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遺憾的是,這種「融合技」持續的時間很短,而且發動之後,他們四人的行動會受限制,彼此相隔的距離不能太遠。

要想發動這個「融合技」,必須先由對能量敏銳的安香妍,將大家鬥氣的波動調整到一個適合融合的程度才行,所需要花費的準備時間也是一大缺陷。

就在安香妍閉上雙眼,聚精會神地感受大家的能量波動時,一個陌生的聲音,突兀地從半空中響起。

「魏索,你不在約定的地點待著,怎麼跑到這裡與人打起來了,是不是沾花惹草的毛病又犯了!」

聲音似洪鐘,好似悶雷一般從眾人的耳畔炸開。

安香妍受到影響,精神直接無法集中,忙睜開眼望向飛速衝來的黑點。

「轟!」

魏索一招迫開對手,然後向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不禁笑道:「奎免,你這個傢伙總算是出現了,你知道我在約定的地方等了多長時間么,你們幾個連個鬼影子都不出現,讓我白白等了那麼長時間!」

八步浴血拉開距離后,並沒有搶攻上來,而是表情凝重地看向來人。

他感覺強大的敵人又多了一個!

「老夫是有事,臨時耽擱了一些。」來人越來越近,已經可以看出,是一位身材瘦小的老者。

這位老者名叫「奎免」,同是玄霆七老之一,本來是趕往他們七人約定會合的地點,因為感受到了魏索的氣息,便臨時沖了過來。

「除了我晚了一些外,還有誰沒有來?」奎免已經到了近前,在一處岩石上站定,有些好奇地問道。

「狗日的,你是來得第一個,你們要是再不出現,我可不想再在那個破地方待著了,連個漂亮的女人都沒有,簡直就是煎熬!」魏索一臉報怨地說道。

奎免捋了一下鬍鬚,皺眉道:「這不應該啊,據我所知,蕭河那老傢伙早就到了『天火帝國』,他應該比誰都早才對,難道你也沒有看到他?」


「別提那個傢伙,就是他傳信催我早到,結果害我等了這麼多時日,他自己卻連個毛都不見,一定是跑到哪裡偷雞摸狗去了!」魏索咬著牙,憤憤地說道。

奎免淡淡一笑,眼神銳利地撇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不禁問道:「說說吧,這又是一些什麼人?」(未完待續……)



… 安香妍的眉頭已經擰到了一起,眼前這個老者的出現,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料。

通過對能量波動的敏銳,她無比震驚地發現,這個老者的實力更為強悍!

「這可怎麼辦,那傢伙又來了一個同伴!」雷麗簡直都快絕望了。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就算是施展出『融合技』,也未必可以度過這次危險,一旦我們的鬥氣耗光,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楊然也是一臉擔心地說道。

「我們的機會是很渺茫,但還不是絕望的時候!」安香妍一邊說著,一邊從納戒之中拿出了幾張咒符來。

這些咒符,可是當初她從東方修哲的手上得到的,每一張都擁有著神奇的能力,她一直捨不得使用,看來這一次只能將希望壓在這上面了。

此刻的奎免,直接無視安香妍幾人,而是對著一身鬥氣護體的八步浴血看了好一會兒。

「魏索,需不是需要幫手?」奎免突然開口問道。

「你要是能夠幫忙再好不過了,我還準備省點力氣做點別的事情呢!」魏索說著竟然把目光投向安香妍與雷麗兩女。

「呵呵,看來這段時間把你憋得夠嗆啊!」奎免輕輕一笑,話峰一轉道,「那麼就按照老規矩,讓我在你的納戒里任選三樣東西好了。」

「什麼,讓你幫點小忙,竟然還索要報酬?」魏索十分氣憤地說道。

「這可不是小忙啊,對方可是一位聖級高手,我總得收點回報吧,不然的話,好處全是你的,我豈不是白忙活了。」奎免辯解道。

「少扯,就算不用你出手,這個傢伙我也可以對付。只是耗費一點時間而已。」魏索說著擺好架式,準備繼續發動攻擊。

他能夠感覺的到,對方的鬥氣越來越弱了,只要堅持下去,最後的勝利一定是自己的。

「老夫可以給你優惠一下,只選兩件東西如何?」奎免不死心地繼續講價。

玄霆七老在一起,可不是因為感情羈絆,而是利益驅使。


「我還不知道你么,雁過拔毛,佔便宜沒夠。讓你選兩件東西,我豈不虧大了,免談免談!」

「那麼一件如何?」奎免試探性地繼續問道。

「一件都不行,這事沒商量,你願意幫就出手,不願意的話,就在一邊看著!」魏索一點商量的餘地都不給對方。

「那可真是太遺憾了!」奎免說著,身形一躍,竟然到了安香妍幾人近前。

「奎免。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那兩個女人是我先看上的,你要是敢跟我搶的話。別說我跟你翻臉!」魏索怒氣沖沖地說道。

「不要那麼激動,我對女人沒有任何興趣,我只對她們身上的東西感興趣而已,既然你無法滿足我。我又不想空氣而歸,只能找他們談談了!」奎免笑著說道。

「你這個狡猾的老東西,你出手的話。那兩個女人還有命在,不行,你可不能動她倆!」魏索身形一閃,竟然沖了過來。

「你的對手是我!」八步浴血大喝一聲,奧義再次發動。

「轟隆!」

一聲巨響,魏索只能被迫應戰。

此刻的奎免,眯縫著一雙眼睛,正表情貪婪地盯著安香妍四人,沉聲說道:「小娃娃們,是你們主動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呢,還是讓老夫親自動手?」

