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天搖了搖頭,狹長的眼睛微微發亮,道:“退敵之策沒有,殺敵之法則有一條!”

吳有明瞪大眼睛:“飛劍境的高手豈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擊殺的?就算再來我們這麼多人,也絕不會是他的對手!”

念涵皺了皺秀眉,道:“你不要長敵人志敢,滅自己威風,聽我家少爺的準沒錯。”

吳有晴想了想道:“不知道秦師兄有何計劃?不防說出來一起商量。”她倒是比他哥哥鎮定的多,臉上也沒有驚慌。

秦天道:“方法便是聲東擊西!馬車裏不要坐人,我們全部跟着馬車徒步而行。”

Wωω.Tтkǎ n.¢O

吳有明似乎沒有聽明白,追問道:“然後呢?”

秦天微微一笑,道:“然後趁他阻擊我們有時候,我們再來個黃雀在後!”

吳有明又問:“可是就算我們偷襲他,也不可以擊敗他,要知道對方可是飛劍高手!”

“不錯,但我們也有寶貝在手!”秦天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青色弓,還有兩把滅靈箭。接着道:“這是法品下等的法寶:滅靈弓和滅靈箭,只要射中對方,縱是通靈境九重靈體的高手,也一樣必死無疑!”

吳有晴點頭表示贊同,她見秦天取出這幅弓箭,立馬明白他的意思。

“以其人之道,還冶其身!剛纔他們二當家想借此法寶將我們一網打盡,現在我們就用它擊殺他們的大當家!”吳有晴明眸發亮,嘴邊浮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

念涵咯咯笑道:“這個方法好,吳有道你還沒有你妹妹的膽子大!我鄙視你!”

吳有道訕訕笑道:“我……我這是顧全大局。”

念涵立刻向他投去一個白眼。

幾人商定後,立刻離開馬車,囑咐車伕慢慢前行,一行人墜在車後三百里左右,緩緩前行。

一線天縱橫整個青木山脈,是青木宗到西寧城的必經之路。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一線天雖然地勢兇險,但從來不敢有惡人行兇。

“居然有僱傭兵不懼怕青木宗,公然埋伏,難道是仗了誰的勢不成?一定要找出背後的指使人!”秦天帶着衆人在草叢裏緩緩前進,心裏卻想着更深遠的東西。知道這是一羣僱傭兵後,秦天本來想逼供,但二當家一掌被自己打死,那些手下又顯然不知道幕後指使人。僱傭兵一貫的風格是從來不打聽事情,只收錢做事。


“或許這位大當家知道線索會多些!”秦天緊了緊雙手,凝息朝前走去。

……

“呼!”

一聲尖銳的破空聲打破森林中的寂靜,好似一隻急速射來的響箭。

“是飛劍!”

秦天心中一緊,示意衆人全部停下來,將身體伏了下來。金毛仍然站在樹上,充當秦天哨崗。它還未完全開啓靈識,別有只會當它是一隻普通的猴子,不會對它有所防犯。

破空聲越來越近,顯然在朝這裏逼近。

吼吼!

金毛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金毛根根豎立,四肢彷彿瞬間僵硬,一動不動地瞪大眼睛望着前方。

“砰!”就在衆人對金毛的舉動感到驚時候,一聲巨大響聲從前方發出,接着是一聲高昂的馬嘶響。

“馬車被毀!馬伕死了!”望着樹上金毛的比劃,秦天失聲驚呼。

衆人聞言臉色都是一變,秦天掃了一眼四周,低聲道:“你們伏着不要動,沒有我的命令不能起身!”說罷,身子輕輕一躍,躍上一支樹杈,連續躍了五下,纔到達這棵足有十米高的大樹頂端,將自己藏在濃密無隙的樹葉之中。

透過濃密的樹葉,秦天看的清楚, 顧道長生 ,從中分成兩半。中間的空中懸浮着一把青色的飛劍。劍身如螢火蟲一般時不時發出青色的光芒,只是這光芒比螢火亮萬倍。除此之外,遠在三四百米之遠的秦天,依然可以感覺到地劍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殺氣。

