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到此言之後,眾人才道原來如此,便停止了沸騰之聲,將注意力都盯在玉碑上,看著那一個個排名。

當然,還是有少數人爭論著,他們明顯不相信這幾人所說的。

四個老人看著場中的情景,也是冷汗連連,若非自己等人的巧言託辭,恐怕這裡的場面就難以控制了。

這種情況,是他們的失職。

他們應該在比賽之前,派高手進入其中,探明情況。

當然,對於宇文天能夠斬殺三級九階的魂獸,他們也是不太相信。

如果說是斬殺了一隻三級七階是魂獸,他們勉強能夠相信,畢竟,以宇文天之前的表現,他應該有這個能力。

可是斬殺三級九階的魂獸,這說出來誰信啊!

歸海無畏全然不信四人之言,他知道,宇文天肯定斬殺了一隻三級九階的魂獸。

因為他相信宇文天可以辦到,他有這樣的實力!

上次在流雲宗的迎賓大廳里,宇文天展示出來的實力,連他都受到了壓力。

他的擔心是,宇文天所處的魂境中會不會有四級的魂獸存在,那樣的話,宇文天可是危險重重。

還有流雲宗的其他人,他們可能會遇到更加危險的場面,他們沒有宇文天那樣強悍的戰力,若是遇到強一點的魂獸,會出現大問題的。

他越想越不對勁,最後下定決心,一定要進去看看,或者將參賽的弟子招出來,停止比賽。

歸海無畏再次走向四人,道:「我建議即刻停止比賽,是不是陣法出現了問題,你們應該清楚!實在不行,就派化真境的高手進去勘察一下,確保不要出現異況!」

!! 「歸海宗主,這個恐怕難以辦到了,因為整個魂境的陣法已經屏蔽,此刻無法中斷,只有到比賽截止時間,才會停下來,恕我等無能為力啊!」灰衣老者為難至極,嘆然道。

「是啊,歸海宗主,若是可以的話,我們早就進去了,何必要等到現在呢!」藍衣老者也是無奈地嘆一口氣。

「什麼!」歸海無畏驚怒,本來還有一絲希望,此時卻是煙消雲散,他沒有再說一句話,直接憤然離開四人。

四個老人相視一眼,苦笑中摻雜著更多的無奈,若是真的發生事情,他們便是飛雲帝國數萬年來的罪人。

宇文天猜到自己的積分會引起一大堆的爭執,可是卻並不知道這有多嚴重,他只是關心澹臺靈等人的安危而已,沒必要關心那麼多。

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他沒有做過多的思考,既然已經發生,就要去面對。

一路走來,碰到了幾隻魂獸,卻並沒有之前的那隻等階高,他輕鬆將之斬殺,然後煉化了妖核。

說來也奇怪,按理說魂境是魂獸的棲息地,魂獸數量應該不少,可是他已經走了好長的路程,遇到的魂獸數量遠沒有想象中的多。

宇文天不禁皺起了眉頭,同時也提高了警惕,以防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

這裡不分晝夜,宇文天也沒有關注時間的變化,並不知道自己在魂境中有多久了。

前邊的山脈越來越大,霧氣也越來越重。宇文天神識全開,卻只能覆蓋數十里的範圍。這裡的霧靄中有特殊的微粒存在,可以屏蔽神識的探查。

不過,幾十里也足以預防危險發生。

半個時辰后,宇文天和小朱二獸來到一處幾位崎嶇的山坳,這裡似乎是魂獸的一處棲息之所,宇文天感覺到了有三隻魂獸的氣息,非常微弱,若不是他的細心,一般情況下還探察不到。

宇文天悄悄的循著氣息而去,在一處半環形山谷中,又發現了三株魂靈果樹,每一株上面都有四五枚魂靈果。

宇文天有點激動了,想不到運氣這麼好,碰到了這麼多四階靈果。

「小朱,這下我們發了!」宇文天喜上眉頭,摸著肩膀上的小傢伙的腦袋,道。

「嗛!反正都被你貪污了,我們倆可是什麼也沒得到!」小朱對於宇文天將魂靈果藏起來很是不滿。

「別生氣,這次我一定上你們各一枚嘗嘗鮮,如何?」看著小傢伙的可愛模樣,宇文天開始利誘了。

「此話當真?」小朱看著宇文天,疑惑不已,問道。


「一言九鼎!」宇文天鏗然道。

小傢伙一聽,之前的不滿全部拋之腦後,從宇文天的左肩跳到右肩,又跳到左肩,歡喜不已,然後再宇文天的臉上用它那沾滿口水的小嘴蓋了一下,搞得宇文天苦嘆不已。


「這世界上,宇文天最帥了,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比得過他!」小朱對這小金讚歎道,小金不明所以,只得點頭附和。