「哼,想動手的話,就來吧,大不了拼個魚死網破!」雷麗大喝一聲,氣勢陡然上漲幾分。

「吼!」朱寧大吼一聲,擋在了雷麗的前面。

由於眼前這個老者的突然出現,讓他們無法再發動「融合技」,眼下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安香妍手上的咒符了。

「勇氣可佳,而實力嘛,就差一些了!」奎免邁步走近,他每前進一步,都給安香妍四人帶來莫大的壓迫感。

「你是什麼人?到我們『斗戰大陸』有什麼目的?」安香妍沉聲問道,她想要拖延一下時間,好區分出手中的咒符都是什麼功效。

「玄霆七老,不知道幾位娃娃聽說過沒有!」奎免輕輕一笑,腳步不停地繼續向前走近,「如今的『斗戰大陸』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斗戰大陸』了,恐怕連個像樣一點的聖級強者都很難找到吧,不是老夫說大話,翻遍你們『斗戰大陸』,能夠強過老夫的人,一個都不會存在!」

「你就吹牛吧!我告訴你,我們『斗戰大陸』真正的強者出現,一定會把你嚇得腳軟,就你這樣的,還不夠折騰的!」雷麗原本是想逞口舌之爭,不過腦中卻是閃現出一個少年的影子來。

她堅信,如果是那個少年在此的話,豈容這個老傢伙大放厥詞。

「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老夫不與你們爭辯!」奎免的視線突然落在了安香妍的手上,不禁問道,「女娃,你手上拿著的是何物?藏寶圖不成,拿給老夫看看!」

「還藏寶圖呢,一看你就是孤陋寡聞,還敢自詡強者,我呸!」雷麗出言諷刺道。

「不知死活的女娃,連老夫都敢嘲弄,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知道老夫的厲害!」奎免驟然施放出強大的殺氣來。

「轟!」

就在這時,八步浴血驟然衝過來,沒有任何先兆,一上來就是殺招。

奎免抵擋住八步浴血的偷襲,不禁

對魏索喊道:「連你的對手都看不住么,你的實力是不是退步了!」

魏索是故意放走八步浴血的,因為他也想衝過來制止。

他喜歡女人不假,但卻不喜歡死掉的女人!

「轟!」

八步浴血不給老者喘氣的機會,接連就是一陣猛攻。

「你們還留在這裡做什麼,速速離開!」八步浴血對著安香妍幾人催促道。

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盡量托住這兩人,希望能夠給安香妍四人爭取到足夠的逃命時間。

「你太放肆了!」

奎免面色一寒,一招「怒吼金剛」已然使出。

「嗡!」

他竟然能夠把攻擊融合到聲音之中,震得在場的幾人,雙耳嗡嗡作響。

如果實力稍弱一點的,恐怕會被直接震死過去。

八步浴血臉色大變,這種來源於聲音上的攻擊,他很難防護,再加前後的戰鬥讓他的鬥氣消耗嚴重,一下子被老者打得措手不及,處處被動。

「嗖!」

魏索身影一閃,已經到了安香妍幾人的近前,他還不忘對奎免說上一句:「那傢伙就給你做對手好了,我來對付這四個!」

幾乎就在他的話音剛落,安香妍已經將一張咒符扔了過來。

魏索一愣,不明白這是什麼東西,一掌揮出。

「轟!」

一聲巨響過後,強大的濃煙赫然彌散四周。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魏索為之一愣。

「嗖嗖嗖嗖!」

安香妍四人驟然動了,不過不是攻擊魏索,而是向著與八步浴血戰鬥的老者衝去。


安香妍手上的咒符再次飛出,其中一張「恢復符」,讓消耗嚴重的八步浴血瞬間得到恢復,身體就好像打了雞血一般,再次充滿了力量。

同時,數張限制咒符對老者使出,讓老者的動作有所減緩。

而安香妍她們幾個,則是一人一張隱身符,準備與八步浴血一同撤退。

可是,她們忽略了聖級強者的可怕,更是忽略了聖級強者可以發動領域圈。

「喝!破!」

奎免張嘴驟然大喝一聲,聲音之響,好似能夠傳遍「天火崖」的各個角落。

「嗡!」

在強大聲波的作用下,彌散四周的煙氣瞬間消失不見,而安香妍四人,更是被聲波震傷,跌落地面之上。

八步浴血雖然沒有受傷,不過,如果他想要保護受傷的四人,那麼他的下場將只有一個,就是死亡。

「奎免,你下次再嚎叫的時候,就不能給個警告么,我的隔膜都快被你震破了!」魏索一臉抱怨地說道。

奎免沒有理會他,而是一臉冷笑地望著對面的幾人,嘲諷道:「怎麼不跑了?還有什麼伎倆,都使出來吧!老夫一併接下!」

此時的八步浴血,一張臉陰沉的可怕,他一邊積聚鬥氣,一邊對身後的四人問道:「你們怎麼樣?」

「我們只是受了一點輕傷,浴血大人,你不要管我們了,你先走吧,那兩人雖然厲害,不過很難留住你!」朱寧喘著粗氣說道。

「浴血大人,你留下來也救不了我們,還是快走吧,有機會給我們報仇就是了!」雷麗也是一臉絕然地說道。


「想不到我一向以速度自居,最後還是沒能跑過死亡!」楊然自嘲一笑,好似已經看破生死。

反倒是此刻的安香妍,竟然一臉驚愕地扭頭看向山巒的一側。

「是他……是他……他也來了『天火崖』!」

安香妍竟然激動起來,一臉驚喜地從地上站起,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那個方向。

「香妍,你說誰來了?」雷麗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