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東方夏眸光一閃,道:「關於這個問題,你拿不出證據證明,你是新一任的監察使,那麼,朕暫時不能認你這個監察使,你可以先進城,等朕和朝陽宗聯絡之後,再做定奪。」

趙陽有些奇怪的望著東方夏,東方夏如此行為,令他頗為疑惑。

這貨到底在搞雞毛啊?

東方夏擺了擺手,吩咐道:「放他們進城。」

原本,五百名靈鈞衛排列成十個方陣,將城門堵得嚴嚴實實。

東方夏此言一出,靈鈞衛整齊劃一的朝兩側退去,露出通往城中的通道。

趙陽看了東方夏一眼,雙眼微微一眯,對刀疤男等人吩咐道:「走吧,咱們進城。」話罷,大搖大擺的朝城中走去。

刀疤男等人聞言,相互對視一眼,皆是從彼此眼中看出一抹苦澀之意。

刀疤男等人戰戰兢兢地跟在趙陽身後,朝城中走去。

趙陽走在中央的通道上,朝城中走去,非常的囂張,兩側是虎視眈眈的靈鈞衛,但,他卻一點也不在乎。

看著趙陽囂張無比的模樣,東方夏瞳孔微微一縮,心道:「這個小賊,膽子倒是蠻大的。」

趙陽帶著刀疤男等人,大搖大擺的走進靈鈞城。


待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城中之後,守門小將跪下來請罪道:「陛下,末將有罪,末將並不知道此人是假冒的,末將天真的以為,沒有人敢假冒監察使,故此驚動了聖駕,還請陛下治罪。」

東方夏擺了擺手,對守城小將說道:「起來吧,你無罪,朕只是懷疑,這個小賊假冒監察使,只是懷疑而已,並沒有認定他一定是假冒的,也許,他真的是監察使也說不定。」 其實,東方夏心裡很清楚,趙陽十有**是新一任的監察使。

因為,王金槍給他的靈鴿傳書上已經講明,新一任的監察使是一名氣海境修士,名叫趙陽,十四五歲的年紀,性格張揚跋扈,囂張無比,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天下第一的死樣兒。

這些特徵,跟眼前這個小賊完全吻合。

當朝宰相和坤,朝東方夏靠近過來,離東方夏很近,小聲說道:「陛下,您為何放過那個小崽子啊?如果您剛才下令,那個小崽子必死無疑。」

東方夏嘆了口氣,嘆息道:「和愛卿,你沒聽那個小賊的狗腿子說嗎?那個小賊是朝陽宗宗主墨隱的女婿,如果朕動了他,墨隱前輩一旦雷霆震怒,咱們靈鈞國可無法承受啊。」

和坤勸慰道:「陛下,您不用為此擔心,王金槍大人不是說了嗎,只要咱們弄死這個小崽子,朝陽宗那邊,就算天塌了,也由他們王家頂著,他們王家會搞定朝陽宗那邊的。」

東方夏看了和坤一眼,苦笑道:「說是那麼說,誰知道到那時候,他們又會如何做呢。」

和坤道:「陛下,以微臣想來,王家誠意十足啊,咱們已經答應了王家,如果不弄死這個小崽子,如何向王家交代啊。」

「哼!」

東方夏冷哼一聲,道:「朕畢竟是靈鈞國的國王,就算王家是朝陽宗四大家族之一又如何,朕就不信,他們還能拿朕怎麼著,況且,他們飛鴿傳書上可沒說,這個小賊是墨隱前輩的女婿。」


東方夏的確答應了王家,一起對付趙陽,可這並不代表他怕了王家。

王家,乃是朝陽宗四大家族之一,勢力龐大,財力雄厚。

可他也是靈鈞國的國王,貴為一國之君,手下臣子無數,子民無數,還掌握著許多軍隊。

而且,東方夏本人亦是一名造化境修士,實力堪比朝陽宗的長老。

和坤拍馬屁道:「陛下乃是一國之君,效忠之人無數,又豈會怕了區區王家呢,陛下,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東方夏搖了搖頭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朕首先要搞清楚,這個小賊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是不是真如王金槍靈鴿傳書上所說,那麼可惡的一個人。」

