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雅欣!」沐懷正衝到沐雅欣身旁,一把將她抱在懷裡,「你怎麼了?!你不要嚇爺爺!」他的聲音裡帶著幾許哽咽,沐雲聞聲,忽然變得心軟起來。

沐雲望著悲痛欲絕的沐懷正,右拳上,早已布滿的紫色戰氣此時也漸漸消褪開去,「沐雲!」沐懷正懷中抱著失去知覺的沐雅欣,雙目怨毒地望著沐雲,「你下手太狠了!她可是你的堂姐啊!你怎麼能不顧及姐妹之情?」

「呵呵呵!」沐雲聞言忽然冷笑起來,「我從未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剛才我受制於陰毒之力時,你倆恨不得立刻將我生吞活剝,現在卻又跟我講姐妹之情!你不覺得是天大的笑話嗎?」她極力平復了下心中的憤怒,冷冷地逼視著沐懷正,又道:「她被陰毒之力所侵襲,即便我不殺她,她日後也會變成冥域的傀儡!你現在最好帶著她滾出沐府,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


沐懷正抱起沐雅欣,沖著沐雲冷笑道:「沒有這麼簡單!沐雲,你早已不是沐家的人,再來插手沐家的事,那是你自尋死路!」

沐雲雙目寒芒忽然大盛,一股驚人的氣勢逼向沐懷正,沐懷正雙腿一軟,嚇得抱著沐雅欣往後倒退三步才穩住身形,「滾!」沐雲爆喝一聲,有如一聲炸雷轟向沐懷正的耳鼓,沐懷正只覺一股強大威壓瞬間覆蓋在全身上下,抱著沐雅欣急忙一躍而起向著沐府家主府邸的方向躍去。

沐雲回首掃視了一眼沐懷正的府邸,隨後抬頭望了望頭頂上空,心中不禁暗道:「奇怪了,剛才是誰把地面劈開了這麼大一條縫?若非如此,我或許早已經遭了沐雅欣的毒手了。」

天空中寂靜一片,沒有半個人影,沐雲的精神力快速擴散開去,卻發現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向西方飛射。 神秘力量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天際之中,沐雲收回精神力,轉目望向沐府家主府邸方向,此時已經失去了沐懷正和沐雅欣兩人的蹤影。

一股幽暗詭異的氣息從沐府整個大院漸漸瀰漫向天空中,以沐笑天的府邸處最為濃烈,若非沐雲精神力強大,根本發現不了這種異常狀況。

「難道家主爺爺那也被冥域之人操控了?」沐雲眉頭緊鎖,放開所有神識仔細地查探沐府上下每處地方,一些熟悉的氣息相繼傳到她的精神力上,她面上升起一抹異樣之色,雙目一寒,頓時一抬手召喚出了小黑、冰冰和血狼來。

「姐姐!老大!」三個活寶一起興奮地望著沐雲,「是不是有架要打啊!」

沐雲嗤笑一聲,望著三個活寶,道:「是啊,一會有好戲看,所以呢讓你們幾個湊湊熱鬧。」

仔仔此時消化完體內的四種毒霧,一拽一拽地走到沐雲身前,拍了拍高高鼓起的小肚子揚起小臉笑道:「姐姐,好好吃哦,仔仔也要去湊熱鬧,說不定還能再吃到那麼美味的毒霧呢。」

沐雲輕輕撫摸了下仔仔的小腦袋,又掃視了一眼其他三個活寶,隨後鄭重地道:「我先把你們召喚出來,是為了防止再被陰毒之力控制精神力,屆時害了自己不算,把你們也白白搭進去了。」

如果召喚師被殺,那麼與其簽定靈魂契約的召喚獸也會一同消散,如果只是簽定普通契約,那麼召喚獸不會隨主人的消亡而消亡,但是其威力會大打折扣,所以沐雲不敢再大意,多了四個神寵相助,對方要想再輕易控制沐雲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更別說擊殺她了。

沐雲帶著四個身形變得跟老鼠一樣大的神寵悄悄向沐府主宅行進,一路上遇到不少巡邏的沐府守衛,她以瞬移之力巧妙地躲過了所有人的巡視,最終來到了沐笑天的府邸院落前。

此處安靜非常,看樣子剛才在沐懷正府邸那的一翻激斗,並未乾擾到這邊,沐雲心中納悶,忽而一想,或許是那個幫助自己的神秘人用了什麼魔法結界擋住了所有的動靜,這才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仔仔!」沐雲壓低嗓音沖著飛在身側的仔仔道,「你湊近些,我有話和你說。」仔仔聞聲飛到沐雲面前,豎起毛絨絨的耳朵,沐雲將嘴巴湊到仔仔耳朵邊開始一陣細語,隨後又對小黑等人囑咐了一遍,這才放心地邁步走入院內。