“這就是飛劍,一劍殺人命,千里不留行!”秦天暗中驚訝不己,想起以前看過的諸多典籍,腦中開始回憶起有關法寶飛劍的介紹。

飛劍,是法寶的一種。和其它法寶一樣,飛劍同樣分爲法品,靈品和神品,每一種品質又分上,中,下三等。從這把青色的飛劍散發出來的靈威來看,是一把法品下等,也就是最低級的飛劍。

但縱使是這把最低級的飛劍,只要被人驅動,就可以輕易地割下秦天這些人的腦袋。這就是飛劍的厲害之處,隔空殺人,令人防不勝防。

“不知道這把飛劍的主人是不是僱傭兵才的大當家?”秦天緩緩拉開滅靈弓,取出一支滅靈箭,隨時做好射箭的準備。

足足一刻鐘過去了,一線天的深處終於走出一名黑全身包裹地嚴實的人。

秦天看清那人面目之後,心裏微微一怔。

這人身材高大,全身除了眼睛的鼻子,其餘地都被黑嘏遮住,看不到面目。

“難道他就是僱傭兵的大當家?”秦天屏住呼吸,目光一刻不敢離開那名黑衣人。黑衣一即出現,那把空中飄浮着的飛劍彷彿見主人一般,發出一聲歡快的劍鳴,一個轉身回到黑衣人的身邊。

黑衣人伸手撫了撫飛劍,然後張嘴將飛劍收入體內。

“此等良機,現在不射,更待何時!”秦天猛然將滅靈弓拉滿,兩隻狹長的目光中閃動着濃濃的殺意。

(求鮮花貴賓,新人極需要您的支持,花幾秒鐘點一下收藏到書架就是對我最大的鼓勵!) 咻!

滅靈箭呼嘯一聲,夾雜破空之聲,帶着無匹的勁力,彷彿要射殺一切的威勢,直指那黑衣人的咽喉。

偷襲,靠的就是一擊得手!

所有人的心都系在這支箭矢上面,倘若這支滅靈箭未能湊效,那麼他們勢必會暴露身份,立刻就將自己放置在危險的境地!

“恩?”感受到危險的氣機,黑衣人剛剛吸入體內的飛劍又重新飛出來,毫不猶豫地朝滅靈箭斬來。

這把飛劍已經被他修煉到極其熟練的地步,收放自如!

看到飛劍重新從他口中飛出來,秦天的心猛地一沉。

“區區一隻箭也想偷襲我,真是太天真了!”黑衣人冷笑一聲,下一刻,飛劍青芒大作,狠狠地和滅靈箭撞在一起。

同樣是法品下等的法寶,滅靈箭遇到那把飛劍,立顯敗勢。


啪!滅靈箭斷成兩截,衆人的心沉到了最低谷。

滅靈箭並不以堅銳見長,而是具有吸噬靈力的奇特效果,因此完全不是飛劍的對手,一經交手立即折斷。

侯門醫妃有點毒 飛劍,飛劍,果然非同凡響!不僅可以千里殺人,其劍身居然也如此的強悍!”秦天首次對飛劍產生了如此巨大的震憾,內心之中對飛劍也充滿了期待。

擁有一把飛劍,可以瞬間將戰鬥力提升一倍!

“我什麼時候也能擁有自己的飛劍?”秦天舔了舔嘴脣,他心裏十分清楚,想要獲得一把自己的飛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天陸上的法寶管控的極其嚴格,其控制權全部在各國皇族的手中。每一位修士的正規法寶都必須註冊在案,其來歷功用都寫的清清楚楚。

秦天若是想得到一把飛劍,首先一條要達到通靈五重的飛劍境界,其次是對國家有卓出的貢獻,兩條同時滿足,纔會被修練公會賜于飛劍。

當然,也有許多威力不凡的法寶屬於黑貨,來自地下交易場或是一些見不光的煉器師之手。秦天可以花大價錢去購買,但使用的時候卻見不得光,一經舉報,立刻會被修煉公會沒收,嚴重的還要受到處罰。因此,大多數人使用的都是有正規來路的法寶飛劍。

眼前這把飛劍明顯來路不正,不是黑市上買的就是從別人手裏搶的,要不然這位大當家也不會用黑布把自己包地嚴嚴實實,防止被別人認出來。

黑衣大當家伸手將折斷的滅靈箭抓住,沉聲道:“滅靈箭和滅弓既在你手上,那我的那羣手下肯定已經死了!”

