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已經標註了,任何一個稱職的船員都可以憑海圖找到瀛洲島,掌櫃的要對瀛洲用兵?”劉海問道。

“有這個想法,不過我走的這一段時間,瀛洲人並沒有來找其他人麻煩,先放着吧,船還沒造好,明年再說,過幾天咱們去離島吧,我想親自去看看。”雲飛說道。

“好的,禿嚕正好有些想家了,我這邊隨時都可以出發,對了掌櫃的,我去瀛洲的時候發現那邊珍珠特別便宜,就買了一些,聽說他們那邊糧食緊缺,所以很多人靠打漁爲生,還有不少人進行海產養殖,其中就有人養殖蚌,蚌中產珍珠,所以珍珠價格比咱們這邊便宜很多。”劉海說道。

“好事啊,以後又多了一項收入,你在尋找瀛洲島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其他大陸?”雲飛問道。

“沒有,我怕掌櫃的着急,所以就沒繼續往東走。”劉海說道。

“嗯,以後再說,你先回去吧,這幾天等我消息。”雲飛說道。

wωω ☢ttКan ☢C○


雲飛沒想到瀛洲這麼“小”,又造炮艇又造登陸艦,感覺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不過也不後悔,至少還可以用來護衛飛雲島。

周家最近太讓人眼紅了,本來周家就是風嵐國一流的富豪,現在隱隱有成爲風嵐國首富的趨勢,自從開展遠洋貿易以來,周家賺得盆滿鉢滿,特別是從離島那邊運回的當地特產,毛收入至少要翻兩倍甚至更多。

周海川從雲飛那裏接收兩百來條船,自己造的一百多條貨船也交付了,不少人稱呼周海川爲船王。

雲飛在去離島之前,準備去跟周海川談談合作的事。

“船王伯父,小子來看你了。”雲飛見到周海川,開了個小玩笑。

“你這臭小子,什麼叫船王伯父,自從上次阿福結婚,就沒見到你人,怎麼今天想起來看我了?”周海川笑罵道。

“伯父容光煥發,意氣風發,難道賺銀子也能使人年輕?”雲飛坐在周海川對面說道。

“咋地了?眼紅了?後悔了?”周海川笑道。

“哪能啊,你賺和我賺有什麼區別麼?一家人,誰賺不行?”雲飛說道。

“就你小子會說話,補衣那麼精明的一個人,也敗在你的甜言蜜語下。”周海川說道。

“額···其實主要是個人魅力,再說美女愛英雄,像我這樣上馬能打仗,下馬能經商的英雄,補衣是不會錯過的~”雲飛口花花道。

“得了得了,我早上吃了不少,你可別讓我的胃不舒服,說吧,你向來都是無時不登門的。”周海川說道。

“三個目的。”雲飛伸出三根手指說道,“一送禮,二建議,三合作。”

“哦?禮物呢?”周海川看了看雲飛的身上說道。

“在這裏呢,身上沒有,別看了。”雲飛指着自己腦袋說道。

“又有好點子了?”周海川眼光大亮說道,雲飛的一個點子就是大量的財富啊。

“不是點子,是給你一條財路。”雲飛說道,然後將劉海說的瀛洲珍珠跟周海川說了一下,最後說道:“天然的珍珠很少見,所以無論是咱們風嵐國還是出雲國,珍珠價格都很高,所以,這裏的利潤很可觀哦,只等我明年抽空把瀛洲弄到手,您就可以販賣珍珠了。”

“搶到手吧?不過我喜歡!”周海川說道。

“嘿嘿,只怪他們不開眼,三番五次找我麻煩,代價是必須要付出的。”雲飛說道。

“好吧,知道沒人敢惹你,連風浩然都不敢得罪你,你搞出來的那些玩意太嚇人了,說說你的建議吧,是不是我有哪裏做的不好,請指教。”周海川虛心地請教道。

“我哪敢在您面前指手畫腳,單純的就是建議,這與我後面談的合作有關,我希望伯父能再弄一兩百條船。”雲飛說道。

“爲什麼?我們現在運力剛剛好,再多不說價格要降下去,可能賣都不好賣了。”周海川說道。

“市場和消費習慣得慢慢培養,單從這個層面講,現在確實不需要再造船,但是船造好了可以先放着,等到急用的時候再造就來不及了,比如在節日前是不是會有貨物需求量大的時候?有沒有因爲天氣或其它原因而無法運輸的時候?又或者有些船需要維護?等等吧,我覺得造一兩百條貨船還是必要的,再說船少了也配不上您船王的身份不是?”雲飛說道。