「吱呀!」沐雲前腳剛進入院子,主宅的大門便被人從裡面打開了,沐笑天滿面笑容地從主宅大堂內走出,看見沐雲他輕捋了下鬍鬚,十分淡然地道:「小雲,你來了啊,我等你很久了。」

「家主爺爺!」沐雲覺得十分驚奇,雙目直勾勾地盯著沐笑天,「你怎麼知道我要來的?」

沐笑天沒有說話,只是將右手在身側揮了揮,隨後便見沐天風也從裡面走了出來,他十分欣喜地看著沐雲,道:「小雲,家主爺爺早就想和你好好談談了,你快跟我們進去說話吧。」

「哥哥!」沐雲見到沐天風,心中也是十分高興,便歡跳著跑了過去,但剛出走兩步,便感覺到沐天風身上傳來一股怪味,正是那陰毒之力的氣息,這不由得讓她心頭猛然一振,當即便停下了腳步。 「小雲,怎麼了,過來啊!」沐天風疑惑地看著沐雲,沖她招了招手,沐雲雙目怔怔望著沐天風,心中忽然如刀絞一般疼痛,「難道哥哥他也糟了冥域之人的毒手了么?」她心中暗想,望著沐天風的兩隻眼睛已經開始變得濕潤起來。

沐笑天看著沐雲的表情變化,面上閃過一絲陰霾之色,沖著沐天風使了個眼色,沐天風會意,便繼續做出一副笑臉道:「小雲,快過來,自家人在外面說話多生分。」說著,他主動向著沐雲走了過去,一伸右手便想去拉沐雲的手臂。

沐雲強忍著心中痛楚,用衣袖一抹眼角淚花,隨後身上銀芒一閃,在原地消失了,「嗡!」一陣輕鳴聲響起,銀芒散落院中,沐笑天的面色忽然變得陰毒起來,怒道:「立刻用結界封鎖沐府所有區域,一定要把這丫頭抓到,生死不限!」

「是!」不僅沐天風,連從四面八方暗角里忽然冒出來的幾個詛咒戰士也一同回應著。

「嗚嗚!」整個沐府的上空,忽然被一大片黑霧籠罩,死亡的氣息遍布沐府每個角落,滾滾濃霧之中不時閃爍起幾點紅芒,更讓此處平添幾分詭異。

沐府各處院落及房屋內,忽然躥出數百個人來,這些人大都是原本沐府的精英子弟,此時這些人的身上都散發著陰毒之力的腐臭氣味,原本那些打掃地面的家丁此時也都已經變成了詛咒戰士的模樣,他們警惕地看著四周,都在仔細地搜尋著沐雲的下落,「轟隆隆!」沐府的大門在低沉的聲音中關閉了。

沐雲現身在主宅的屋頂上,低眼看著下方四處亂竄的傀儡們,她雙拳緊握,指甲深深陷入肉中,呈現出青白相間的印記。

沐府上下這麼多人全都中了陰毒之力,沐雲倒也沒覺得有什麼難過的,但之前還在死靈峽谷中救了自己一命的天風哥哥也遭了毒手,這個事實卻是讓她難以接受。

「哼!還想殺我抓我!」沐雲凝望著那許多詛咒戰士,口中冷笑道,「今日,我便要讓你們這些冥域的垃圾貨色全部有來無回!」

說罷,沐雲向著下方某處一揮手,道:「仔仔,看你的了!」

「嗷嗷!」一聲震天怒吼在沐笑天主宅院落里響起,隨後便憑空出現一隻體型碩大無比的地獄三頭犬來,仔仔的身形此時比這主宅的房屋還要高山數米,三個巨大的狗頭猙獰地望著下方所有的詛咒戰士。

