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喬虎大驚之下掏出自己的破蒼一看,「藍斑十三少」一模一樣,就連字體都十分相近。

喬虎瞪大了眼睛,心裡一個聲音呼喊道:一定是的,這個老妖怪就是師父口中的藍斑十三少,不然他為什麼看見我拿出破蒼之後就停止了攻擊,還一副貪戀的看著破蒼,因為破蒼原本就是他的刀啊!

想到這裡,喬虎頓時放心不少,有這一層關係在,料想這個老者應該不會為難自己。


約莫半炷香的功夫過後,老者終於從雕刻之中走了出來,看了一眼喬虎,淡淡地說道:「他們已經走遠了,你怎麼還不走,難道要留下來陪老頭子敘舊么?」

喬虎愕然,對老者天馬行空的思維實在是佩服地五體投地,雖然是念在舊情,不過怎麼說此人也算救了自己一命,因此喬虎躬身行了一個大禮,真誠道:「感謝前輩的救命之恩,小子這就告辭!」

說完閃身出了洞穴,一走出來喬虎便有一種釋放的感覺,周身一下子輕鬆起來,他敞開胸懷深呼吸一口,對葬天鏈中的左痞天說道:「左老頭,剛剛的那波妖獸還在前面嗎?」

「嗯,正在往這個方向走來,不過速度很慢,一時半會兒到不了這裡。」

「嗯,那我們先去別的地方躲上一躲,等他們過去再尋思去哪裡好了。」

說完,喬虎認準一個方向飛了起來,剛飛出石林不久,左痞天便提醒道:「有一股氣息鎖定了你,這股氣息很熟悉,應該是你們華青山上的人,不過實力比你弱,不用太擔心。」

「會是誰呢?難道是小師姐和小瘋子他們?」喬虎疑惑地想到,既然實力不如自己,喬虎乾脆在原地等了起來,想要一看究竟。

片刻功夫后,這股氣息的主人終於現身了,令喬虎沒有想到的是,此人竟然是一直和自己合不來的秦井!

秦井原本一直跟在喬虎後面,但是喬虎的速度太快,漸漸地將他落下,但是他並沒有放棄,仍然一路追了過來。

後來追到石林的時候他看見十幾個修士從裡面罵罵咧咧地飛了出來,從他們的一言兩語中秦井得知喬虎進了這片石林,但是眾人並沒有找到還碰到一個老妖怪。

秦井猜想喬虎一定還在這個石林裡面,於是便在石林附近潛伏起來,想要來一個守株待兔。


沒想到還真讓他等到了,第一眼看到喬虎從石林里飛出來,秦井便跟了上來。

喬虎雖然不懼秦井,但是仍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指著秦井說道:「秦師兄,你可真挂念小弟啊,千里迢迢地還追上來。」

秦井聽了喬虎的話,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呵呵笑了起來,在他看來,喬虎馬上就是一個死人了,他犯得著和一個死人生氣嗎?

「我們師兄弟一場,我來是給你送終的,以免你一個人上路走得寂寞。」

「就憑你?你好像太嫩了一點吧。」

秦井也不惱,說道:「哈哈,我也知道我當然殺不死你,但我拖住你就夠了,自然會有人想要你的命。」

說完秦井鼓足全身靈氣,釋放出一條巨大無比的水龍,水龍一出,靈力的波動便向四面八方傳去。

喬虎瞬間明白了他的想法,他這是在向別人報信,讓在附近尋找自己的修士注意到這裡,用心不可謂不險惡。

「不好,很多人都向這裡趕來了,快點走!」左痞天焦急道。

喬虎現在很後悔,為什麼當初在華青山比試的時候沒有將秦井一舉擊殺,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這一出,本以為他會有所改過,沒想到他依然記恨在心!

喬虎認為人可以犯錯,但不可以犯相同的錯誤,因此喬虎看到天空中的白色水龍以後雙眼微眯,手心中可怕的能量暗暗凝聚!