“嗯······我考慮下,我想先聽聽你的合作項目。”周海川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建議您造船也是因爲涉及到咱們合作的事,我希望周家船隊爲我提供運輸服務,也就是說,周家負責將我在離島購買的原材料或生產的產品運送到我指定的地方或者由周家代爲銷售,保證不影響周家的業務,銷售所得兩家分成,另外,還可以開通快遞業務啊。”雲飛解釋道。 有了老柳樹的相助,蕭長風和神龍根本就無視天妖等人的存在,他們一路疾奔,直取‘妖王壇’,由於時間緊迫,蕭長風和神龍不敢有絲毫的耽誤,因爲天妖隨時都有可能返回來。

神龍的速度極快,幾個閃落,就到了‘妖王壇’的上空,望着熟悉的‘妖王壇’,蕭長風淡淡的道:“神龍,收起氣息,我們下去。”

神龍低低的應了一聲,瞬間就收起所有的氣息,直落那“妖王壇”,他們剛一落下,就被“妖王壇”的守衛發現,頓時,四周響起了示警的聲音。

蕭長風和神龍對望了一眼,道:“果然不是泛泛之輩,看來,這場惡戰是在所難免了。”

神龍一聲長吟,以行動回答了蕭長風話,只見他瞬間就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華,將來到他和蕭長風周圍的小妖全部撞飛,這些小妖雖然實力不俗,但是比起蕭長風和神龍來,那可就差遠了。

只是幾個回合的較量,這些小妖就都已經被擊退,只是他們仗着人數上的優勢,一波接一波的往上衝,蕭長風眉頭微微一皺,心裏滿是無奈,這樣下去可不行,就算自己在厲害,早晚也會被拖倒,更何況,天妖隨時都會回來。

看出了蕭長風的憂慮,神龍道:“你進去,我守在這裏。”

蕭長風遲疑了一下,道:“這……”

神龍道:“放心,這些小妖還傷不了我,不過你可要快點出來,要是天妖回來可就麻煩了。”

蕭長風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而且神龍說的也是事實,這些小妖根本就不是神龍的對手,要不是不忍傷害他們,現在他們恐怕都已經躺在地上了。

蕭長風朝着神龍微微一點頭,就轉身飛進“妖王壇”裏,去尋找黑蛇。

“妖王壇”遠看就和一個罈子沒什麼區別,到了裏面才知道,這裏面可是分了好多層的,光看那一圈圈的階梯都有點暈了,更不要說去找一個人了。

由於時間緊迫,蕭長風不得不硬着頭皮找下去,那一個個黝黑的房間多少讓人頭皮有點發麻,不過爲了九界的蒼生,蕭長風卻又不得不鼓起勇氣往下找。

或許是蕭長風的氣息太過特殊,也有可能是“妖王壇”的位置不一樣,反正蕭長風剛跨進第三層階梯,就被幾股強大的氣息鎖定了,那幾股氣息異常詭異,緊緊的鎖在蕭長風的身上,讓他如鍼芒在背,異常難受。

蕭長風微凜,想不到除了天妖外,居然還有其他幾位妖界高手,看來自己這次妖界之行註定不會不會平靜。

那幾股氣息鎖定蕭長風之後,卻沒有什麼大的動靜,彷彿他們只是在注視蕭長風一般,並沒有出手的意思,蕭長風卻不這麼想,要是這幾位高手同時出手的話,自己不一定可以安然從這裏出去。

只是在他等了又等之後,始終不見對方出手,就在他微感詫異之時,那幾股氣息突然全部消失不見,蕭長風在心裏輕噓了一口氣,自己終於擺脫了剛剛那股壓抑的窒息,如果那幾股氣息在堅持一會兒,自己一定會失控而搶先出手。

那幾股氣息剛剛消失後,一個讓蕭長風熟悉且有陌生的聲音突兀響起:“蕭兄弟,真的是你,你怎麼會來這裏?”

