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目前,郝仁見到三棵古樹,它們對郝仁的稱呼也都不一樣,分別是「老神仙」、「老前輩」、「大人」。對於這樣的效果郝仁很滿意。

「大人,你想要寶貝,我這就給你拿!」古樹說著,將幾條氣根伸進它的「化生池」,撈出了三個骨突,恭恭敬敬地遞到郝仁面前。

郝仁瞟了一眼,卻並不伸手接,而是又要用洪燭去燒古樹的根。

古樹嚇得連聲討饒:「大人、大人饒了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再接著撈!」

郝仁大怒:「你一次把十個全撈出來不就行啦!跟本大人還玩心眼,你找死!」其實,他的神識早就探測出,古樹的「化生池」中有整整十個骨突。這老木頭敢跟自己藏私,這不找死是什麼!

這小小的人類隔著樹皮形成的「化生池」池壁,居然還能看到池中有幾個寶貝,這樣的神通太厲害了。在古樹的心中,這已經不是人了,分明就是神嘛!

古樹再次撈出七個骨突,加上之前的三個,全部送到郝仁的面前。郝仁這才接了過來,裝進了自己的兜里。

「老木頭,繼續給我搜集骨突,過了幾千年,我還會再來的!」郝仁象上次一樣裝逼,然後揚長而去。

接下來的幾天里,郝仁繞了一個圈子,把八棵古樹搜集的所有骨突全部搶為己有。到最後一天的時候,他一共攢了一百六十三個骨突。

「哥哥,這回夠了嗎?」宣萱每天都數著骨突的數目,現在最後一棵古樹也被搜刮完了,她真怕這一百六十多個骨突還不夠,影響情郎的提升。

「使不清!估計一百四五十個就夠!」郝仁笑道。

「那我就放心了!」宣萱笑道。

此時,已經是黃昏,宣萱支好帳篷。郝仁則打了一隻二級魅獸,做成燒烤,就當是晚飯了。

填飽肚子,郝仁說道:「妹子,你先進帳篷休息,我要把這些骨突中的靈氣給吸收了!」

「我給你做護法吧!」宣萱笑道。

「沒有那個必要!」郝仁笑道。以宣萱的實力,真要有個什麼厲害點的野獸,她還對付不了。

郝仁走到那棵被他搜颳了骨突的古樹下,盤膝而坐。一百六十多個骨突就圍繞著他的身子擺放。

郝仁抓了兩個骨突在手,頓時,兩股純凈的靈氣湧入自己掌心的「勞宮」穴。他以意領氣,將這兩股靈氣引入自己的「手少陰心經」,然後再匯入丹田。靈氣在丹田凝聚成真氣,並溶入正在運行的經脈。

郝仁的經脈如同長江大河,丹田更是寬廣如海,骨突中靈氣雖多,卻架不住郝仁的強力吸納。二十多分鐘之後,兩個骨突中的靈氣就被他吸收得乾乾淨淨。他立即遠遠地拋開,又抓了兩個骨突在手,繼續吸收。

情郎在提升,宣萱在一旁盯著,生恐有一絲意外,再睏也睡不著。而且,以她現在結丹境巔峰的修為,熬上幾個晝夜根本不成問題。

一個晝夜過去了,郝仁仍然象山一樣坐著,他身邊的骨突已經被消耗了大半。

第三天凌晨,正當宣萱急躁得吃不下飯的時候,郝仁卻緩緩站起。

宣萱急忙跑了過去,一把抱住郝仁的胳膊:「哥哥,怎麼樣了?」

郝仁微笑道:「提升成功,我現在已經是合體境小成了!」

「哇,這就是天階啦!哥哥,你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哦!」宣萱象一個未成年的小丫頭似的,嘰嘰喳喳地說道。

「呵呵,你以後也會有的!」郝仁笑道。

這傢伙看似風輕雲淡,其實心中也是十分激動。耗費了一百四十八個骨突,終於由煉虛境巔峰提升到合體境。

從前天晚上到剛才,他大腦中的元神漸漸變大,也越變越清晰,最後竟然與自己的身體一模一樣。這是武者進入合體境的標誌!

