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護衛頭領見少主從未發過如此大的火,竟然捨得打自己的護衛,他也有些糊里糊塗,不明白少主到底是爲何發火,若是因爲沒有設計陷害到蕭然,大夥兒再另行想辦法就是了,何必做出一副無可挽救的模樣。

護衛頭領平日與阮鈞關係較近,也比較體恤屬下,趕緊走上前去,踹了躺在地上的護衛一腳,見他一臉茫然無辜的表情,喝道:“還不滾開,在這裏惹少主生氣。”

那護衛得了命令,趕緊翻身而起,麻溜兒地出了書房,還順手將房門小心帶上。

護衛頭領見桌上的茶杯還未被摔乾淨,便倒了一杯茶,恭敬地遞過去,輕聲道:“少主先喝杯茶,無論什麼事都有解決的法子,若是氣壞了身子可就得不償失了。”

阮鈞也是頗多機智與理性的人,極少會出現這樣失態的暴怒,接過了護衛頭領的茶杯,想到事已至此,自己也無法逆轉,嘆氣地道:“那胡青衣幾人現在在哪?”

“據探查,胡青衣被人護送出了城,而剩下三人則被那鐵塔讓人抓了起來。”護衛頭領小心地回答道。

“那……梵主管,哦不,梵丞相……梵閱公子呢?”阮鈞一連將梵閱的稱呼換了三次,心中的確惶恐之極。


“梵……”護衛頭領聽得少主接連說了三個稱呼,一時之間,他自己也不知稱什麼好了,道:“他好像自行回了摘星閣,讓鐵塔自行處理去了。”

“你確定?”阮鈞狠狠地問。

“確定。”護衛頭領吞了一個唾液,道:“探子的確是這麼回報的。”

“這一次可是玩大了。”阮鈞有些無力地將茶杯放在了桌上,彷彿手中之物沉重異常,自己竟然拿捏不起了。

“少主先別慌,有什麼困難,不如說與下屬,雖然不能爲少主盡擔煩惱,但畢竟一人計短二人計長。”護衛頭領越說越激動,當即就半跪了下去,道:“屬下願爲少主分憂,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阮鈞斜睨了一眼他,心想這護衛頭領跟了自己許久,雖然武功平平,卻也十分忠心,約莫算起來,跟自己也有好四年了。

“你起來吧。”阮鈞嘆了口氣,親自將他扶起來,讓護衛頭領面上受寵若驚,心中卻沾沾自喜:自己今日的馬屁可是拍得極響哇。

阮鈞親自爲他拍着膝蓋上的灰塵,悠悠地道:“那胡青衣來這裏的時候,我記得好幾次去青樓玩,都是由你作陪的,是吧?”

護衛頭領見少爺親自爲自己拂着膝蓋上的塵土,更是感動得一塌糊塗,少主既然問到,也不去多想,便回答道:“胡公子來撫苑之都好幾日了,每夜都要去青樓玩玩,的確是我親自陪着的,他不過是纏絲谷坊主的兒子,自然用不着公子親自去陪的。”

“青樓……很好。”阮鈞呵呵笑了,笑聲中頗多男人才明白的深意。

護衛頭領也是嘿嘿地賠笑,心想城主管教太嚴,公子不能去青樓作陪,當然就便宜自己了,見少主沒有一絲不滿,倒是鬆了口氣。

阮鈞拍着他的肩膀,道:“這麼說來,你陪那胡青衣玩耍幾日,與他關係肯定是不錯的了?”

那護衛頭領功夫不高,卻能成爲阮鈞的貼身護衛頭領,自然是有一定機智的,聽得阮鈞這麼說,心中有了一絲絲不安,總覺得少主的話似乎在把自己往那胡青衣那裏推過去似的。

他被阮鈞如此一問,心中不安,嘴裏便有些支支吾吾了,“我……也是假公濟私,小小作陪而已,與胡公子可不敢造次,與他有什麼深交。”

他一時不知少主到底想做什麼,心中越發不安,趕緊推脫乾淨了先。

“哈哈,好一個假公濟私。”阮鈞又笑了起來,“不如以後你就專門替我去‘假公濟私’的好?”

“少主是說,我日後專門替少主去陪人做客?”護衛頭領不相信有這樣的好事,一臉茫然。

“對,就是陪人好吃好喝,隨意玩樂,至於一切開銷,全部算我的。”阮鈞似有深意地笑道,“如何?”

