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響亮的敲門聲響起,一隊軍隊迅速的沖了進來。後面跟著白娘子以及數名將軍級將領。

「大膽,你們要做什麼!」一名四品王座大聲呵斥道。這衛[***]太過無禮了,竟然沒有經過允許就闖進來。

「我們來見魏王,韓王和齊王!還請三位王爺出來一見!」白娘子朗聲說道。

嘎吱一聲!主屋大門打開,三名大唐藩王神色有些不虞的走出來。他們是很欣賞白娘子這個巾幗女將,但是欣賞歸欣賞,對於白娘子的無禮他們還是很有意見的。

「白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韓王脾氣最為火爆,當先開口質問道。

「見過三位王爺,素素此次前來乃是希望三位王爺替衛[***]主持公道。」白娘子行了一個軍禮,大聲說道。

「主持公道?出什麼事了?」魏王實力最強,個姓也最是沉穩。

「昨天我軍中一隊人馬被殺,全身精血被吸光。全軍因為這件事一片恐慌,還請魏王及兩位王爺能夠出手,將兇手捉拿歸案。」

「有這種事!什麼人敢殘害我大唐軍士!白將軍,本王一定會出手將兇手捉拿歸案的。你可知道兇手是誰?」魏王沉聲問道。

「就是他!」白娘子縴手一指,正是站在邊緣,一臉無所謂的塔羅。

(未完待續) 魏王神色一變,掃了塔羅一眼,再看向白娘子的目光多了一絲為難。

「白將軍,你有什麼證據嗎?」韓王看到魏王為難,代為開口問道。

「沒有,但是這黑水王城有能力又有機會做出這種事的人只有他。」白娘子搖搖頭,一雙鳳目死死的盯著塔羅。

「沒有證據就不要亂說,難道你們認為本座好欺負不成?」塔羅眼中閃過一抹毒辣之色。強壓下心頭嗜血的沖同,將目光看向魏王三人。好像在等著三人表態。

「哼!將你的空間戒指打開,裡邊肯定有我衛[***]將士的遺物。」周勝男開口說道。

「荒唐!本座堂堂八品王座,豈是你們這些螻蟻可以輕侮的。在多說廢話,不要怪本座不客氣。」塔羅臉色陰沉,身上湧出一股駭人的殺機。

「塔羅,不要以為你有武王給你撐腰就肆無忌憚,這裡是黑水王城。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錢鐵龍大聲說道。

「一個世俗軍隊將領也敢教訓本王,真是不知死活!」塔羅大手一揮,一股血色腥氣充滿整個小院。

「助手!塔羅,你要做什麼!」齊王跳了出來,揮手破掉塔羅的拳意。如果這一拳真的打實了,錢鐵龍肯定活不了,就連白娘子也休想活命。白娘子可是李麟的女人,齊王三人絕對不會讓她出問題的。

「齊王殿下,還請你搞清楚狀況,難道你也認為這些螻蟻有資格審問本座不成?」塔羅臉上沒有絲毫的忌憚之色,彷彿面對的不是九品王座,而是地位平等之人。

「哼!這件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你又何必對他們動手。白將軍,你先回去,這件事情我們三個老傢伙會去查的。保證給你一個交代!」齊王溫和的說道。

「不錯,有我們三個在,總不會讓你吃虧的。」魏王嘆了口氣。以他們的實力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塔羅的為人。但是塔羅是武王的心腹之人,武王踏入皇級,在**地位大增。就算是那些有心皇位的皇子們也不願意輕易得罪。魏王三人雖然沒有爭奪皇位之心,卻也不想捲入武王和李麟的紛爭。一個是老牌強者,皇級高手,另外一個是老祖宗關注的新星,對其多有照拂,將來成就不可限量。對於二者魏王三人都不想得罪,這也是他們明明知道塔羅在修鍊邪功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重要原因。