「哈!」仔仔的三張血盆大口忽然張開,三色毒霧瞬間湧向地面,只短短几秒鐘工夫便將沐笑天的整個主宅都籠罩住了。

「啊!」毒霧中慘呼之聲不絕於耳,融合了陰毒之力的毒霧此時更具威力,但凡是被陰毒之力控制的人,此刻全都倒在地上來回扭動著身軀,面部表情皆是痛苦之色。

「仔仔,小心天風哥哥!」沐雲靈魂傳音提醒道,「只把他弄昏迷了就可以了!」

「放心吧姐姐!」仔仔乖巧地回道,「我已經把天風哥哥給封印住了,就在下面毒霧最濃的地方。」 仔仔一邊吞雲吐霧,一邊移動著龐大的身軀,每到一處,他便大吼一聲,洶湧的毒霧滾滾奔騰,霎時間,天地都變成了一片墨黑。

「仔仔,」沐雲靈魂傳音道,「沐府的人不要傷了性命,其他詛咒戰士,你隨意殺!」

「是!姐姐!」仔仔得到指令,立刻興奮地撲向一些未來及變身的詛咒戰士,大口一張便將他們的身體吸入了嘴巴里,「咔嚓咔嚓!」上下顎猛烈閉合,三下兩下就把詛咒戰士變成了美味吞下肚子。

「嗷嗷!」其他遠處的詛咒戰士開始發出一陣陣怒吼,他們的變身已經完成,正沖著沐雲這邊瘋狂撲來,變身後的詛咒戰士,竟然對仔仔的毒霧無所畏懼,這讓沐雲倒是小小吃了一驚,「看來這種狂戰狀態,還具備魔法免疫的效果,果然很神奇,」她思忖了片刻后,默默地點了點頭,隨即又傳音道,「小黑,冰冰,血狼,你們三個也別客氣了,開殺吧!」

「哈哈!」小黑聽聞沐雲下令,心中頓時大悅,第一個將真身顯露出來,「昂!」一聲驚天龍吟傳出,小黑鋒利的爪子在地面上抓出幾道深及兩米的溝壑,隨後猛然一用力蹬向地面,身子順勢彈射而出,撲向了正狂奔而來的數個詛咒戰士。

「啊嗚!」血狼一聲狼嘯,身形瞬移起來,反而搶在小黑前面來到了詛咒戰士身前,「嗚嗚!」兩爪抓了上去,「嘭嘭!」兩聲悶響應聲傳來,狼爪抓到詛咒戰士身上時,感覺如同抓在了銅牆鐵壁上一樣。

小黑見狀心中不服,因為他有玄鐵龍爪,攻擊力上要比血狼的強上數倍,「噗噗!」小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去就給其中一個詛咒戰士臉上來了個大洗禮,「噗!」墨綠色的液體瞬間濺了老高,玄鐵龍爪的威力當真不可小覷,頓時便將那詛咒戰士的半張臉給撕了去,詛咒戰士嘶吼一聲,重重摔倒地面抽搐起來。

「哈哈!」小黑看著自己的玄鐵龍爪得意地高聲喊道,「我愛死這對手套了。」說罷,他俏皮地吹起口哨,雙翅一展,又撲向另外幾個目標。

「黑黑,等等我!」冰冰速度最慢,帶著一張秀美的寒冰面具,龍口一吞一吐,一道道冰藍色的光柱電射而出,「唰唰唰!」光柱擊在地面上,頓時便將地面冰封起來,這寒氣逼人,不停地向前蔓延,將所有地面上的事物冰封。

「咻咻咻!」詛咒戰士們見狀,立刻紛紛跳起身來,躲過冰藍光柱的襲擊,待到地面上被冰封之後,他們又重新落回地面,「轟轟轟!」劇烈的震蕩,將地面的厚冰震得粉碎,冰花四濺,散落空中甚是美麗。

「噗通噗通!」詛咒戰士們雖然踏碎了冰,但腳下依然很滑,頓時便全都摔成了四腳朝天。

「呀呀呀!」小黑喊著口號,飛身撲向滑倒的詛咒戰士們,玄鐵龍爪刃光亂舞,每一次抓下,便有一個碩大的詛咒戰士人頭飛上半空,墨綠色的腥臭液體灑滿了地面,令人作嘔的味道刺激得沐雲急忙開啟了護盾。 血狼趁機也衝上前去,不停地攻擊詛咒戰士,但任憑他用盡全力,也無法傷到詛咒戰士們一根毫毛,血狼氣得雙目血紅,渾身狼毫都豎了起來。