“多些少主。”護衛頭領大喜過望,當即就又要跪下去,卻被阮鈞攔住了。

“可我畢竟是護衛頭領,若是專門陪人吃喝去了,護衛的任務……”護衛頭領畢竟衷心,得了這樣的大好差事,還是不往對少主的護衛任務。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阮鈞雙目閃出了精光,“反正你沒了武功,也沒法做護衛了。”

這……什麼意思。

護衛頭領還未反應過來,便感到阮鈞的手掌按在了自己的氣海位置,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灌入了進去,腦中一片震盪,就不省人事了。

阮鈞剛纔那一下也是全力施展,廢掉一個護衛頭領的武功,消耗了大半的內息,越發覺得自己武功水平實在太弱了,御道閣修行必不能就此失去。


“來人!”阮鈞深呼吸一口,稍稍順了氣,喊來了門外的護衛。


護衛見頭領躺在地上,都一臉愕然,聽得阮鈞道:“把這家話脫了外衣,五花大綁送去摘星閣,交給梵閱主管處置。”

護衛們沒想到頭領一下子就淪落成了這樣,一面動手扶起昏迷不醒的他,一面問阮鈞,“卻不知見了梵閱主管該怎麼說?”

阮鈞見這護衛心思縝密,頗有些滿意地道:“見了梵閱公子,就說此人密謀胡青衣,滋擾生事,現已被我懲處了,還請梵閱公子秉公處理。大致如此就行了。”

護衛對胡青衣一事有所耳聞,似乎心領神會了,連聲稱是,讓人將這個前護衛頭領擡了出去。 蕭然與靈兒本是外出遊玩,卻沒想到碰上了胡青衣搗亂,自然沒了繼續遊玩的心情。不過,兩人卻因爲這事,讓感情更增進了許多,望着對方柔情似水的目光,溫暖而舒暢,心情倒也不算壞,隨處走了走,晚飯前便回去了。

對於今日發生的事,梵閱既然將胡青衣幾人的事全攬了過去,自不用再告訴陶清,免得他擔心或者斥罵。


距離與阮馨如打賭約定的日子還有三天,蕭然將自己內功心法無法在練氣石中顯示出來的事情告訴了靈兒。

靈兒自然擔心害怕,雖然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也實在不忍心自己心愛的人去那惡女人的家中爲奴爲僕,可這也無可奈何,只能勸蕭然別太勞累了,若是受那惡女人欺負,多用些腦子回報她,就如之前在南宮世家第一次與自己相遇時一樣。

蕭然想起自己曾以雪人冰雕來暗罵靈兒與霜兒,此時念及往日舊情,只是心中稍覺苦澀,並不如以前難受痛苦了。甚至想到當時靈兒的模樣,心中也是甜絲絲的,便安慰靈兒道:“放心啦,若是那惡女人欺負我,我保管讓她吃個老大一個憋,連發作也不能。”

靈兒知他才智高絕,對付女人自有一套……咦,似乎哪裏不對,那阮馨如雖然蠻橫,可她無論是相貌、身材、家世均是出類拔萃,多少男子只怕打破了頭皮也爭着,爲她斟茶遞水呢。

靈兒兀自胡思亂想一陣,暗罵自己多心,然哥對自己真心實意,又極其專情,怎麼可能嘛。

蕭然不知靈兒心中所想,一心一意待她。

白天,陶清則指點蕭然武學。由於蕭然才華實在太高,還沒進入耀武品級,就已創下了屬於自己的領悟絕學。陶清畢生積累的經驗,傳授於他,比如如何節省內息,如何去掉不必要的動作,如何發力最爲有效,等等。

蕭然才華卓越,理解能力和思維能力遠超常人。剛開始,陶清只教得一遍,蕭然便能心領神會。到後來,剛教了這樣,他就舉一反三,領悟出了另外的竅門,甚至有的還是陶清自己也不知道的,癡迷武學的陶清,終究忍不住反過去詢問蕭然。

一天教下來,陶清對蕭然的才華,實在贊無可贊,誇無所誇,又是高興,又是鬱悶,心中矛盾之極,心想,只怕用不了多久,這小子就該出師了。

再過得幾年,只怕自己倒會反過去讓他當師傅了。

靈兒見一老一少在後院研習武功,一個教得認真,一個學得認真,心中也高興,知道自己的蕭郎是世界第一聰明人,學得一天能抵過旁人十天,那麼每學得一天,就會進步十分,實力日漸上漲,遲早有一天,會成爲人上人,誰也不用怕,誰也不敢來打擾二人的幸福。

她心中甜蜜,在何掌櫃那裏學完賬目算計後,便親自去廚房爲二人烹煮各種糕點,生怕這二人廢寢忘食,若不是自己烹煮,只怕兩人嗅不到香味。

那廚房的夥計都對靈兒的廚藝讚不絕口,每逢她去了,都誠心誠意地歡迎,爭着爲她當下手,想要近距離觀察靈兒做糕點的各種敲門。

而且這未來的少奶奶,溫柔嫺淑,美麗動人,爲他打下手,靠得近一些,也覺得比年畫上的仙女美上了百倍,時日久了,許多人更是崇拜這仙女兒般的少奶奶了。

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猶如一匹馬從門縫中跑過,快得你都看不清它是公馬,還是母馬。

