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把戰劍之上,竟是有着一道道波紋浮動,就好似水波一般。並且在這些無形的水波之中,也是蘊含着了無窮的力量!

在戰甲女子一旁的黑袍男子和單雄信,也是立即就拿出了兵器,一臉警惕的看向了前方。

那位黑袍男子拿出的乃是一把黑色長槍,長槍之上也是鋒芒畢露,格外的寒光奪眼。

而單雄信則是拿出了他的血練神兵金頂棗陽槊,在他拿出此兵器的一瞬間,極強的煞氣瞬間就是涌入了出來。

看着有着如此兵器的單雄信,那位戰甲女子都是有些微微震驚了一下。

“砰!!!”

突然,一聲爆炸般的巨響頓時響起。

而在他們一行人的前方,一位滿身散發着耀眼青光的石頭人,也是快步的朝着他們跑了過來。

只見這個石頭人竟是有着三丈之高,並且它身上的石頭也全都是一些青石,在這些青石之內也都有着光芒顯現。

“青石巨人?我就說這個地方爲什麼會發出耀眼青光,原來就是它啊。”

陸晨當即就反應了過來大喊道。不過此刻的他,卻是一點也不會小瞧這青石巨人。

因爲光是這青石巨人身上所暴露出來的強大和古老的氣息,就是已經讓得陸晨不敢上前去對付這青石巨人了。

“入侵者,殺無赦!!!”

這時,看着眼前的這些人,這位青石巨人也是立即就發出了沙啞的咆哮之聲。

並且,伴隨着它的這一聲咆哮,它身上的氣息也是更加的強大了,估計都能夠逼近地武境五重的強者了。

而這樣的實力,已經是讓得黑袍男子和單雄信感到了一些壓力。

“殺無赦?呵!就憑你一個傀儡!”

一聲嬌喝頓時響起,隨後就是讓周圍天地都爲之失色的一劍,也是瞬間就向着那青石巨人斬了過去。

“嗡———咻!!!”

極快的劍速,彷彿都將要把空氣給切割了開來。

而這一劍似乎只是剛剛斬出,就是立即斬在了那青石巨人的身上。

“嘭!!!”

宛如爆炸一般的巨響,也是再次響徹了起來。

青石巨人當即就被這一劍,給斬得往退後了好幾大步。

並且在它的身上,也是被斬落了下來了一些碎石,不過也僅僅是一些碎石而已……

除了掉落了一些碎石所以之外,這個青石巨人竟然是一點事沒有。它身上的氣息也還是和之前一樣的強大。

“什麼!我一劍直接斬在了它的身上,它居然幾乎是沒有什麼損失!”

戰甲女子的心中當即巨震。

不過好歹她也是一方將軍,見識還是不少的,很快她就壓下了心中的震驚,冷靜了下來。



“消滅入侵者!!!”

而這時,這個青石巨人也是立即就向着,之前對它斬出那一劍的戰甲女子衝了上去。

它的兵器也就是手中的石拳。

雖然看似殺傷力應該不是很大,但想必,也沒有哪一位地武境強者,會願意去扛下一個三丈之高的青石巨人的一拳。

“吃我一槊!”

但此刻,出人意料的,單雄信卻是衝了上去。

只見單雄信正是手中緊握着金頂棗陽槊,隨後他就猛的一槊朝着那青石巨人的拳頭轟了過去。

“砰!!!”

兵器瞬間就與那青石巨人的拳頭相撞,但這一次,青石巨人的身上連掉落的碎石都是比之前少了很多了。

那青石巨人,根本就無視了這點傷害,它直接就提着石拳繼續對着他們衝了過去。

“可惡,這青石巨人攻擊手段一般,但它的防禦手段卻是滿滿的啊,怕是都媲美地武境巔峯了。”

單雄信當即就對着衆人喊道。

以目前的單雄信來說,他的全力一擊完全是可以媲美地武境五重左右的強者一擊的。

但即使如此,他的一擊卻還是根本傷不了對方,這已經就很說明問題了。

“嗯,的確如此。這青石巨人的身體太堅硬了,就是一般的地武境巔峯強者,想要傷它,也得花費很大的功夫。”

“不過嘛……這青石巨人在今日卻是遇到了我!”

戰甲女子眼中一絲光芒閃過,隨即她手中的戰劍之上,也是再次有着緩緩的水波浮動了起來。

“你們二位,速速把這個青石巨人給我拖住。我等下就一舉破它!”

這時,戰甲女子也是立刻就對着單雄信和那黑袍男子下達了命令。

黑袍男子當即就應聲而去,體內靈氣瞬間爆發,直接就向着那青石巨人衝了過去。

而一旁的單雄信,則是把眼光投向了陸晨,似乎是在等候着什麼。

畢竟,如果真的要拖住這青石巨人,那肯定是要花費不少時間的啊。而在這段時間之內,陸晨的安全也是無法做到保障的。

“去吧,雄信,不用管我。”

陸晨當即喊道,這個時候他還是分得輕重的。他們來此,也本來就答應了要幫這位戰甲女子的忙。

得到陸晨的話之後,單雄信也是立即就衝了出去。

兩位地武境強者,瞬間就上去了對戰青石巨人,戰場之上也是打得不可開交,宛如山崩地裂!