「狗改不了吃屎的東西!」喬虎怒吼一聲,手掌放在身後向秦井疾馳而去。

秦井見喬虎憤怒的樣子后,嘴角微微翹起,指揮白色巨龍迎面向喬虎撲去。

喬虎見巨龍撲來,仍然一往無前的向前衝去,秦井見狀心中暗笑:憤怒的連腦子都壞掉了嗎?竟然不用法術不用法寶就直接沖了過來。

喬虎在與巨龍接觸的剎那,右手向前推去,手心中的炎龍彈顯得躁動不安,狂暴的能量在紅色圓球內滾滾而動,發出比比啵啵的聲音,帶著吞噬一切的威力,狠狠撞向白色巨龍。

白色巨龍發出一聲巨吼,喬虎頂著炎龍彈從巨龍口中而入,然後又破肚而出,白色巨龍一瞬間就被打穿,化作淡淡靈氣飄散在空中。

喬虎去勢不減,直撲向近在咫尺的秦井,秦井壓根不會想到自己召喚出來的巨龍竟然被喬虎一擊擊破,見喬虎就要撲到自己身上,兩個瞳孔瞬間放大,聲嘶力竭地喊道:「不!」

但是喬虎怎麼會聽他臨死前的掙扎,手持炎龍彈准而又准地打在他的胸膛。

天地間爆發一聲巨響,秦井的身體也在這聲巨響中片片蒸發,最終化為了灰燼,從這個世界上永遠的消失了。

「哼,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喬虎看著空空如也的天空,拋下了這句話。

「好啊,我果然沒有看錯,你真是一個妖孽,竟然敢在我龐寶面前屠殺人類修士,今天老子非要將你誅殺!」經過這一耽擱,喬虎還是被人趕到了。

龐寶說完十指掐了一個法訣,催動仙劍向喬虎殺來,喬虎感覺此人愚笨的簡直不可理喻,是那種只認死理的大腦大細胞人物,因此不想和他糾纏,調頭就跑!

「小賊,別跑!」

喬虎哪裡會聽他的,拼足勁飛起來,只把後面的龐寶氣得直咬牙。

不過雖然喬虎突破以後使用炎龍彈不會出現力竭的現象,但是靈力的虧損還是非常巨大的,因此喬虎的速度比剛才要慢了不少。

龐寶也發現了這一點,不禁大喜道:「下賊,我看你還能跑到什麼時候!」

喬虎看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不禁暗暗皺起了眉頭,再這樣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便會被追上。而自己全盛時期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呢。

正當喬虎愁眉不展的時候,忽然前面一道黃色的身影讓他震驚異常,只見來人一身黃色的衣裙,明眸皓齒,淡雅出塵,不是呂芸兒還會是誰?

呂芸兒和喬虎相對而來,因此瞬間就飛到了喬虎的面前,她看了一眼後面的龐寶,低聲說道:「你快走,我來拖住他。」

喬虎看著風中的佳人,問道:「你難道就不怕我是妖獸嗎?」

呂芸兒透過喬虎身體表面的幻象,看著喬虎的眼睛淡淡地答道:「那又如何?」

喬虎聽完呂芸兒的回答后心神一震,因為她沒有說我相信你之類的話,而這句話的深層含義就是即使你是妖獸,我也會救你,份量自然不一樣! 喬虎深深望了呂芸兒一眼.伊人的秀髮和衣裙一起在風中飄蕩.飄逸出塵.一眼過後兩人肩膀相錯.喬虎一頭扎進了前方茫茫地黑夜中.


喬虎走後.呂芸兒芊芊玉手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個面具罩在了臉上.靜靜地站在原地等龐寶追上來.

龐寶很快就發現了有人擋住了自己的去路.指著呂芸兒勃然怒道:「你為何要阻攔我.莫非你是那人的同黨么.」

如果說龐寶是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的話.那麼呂芸兒站在那裡就像一泊水波不興的湖水.面對龐寶的質疑.她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個字:「是.」

龐寶沒有想到她招的如此乾脆.竟然一點也不狡辯.握起拳頭說道:「好哇.他跑了抓到你一樣回去交差.」說完催持仙劍便向呂芸兒攻來.


呂芸兒雙手合在胸前掐了一個指訣.然後便看到濃濃的黑霧從她身後升起.在龐寶的仙劍還沒有刺來之前已經將她完全包圍.

龐寶見到呂芸兒召喚出的黑霧以後.臉上現出一片驚恐之色.吃吃地說道:「你…你和那個英俊男子是一夥的.」

呂芸兒聽到龐寶這句話清眉微皺.但是卻沒有出聲詢問有關英俊男子的一切.黑霧騰騰.化作道道細絲迎向飛來的仙劍.很快就將仙劍纏繞.然後仙劍便裹足不前.被黑霧定在半空苦苦掙扎.

仙劍通靈.龐寶此時感覺到一陣陣恐懼從仙劍之上傳來.龐寶一個激靈.急忙施法將仙劍召回.

仙劍如蒙大赦.嗖的一聲從濃霧中飛出.落到了龐寶面前.龐寶定睛一看.原本銀白的仙劍之上竟然多了很多小黑點.給人感覺就像這把仙劍已經生病了一樣.