約定的日子到了,當日一大早,阮馨如就攜了蕭然的一體刀,來到了福德典當門口。

而蕭然則與靈兒在後院擁抱作別,一個說,一個月時間很快的。一個說,哪怕是分別一天也覺得漫長難熬。最後,兩人互訴我想你等等。

陶清受不了這等兒女情長,連連催促,才讓兩人依依不捨分開。靈兒不願見到蕭然被人帶走,獨自留在後院,忍住分別的淚水,呆呆地出神。

蕭然出得門來,一眼就瞧見了阮馨如,還未開口時,那阮馨如就先將刀遞了上來。

他看了看刀,又去看阮馨如,見她臉上又是害羞,又是不甘心。

正待詢問的時候,她卻扭捏地道:“我……我們去一個人少的地方,這……里人多……不合適。”說着,就往左邊的巷子去了。

蕭然先是一愣,將刀遞給了店內的夥計,然後緊跟了上去。

這小巷子是一個死衚衕,沒有旁人。擡頭望去,兩旁也無窗戶等,極其隱蔽。

阮馨如走進巷子深處,停了下來,滿臉通紅,心中糾結得要死,不敢轉身,微微彎下了身子,盡力讓自己的臀部顯得翹起,在輕柔的絲綢裙下,渾圓堅挺的臀部,竟然若隱若現。

蕭然此時一頭霧水,正待要詢問,又聽得她羞澀地道:“先說好,只打十下,多打了,本小姐饒不了你,定然讓人拿狼牙棒加倍打回來……唔,還有,不準用內力,打傷了我,小心我父親拿你是問。”

蕭然本就抱着去她家爲奴爲僕的心態來的,賭約上說得很清楚,要以練氣石測試爲準,自己不能讓練氣石測試出明武品級,只能認輸。

見阮馨如如此,忍不住奇怪,咦,這都還沒拿練氣石測試過,她就服輸了?

原來,阮馨如曾授意阮鈞幫助自己贏得賭約,結果阮鈞找人去教訓蕭然的法子沒用,自然就告訴了阮馨如,並且將蕭然一人打敗四個明武品級高手的事簡單說了,自然省去了胡青衣下身被毀,梵閱介入等事。


阮馨如聽後臉色鉅變,想來自己也不過明武七品,是萬萬鬥不過四個明武品級的高手的,哪怕他們都是明武一品也不能啊。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竟然當真從濁武品級提升到了……一個人打敗四個明武品級,那至少也得明武九品了吧,豈不是比自己還厲害?

阮鈞不知阮馨如的賭約中還有“打十下屁股”這一項,若是知道,必然不會讓自己敬愛的二姐受此等委屈,便是賴賬也要糊弄過去。

於是,他便安慰阮馨如,“輸了便輸了,不就將刀還給他嘛,我讓守衛親自送去,順便再送他一個銀牌子,他必然不會將此事到處亂說的。”

阮馨如心中失落,想到自己將會被一個男子打屁股,既羞又怕,可她雖然蠻橫無理,卻生性正派,敢作敢當,比許多男子也要好勝得許多。

情願受此侮辱,也絕不賴賬,否則……否則日後身爲公正人的梵閱再欺負姐姐,自己可就沒那麼理直氣壯地去找他尋理了。

加上爲了大姐這個原因,阮馨如便主動認了輸,爲怕自己被人打臀部的事被人看見,所以纔將蕭然帶去了巷子,主動獻上了自己的香臀。

對於阮馨如這個惡女人,蕭然一直記着她對靈兒的羞辱的,今日既然她如此主動獻臀,自己也沒道理拒絕,於是忍住偷笑,走了過去,正色道:“那我可打了哦。”

蕭然本想即便不用內力,也要重重地打她十下,好爲靈兒出口惡氣,但他剛一擡手,就注意到了這可是一個女人的臀部,而且還是一個絕美女人的臀部,自己當真就狠得下心來? 蕭然見她要動手,知道這惡婆孃的厲害,當即也展開了架勢戒備。心想,這惡女人雖然討厭,但也不是什麼大惡人,否則也不至於主動認輸、服輸了。

他不願出手傷她,便勸道:“煉氣石測不出實力來,但我真正的實力可不止濁武八品,我既然打了你,也願意隨你回去作僕人,這可算不上欺負你吧?”

阮馨如聽他這麼說,稍稍緩了氣勢,臉上仍然帶着怒氣,疑惑地道:“哪有這麼怪的事,煉氣石測不出你的實力,你以爲你是武威天尊麼?”