到了這個時候,元神反而又瞬間縮小,又回到原來的狀態,返回他的大腦里繼續睡覺。

郝仁知道,此時,他的元神已經增加了一個功能。那就是,如果他現在的身體受到損傷且無法修復,那麼元神就會脫離他的身體,尋找別的合適的人,佔據那人的身體。這叫「奪舍」。

元神奪舍之後,那個新的身體除了外貌不是自己,性格、愛好、思想等各個方面都與元神本體的人一樣。

郝仁在研究古籍的時候,知道有「奪舍」這個說法。今天終於輪到自己也有這個功能了。

不過,郝仁的身體十分堅韌,奪舍的這個功能他輕易用不上,他也不想用。現在的這副皮囊雖然不太好看,但自己已經習慣了,就是給個帥哥讓他奪舍,他也不願意。

現在,還剩十五個骨突,留給宣萱應該差不多了。 被秦逸的眼神掃中,秦弘仁身子抖了一下,背上彷彿一條毒蛇竄了上來。


如此血腥的場面,他也是平生罕見,此刻只覺得喉嚨有種被人緊緊勒住的感覺。

「在場所有人自斷手臂一條,我要去十里亭了。」秦逸往前一步。

囂張、霸道的口氣,讓眾人全身發抖、憤怒。

「秦逸!你以為你恢復了一點實力,就可以為所欲為嘛!」秦弘仁吼得越是大聲,越是表現出他內心的慌張。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二十天前還僅僅是煉肉境界的秦逸,怎麼今天展現出來的實力如此強大!

一掌將那鐵鎚排成鐵餅,就算是兩個自己加起來,都不一定能做到!

「難道這小子早就恢復了實力,甚至還有了進階,只不過過去一直藏拙,故意深藏不露?」秦弘仁心中冒出這個想法,隨即背上一層冷汗,「如果真是如此,此子心機太深,而且知道不少內幕,決不能再留!」

想到這裡,秦弘仁心裡殺機頓起。

「我恢復了多少實力,你可以親自來試一下。」秦逸毫不畏懼目露凶光的秦弘仁,「你那靠聚炎丹堆積起來的兒子,一百個都比不上我。」

「秦逸!我殺了你!」秦弘仁雙腿一蹬,雙臂張開,如大鵬展翅,手臂上肌肉涌動,彷彿裡面是即將噴發的火山一般。

祭血境界,全身血液換過一遍,體內力量首尾相接,可以在體內任何一處肆意遊走,手撕猛虎、掌裂石碑都不在話下,更何況,秦弘仁還是達到了祭血第二層境界的高手!


他胯下的汗血寶馬,甚至都受不了他這一蹬之力,嘶鳴一聲重重摔倒在地上。

秦弘仁爆喝一聲,如雄鷹捕獵,雷光般來到秦逸上方,眼中戾氣四射,一爪朝著秦逸當頭抓落,誓要把秦逸的天靈蓋活生生打開來!

空氣漩渦在秦逸頭頂凝聚,如山峰壓頂,如巨浪狂嘯,吹得他頭髮肆意飛舞,衣衫獵獵作響。

「九龍盤焰!”一聲大喝,秦逸迎著秦弘仁一拳而上,黑蛟破宙勁再次從丹田如泄洪般湧出,經由手臂,如攬月之力,重重轟在秦弘仁的掌心。

砰——轟!