蕭長風輕輕的皺了皺眉頭,隨後纔想起這聲音來,他頓時激動的道:“黑蛇前輩,是你嗎?”

那聲音道:“是我,只是你怎麼來這裏了,難道你是被天妖抓來的?”

蕭長風頓時大喜,想不到自己苦於尋找的黑蛇真的在這裏,他立刻道:“晚輩就是來找你的,前輩,你在什麼對方,可否出來與晚輩一見,晚輩有要事相求。”

蕭長風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他的身前出現了一道淡淡的影子,那影子由淡到濃,最後竟變成了黑蛇的模樣。

黑蛇的樣子沒什麼變化,他依然是那樣的英俊,那樣的冷漠,只是在他的眉宇之間多了一絲哀愁,望着如昔的黑蛇,蕭長風激動的道:“原來前輩在這裏,讓晚輩一陣好找。”

黑蛇微微詫異道:“蕭兄弟照我有事?”

蕭長風點點頭,高興的道:“不錯,由於事態嚴重,前輩是否可以與晚輩暫時離開這裏,再行商量。”


黑蛇微感詫異,道:“什麼事,非要出去說不可。”

蕭長風看了看剛剛傳來氣息之地,欲言又止。

黑蛇看出了蕭長風的擔憂,他笑道:“你放心,那裏的人都是故人。”黑蛇的話音剛落,在他的身後立刻出現了白鶴和花豹的影子,他們看起來也和以前差不多,唯一讓蕭長風感到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們的高手氣質越來越明顯,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這些日子來,他們的修爲是越來越高。

望着花豹和白鶴,蕭長風高興的道:“前輩都在這裏,真是太好了。”

白鶴笑道:“蕭兄弟果然人中龍鳳,每次見到你都會給人不一般的感覺,看到蕭兄弟現在的修爲,再看看我們自己,白鶴真是汗顏。”

花豹在一邊笑道:“是啊,原以爲這段時間的修煉已經讓我們脫胎換骨,只是和蕭兄弟比起來,我們依然還是不及。”

蕭長風急忙拱手道:“兩位前輩笑話長風了,其實長風真的沒有兩位前輩說的那麼好。”

白鶴笑道:“蕭兄弟依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彬彬有禮,真是讓人喜歡。”

就在蕭長風和白鶴、花豹說笑之時,黑蛇卻大煞風景的道:“好了,你們就不要在這裏廢話了,長風,你說說,你來這裏到底有什麼事?”

蕭長風這纔想起自己來這裏的目的,他立刻嚴肅的道:“晚輩來這裏是想請前輩相助晚輩顛覆盤生大帝,解救神界衆神,還九界一個真正的安寧。”

黑蛇等三人頓時驚道:“什麼?顛覆盤生大帝?” “還付什麼船資啊,我們每天都有從離島到雲嵐灣往返的船,讓這些船捎帶回來不就行了?”周海川說道。

“哦,那要是我的貨量很大呢?如果您的船隊在海上失事了或者被海盜搶劫了呢?”雲飛問道。

“哦?你的意思是我的船要是出事了,還要賠償你的損失了?”周海川問道。

“當然啊!所以不能免費,必須要收銀子。”雲飛說道。

“那你爲什麼不自己造船,自己運輸?”周海川奇怪道,難道這小子讓自己承擔運輸任務就是爲了保險?