「不行,今天本將軍一定要帶走他,刑名軍法!」白娘子神色鄭重,說出來的話卻讓魏王三人滿臉不可置信。這白娘子也太不是抬舉了。難道他不知道這個世界雖然有強權,但主要趨勢還是實力為尊。

「哈哈……!本座沒聽錯吧!就憑你們也敢對本座用軍法,真是不知死活!」塔羅狂笑道。轉而對著魏王三人說道:「你們三個也聽到了,不是本座找他們的麻煩,而是人家根本就不想放過我!三位,現在是你們做選擇的時候了。」

塔羅臉上籠罩著絲絲瘋狂之色。這次前來黑水王城除了趁機除掉李麟之外,還有拉攏魏王等三人的意思。畢竟精通合擊之術的九品巔峰王座組合本就不多見魏王眼中閃過一抹怒色,但卻敢怒不敢言。

「白將軍,你且回去,這件事我們三個會處理的。」魏王最終說道。他要做最後的嘗試,不想和任何一方撕破臉。李麟背後有黑書叢林作為後盾,實力絕對不比武王差。更何況現在他們人就在黑水叢林的門口,一旦惹來獸皇出手,他們兄弟就算精通合擊之術也難逃一死。

「不行!這個人末將今天必須帶走!」白娘子無比強硬的說道。在她身邊的周勝男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只是眾人都沒有注意而已。

「哼!不知死活!既然李麟不在,本座就先拿他的女人開刀!」塔羅臉色難看,伸手抓向白素素。

白娘子沒有動,俏臉上掛著一抹譏諷之色。

塔羅心底多了幾分不安,原本只是生擒他的手段立刻加了幾分力道。

嘭——!

一聲巨響,白娘子一行人毫髮無傷,塔羅卻被憑空出現的在一支乳白色利爪拍飛出去。

「什麼鬼東西!」幸虧塔羅這一擊的力氣沒有用瓷實了。否則這一下不死也要重傷。

吼——!


一聲巨大的虎嘯響徹整個狄山小城,整個狄山小城都黑下來了。如果眾人在外界看,就會發現在在狄山小城上方盤踞著一頭龐大的白虎。其一支利爪深入城中,剩下的大半個身子仰天咆哮。

「獸……獸皇!」魏王臉色大變,韓王和齊王立刻動起來,三人背對背呈品字形,身上的氣息竟然在極端的時間內融合在了一起,其爆發出的威勢已經極為接近武皇級高手。

「魏王,還請你不要助紂為虐!」白娘子清冷的聲音傳來。

「白將軍,還請手下留情!」魏王滿臉苦澀。這頭盤踞的城池上的白虎極為強大,遠不是他們三兄弟能夠相比的。現在三人聯手也不過只有自保之力,救下塔羅更加不可能。

「本將軍說過,誰對衛[***]出手就是我們的敵人,塔羅他必須死,血債血償,這是衛[***]的信念!」白娘子的聲音不疾不徐,但每一句話聽到塔羅的耳中都讓他絕望。

呼——!

巨大的白虎爪子凌空拍下,凌厲的勁風撕裂一切,塔羅無論速度多快都不可能逃過這一擊。

轟隆一聲,地面出現一道巨大的虎爪印,而虎爪之下除了一灘血跡什麼都沒有。

白虎碩大的頭顱俯視下方,一雙冷酷的眸子中滿是殺機。其虎爪一翻,拍向城中另外一處地方。

轟隆——!

房屋破碎,一個狼狽的身影猛然沖了出來。他的身上殘破不堪,全身上下都是傷痕血口,汪汪的鮮血浸濕了所有衣服,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像個血人。


「整個狄山小城都在陣法之內,即便你的手段再詭異,也難以逃出去。」白娘子臉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白虎兵陣經過這段時間的演練,已經具備了實戰的能力。更何況其對手只是一個八品王座,在白虎大陣面前和螻蟻沒什麼區別。畢竟是上古帝朝兵家的巔峰產物,即便殘缺不全也不是皇級之下的武者能夠相比的。

轟隆——!