巨大的轟鳴如同水中漣漪,呈一個個同心圓,朝著四周滌盪而出,官道上整齊的青磚如同拱橋一樣拱了起來,砰的一聲碎成無數磚塊,噼里啪啦朝著四周飛了出去。

蛟龍之力,吞食天地,一呼一吸,足以將江河吞吐乾淨,雖然秦逸只蘇醒了一頭蛟龍的力量,但是他現在也足以和祭血五層的高手抗衡,秦弘仁此刻才是祭血二層,一擊之下,只覺得掌心骨頭都要寸斷一般,火辣辣的劇痛從整條手臂骨髓里傳來,五臟六腑彷彿攪在一起一般難受,面前彷彿有巨龍咆哮一般,震得他心弦猛然顫抖,靈魂都像是要尖叫著從頭頂逃出去一般。

身體如離弦的箭一般跌飛出去,秦弘仁連續後退十多步,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個足以淹沒腳面的大坑,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體內氣血翻湧,眼前金星亂冒,說不出的痛苦難受。

「好!」秦逸此刻只覺得重重出了一口惡氣,「黑蛟破宙勁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僅僅一頭蛟龍的力量,就能和秦弘仁的對抗中佔據上風,要是蘇醒六頭、七頭,家主秦弘毅都不是我的對手,蘇醒十頭以,整個玉華城都不會有人是我的對手!要是一億八千萬頭都復活,那會是多麼可怕的力量啊!」

趁著這個功夫,秦逸也快速運行著八極大法,恢復著身體。

八極大法恢復能力超越秦逸目前所知的所有丹藥,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之前戰鬥所積累的疲勞,頓時一掃而空,整個人又重新神采奕奕起來。


秦弘仁此刻也已經回過神來,望向秦逸的目光充滿了驚恐,怎麼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這小子明明頂多才煉骨境界,怎麼可能壓制住自己!要是他早有這樣的力量,二十天前斷然不會同意我把他的入學資格剝奪……」

秦弘仁腦中突然閃過一道亮光:「對了!這小子二十天來都不在府中,一定是有什麼奇遇和仙緣,讓他得到了大補的丹丸,或者神奇的功法。趁著他現在還沒有形成火候,把他拿下,逼他說出奇遇,我的力量也一定會有更大的精進,甚至未來家主……」

想到這裡,秦弘仁興奮無比,之前的沮喪和害怕一掃而空,朝著身後眾護衛大聲咆哮道:「還傻看著做什麼!給我抓住他!每人賞一千聚炎丹!」

獎賞比之前整整翻了一倍!

一千聚炎丹,如果兌換成最精美的食物的話,足以讓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吃喝二十年!

一千聚炎丹,哪怕就是一個天生殘疾、全身筋脈骨骼寸斷的傻子,都能夠重鑄經脈,擁有可以練武的根基!!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這些護衛平日在秦弘仁的淫威和利誘下,早就沒有了最起碼的廉恥,此刻一聽說有足足一千枚聚炎丹,頓時也不顧秦逸的身份,以奴僕的身份,手持武器朝著秦逸沖了過來。

雙拳難敵四手,二十天前你還僅僅是秦府一個奴才都不如的落魄少爺,今天還真能逆天了?

「好、好、好!」


秦逸怒極反笑,連道三聲好,猛然迎著這五十多侍衛而去,數十步距離,眨眼及至。

反手奪過對方手裡長槍,秦逸一拳轟出,對方身體斷成兩截,血如雨下。

手中長槍如雷光爆射,咻一聲撕裂空氣,被秦逸用力拋出。

蛟龍之力貫穿長槍,長槍虎嘯龍吟,威勢駭人,咄咄咄咄幾聲,一連貫穿四名侍衛的盔甲肉體,將他們死死釘在了地上。

砰砰砰……砰!

空氣被撕裂的咆哮傳來,以秦逸的身體為中心,形成了一道氣體漩渦,轟一聲巨響,鮮血飛射,十多個護衛從漩渦里跌飛出來,斷手斷腳,躺在地上不斷**。

漩渦散去,秦逸手持一口雪紋精鋼刀,刀口捲曲,鮮血塗滿刀身,如殺神一般站在原地,鮮血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個直徑十步的圓形空地。

雖然僅僅一個人,但是秦逸的氣勢,將剩下的幾十人壓得死死的。

他就彷彿是一輛無人能擋的巨型戰車,從這些護衛身上碾壓而過!

