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花哥獰笑道:“你特麼一開始慫得像狗,現在膽子回來了?很好,我就將你膽子打爆。”

林絕無奈道:“我就說,你最嚴重的缺點,不是醜,而是蠢。”

隨意出手,閒庭信步一樣。

在花哥的震驚中,林絕拳頭轟出,必中臉部。

花哥的小弟一個個抱着臉慘嘶起來。

“你,你找死。”

黃毛怒吼着衝上前。

林絕一腳甩出,正中他的下面。

嗷!

黃毛再次慘叫,同一個脆弱的地方,連續遭到兩次暴擊。

黃毛倒地,口吐白沫。

還站着的,就剩花哥一個了。

他驚惶地環視一圈,二十個小弟啊,就沒一個還站着的。

而反觀眼前這個魔鬼,沒事人似的。

“大哥,小弟有眼不識泰山,饒命,饒命啊。”

花哥一下就跪地上,求饒了。

林絕意外道:“我都說你小子蠢,沒想到你這次倒是聰明,滾吧。”

花哥如蒙大赦,屁滾尿流。

跑出一段距離後,突然回身,冷笑道:“小子,老子的老大馬上就過來,你等着完蛋吧。”

林絕頭疼:“看來是我多想了,你不聰明,還是一如既往的蠢。”

“你別得意,給我等着,有本事別走。”一口一個蠢,花哥給說得火冒三丈。

“嗯,快去叫你大哥來,我等着就是。”林絕無所謂道。

凌思雨泄氣道:“沒趣,林絕,你陪我玩嘛。”

“我怕你輸哭。”林絕撇嘴道。

“哼,吹大牛,你要是能贏我…….”凌思雨不服。

“贏你就怎樣?”林絕冷笑道:“要是贏你,你就給我做丫鬟吧,我讓你幹嘛你就幹嘛。”

“你……你欺人太甚。”凌思雨給激怒了:“好,要是你能贏我,我就給你做丫鬟。但是,要是你贏不了呢?”

“贏不了?”林絕一本正經道:“這是不可能的,來吧。”


凌思雨摩拳擦掌,像個孩子一樣興奮。

然後,兩人分別對戰拳皇,賽車,投籃,還有射擊……


足足玩了十來個遊戲。

林絕放下手柄:“好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丫鬟。”

凌思雨目瞪口呆,喃喃道:“怎麼會這樣?蒼天啊,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林絕,你怎麼會這麼厲害?”凌思雨苦兮兮道:“你這人,怎麼幹什麼都這麼嚇人,我是女孩子,你就不能對我溫柔一點嗎?”

“在我眼裏,你是女漢子。”林絕才不會被她的裝可愛騙到。

“林哥哥,剛剛的不算,我們重新來過。”凌思雨狡黠一笑。

林絕似笑非笑:“你可是答應過的,打不過就做我的丫鬟,我沒讓你做暖牀丫鬟已經是對你的開恩了,你別逼我。”

凌思雨泄氣皮球一樣:“丫鬟就丫鬟,哼,我纔不是說話不算數的人。”

兩人正要離開遊戲廳。

花哥帶着一羣人來了。

“嚴齊哥,就是這小子打了我的人。”

花哥非常窩火道:“這小子是個狠貨,特別特麼能打,只有嚴齊哥你能教訓得了他。”

嚴齊一見到凌思雨,立刻驚喜笑道:“淩小姐,居然是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凌思雨淡淡道:“這裏是你家的嗎?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裏。”

嚴齊給噎得無法,乾笑道:“淩小姐你身份尊貴,這種地方太垃圾了,走,我帶你去高檔的地方玩。”

凌思雨雙目放光:“好啊,嚴家小子,你要是帶我去沒意思的地方,我要你好看。”

嚴齊大喜,打包票道:“放心淩小姐,我帶你去的地方,肯定非常好玩。”

他嚴家只是凌家下屬的一個小家族,嚴齊混社會,沒想到能邂逅凌思雨,簡直開心壞了。

說不定還能有一段美好的愛情故事呢,嚴齊心頭暗想。

“林絕,我們去玩吧!”凌思雨期待問道。

林絕卻不給她笑臉:“你現在是我的丫鬟,我說去哪裏纔去,你怎麼就自己作主了?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主人?”

凌思雨悶悶道:“好嘛,那我不去了。”


“去,怎麼不去。”林絕口風一鬆。

凌思雨立刻挽起他的手臂,笑吟吟道:“謝謝主人。”

“這還差不多。”林絕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嚴齊大怒道:“你是誰?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做淩小姐的主人?”

他是真的被震撼到了,這傢伙誰啊?

媽的,淩小姐天之嬌女,居然給他做丫鬟?這太假了吧!

花哥附身在嚴齊身邊解釋道:“老大,這小子我懷疑是人販子,拐賣了這位小姐姐。”

嚴齊狐疑:“你確定?”

花哥一心想讓嚴齊幫他出氣,咬牙道:“確定。”

嚴齊就放心了,看來得來一場英雄救美了。

“淩小姐,還有這位,就跟我一起來吧。”

嚴齊格外盯了一眼林絕,眼裏有寒光閃爍。

令他意外的是,林絕彷彿沒看見一樣,真的就跟上去了。 凌思雨突然指着花哥道:“嚴家小子,這是你的手下嗎?給我扁他,他之前還說要找我做老婆呢?”

嚴齊一聽還得了?

一腳就踹飛花哥,怒吼道:“你這個廢物,居然敢褻瀆淩小姐,老子絕不放過你。”

花哥給揍得面目全非,接連求饒。

嚴齊還不解氣,恨不得殺了這混蛋。

媽的,這個鱉孫居然敢做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真是令人很不爽啊。

在嚴齊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地下拳場。

嚴齊邀功道:“淩小姐,今晚這裏有一場盛大的賽事,保證讓你驚叫不停。”


凌思雨一聽要打架,就興奮了:“真的嗎?會不會打死人?不然不好玩。”

嚴齊臉微微抽搐,這大小姐,還真是暴力啊。

“呵呵,打死人倒是不太可能,但絕對很精彩。”

林絕說教道:“一個女孩子,一天就知道打打殺殺,像什麼話?以後不準這麼沒教養,聽到沒?”

凌思雨弱弱道:“知道了。”

沒辦法,丫鬟的命就是這樣的。

嚴齊驚疑不定,難道淩小姐,真是這人的丫鬟,那這人的來頭豈不是大得嚇人?

不對,肯定是這小子虐待淩小姐,將淩小姐屈打成招。

“可惡得人販子。”嚴齊暗罵一句。

林絕這時看了一眼嚴齊:“嚴家小子,找個地方給我休息。”

居然吩咐自己?

嚴齊大怒,正要發作。

凌思雨跟着指使道:“是啊,快找個地方給我們休息,你小子腦瓜不太靈光啊。”

嚴齊只得照辦。

心頭大罵這個該死的人販子,一會要你好看。

豪華的包間中。

嚴齊忙前忙後,好不容易歇口氣。

然後傻眼了。

只見林絕躺在凌思雨的大腿上,正舒服第吃着葡萄。

“主人,這葡萄甜不甜?”凌思雨很乖巧地問。

林絕淡淡道:“還湊合吧。”

嚴齊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

這什麼年頭,他混黑社會的,居然沒一個人販子過的日子舒服?

沒天理啊!

“淩小姐,以你這麼尊貴的身份,給人剝葡萄,怕是不合適吧?”

嚴齊忍不住勸道。

凌思雨不耐煩道:“有什麼不適合的,林絕現在是我主人,我就要好好服侍他。”

嚴齊眼前一黑,差點噴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