秦天緊緊地握着滅靈弓,一動不動地望着黑衣人。

“出來吧!莫非還想我用飛劍將你轟出來麼?”黑衣人忽然一轉身,目光如電般射向秦天所在的樹底下。

“原來他並沒有發現我,而是發現了他們!”秦天眉頭一皺,目光朝下望去。

樹下草叢中發出悉梭的聲音,接着白影一閃,吳有晴躍了出來。

“煉體八重,老二不是你殺的,還有誰都一併出來吧!”黑衣大當家冷笑一聲,飛劍飄浮在他身前,發出一陣囂張的劍鳴,震地人心臟隨之顫動。

吳有晴俏臉有些發白,手執長劍,卻是不肯退後。

黑衣大當家嘿嘿一笑,忽然話音陡然變地冰冷:“秦天呢,爲什麼不出來!”

聽到他的話,藏身樹頂的秦天再也坐不住,將弓箭收入儲物袋中,正要躍出去,突然吳有晴開口道:“一羣烏合之衆,本小姐足於降服!”

黑衣大當家冷聲道:“不過煉本八重而己,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將我的那羣手下降服!”隨着他的話音剛落,那把飛劍纏在他四周遊動的飛劍突然劍身一頓,一股強大的靈壓從飛劍上漫延出來!帶着無比強大的氣勢朝四周擠壓!

蹬蹬蹬!

吳有晴被飛劍上的靈壓掀地後退數步,精美的臉蛋上閃出一絲驚懼!

這是一股令人感到無力抵擋的氣勢,就連樹上的秦天都感到氣血翻騰。

“不行,我必須下去!”秦天一咬牙,念頭剛在腦中浮起,下邊的情形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變化。

“你不過是仗着法寶的威力而己,法寶我也有!”吳有晴俏臉上佈滿堅決,嬌喝一聲,粉色的袖筒裏飛出一枚如梭子般的法寶。

“困靈梭!法品中等的法寶!”秦天目光猛然一凝,正要躍下去的動作微微一頓。

黑衣人的驚訝不次於秦天,雖然黑布遮住了他的面容,但那竭盡壓制的激動聲音中還是能夠看出他內必的驚駭。

“怎麼可能,這是吳將軍昔日戰場上用於對付修煉者的法寶,怎麼會在你的手裏?”

困靈梭——法品中等法寶,較之黑認衣人飛劍品質更加優秀一籌。

法寶分三品,法品,靈品和神品,每品又分成上,中,下三個等次。黑衣人的飛劍是法品下等,也就是最低品質的法寶,剛剛邁入法寶的門檻。但這件困靈梭就不一樣了,法品中等的法寶珍貴程度可比一城,故有價值連城之說,是顯赫家族奉爲傳家寶的寶貝。

吳極將軍昔日守衛西寧城,皇上念其守土有功,特命欽器堂打造一件戰場上可以困住修煉者的法寶,並親賜其名爲‘困靈梭’,賜給吳極將軍。這段佳話傳遍整個西寧城,鼓動了不少的將軍戰士報國之心,曾經掀起了一陣從軍熱潮。