「黑蛟破宙勁,我一定要早日將一億八千萬蛟龍全部蘇醒,到時候縱橫寰宇,扭轉銀河,都不在話下!」秦逸轉身面對秦弘仁。

剛剛還不可一世的秦弘仁,此刻臉如白紙,嘴唇毫無血色,被秦逸眼神掃中,身體劇顫,小腿發軟,倒退一步差點摔倒在地上。

「秦弘仁,你還有什麼話說!」秦逸踢到向前,縮地成寸,下一刻,刀刃已到秦弘仁頭頂!

刀芒閃爍,秦弘仁張大嘴巴,眼中滿是驚駭,靈魂彷彿都被抽空了一樣,就連反抗和逃走的力氣都沒有了。


「放肆!」

一聲怒喝突然從遠處傳來,聲音如雷,滾盪洶湧,竟然如同實質一般,在刀刃即將砍中秦弘仁頭頂的時候,在刀鋒上撞出一團火星,逼得秦逸倒退五步,長刀差點脫手。

「御氣為兵,祭體境界的秦弘毅!」秦逸抬頭朝遠處望去。

遠方一個黑點快速逼近,呼吸兩下,數千步距離旋即就至,身穿紅色大氅的秦弘毅,面色冷毅,站在了瑟瑟發抖的秦弘仁面前。

秦弘毅身材高大壯碩,居高臨下望著秦逸,面沉如水,身穩如山,身體表面無風自鼓,彷彿有一層膜將他護在中心。

「祭體境界,可以御氣成兵,一人足以對抗一支裝備精良的軍隊,千人敵!」秦逸望著秦弘毅,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這個男人帶給自己的壓力,比之前所有人加起來的,還要多出十倍! 「脫衣服吧,妹子!」郝仁故作猥瑣地笑道。

「脫衣服幹什麼?」宣萱問道。

「助你提升啊!」郝仁笑道,「還剩十五個骨突,用來為你提升足夠了!」

「這就做嗎?你剛剛提升,要不要鞏固一下?」宣萱遲疑道。

「不用了,哥哥是什麼境界,還在乎你那麼一點小功夫!」郝仁拍著胸脯笑道。他這話說得極有底氣,自己已經是天階合體境的武者,助一個人階結丹境的武者提升,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顧慮。

「好吧!」脫衣服提升的事,宣萱和郝仁也不是頭一次做了,趁現在夜色正濃,完全可以再來一次。要是放在大白天,她還真不好意思。

宣萱紅著臉說道:「你先把這十五個骨突中的靈氣給吸了,等你吸完了,我脫衣服很快的。」

兩天前,郝仁吸兩個骨突還需要二十多分鐘,因為自身境界的提升,現在他只需要十多分鐘就能把兩個骨突中的靈氣吸收殆盡。十五個骨突還不到兩個小時就吸完了。

宣萱見郝仁吸得快,立即脫光了衣服坐在他的面前。郝仁再次將雙掌的掌心按在她背心的「靈樞」穴上。

前幾天,郝仁剛剛為宣萱做了從結丹境小成到大成、又從大成到巔峰的提升,在此基礎上,他再助宣萱突破就水到渠成了。

隨著宣萱體內的靈氣越來越多,他丹田漸漸發生異變。圓球形的金丹慢慢變形,成了兩頭尖中間鼓的橄欖形。

然後橄欖形的金丹繼續變形,先是在一端形成一個人頭形,另一端則開始分叉,中間一節也長出了兩個更小的分叉。這分明就是一個人的形狀!

郝仁知道,這還不算完。宣萱那人形的金丹仍然在變化。大頭上分化出眼、耳、口、鼻,而在四個細小的分叉上,每個分叉都分出五指。與郝仁當時不一樣的是,郝仁金丹的兩個腿之間有一個小小的疙瘩,而宣萱的金丹的兩腿之間卻有一個小縫。這就是男人與女人的區別。

至此,宣萱算是進入元嬰境小成!

「大功告成!」郝仁慢慢地收回雙掌,將入靜的宣萱拍醒。

「太好了,哥哥,我也是元嬰境的武者了!」宣萱轉過身來,撲在郝仁的懷裡。因為太興奮,她根本顧不得身上的臊臭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