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所有人的目光,霎時間無不集中在林臻身上。

第一檔眼瞳,星蒼瞳和星穹瞳,星蒼瞳之血脈幾乎已是斷絕,而星穹瞳的血脈,在如今整個林氏一族中,唯有林臻,及其長子林戰擁有!他,絕對是林氏一族血脈最純正的一系。

緊抿著嘴唇,林臻眉頭深深簇起。

雖不知林風的身份,但林風的血脈之純,經血池『驗證』已是確認無誤。

能浮現出『鳳凰真身』,這等血脈純度,比起家族第一等血脈,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今所有人的矛頭都指向他,並非沒有根據。正所謂龍生龍,鳳生鳳,家族如今第一等血脈只有兩人——

他,與長子林戰。

但林戰,未滿三十。


場面,一片寧靜,所有人都注視著林臻。

鴉雀無聲!

各般懷疑的目光,各種複雜的神色,凝望而來,而此時,林烮地的雙瞳白光盡綻,暴喝道,「林臻,你還不認?!」手指向血池,林烮地聲音陡然增大,「你自己看。那是什麼!」

林臻轉頭望去,瞪大眼睛。

望著此刻血池的變化,林臻的胸口劇烈起伏,駭然無比。

瞳孔中閃動著急劇光芒,宛如星辰璀璨耀眼,與此時血池中那閃亮的星光交相呼應。感應無比深刻!

「不,不可能。」林臻喃喃而道,表情極為複雜。

原先,他還懷疑這是否一個局,是林烮地布下的精密之局。

但如今,所有一切懷疑都是盡釋。此時在血池上空,巨大的星辰光芒綻亮,包裹著林風,使得那由血霧凝集的霧氣亦變的更加生動。那頭鳳凰彷彿活了過來似的。

這等異象,沒人比他更熟悉。

在長子林戰進入血池,開啟星穹瞳時,有著一模一樣的景緻。

再深遠一些,曾經他進入血池時,開啟星穹瞳同樣是這般震駭的景緻,在林氏一族,獨此一家!

直是搖頭。林臻表情錯愕無比,他怎麼都想不通……

林風。怎麼會擁有星穹瞳!

難道真的是他的兒子?

林臻所不知道的是,這番景緻並非只有星穹瞳覺醒時才有,星蒼瞳的覺醒,同樣是如此。只不過在林氏一族,星穹瞳的存在幾乎已是完全被淡忘,數十代未曾出現過的星蒼瞳。誰會想得到?

僅僅只有家族卷宗的記載,才知林氏一族有兩個一檔眼瞳。

但隨著家族血脈一代傳一代,一代更比一代血脈純度減弱,已不復當日林氏一族百花齊放的局面。

血脈的傳遞,會層層遞減。

林氏一族輝煌時。擁有星蒼瞳和星穹瞳的族人過百。

如今,只剩林臻一脈而已。

而此時血池中。

林風,亦是完全沒想到自己的星蒼瞳竟是蛻變。

星蒼瞳和星穹瞳,就好似一個成長中的神獸,第一次的覺醒,發揮力量,好比剛剛出生;而這一次的蛻變,真正意義上的覺醒,好比成長到了童年時期。

星蒼瞳,可以開始修鍊。

「嘩!~」林風腦海大震,數之不盡的訊息不斷浮現。

就彷彿目睹著一本本典籍,書中內容一目十行的印入腦海,極為清晰。

感覺,從未有過的深刻!

「這,這是?!」林風面色連變。

一直來,自己都在尋找瞳術的修鍊,卻無從下手。

沒想到自己尋尋覓覓,一直想得到的東西,根本就在自己身邊,近在咫尺!

星蒼瞳的修鍊,施展。。

所有的一切,一應俱全!

「太好了。」林風心中大喜。

貪婪的吸收著,記憶著,感悟著,這等機緣自是可遇而不可求,哪還管得了外界是不是此時已是吵翻了天。就算事關自己又如何,眼下,統統得放在一邊。

待自己,吸收完全再說。

確實,已是吵翻了天。

但場面,卻頗是『安靜』,有種風寒蕭瑟的感覺。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林臻身上,包括一直來最支持林臻的林衍,眼中都閃過一分懷疑。在這一刻,鐵證如山,根本由不得林臻抵賴半分,星穹瞳的異象出現,別無分號。

別說其它林氏一族高層,就是林臻自己……

都開始懷疑。

但,是不是眼下都不重要。

因為,就算不是,此時也由不得他不認。

就算他否認,誰會信?