龐寶大驚.之前見識過英俊男子的種種逆天手段.再加上剛剛這一幕.龐寶心裡忽然萌生退意.

只是此刻卻由不得他選擇了.因為黑霧已經凝成細柱狀猶如離弦之箭向他襲來.

龐寶不敢大意.仙劍一化二.二化三.短短一個瞬間便幻化出七七四十九道飛劍.組成了一個小劍陣.呼嘯一聲迎了上去.

劍陣遇到細柱以後上下紛飛.對細柱進行絞殺.只是這細柱是由黑霧組成.飛劍刺上去的時候就直接穿霧而過.和在空中飛行時沒什麼兩樣.紛紛揚揚的劍雨竟然對黑霧毫無作用.

細柱的速度極快.在龐寶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細柱從龐寶的心臟處穿過.就像縫衣針穿過麻布那樣乾淨利落.

龐寶的表情也在這一瞬間定格.一個神色惶恐的元嬰從龐寶身體中飛出.想要逃離這裡的時候卻被黑霧層層包裹.然後就聽到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哭號從黑霧中傳出.

漸漸地哭號聲越來越小.越來越弱.直至安靜下來以後黑霧才散去.只不過這時候卻再也看不到龐寶元嬰的影子了.

黑霧重新回到了呂芸兒的身邊.然後便慢慢沉入了呂芸兒的身體中.天空中又重新現出呂芸兒的身影.

呂芸兒淡淡地看了一眼龐寶的屍身.輕輕地一揮手.在龐寶屍身底下的泥土中便長出一株株大樹.樹根將龐寶屍身捲入了泥土之中.

做完這一切.呂芸兒抬頭忘了一眼喬虎離去的方向.然後一轉身朝相反方向而去.

朝陽初升.終日被烏雲籠罩的虎頭山只是有了朦朦朧朧的亮光.喬虎盤腿坐在一顆巨樹之下.感受到天亮以後.恬淡的臉上現出微微的笑意.睜開眼站起來深呼吸一口.說道:「又是新的一天呀.真好.我還活著.」

左痞天說道:「有老夫為你保駕護航.只要你離女人遠一點.尤其是別再招惹那個叫呂芸兒的妹子了.你就不會總是過這種驚險刺激的日子.」

喬虎伸了一個懶腰.說道:「那怎麼行.我還要把她娶回家暖床呢.其實這種日子也蠻不錯的嘛.你看我這不是又突破了嗎.」

左痞天說道:「我看你兩命格不合.八字不對.只要放在一起就一定會有事情發生.你還是聽老夫一句勸好.」

喬虎說道:「好啦好啦.你這老頭平時怎麼教育我的.說什麼女人是男人身份的象徵.想要知道一個男人實力地位如何.看他有多少女人.每個女人的質量如何就知道了.怎麼現在我要追一個絕對配得上我身份的女人.你又唱反調了.」

「非也.非也.你小子是老夫看中之人.雖然現在默默無聞.但終究有一天會龍翔九天.叱吒四方.所以這女人配不配上你還得另說.再者.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保住小命啊.小命沒了.再大的艷福你也無福消受.」

「左老頭.昨天為什麼在我身上發生那種事情.雖然我現在體內的靈氣充足.但還是感到有些疲乏.還有為什麼我突破以後沒有新的技能了.」喬虎見左痞天抓著這個事情不放.連忙轉移話題道.

這一招果然奏效.只聽左痞天說道:「嘿嘿.老夫當初只當是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沒想到撿到了一個寶.如果老夫沒有看錯.你心臟處的七個梅花印應該封印了一個龍魂.看昨天的陣勢.這頭龍魂雖然不是很強.但也不弱.嘖嘖.」

「至於你感到累也很正常.因為依你現在的身體機能.根本無法支撐龍魂的覺醒.所以就要耗費你本身的生命能量.通過身體細胞代謝的加速循環來實現.」

「說到這裡你應該感到慶幸.因為昨天那龍魂出場短短几分鐘時間.你已經衰老了五歲.如果它在外面多玩一會兒的話.恐怕你變身回來之後就已經是個糟老頭子了.」

聽到這裡喬虎大驚道:「什麼.照這麼說的話.如果龍魂沒事就覺醒一下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我豈不是要死翹翹了.」

左痞天答道:「非也.非也.它雖不受你的控制.但是沒有一定的條件這個龍魂是不會輕易覺醒的.」

「至於條件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按理說當你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它就會覺醒.但是你遇到過很多次這樣的危險.它卻只覺醒了一次.」