卻說另一邊,趙陽帶著刀疤男等人,進入了靈鈞城。

靈鈞城,毫無疑問比武元城繁華了太多,街道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趙陽看得也是心曠神怡。

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他還是第一次來到如此繁華的古城,故而興緻勃勃,邊走邊看,連連點頭。

刀疤男等人一個個卻悶悶不樂。

原本,他們得知趙陽乃是靈鈞國的監察使,全都拜在趙陽門下,是想跟著趙陽吃香的喝辣的,誰知道到了靈鈞城,竟然遇到這種挫事兒。

刀疤男抱怨道:「那個靈鈞國的國王,純粹是有眼無珠,趙少分明是新一任的監察使,如假包換,竟然還有所懷疑,腦子被驢踢了吧。」

「是啊。」

小倩也道:「老娘看啊,那個國王啊,腦袋裡裝的都是屎,連趙少都敢懷疑。」

趙陽笑了笑,笑著說道:「那個狗屁國王是裝的,他根本就知道,本少是新一任的監察使,故意說本少是假冒的,不想認本少這個監察使。」


聞得此言,刀疤男等人都是一驚。

刀疤男問道:「趙少,你怎麼知道是這樣?」

趙陽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他出發之前,墨隱便告訴他,已經靈鴿傳書給靈鈞國的國王,告訴靈鈞國的國王,自己即將前來的消息。

所以,這個東方夏肯定知道,自己便是新一任的監察使。

他肯定是裝的。

小倩皺眉顰思,猜測道:「莫非,真如趙少所說,這個東方夏不甘心屈居人下,想要擁兵自立,脫離朝陽宗的掌控?」

小倩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驚。

如果真是這種情況,那他們的處境相當危險啊,進入靈鈞城,等於羊入虎口,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只有趙陽,依然悠哉悠哉的,彷彿這一切都和他毫無關係似的。

趙陽淡淡的說道:「誰知道那頭賤驢怎麼想的,反正既來之則安之,本少不想搞事情,但是,如果有人逼本少的話,本少也只好搞一搞事情了。」


趙陽這一句話,算是一錘定音。

隨後,一行人在靈鈞城中找了一座酒樓,名叫風月大酒樓。

一行人便在風月大酒樓大吃一頓,並且住了下來。

風月大酒樓,是靈鈞城最好的一家大酒樓,消費水平非常之高,不過,對於腰纏萬貫的趙陽來說,那便不值一提了。

在風月大酒樓住一晚上,需要二十塊陽元石,相當於普通家庭一年的花銷。

趙陽一行二十幾人,在風月大酒樓住一晚上,便需要四五百塊陽元石,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是一個天文數字。

不過,風月大酒樓雖然價格昂貴,房間也非常舒適,飯菜也非常可口。

總得來說,算是物有所值。

趙陽第一次來靈鈞城,便想在風月大酒樓先住下來,然後到處走走,到處看看。

至於自己和東方夏那一檔子破事兒,到時候再說唄。

若是那頭賤驢真的要對自己不利,自己絕對不會放過他,哪怕他是靈鈞國的國王,手下兵強馬壯,權勢滔天,他也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靈鈞城的中央位置,有著一座龐大的宮殿,這座宮殿正是靈鈞國的王宮,靈鈞國的王族居住的地方。

王宮中,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中。

一名身穿金袍,頭戴紫金冠的男子高高坐著,目光如炬的望著下方。

下方,則是站著一名大腹便便的華服中年人。

金袍男子毫無疑問是靈鈞國的國王東方夏,而大腹便便的華服中年人,則是靈鈞國的宰相和坤。

和坤恭敬的道:「啟稟陛下,那個小崽子進城之後,帶著一群狗腿子住進了風月大酒樓,目前還沒有搞出什麼事情。」

東方夏點點頭道:「那再等等看,按照王金槍靈鴿傳書的內容,這個小賊非常喜歡搞事情,走到哪搞到哪,我們先靜觀其變,看他究竟有何動作,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和坤鄙夷的道:「那個小崽子一行人住進風月大酒樓,花費甚巨啊,風月大酒樓是王都最好的酒樓,只有大貴族、王子王孫、商業巨賈、修士強人才住得起。」

