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到這些保安直接擋在了王越的面前,直接讓劉耀輝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但是此刻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決定好好的教訓一下王越,只不過他剛衝到王越面前,直接被一個保安按在了地上。

“敢在這裏鬧事,簡直是找死。”

“把這些閒雜人等給我趕出去。”

範天龍等人聽到老劉的話後,瞪大眼睛,劉耀輝竟然成了閒雜人等。

這種事情簡直匪夷所思,根本不相信。

隨後在他們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就看到劉耀輝直接被趕了出去。

“王越,今天這件事情我記住了,這個仇如果不報,我誓不爲人。”

劉永輝直接被趕了出去,隨後他憤怒的聲音在整個大廳傳了過來。

這件事情他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如果不讓王越付出代價的話,他死也不甘心。

而範天龍和範曉雅他們都傻眼了,他們看着這一切,一臉的不可置信。

“誰能告訴我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輝哥竟然被這羣保安趕出去了,這種事情簡直匪夷所思啊!”

“是啊,這一次看來王越徹底激怒了輝哥,他死定了。”

範天龍能夠知道劉耀輝這一次恨不得殺了王越,王越已經徹底激怒劉耀輝了。

接下來劉耀輝肯定會瘋狂的報復王越的,到時候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被這麼一個大人物惦記王越運氣還真好,範朵朵看到這一幕後也有點緊張。

劉耀輝不僅有自己的公司身價十幾個億,他還是劉氏集團的唯一繼承人,他劉氏家族在濱海市可是有十分深厚的底蘊。

現在王越得罪了劉耀輝,估計接下來劉耀輝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他的。 範朵朵也有點着急了,她能夠知道劉耀輝這一次真的生氣了,他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王越的。

劉耀輝的人脈還有家族的勢力可是很厲害的,如果要是和他正面對抗的話,恐怕王越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王越,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我現在回去問一下我的父親,看看能不能幫幫你。劉耀輝這個人小肚雞腸,他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放心吧,如果他要是再敢來招惹我,我一定讓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王越臉色平靜看着劉耀輝離開的背影,語氣有些冰冷的說道。

旁邊的範天龍等人看到後,嚇了一跳,他們還沒見到過王越這副表情。

看來這個窮小子似乎也不好欺負,隨後大家都向後退了好幾步,不敢說話了。

不過他們能夠知道,就算是王越再厲害,接下來也不可能是劉耀輝的對手。

很快,王越就會承受劉耀輝的怒火,他死定了。

下午,王越和範朵朵在拍賣會上,他準備給範朵朵拍下海藍之心的。

終於被愛突破 ,她都心神不定,估計是擔心劉耀輝報復自己。

而且最後海藍之星價格已經超過五千萬,現在自己公司裏面正是用錢的時候,所以王越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這可不是一筆小數字。

而且他也得對王氏投資公司跟着他的那些人負責任,畢竟他現在掌管的可是整整一個公司,很多人等着跟着他吃飯。

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他決定送範朵朵一件更好的禮物。

更何況現在範朵朵還不知道自己多麼有錢,所以王越也並不準備短時間內告訴範朵朵。


如果將來兩個人發生點什麼,或者結婚後王越在攤牌也不遲。

畢竟現在他和範朵朵的感情還不穩定,如果要是直接告訴範朵朵的話,恐怕會讓她一時間無法去接受,覺得自己在騙她。

拍賣會結束後,王越就被範朵朵拉着去他們家裏吃飯。

王越想了想,最終無奈地答應了。

來了之後,範振賢十分的高興,但是範朵朵的母親卻一直不待見王越。

“之前老爺子可是答應給你一個光明的前途,你卻不要,反而拿了一個什麼破吊墜,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之前範朵朵的母親看到老爺子這麼喜歡王越,她還是很高興的。

如果老爺子要是真的提拔王越的話,估計以後王越在事業上能平步青雲。

她其實也聽說過王越自己開了個小公司,不過她並沒有在意,像王越這種窮小子,就算是能開的起公司也只是皮包公司而已。

如果老爺子要是能夠幫助王越的話,估計王越瞬間就能夠成爲數一數二的大公司。

畢竟老爺子一輩子積攢的資源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現在王越這小子竟然拒絕了老爺子,這讓他十分的生氣。

一時間他更加不待見王越了。

“媽,你說什麼呢?王越送我的禮物,我真的很喜歡。”

範朵朵看着自己的母親,一臉甜蜜的說道。

雖然王越拒絕了老爺子,但是範朵朵卻更加的高興了,因爲她能夠知道王越心裏面是有自己的。

“你個臭丫頭,是不是傻。劉耀輝身家十幾個億,你對人家代理不搭的,現在王越開了個小破公司,估計還是皮包公司,你怎麼能夠對他這麼依賴呢?”