碩大的虎尾橫掃。將塔羅抽飛。隔著老遠都能聽到其體內發出的霹靂啪啦的聲音。

「啊——!」一聲不似人的嘶吼聲響起。塔羅如同一堆碎肉顫悠悠的站起來。滿是血污的臉上不再是絕望,而是濃濃的瘋狂之色。

「是你們逼我的,你們都該死!」塔羅的聲音中充滿了刻骨的恨意。一道血色之力從他的身體中湧出來。同時一柄血色小幡從他的頭頂百會穴慢慢升起來。同時血光大方,竟讓將整個院落籠罩。

「啊——!」

一聲慘叫聲傳來,一名來自**的一品王座高手慘叫一聲,體表突然崩裂,鮮血如同血色絲線沖向血色小幡。

緊接著又有幾名初級王座在驚恐中崩潰身亡。

「塔羅,快停下!」魏王大吼道。這種強行掠奪人精血的舉動實在是太過詭異邪惡了。還有塔羅頭頂的那一桿血色小幡,其產生的吸力連九品王座體內的精血都受到影響。

吼——!

白虎咆哮一聲,白素素一行人迅速退了出去。如果不是有白虎大陣存在,她們恐怕要在第一時間遭劫。

白虎虎爪猛然向著血色小幡拍去。

嗡——!

一股濃郁的血色之力從小幡中湧出來,道道充滿怨念的嘶吼聲從血色之力中傳出來。彷彿這血色之力中束縛著無數的靈魂。這股詭異的力量竟然頂住了白虎的一擊,甚至還將其反擊了回去。

白虎發出了一聲吃痛的吼叫,虎爪瘋狂拍下,卻都被血色小幡擋住。

與此同時,血色小幡下方的塔羅**逐漸萎縮,整個人看起來乾巴巴的,就像被他吞掉所有精血的乾屍一般。

「桀桀——!你們……都要死!」塔羅竟然以自己的精血獻祭,讓血色小幡的威力達到了極為恐怖的程度。就算集合了十萬大軍的白虎兵陣一時也難以得手。

魏王和韓王齊王對視一眼,同時點頭。一股濃郁的金色拳影猛然轟向血色小幡籠罩的塔羅。

「沒……用的!噬血幡……獻祭一旦成功,威力將暴增幾百倍倍,不要說你們三個老傢伙聯手,就算是真正的皇級高手也難以攻破他的防禦。」塔羅沙啞近乎鐵石的聲音傳來。短時間內發生這種變化讓所有人震驚於塔羅所修功法的恐怖。

魏王三人聯手攻擊的手段在碰到血色噬血幡的瞬間就被吞噬掉。這讓三人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嗡——!


一道黑芒猛然從狄山小城外沖了進來。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輕鬆貫穿了血色之力,最後直接插在血色小幡的旗面上。

「不……不可能,這是什麼鬼東西!」塔羅眼珠子一翻,竟然直接暈了過去,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氣的。

(未完待續) ………………魔刀貫穿整個噬血幡的幡面,噬血幡不但沒有被魔刀吞噬破壞掉,其上反而迸發出一股精純至極的血色能量,生生將魔刀崩飛了出去。

「咦?」一道訝然的聲音傳來,虛空中慢慢發現出一道身影,在此人的肩頭蹲著一頭一尺多長的紅色猴兒,正眨著一雙火眼金睛饒有興趣的看著下方的昏迷后又驚醒的塔羅。

「這應該是噬血幡吧!能夠將其祭戀到雜品靈寶巔峰,相比你就是那個叫索木的人的師傅。」神秘人正是李麟。當時他帶著火猿趕往黑水王城,在接近黑水王城的時候,被李麟壓制在體內孕養的異寶噬血幡突然異動起來。根據兩者之間的聯繫,李麟迅速從黑水王城離開並利用空間之力迅速向這裡趕來。

哇——!