在他們對戰的方圓數十丈範圍之內,陸晨和荊州步甲們也是一點也不敢靠近,生怕被地武境強者戰鬥所產生的餘波所傷。

在此刻,看着戰場上戰鬥如此激烈,而自己卻是沒有資格上戰場的陸晨,也是有些失落了起來。

“實力啊,實力……我自身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看着眼前如此之景,陸晨也不由得這樣想道。

他現在境界乃是靈武境七重,實力也能媲美一般的靈武境巔峯強者。可光是這點實力,在如今的天火王朝來說,未免還是有些太不夠看了。

以一縣爲格局,那麼靈武境便算是強者了。 搬磚大師 ……

這個道理一直以來,陸晨都是十分清楚的。

“嘩啦啦———”

而這時,就在離着陸晨不遠的一處地方之上,卻突然而然的就有着一道道溪水憑空出現,溪水的範圍更是足足有着十丈左右!

並且,在這些溪水之中也是蘊含着了無窮的力量。因爲這溪水光是輕輕的盪漾一下,便是讓得周圍的地面都是開始出現了絲絲裂縫!

“天啊!這是……”

看着這突然憑空出現的溪水,陸晨當即就驚訝了起來。

特別是在陸晨看見了,那溪水之中的一道絕美身影之時,他的嘴都是睜大了。

“洛水劍法,第一式!!!”

一聲嬌喝猛然響徹,隨後戰甲女子緊抓着手中的戰劍,就向着那青石巨人殺了過去。

而那一條溪水,在此刻也是跟着戰甲女子的戰劍一同飛了出去。在空中之上,直接就顯現出來一道美麗非凡的水花。

不過這水花雖然美麗,但其中的威力卻是讓人感到恐懼的。

“入侵者!”

看着殺過來的戰甲女子,青石巨人也是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它竟是直接就放棄了面對單雄信和黑袍男子的進攻,全力的去應付戰甲女子這邊。

“嘩啦啦———”

整整一條的溪水,頓時就砸在了那青石巨人的身上。

並且這些溪水在砸完這青石巨人之後,也並沒有因此停止下來,而是繼續的圍繞着這青石巨人,開始瘋狂的旋轉了起來。

青石巨人整個身體,頓時就被整條溪水所籠罩了起來。

而在這條溪水之外,戰甲女子也是在不停的揮舞着手中的劍。並且,她每一次揮劍,似乎都是讓得這旋轉着的溪水也是更加的猛力了起來。

而在這溪水之內的青石巨人,它的身體也是在此刻,開始慢慢的粉碎了開來…… 慶河郡,清平縣城。

在縣城之中的縣府內,有着一處異常安靜的密室。

而在平時的時候,這處密室這裏,也是足足有着一百位荊州步甲的看守,任何黑甲軍士,和黑甲軍那邊的軍官都是不得靠近這裏。

似乎在這裏面,是有着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

但在今日,這處密室這裏,卻是一位守候着的荊州步甲都沒有了。

因爲就在先前,徐庶已經親自來到了這裏,並讓所有的荊州步甲皆是不用守候這裏了……

在這密室之內。

此刻,正有着兩道身影在互相盯着對方,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

終於,這兩道身影也都是在同一時刻發出了,如同摯友相見一般的喜悅笑聲。

“哈哈哈,妙才啊,妙才。想不到你竟然是主公得到的第一位猛將!”

其中的一道身影當即就先笑着說道,而這道身影也正是陸晨麾下的軍師徐庶。

“哈哈哈,我那都是些好運罷了。今日醒來的第一眼就能看見元直兄,這纔是我最值得高興的啊。想不到如今元直兄,也是和我真正共同侍奉同一主公了!”

這另一道身影在此刻,也更是發出了爽朗的大笑之聲,而他也正是陸晨麾下的猛將之一夏侯淵。

夏侯淵原本是沉睡了的,可是就在先前,徐庶已經是用了主公令荊州步甲所帶回來的幽冥草,拿來給夏侯淵服用了過去。

沒過多久,夏侯淵就是醒了過來,並且他醒來後看到的第一個人,也正是徐庶這一位和他在萬古華夏之中,處於同一個時代的人傑人物。

而既然是同時代的人物,那麼也肯定是有着共同話題的,於是他們二人便是聊了起來……

在過去了一段時間之後,終於他們二人的閒聊也是結束了開來。

而這時,徐庶之前的笑臉也是漸漸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副嚴峻的臉面。

“妙才,如今你既然已經醒來,那麼這清平縣城就交給你了,我要前去青龜嶺那裏幫助主公了。”

當時,在陸晨派幾位荊州步甲返回清平縣城的時候,除了讓他們攜帶幽冥草之外,也還讓他們帶回去了一個命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