“如果你要是真的和他發生點什麼,將來可有你受的。像這種窮小子,根本不會有什麼前途的。”

範朵朵的母親聽到範朵朵的話後,苦口婆心的說道。

“你可不要小看王越,人家開的公司可不是什麼破公司。如果王越哪天說他的公司市值上百億,我都相信,他的實力可不是你這個女人能夠想象得到的。”

範振賢聽到自己老婆數落王越,有點無語的說道。

他能夠知道,像王越這樣低調的人,自然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別人。

在別人眼中,王越開的公司只是一個小小子公司,但是在自己眼中,這只是王越做的掩護而已。

其實他真正背後的實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不過說實話,範振賢這麼一說,其實歪打正着也說對了,要知道在王越背後可是有慧能公司的,他是慧能公司最大的股東。

如今慧能公司也是市值百億的公司,沒想到範振賢隨口這麼一說,竟然說對了。

“就那窮小子開的破公司還想市值百億,如果他真的有上百億的公司,那麼我立馬倒立洗頭。”

範朵朵的母親聽到後,冷笑了一聲,隨後鄙視的說道。

“好了,媽,別說了,快開飯了。王越還在客廳呢,讓他聽到該多不好啊。”

範朵朵聽到自己母親的話後,有點生氣,隨後急忙制止。

範朵朵從廚房走了出來,端着豐盛的晚宴。

“王越,快嚐嚐看好不好吃,這些可都是我親手爲你做的哦。”

範朵朵看着王越,立馬笑着說道。

此刻的她十分的開心,能夠給自己喜歡的人做頓飯他很是滿足。

“很好吃。”

王越拿着筷子夾起菜,然後嚐了一口,認真的點點頭,說道。

不得不說,範朵朵的手藝真的很好。

另一邊,老城區黃海KTV。

劉耀輝坐在KTV包間裏面,有點生氣的喝了一杯紅酒。

他臉色有點難看,重重的把酒杯拍到了桌子上。

上午王越的羞辱他歷歷在目,此刻他一臉兇狠,他知道這個仇如果不報的話,那麼自己的臉可就徹底丟盡了。

他必須讓王越徹底付出代價,還有對於範朵朵這個女人,自己之前對他那麼好,但是他卻一直對自己代理不搭的。

甚至他能感覺到, 超級回收系統 ,這讓他更加生氣了。


這個臭女人簡直太不識相了,自己對她這麼好,竟然喜歡一個窮小子。

他已經漸漸開始失去耐心了,竟然範朵朵不喜歡自己,那麼自己就要用強硬的手段,來讓範朵朵就犯了。

整個KTV包間裏面並沒有陪酒的美女,他此刻不停的開始抽菸喝酒,似乎在等着什麼人。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後,一個穿着中山裝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眼神看起來十分的兇狠。

看到此人走進來後,劉耀輝立馬一臉的激動,隨後站起來上前迎了過去。

“泰哥,您來了,快坐快坐!”

眼前來的人正是老城區赫赫有名的趙泰,在老城區他可是十分有實力的。

而且,絕對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一般人根本不敢去得罪他。

要說這老城區的勢力,趙泰絕對算是最厲害的一個了。

凡是見到趙泰的人都得喊趙泰一聲泰哥,如果王越要是在這邊的話,恐怕也能夠認得出眼前的人。

正是之前幫助自己的那個叫趙泰的男子是同一個人。

之前自己得罪了蛇哥,準備單刀赴會的時候,李豪傑給自己介紹了一個大人物,就是這趙泰。

“劉少爺,怎麼今天有空請我來喝酒了?這黃海KTV在老城區也算是高檔的地方了,消費可不便宜。”

趙泰說完後,笑着坐在了旁邊看向了劉耀輝。

他能夠知道劉耀輝很有錢,看來他今天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想找自己幫忙。

雖然兩個人心知肚明,但是並沒有一上來就挑明。

“泰哥想請您可不容易呀,今天有機會我們哥倆一定要不醉不歸。”

劉耀輝說完後,對着門外拍拍手。

隨後走進來一排妝容精緻的美女站在了他們的面前。

趙泰看到後眼睛一亮,隨後立馬笑着說道。


“哎呦!劉少爺,你這可是下了血本了。既然這樣,那麼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讓我幫忙?”

趙泰看着眼前的這些美女,他能夠知道這黃海ktv的陪酒的話絕對不便宜。

這可都是黃海KTV數一數二的頭牌,今天晚上下來怎麼也得幾十萬。

王妃兇猛:拐個夫君來生娃 ,不然的話無功不受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