東方夏嘆了口氣道:「那個小賊路過武元城,直接將王大劍那頭賤驢幹掉,然後吞沒了那頭賤驢所有財產,有錢也是正常的,王大劍那頭賤驢雖然不是啥好鳥,不過,從這個行為可見,這個小賊有多麼貪得無厭。」

東方夏搖了搖頭,其實,他非常想弄死趙陽,一了百了。

只不過,趙陽乃是墨隱的女婿,這個身份令他頗為忌憚,不敢輕舉妄動。

東方夏下令道:「和愛卿,命人給朕死死地盯著風月大酒樓,死死地盯著那個小賊,寸步不離,有什麼情況立刻向朕稟報。」

「是。」

和坤應了一聲,然後退了出去。

從宮殿中走出來,和坤滿腹心事,搖了搖頭,「到底該怎樣勸說陛下,弄死那個小崽子呢。」

和坤之所以如此想,當然不是為東方夏分憂,而是為了自己的財路。

和坤是一個大貪官,貪得無厭,偏偏又頗受東方夏的器重和信任,王金槍正是抓住了這一點,給了他諸多好處,成功賄賂了他,讓他在東方夏面前進讒言,無論如何也要弄死趙陽。

王家給了他諸多好處,他不能只收錢不辦事兒啊。

否則,王家絕對會找他的麻煩。

「有了。」

走著走著,和坤一拍肚皮,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想到主意之後,和坤立刻高興起來,高興的道:「本宰相真是足智多謀,隨便一拍腦門,就能想出好點子來,那個小崽子看上去傻裡傻氣的,一定會被本宰相玩弄於鼓掌之中。」

很快,和坤便出了王宮,回到自家府邸。

和府,是靈鈞城除了王宮之外,最大的一座府邸,因為這座府邸的主人,乃是當朝宰相,最受國王器重的大臣。

和坤回到和府之後,馬上招來和府的管家,吩咐道:「你馬上給本老爺找來一些人,要心狠手毒之輩,最好是馬賊、匪徒之類的壞人,總之不要找什麼善茬。」

那名管家聞言,不解的問道:「老爺,您找這麼一批惡人幹什麼?」

和坤智珠在握,得意洋洋道:「今天,靈鈞國新一任的監察使來了,我讓你找一些惡人,去找那個小崽子的麻煩。」

「啊!」

管家馬上露出吃驚的表情,結結巴巴道:「老爺,您雖然是當朝宰相,可是,監察使大人在王國,和國王大人都是平起平坐的,您這樣做是玩火啊。」

和坤瞪了管家一眼,一腳踢在管家屁股上,罵道:「沒見識的玩意兒,你懂個屁,這正是國王大人的意思,你不用管為什麼,只要照老爺的吩咐辦就行了。」

「哎!」

屁股上挨了一腳,管家不敢再多說什麼,連連點頭應聲。

和坤得意洋洋,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就你個小崽子,毛都沒長齊,還敢跟老子斗,老子隨便使點雕蟲小技,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夜。

風月大酒樓,一間豪華的房間里,趙陽雙腿盤膝坐在床上。

從儲物手鐲里取出半成品靈藥,將之吞服下去,不多片刻,裡面的藥性被全部吸收,趙陽的氣海隨之擴大了一千丈方圓左右。

也即是說,趙陽的氣海足足達到一萬一千丈方圓。

一株半成品靈藥,藥性相當於一品靈藥的十分之一,比靈藥替代品的藥性不知道強了多少倍,有這樣的效果也是理所應當。

趙陽揮舞了一下拳頭,感覺修為又暴漲了一大截,不由得笑了笑,非常高興。


至尊神雷調侃道:「臭小子,你好沒出息啊,一株半成品靈藥而已,瞧你沒出息那樣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