小黑攻擊力強勁,肆意的斬殺著滑倒的詛咒戰士,血狼看得心裡直痒痒,但又無法大殺特殺滿足慾望。

「嘭!」一聲悶響,小黑忽然被半空中落下的一個詛咒戰士用拳擊中肚子,頓時便倒飛而回,重重摔落地面,他用龍爪子捂著胖屁股,痛得「哇哇!」大叫,冰冰心疼地飛到小黑身邊,用龍爪輕輕撫摸著小黑受傷的臀部,柔聲道:「黑黑,是不是好痛啊?來,讓冰冰看看要不要緊。」

小黑見冰冰如此溫柔體貼,面上頓時綻開了笑顏,「嘿嘿,冰冰,你真好!」小黑一張小胖臉上充滿了花痴模樣,笑眯眯地望著冰冰。

「小心啊!」血狼的聲音忽然由冰冰身後傳來,冰冰只覺得背脊處忽然傳來一道剛猛的氣勁,她來不及反擊,只得向前一撲,抱著小黑衝到了前方的冰地上。

「轟!」兩龍身後忽然發出一聲爆響,地面上被轟出一個直徑數米的大坑來,這大坑深及數米,正好就是冰冰剛才站著的地方。

坑旁穩穩站著一個面目兇狠的詛咒戰士,他揮舞著巨大的雙拳,沖著冰冰和小黑耀武揚威地張開了大嘴怒吼起來:「嗷嗷!」吼聲震蕩著整個院落,地面上被這氣勁拂過,頓時便揚起一片迷霧。

「咻!」一聲銳響,血狼忽然瞬移到了這個詛咒戰士的身後,抬起雙爪便抓向了對方的背心處,「嘭嘭!」兩聲悶響,詛咒戰士被血狼的推力推倒,身上卻沒有受到任何損傷。

「啊嗚!」血狼見對方完好無損,氣得牙痒痒,身形一閃再次瞬移到對方身旁,舉起右爪便拍向了詛咒戰士的腦袋,「嘭!」又是一聲悶響,詛咒戰士被血狼擊中,頓時如溜冰一樣在冰地上滑了老遠,正好停在了小黑的身前。

「噗哧!」一聲,小黑想都沒想,抬起玄鐵龍爪照準詛咒戰士的頭頂便抓了過去,詛咒戰士頓時腦漿迸裂,墨綠色液體四散濺出。

「血狼,我們來打配合吧!」小黑突發奇想地沖血狼道,「冰冰負責把地面冰封,你呢有瞬移之力又可以隱身,負責把敵人推倒,我就負責終結他們,你看怎麼樣?」

「沒問題!」血狼面上浮起一抹壞笑樂道,「下絆子,搞偷襲是我的強項,哈哈哈!」

「血狼大哥,你後面來了好多敵人!」冰冰忽然用爪子一指血狼身後,面色變得緊張起來。

「冰冰,趕快施法冰封地面!」小黑催促道,「這次把冰凍得厚實一些,讓這些蠢蛋好好玩玩冰上世界!」

「嗯!」冰冰乖巧地點了點頭,隨即飛到半空中,龍口一張,吐出了一道更為粗大的冰藍光柱來,光柱一入地面,頓時便冰地加厚了一米多。

「哈哈,小黑,你瞧好了!」血狼高呼一聲,隱去身形,「我給你上菜了!」言畢,只見半空中銀芒亂閃,衝過來的十數個詛咒戰士全都踉蹌地摔趴到厚厚的冰面上。

「噗噗噗!」小黑龍爪亂舞之間,墨綠色液體橫飛半空,腥臭的味道瀰漫開來,冰冰只得飛到沐雲身旁求救道:「姐姐,快幫冰冰加個護罩嘛,那些詛咒戰士臭死了!」 「嗷!」一聲狂吼從黑霧最濃處傳出,霧氣忽然開始從裡面向外面翻騰起來,滾滾濃霧如波濤起伏,瞬時擴張到沐府所有院落。

沐雲此時和仔仔不停地在解救被陰毒之力控制的沐府子弟,小黑、冰冰和血狼三個活寶則是不亦樂乎地虐著冰地上的詛咒戰士,說來也好笑,那些詛咒戰士塊頭大行動蠢笨,卻還偏偏喜歡玩溜冰,不斷地沖向三個活寶所在的地方。