吳有晴手持困靈梭,她不過是煉體八重的境界,無法隔空驅動,只有從手上不斷地將靈力注入到法寶中才能劬強驅動,但仍無法發揮出法寶的全部威力。

然而縱使如此,黑衣人卻絲毫不敢放鬆,凝神防備。這並非是他太過警惕,而是這件法寶的盛名已就,一個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想不到吳老將軍竟將這件大法寶傳給了吳有晴,是啊,像吳將軍這樣的大將軍怎麼可能沒有一兩件厲害的法寶呢。吳有晴挺身而出,想必是對這件寶貝十分有信心吧,如此我便不急着出現了,最好能夠再找機會朝黑衣人射一箭。”秦天重新取出滅靈弓和滅靈箭,畜勢待發。

黑衣人目光緊盯着吳有晴手中的困靈梭,腦中貪念生起:“倘若我能搶到這件法寶,實力最少能夠翻一倍,我的追命僱傭兵的實力就能一舉壓過狼血軍團,成爲西寧城最強大的僱傭軍!”想罷,黑衣人忽然一聲厲嘯,飛劍猛然一顫,下一刻,夾雜一聲劍鳴朝吳有晴射去。

飛劍來勢洶洶,彷彿能夠穿破一切,當真是遇佛**,見神斬神,端地是無可抵擋!

吳有晴黑長的睫毛微微合起,目光中泛着堅定,右手舉着困靈梭,朝飛劍射來的方向擋去。

當!

一聲震潰耳膜的巨響從這兩件法寶的碰撞中傳來,秦天險些失神跌落下去。

“居然是旗鼓相當之勢,法寶高出一階的品質,竟然將修爲的巨大落差填補!不愧是法品中等的法寶,煉體八重的吳有晴憑此法寶竟生生扛住了一位通靈五重強者的全力一擊!”秦天深深地被震憾,同時心裏生出一個越來越強烈的念頭,那就是要學習煉器!

煉器,普天之下能夠學習的地方只有皇家的欽器堂,因爲只有那裏才招收煉器弟子,也只是在那裏學習煉器術纔不會觸犯國家法律。天陸雖然也有許多的地下煉器師,但那都見不得光,煉出的作品都不敢隨便承認。

然而想要進入到皇家的欽器堂學習煉器,其條件比鴻蒙學院陣法分院招收學生還要嚴格,這一些秦天目前也只能想想,煉器對他來說還太遙遠。

黑衣人的飛劍和吳有晴的困靈梭戰成一團,雖然黑衣人有着高超的驅物修爲,能夠將飛劍控制地收放自如,攻守兼備,但卻始終無法戰勝困靈梭。吳有晴手持困靈梭,于飛劍中閃躲騰挪,實在躲不過就用困龍梭抵擋,雖然疲於應對,但一時半會也不會顯出敗勢。

“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黑認人心裏越來越焦急,他只不過剛剛到達通靈境五重的飛劍境,體內靈元無法支持飛劍長時間的戰鬥,現在他已經明顯地感覺到靈元中靈氣流失極多,容量已不足十分之一。


秦天一直注視着黑衣人的舉動,突然從他閃爍不定的目光中發現對方情緒的變化,心中一震:黑衣人要使絕招了!

果然,就在秦天這個念頭剛剛升起,黑衣人的飛劍突然飛了回去,被黑認人抓在手中。

“看來你們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也罷,讓你們在臨死前見識一下“破浪劍法”!”黑衣人縱身一躍,把飛劍握在手裏,刷地一下朝吳有晴刺去一箭。

飛劍握在手裏,靈氣的消耗明顯地減慢,黑衣人關鍵的時候放棄飛劍,而是要以劍法制敵,不但使自己的靈氣枯竭速度變緩,而且還能加大飛劍的威力。當然增加威力也只是對他現在處境來說,真正的飛劍可不他這般用的,他是因爲剛剛到達能夠驅劍的境界,無法完全掌握纔會如此。

見到黑衣人放棄飛劍,改用劍法,吳有晴心中一喜,反手抽出自己的長劍。

破浪劍法雖然威力極大,但和吳有晴修煉的靈蛇劍法相比,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這靈蛇劍法是來自西歧荒漠中的靈蛇妖獸部落,劍法輕盈飄動,劍走偏鋒,勢不可擋。

黑衣人自以爲自的一個改變頓時將自己陷入險境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