“伯父,我這是要扶植你啊。”雲飛老氣橫秋地說道。

“說說。”周海川沒有見怪,想聽聽雲飛的想法。

“您現在進行海外貿易是自營業務,隨着人員、貨物往來頻繁,送信、送貨就會有需求,您就可以承接這些業務,收取一定的費用,客戶就不要親自前往就可以將信件和貨物送到目的地,這就是快遞業務。”雲飛解釋道。

“這···有利可圖?人家就送一封信我也用整條貨船給他送?”周海川質疑道。

“當然不是,您不是每天都有船往返麼?讓這些船捎帶就行了,快遞需要業務地點多,人手多,前期業務量少,發展可能會緩慢,但是發展起來後也是有利可圖的,關鍵是壟斷,後加入的商家,由於信譽和業務點少,很難撼動先入者的地位,當然,先入者要自律,不能自己壞了自己的名聲,這只是我的想法,僅供參考。”雲飛說道。

停了一會兒,讓周海川消化理解,然後又說:“至於爲什麼我不自己弄船隊搞運輸,主要是我嫌麻煩,還有就是成全伯父爲真正的船王,我的產品保證是搶手貨,相信這次合作會很愉快的。”

“行,貨運的事我應了,快遞業務我要考察一下,其實船王不船王的我真不在乎,只要有銀子賺就好。”周海川說道。

“伯父您還差錢麼,銀子多了也就是數字,名利雙收纔不枉來世上走一遭,遺臭萬年也好,流芳百世也罷,至少有個讓後人緬懷的由頭~”雲飛說道。

“怎麼不差錢!用不了多久你小子的財富就超過周家了!”周海川瞪眼說道。

“哈哈,看來伯父您也不能免俗啊,還是對名頭很在意的嘛,唉,其實都是浮雲啦,何必在意呢。”雲飛笑着說道。

“你這小子,勸我名利雙收的是你,說名利是浮雲的也是你,話都讓你說了,你讓我怎麼辦?”周海川吹鬍子瞪眼地說道。

一老一少,說說笑笑中就把基調定下了,這個世界信息傳遞不便,特別是國與國之間,雲飛在馬其頓的時候就深刻感受到了,感同身受,相信快遞業務也會有市場的,所以就提了出來,之所以沒有力推,就是因爲這項業務有太大的不確定性,而且前期投入太多,雲飛也不敢保證一定能賺錢。

雲飛這次親自去離島那邊,主要是想考察下當地情況,還有個打算就是看看有沒有什麼適合深加工的資源,比如菸草、可可,可以在當地加工或者運回來加工,像倒賣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事,雲飛不愛做。

從周府回來後,雲飛到實驗室找到陶然,因爲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想跟陶然談談。

“陶然,沼氣的事搞得咋樣了?都三個多月了,應該有眉目了吧?”雲飛問道。

“還說呢,我都很長時間沒吃好飯了,太臭了,這個東西真的有人會用?”陶然哭着臉說道。


“額···臭是臭了點,我也沒讓你天天去聞啊,結果咋樣?能燒不?”雲飛問道。

“我得檢測濃度啊,又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靠鼻子了······”陶然說道。

“我靠,你找死啊,那氣體有毒的!”雲飛真的嚇了一跳。

“我說呢,我總覺得頭暈噁心,還以爲是臭的原因,原來有毒啊,掌櫃的,你不喜歡我就直接殺了我得了,沒必要這麼坑我啊,當初你只是囑咐我別弄爆炸了,可沒說有毒啊。”陶然可憐兮兮地說道。

“對不起,我忘了,下次一定注意!”雲飛不好意思地說道。

“希望下次你還能見到我吧,我怕我挺不到見你最後一面了···”陶然面容悲慼地說道。

“說的怪嚇人的,沒事的,你現在還活着就不會死了,以後一定要注意。”雲飛說道。


“這氣體還有毒,又臭,真的能行?”陶然問道。

“肯定行的,保護措施必須要做好,只要不是刻意爲之,還是很安全的。”雲飛說道。

“那怎麼用它做飯?做出來的飯不會也臭了吧?”陶然問道。

“臭你個頭!你沒點燃過沼氣麼?臭麼?”雲飛怒斥道。

“沒有,你不是說點火要爆炸麼?所以我一直沒敢點······”陶然說道。

“暈,用管道把氣體引出來,沼氣池必須要密封,走,咱們一起去試試。”雲飛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