴露勢必引起追殺。”

他看着六耳獼猴默不作聲,

走近踢了踢他的膝蓋,

“怎麼了,”

吼——!

一聲龍吟震得林凡後退三步,

林凡抓緊調運自己身體內的內魂之力,

將自己的九十九重天靈傘鋪開,

一團晶藍色的極光籠罩着靈傘,

將自己的傘籠罩到齊天大聖的身上,

防止因龍吟而打破齊天大聖的修行。

破——!

他由於在書店無敵,所以直接站在騰空顓後,

閉目。 只見林凡身邊泛着金色的顆粒在房間裏遊走,

神嘆衆生,芸芸綻放!

金色的顆粒化作騰騰空顓的形狀。

慢慢得覆蓋在騰空顓上

對於現在的林凡而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