怒吼聲漸漸平靜下來,但地面上卻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咚咚咚!」大地開始隨著腳步聲的節奏微微發顫,令人心驚的氣氛霍然籠罩了整個沐府。

校場上,忽然響起一片雜亂的咆哮聲,未被解救的沐府子弟們,眼睛都開始冒出了妖異的綠芒,他們怔怔望著校場方向,彷彿是在期待著什麼來臨一般。

「不好!」沐雲忽然靈魂傳音給四個活寶,「校場那邊好像來了更可怕的敵人!你們快和我過去看看。」


「姐姐,那邊要是危險怎麼辦?」冰冰有些緊張和害怕起來,「如果再遇到個下位神,我們絕對不是敵手的啊,過去只是白白送死啊!」

「冰冰不怕,你先聽姐姐說完,」小黑知道沐雲心有對策,便安撫冰冰,「姐姐讓我們過去,一定有她的道理。」

「嗯!小黑說的沒錯!」沐雲贊道,「雖然我感應到敵人的實力是神域以上,但對方的能量好像非常不穩定,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冥域的敵人一定正在用某種召喚術把這傢伙召喚過來,而現在它正處在傳送的緊要階段,所以才會出現強烈的能量波動。」

「那姐姐的意思,是不是趁這傢伙還未完全傳送過來時,我們給它來個迎頭痛擊?」小黑猜測道。

「沒錯!」沐雲笑道,「我想,發揮我們全部的實力,即便不能將它擊殺,至少也要讓它完不成傳送,這樣我們才有時間收拾沐府這個爛攤子。」

「嗯,姐姐你吩咐吧,我們照做就是!」小黑豪氣萬丈地道,「我們一定要讓冥域的傢伙知道我們的厲害!」

「哞!」校場上忽然傳來一陣低沉渾厚的牛叫聲,沐雲聽在耳中覺得很是熟悉,心中不禁大驚,暗道:「難道是那個牛頭怪來了?」

「大家快點,跟我來!」沐雲心中焦急,她深知牛頭怪的厲害,所以哪裡還敢怠慢,身上銀芒一閃,消失不見,血狼緊跟其後也瞬移了過去,小黑冰冰相視一眼,同時震動龍翅,也疾速飛了過去,仔仔見人都不見了,著急地大呼道:「喂,你們等等我啊!」說著,便挪動著笨重而龐大的身軀也想校場方向跑去。

「哞!」牛吼聲震耳欲聾,沐雲鑽入黑霧之中用精神力掃視著前方,發現那股強大而熟悉的能量正往自己這邊撲來,「仔仔,快把黑霧吸走!」她急忙傳音給仔仔,「我要看看,它究竟是如何傳送到人間界的!」

「姐姐,您瞧好吧!」仔仔應了一聲,隨即張開三張巨口開始吸納校場上的黑霧。 「呼呼呼!」仔仔三張巨口如虹吸一般快速吸納著黑霧,只短短几秒鐘工夫,校場上便變得一片清明,校場中央,一個巨大的暗紫色光圈內,露出上半截牛頭怪的身子,它的另一半身子則在光圈內的另一個世界之中,那世界里紫霧渾沌,看不清任何事物。

「哞!」牛頭怪口中發出一聲嘶吼,拖動著龐大的半截身軀往沐雲這邊襲來,那紫色光圈也被它帶得往前緩緩挪動。


光圈的兩旁,有不少詛咒戰士在用力地拉著光圈邊緣,彷彿是在幫助牛頭怪掙脫光圈的束縛。

「小黑、仔仔、血狼、冰冰!」沐雲見狀忽然傳音令道,「你們幾個立刻消滅拽著光圈的那幾個詛咒戰士,這個牛頭怪交給我了!」

「是!」四個活寶應了一聲,同時飛身掠向巨大的紫色光圈,牛頭怪的體型十分龐大,佔據半個校場,它的身高足有二三十米,粗大的兩隻前蹄不停地在抓撓著地面拖動身軀向前爬去,口中一邊發出怒吼,一邊用憤怒的有如燈籠一般大小的雙目逼視著沐雲,彷彿即可將沐雲吞入腹中才解恨似的。

沐雲雙目一寒,緩緩祭出噬魂神劍,身形一晃幻化出七個彩色虛影,口中冷笑道:「死牛頭,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本小姐的厲害!」