說者無心,聽者卻有意。

蕭然心中一驚,“難道,武威天尊也與我一樣,內息的運行不從五臟六腑經過?所以纔不能在煉氣石上顯現出功力來。”

想那武威天尊絕世才華,創出了御道八門絕學,而他自身的武學卻是無人知曉,唯獨當年阮姓弟子收錄了武威天尊的語錄中隱約記載了這麼一件奇事,武威天尊不能從煉氣石上測出自身的實力來。

這樣一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大約也只有尊武堡與阮家有此事的隻言片語記載。

而阮家中,也就只有酷愛習文的大小姐——阮明月翻看過祖先留下來的筆記才知道,不過也當做趣味奇事,碰上阮馨如來纏着自己講故事的時候,打發二妹的小故事而已。

蕭然得知這樣的信息,先是驚訝,爾後也釋然了,想那武威天尊與自己一樣學了《寂滅天殘寶鑑》,自然也獲得了與世人不同的武學。

更讓他興奮的是,有武威天尊參照,自己的武學之道,看來的確沒有走錯路,追趕上這個尊天之才的日子,只有越來越近了。

蕭然兀自想得出神,渾然沒理會一旁的阮馨如。她此時也是一臉疑惑地望着忽然發呆的蕭然,心想,三弟說他能一人單挑四個明武品級的高手,我倒也真是傻,即便三弟不騙我,也該親自驗證纔對,怎的,就莽撞讓這個狗賊如此輕薄我的身子。

阮馨如越想越氣,剛降下去的氣勢,又再次急劇上升,沉聲喝道:“哼,本小姐就來親自試試你到底是什麼實力。”說着,雙手戳指成劍,以《至聖問天錄》的“禮治訣”推動,攻勢凌冽。

蕭然被她的氣勢給驚醒回來,見她所使出的招式雖然陌生,但這氣勢卻與那阮鈞當日在城門對付自己的一模一樣。

當初自己,就是看出了對方這“禮治訣”,爆發力極強,纔沒與之硬拼。此番再由阮馨如使出來,威力比阮鈞強了許多,爆發力甚至能與《軒轅驚天訣》的第三十重天相比,實力不可擋。

既然如此,蕭然更不會與她硬拼了,嘴角微微一笑,右手輕描淡寫地一揮,使出了“畫地爲牢”,帶走胸前的空氣,瞬間注入了強大的內息。

四周的空氣迅速彌補空缺,內息也一併往阮馨如四面八方強壓了過去。

這氣牆雖然無形無質,但人在其中心,卻能感受到強大的壓迫力,阮馨如渾身像被粘稠的空氣給纏住了全身一般,動作的大幅度減緩。

她花容失色,芳心震動,不明白蕭然爲何只是簡單地一揮手,就顯現出瞭如此厲害的氣牆,“禮治訣”推動的爆發力,瞬間削弱了一大半。

蕭然見她被自己封印住了,便好整以暇地地大跨步上前,見她還待掙扎,手腕翻動,將手指又指向了自己。不過這速度與力道就差太多了,隨手拍在她手臂上,便將她的手拍開,然後故意站到她跟前,距離她不過幾寸,笑道:“這樣的實力,如何啊?”

隨着蕭然的“逆魔心法”驅動,他《絕殘刀典》也比以前更得心應手了,威力不可同日而語,僅這一招“畫地爲牢”就能維持三秒的時間。

武者間的戰鬥,往往一瞬間定勝負,何況是三秒鐘的時間,若是蕭然要下殺手,阮馨如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當然,蕭然的《絕殘刀典》基本上已輸於耀武品級才能擁有的領域絕學了,但凡是耀武品級以下的人,碰上這等完全未知的武學,一開始就被嚇退了氣勢,真實實力根本就不能發揮出來。、所以,身爲明武七品的阮馨如,纔會被蕭然一招就制住了,並不是她真的如此不濟。

“畫地爲牢”的氣牆悄然散去,阮馨如整個人還處在震驚當中,渾身不能動彈,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蕭然,彷彿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被人一招就制住了。

好半天,她才一臉失落地道:“那麼……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品級,難道是……”心想,他既然能一招制住我,恐怕已經是耀武品級了,若是真的,全大陸上也找不出一個不足二十歲的耀武高手了。

蕭然知她徹底被自己的實力折服,笑了笑,拍了拍腰間的石牌,道:“喏,濁武八品,這可是你們阮家特別頒發的,獨家認證。”

阮馨如見他一臉笑意,自然是在嘲諷自己家族,哼道:“你剛纔說的,甘心去我家爲僕,可是當真?”

“這個自然,既然輸了約定,又打了……”但見阮馨如臉色沉了下去,知道自己失言,提了不該提的,立即跳過這個不堪的言語,道:“所以我願意去阮府爲奴爲僕一個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