宇文天倒是被這小傢伙又給逗樂了,說來說去,還是認為它自己是最帥的。

「你們倆在谷口等著,我去去就來!」宇文天將小朱從肩上抱了下來,囑咐了一番,便徑自走進了山谷。

「你要小心啊,打不過就跑,我們可以不吃靈果的!」看著宇文天遠去的身影,小傢伙似乎有點擔心,朝著遠處喊了幾句。

不過,宇文天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濃霧之中了。

宇文天聽到了小朱的聲音,將感動埋藏在心裡,沒有多想,施展風影步法,融合著空間意境,在空間中時隱時現。

彈指間,他便進到山谷裡面,距離魂獸群不到百丈的距離。

四隻魂獸,一隻三級九階,一隻四級一階,兩隻三級一階。


這下難辦了,若是一隻還好,可是四隻的話,就有些麻煩了,更何況還有一隻是四級魂獸。

幸好他進來之時,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四隻大傢伙都在沉睡之中。

宇文天微作思考,便有了打算。他決定先不聲不響地出去兩隻等階最低的魂獸,留下其餘的兩隻來練練手。

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以他目前的戰力,對上化真二重天之境的武者可以戰個平手。

那麼,戰兩隻實力稍低的妖獸應該沒有問題。

他暗運真元,化成劍刃,施展了御劍之術,雙手各自凝聚出兩把一丈來長的劍刃,真元涌動,殺意騰騰。

宇文天眼中寒光一閃,神識一動,真元劍刃如閃電一般,掠向兩隻三級一階的魂獸。

哧!

哧!

聲音響起,兩隻可憐的魂獸,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便一命嗚呼了。

只是,宇文天出招之時,真元的波動,自然是驚醒了其它兩隻魂獸。

「吼!……」

憤怒的嘶吼聲震徹山谷,對於這個人類侵犯自己的領地,兩隻魂獸震怒了。

三級九階的魂獸率先沖了過來,鋒銳的爪子似乎要將宇文天撕成兩半。

宇文天怡然不懼,融合著空間意境的身法施展出來,瞬間便到了魂獸面前,然後一招燃木刀法,真元火刀劈出。

哧啦!

三級九階的魂獸避之不及,右臂被砍斷了,而且斷口處燃燒了起來。

「吼!……」

慘叫聲瀰漫了整個山谷,三級九階的魂獸驚懼之下向後逃竄。可是宇文天不給它機會,再次施展了御劍術。

「三才朝元!」

真元劍刃掠過,三級九階的魂獸直接被削去了腦袋。

「吼!」

看到自己的夥伴被殺,四級一階的魂獸長嘯一聲,一步十丈,向宇文天掠了過來。

看到襲來的身影,宇文天興奮起來,腳一蹬地,迎了過去,身後金蓮佛影顯現,莊嚴肅穆。

「須彌山掌!」

轟!

巨大的紫金色真元手掌憑空出現,擋住了四級一階魂獸的攻勢,並且將之擊的後退連連。

魂獸似乎對這種佛宗絕技懼怕不已,還沒有攻到身體之時,就已經顯現出了懼意。

不過,宇文天已經戰意盎然,並未察覺魂獸的神情。

「大力金剛指!」

食指如劍,化成金虹,恢宏壯觀,直接擊在四級魂獸的肩部。

嘭!

魂獸被擊飛了五丈之遠,左肩血流如注,爛肉翻飛,整個前臂耷拉下來了,顯然這隻左臂已經廢了。

「吼!」

魂獸嘶吼著,瘋狂地沖向宇文天。它剛才是有點大意了,其實它有七成把握可以避開宇文天的一擊,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它竟然失神了。

這並不算重傷,廢去左臂,只會是將它的戰力打了一點折扣而已,沒有威脅到它的生命。

魂獸的戰力在同等級妖獸中,處於平均水平,可是它們的殺手鐧是神識攻擊。 說好的龍鳳胎呢 ,它們並不一種肉身的攻擊。

所以,即便是受了傷,它們的戰力依然強悍。

當然,這樣的說法是針對別人而來,可是此時站在它面前的是宇文天,即便是它沒有受傷,它的生命也是受到了威脅。

魂獸的利爪在空中翻飛著,帶著一些靈氣波動,媲美人類的武技,若是被擊到,普通武者肯定會受傷。

宇文天雖然有著強大的肉身,不用懼怕這種攻擊,但是,他不會讓自己被碰到。

目前來說,他的肉身強大,一般人難以傷到,但是自己若是有恃無恐,不去閃避,以後若是碰到可以傷到自己的人,習慣使然,自己肯定會吃虧。

而且,這也涉及到戰鬥智慧和技巧的問題,每次戰鬥之時,全心投入,有助於自己戰力的提升。

身形一閃,避開了魂獸的攻擊,宇文天再次出招。

「龍爪功!」

龍吟之聲四起,宇文天整個人彷彿化身天龍,真元涌動,一條金色的天龍虛影憑空出現,巨大的龍爪直接抓向魂獸。

轟!

又是一聲巨響,四級魂獸被撕下了一隻手臂,同時被擊飛了五丈之遠,倒在地上,掙扎著。

顯然,宇文天剛才的一擊,傷及了它的內臟,它大口咳著血,神情間的恐懼顯露無遺。

宇文天當然不會憐憫它,因為他們是敵對關係。

對敵人的慈悲,便是對自己的殘忍!

他身形顯現,如一陣風一般,掠向四級魂獸,停在了它身前三丈之處。

宇文天看著它的眼睛,等待著它的神念攻擊。

果然,瞬息之後,四級魂獸的眼睛里紅光微動,一道血紅色的透明神念體掠向宇文天,鑽入其識海中。

宇文天閉起眼睛,不到三息時間,便有睜開了眼睛。

不用說,神念體肯定被雷霆巨獸當做大補之物給吞掉了。當然,每吞噬一個神念體,宇文天的神識都會強一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