說罷,沐雲身形輕盈地在空中一轉,持劍右臂猛然直指蒼穹,劍尖之上閃過一道精芒,精芒瞬間大盛,照亮了整個沐府的區域。


「哞!」牛頭怪見到劍上精芒,雙目之中的憤恨之色變得更為明顯了些,它開始用兩隻前蹄快速地扒著地面,彷彿想要立刻鑽出紫色光圈的捆綁。

沐雲口中清喝一聲,劍尖精芒直射蒼穹,一道光柱由天際連在劍尖,漸漸變得粗大起來,七個分神也依樣照做,同時舉起手中的黑色長劍,又有七道光柱擎天而立,「轟隆隆!」蒼穹之上打起了悶雷,轉瞬之後,狂風密布整個校場。

「嗚嗚!」風聲呼嘯,大風開始圍繞著沐雲施展的八道光柱瘋狂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勁罡風漸漸形成,牛頭怪的眼神之中漸漸現出一絲懼意,它好像非常明白沐雲施展的這種功法的威力。

小黑雙翅猛烈拍打著空氣加速沖向光圈,同時玄鐵龍爪無情地抓下,「噗噗!」墨綠色液體拋灑一地,眨眼間便幹掉了三個詛咒戰士。

血狼瞬移速度極快,雖然他不能對詛咒戰士造成傷害,但將他們扯離光圈還是可以的,冰冰更加直接,張口便吐出冰藍光柱將幾個詛咒戰士冰封了起來,小黑趕到,伸出龍爪一一解決了他們,很快詛咒戰士們便被清掃乾淨。


「吼吼!」所有被陰毒之力控制的沐家子弟發出了厲吼聲,他們見詛咒戰士盡數被滅,便開始向沐雲發動攻擊。

被陰毒之力附身的人們,實力全都高漲數倍,他們齊齊飛身而起,將身上陰毒之力化作一根根巨大的黑針襲向了沐雲以及她的七個分神。

「姐姐!」小黑望著沐雲身後飛來的數百根黑針,不禁擔心地大呼起來。 沐雲此時全神貫注地凝視著頭頂蒼穹,八道光柱的能量已經臻至巔峰,狂霸的風在她體外十數米遠的地方飛速旋轉,形成一個直徑三十多米的巨型龍捲風。

龍捲風順著光柱攀岩而上,直連接到天際之中,八道光柱在空中漸漸融合成一根更為粗大的彩色光柱,陰毒之力化作的無數道黑針悄無聲息地刺入龍捲風之中,徑直衝著沐雲和她的分神身上刺去。

小黑的呼喊聲,沐雲充耳不聞,她依舊把注意力放在自己施放的功法上,「噗噗噗!」黑針毫無懸念地刺入沐雲和她的分神體內。

沐雲銀牙緊咬,強忍著體內劇烈的痛楚,緩緩將手中高舉著的噬魂神劍指向遠處牛頭怪的方向,她面色蒼白如紙,顯得十分吃力,七個分神也同時拉下手中長劍,全部將劍尖指向牛頭怪。

巨大的彩色光柱也開始向前傾斜,狂暴無匹的能量從天而降,天域神級的頂級實力此時展露無遺,「轟隆隆!」天空打了一記炸雷,雷聲貫耳,讓所有人都不禁產生一陣耳鳴。

「啊!」沐雲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黑針入體的痛楚,她實在無法忍受。

小黑心急如焚,立刻快速拍打雙翅,化作一道黑色殘影沖入龍捲風之中,他巨大的身形毅然擋在了沐雲的身前,所有的黑針此時全部沒入了他的體內。

「昂!」龍吟聲震蕩四野,似悲鳴,似宣洩,「黑黑!」冰冰心疼地也奮不顧身地沖入了龍捲風中,她將雙翅忽然展開,擋在了小黑的身前,「噗噗噗!」繼續攻來的黑針又都扎入了她的體內。

「冰冰!」小黑緊緊抱著冰冰,想要將她身子轉到自己身後,卻被冰冰用力阻止住了。

血狼看了一眼還在吞雲吐霧的仔仔,搖了搖首自言自語地道:「得,這次我看是躲不過去了,」說著,他又沖仔仔道,「喂,狗崽子,一會你過好煙癮也過來擋幾針吧!」說罷,他身形一閃,瞬移不見。

「噗噗噗!」龍捲風中又傳來一陣悶聲,「嗷嗚!」緊接著便聽見一聲痛苦的狼嘯聲傳了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