「而且隨著你的修為提升.壽命和身體機能都會大大提高.到那時就不需要再消耗你的生命能量了.」

「至於技能.你現在已經正式進入了化龍階段.所以不再需要那些小兒科的技能保護自己了.你的身體就是你最大的屏障.你現在仔細觀察一下你的識海.看是不是有一條小龍.」

喬虎聽罷閉上眼睛在識海中搜索起來.果然發現在識海中央有一個和自己身體表面的幻象一模一樣的小龍.也是盯著一個大腦袋.一身黃色鱗甲.拖著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

喬虎大喜道:「有的.有的.這是什麼.為什麼它現在一閃一閃的.就像蠟燭將要熄滅一樣.」

左痞天答道:「這就是你的龍識了.和人類需要不斷修鍊才能產生神識不同.龍天生就具備龍識的.這也是龍族可以稱霸很多大陸的原因之一.」

「你現在剛剛進入化龍期.龍識還很弱.所以它才會一閃一閃的.等你化龍印大成的時候.它就會變實.」

「那沒有了拳法.我現在該如何修鍊呢.」

「嘿嘿.很簡單.你只要不斷地獲取靈魂能量就行了.靈魂是生靈的精華所在.也是龍識的大補之物.同過不斷地獲取靈魂能量.你識海中的龍識就會不斷增強.你的身體也會隨之變強.每到一個階段還會生出相應的變化.」

「靈魂能量.你的意思是要不斷地進行殺戮.難道不能通過清修來提高么.」

「不能.就只能不斷地殺戮.你現在知道它為什麼叫霸龍訣了吧.當初老夫可是提醒過你的.這可是你自己選擇的.怪不得老夫.嘿嘿.」

喬虎當即有一種上當的感覺.怒道:「當初你也沒說這麼清楚啊.你只說讓我以後不要後悔.我怎麼會知道這功法修鍊起來這麼殘忍.如果我知道的話……」

「如果你知道的話會怎麼樣.你當時還有別的選擇么.」

一說到這裡.喬虎忽然就蔫了下來.滿腔怒火也迅速熄滅.是啊.當初自己築基無望.不選擇霸龍訣還能怎樣.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這一切盡皆命數使然.小子你不要想太多了.況且現在有這麼多妖獸.你不是要當什麼五星守護嘛.這不是順便的事嗎.」

「還有我想你心臟處的梅花印再破掉一個的話.任督二脈被打開.你就可以像尋常人一樣築基了.到時候你就可以將霸龍訣當成一個輔助功法來修行.」

聽左痞天如此一說.喬虎忽然豁然開朗起來:是啊.雖然霸龍訣要靈魂能量.但是它也沒說要什麼靈魂能量啊.自己擊殺妖獸不照樣可以獲取靈魂能量么.至於將第二個梅花印破掉.喬虎可不敢抱有期望.這個東西太神奇.就連左痞天也一點門路也摸不到.

想通這一點.喬虎心情一下子就由陰轉晴.絲毫不知道不知不覺中他又被左痞天糊弄了一回.

「哼哼.臭小子就算你將這個大路上所有的妖獸都殺光.也不夠將霸龍訣修鍊完成的.到時候還不得乖乖的跟老夫走.」 虎頭山的最南端.劍鋒軍團大本營.此時外面已經是妖山妖海.如果不是有守營大陣.只怕妖獸早就踏平了這個地方.

話說妖獸西線打到劍鋒軍團大本營以後.迅速分兵向中線和東線挺進.將兩條戰線上的人類修士與大本營之間的聯繫從中斷絕.人類在妖獸的兩面夾擊下.兩條戰線也很快潰敗.最後都退回了大本營死守.局勢這才暫時穩定下來.

只是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大營外面人類和妖獸的屍體已經堆成了一座座層巒起伏的疊巒起伏的小山.劍鋒站在軍營的一個高樓上望著外面群魔亂舞的妖獸.劍眉緊鎖.

當然在對面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在躁動的獸群後方.靜靜地站著三五個人.獸群里的妖獸飛來竄去.卻沒有妖獸敢靠近這裡.似乎對這幾人都非常畏懼.

一個相貌堂堂的青年男子步履輕盈地走了過來.男子身邊還有一位穿著暴露的妖艷女子.男子走到這群人面前後對人群中央的一人說道:「獄大哥.我們圍城良久怎麼還不見四元鼎.前去催促四元鼎的信使出發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