「林烮地。」林臻目光深然,頓了一頓,虎目灼灼,「其實我很好奇,就算你證明得了林風是我林氏一族族人,甚至他是我的私生子。」周圍一片嘩然,然林臻卻是視若無睹,沉聲而道,「那又怎樣?」

「男人風流快活正常的很,你自己不也有三個小妾?」林臻冷聲一哼,冷笑道,「況且,多一個我林氏一族的後裔血脈,而且是如此純正的一等血脈,就算是庶出……」

「我想也不會有人在意。」林臻環視四周,淡然而道。

眾人無不點頭,確實,多一個血脈純正的子裔,對家族有百利而無一弊。


此時,問題再一次被拋回林烮地身上。然而,林烮地卻是森然一笑,「終於肯承認了么?老狐狸啊老狐狸,你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還想企圖渾水摸魚?二十年前的事,你以為能瞞天過海么?」


「天網恢恢,如今林風的出現我看你如何抵賴!」林烮地的眼瞳,精光四射。

…(未完待續。。) 二十年前的事!

剎那間,所有人面色大變。

在場十四人,無不是林氏一族權力金字塔的頂端,當年發生了什麼事,自然一清二楚。別說這二十年,就算這百年,千年之間,都沒有比二十年發生的那宗事更為震駭!

至今,仍是記憶猶新。

「嗯?」身在血池中的林風,心猛的一震。

此時,星蒼瞳的修鍊、施展方法剛剛在腦海中映忖而下。

「林烮地,你不會忘記此事已下了封口令。」林臻雙眸精光凌厲。

「你當然希望此事埋塵於地下,慢慢遺忘。」林烮地冷笑一聲,「但不好意思,未必如你所願。」環望眾人,林烮地正色道,「大家試想一下,倘若林風真的只是如此簡單的『私生子』,為何林臻要如此偷偷摸摸?」

眾人竊竊私語,贊同的點點頭。

在斗靈世界,武者實力越強,想要繁衍後代就越難。

尤其是如今林臻實力為星域級,更是難上加難。就算三妻四妾,如今也不過兩子一女,而且,都是幾十年前實力尚弱時所生,由此可見一般。多一個血脈如此純正的後裔,無論對林臻自己還是對家族來說,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弊。

「就算林風的母親身份再下賤,為二手貨也罷,青樓女子也罷,甚至奴隸都行……」林烮地語氣中帶著一抹譏諷。

「單憑她為我林氏一族的族長誕下一子,足以使她功過相抵。」

「況且,你堂堂族長。會缺女人么?」

林烮地哂然而笑,眾人卻也是聽的明白。

言下之意。以林臻的實力地位,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剛才林烮地所言的青樓女子。奴隸只不過是打個比方而已。真正的關鍵點,顯然正是二十年前所發生的事!

「當年,我大哥林嘯天與熗鳳古族的『賈雅竹』私奔,你敢說這不是你的主意,林臻?」

「這裡是我林家先祖之地,你若有半字虛言,必遭天譴!」

林烮地色厲內荏,咄咄逼人!

賈雅竹!

林風心之大震,卻是生平第一次聽到自己母親的名字。

而且。聽到一個大秘密!

「原來當年爹和娘私奔,是族長的主意?」林風倍感驚然,卻是未發出聲音。身在血池之中,此時星蒼瞳已是開始吸收血池能量,而一直沉睡中的星穹瞳,更是蠢蠢欲動,有復甦的跡象。

「嗯?」林風心中輕動,大喜。

「應該是星蒼瞳的覺醒,吸收血池能量。福蔭星穹瞳。」

感覺,相當的深刻。

自己的星穹瞳吸收著血池能量,彷彿漸漸被喚醒似的。

血池,相當的神奇。

「看來今天確實是個好日子。」

「不止星蒼瞳蛻變。星穹瞳蘇醒,最重要的是……」

「當年發生了什麼事,即將水落石出。」

林風眼眸『啪』的睜開。星蒼瞳精光璀璨。

然此時,並沒有人會注意到林風的變化。伴隨著林烮地話落。眾人一片嘩然,所有的目光無不集中在林臻身上。包括林衍都是第一次聽到。驚然的望著林臻,後者面色凝然,卻是出奇的並未反駁。

林臻,默認了!

在先祖之地,他不能撒謊。

林烮地沉然一笑,眼眸森然閃動。

如今整個局勢都在他掌控之中,必須以雷霆萬鈞之勢打壓,決不能給林臻半點喘息機會。

痛打落水狗!

「好在當時古族並未遷怒我林氏一族,但經此事後,我林氏一族無論名望還是實力都損失慘重。」

「你林臻身為族長,罔顧家族利益,庇護林嘯天,所為何?」

林烮地冷然一笑,「別告訴我你只是惻隱之心。」

「不然呢?」林臻聲音略顯嘶啞,沉聲而道。

雖不願意承認,但他很清楚,如今的局面相當的糟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