塔羅吐出一口心頭熱血,一雙暗淡近乎熄滅的眸光抬頭看著凌空而立的李麟,嘴角一扯,露出一種詭異的興奮神色。

「終於來了嘛!真是天可憐見,我兒,師傅要為你報仇了!」塔羅的聲音很低微,最後的幾個字更是近乎模糊的聽不到,就連距離他很近的李麟都沒有把握住他說了什麼,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嘭的一聲,塔羅的整個人竟然完全毫無徵兆的炸裂成一片血骨碎肉,然後其中的精血流入噬血幡中,瞬間修補了噬血幡上的破洞。同時一股異常強悍的邪異氣機爆發,血色之力形成一道散發奇異波動的能量團。

「這是怎麼回事?」李麟皺著眉頭,沒想到塔羅竟然就這般被反噬而死,這噬血幡還真是詭異啊。

「聖龍王,小心!」火猿低聲提醒道,對方的死亡沒有讓火猿的擔心有絲毫的減弱,反而因為噬血幡的不斷強大而更加緊張。

李麟神色一稟,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咔嚓——!

噬血幡旗面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緊接著裂痕迅速蔓延到整個噬血幡上。這種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下意識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狄山小城半空中的巨大白虎一隊冷厲的目光也死死的盯著散發血色力量的噬血幡。

轟——!

噬血幡爆炸,虛空中出現一個血紅色的大洞。一股嗜血,狂暴的氣息從血洞中傳來。

「這個氣息?」李麟神色大變。從大洞中傳出來的氣機波動已經遠超武皇初級。而且那濃郁的嗜血之氣,讓李麟極為不舒服,就連被崩飛回來的魔刀都對血洞中散發出來的氣息感到非常的不適應。

吼——!

一聲低沉的咆哮聲從血洞中發出,緊接著傳來無邊海浪滾動的聲音,一股血紅色近乎人類鮮血的液體猛然從血洞中湧出來。

「不好,這是血海修羅的空間之門。塔羅剛剛血祭自己的目的就是接引血海修羅降臨,該死,不管怎麼樣,咱們都必須將血洞破壞,阻止修羅一族的高手降臨。」魏王想到了傳說中的血海修羅世界,臉上一瞬間變得沒有血色。

啊啊啊——!

一陣凄厲的哀嚎聲從淌出來的血河中傳出,仔細看會發現在血海中沉浮著無數的生靈,他們無一例外皆眉頭緊皺,彷彿在承受著無邊痛苦而無法解脫一般。

「漢王快些動手毀掉這空間之門,否則整個狄山小豬都有可能被血海修羅的高手毀掉。和人類相比,修羅一族的武士雖然長相奇醜,但戰鬥天賦極為恐怖。」韓王大聲對李麟喊道。目前這種情況,也唯有李麟手中的黑色殘刀有破壞空間之門的實力。

「血海修羅是什麼?」李麟好奇的問道。火猿一雙大眼珠子也瞪過去,裡面除了明亮就只剩下濃濃的不解之色。

「修羅一族是上古一支戰鬥力強悍的種族,殘暴凶戾,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上古神魔大戰之後,血海修羅一族全部消失不見。有人說這一種族被神魔滅掉了。也有人說他們這一族的人隱居小世界中,天地不發生異變是不會輕易出來的。最終結果被證明,修羅一族並么有滅絕,而是隱藏在血海小世界中,至於他們的實力發展到哪一步,至今沒有一個詳細的結果。」齊王開口說道。

噗嗤一聲,如同血海之中湧起一朵浪花,一支幹枯,無力,繚繞著戾氣的乾癟大手突然從無比血海中伸了出來,緊接著一個看似蒼老到全身乾巴巴的恐怖身影從血海之中探出半個身子。其體長足有三四米,全身皆是皺巴巴的,但肌肉卻異常強悍,看起來說不出的怪異。

「吼——!」一聲咆哮,讓血洞中流淌出的血海更加充滿波濤。

「天哪,這是大修羅!塔羅怎麼會引出這種東西。」魏王失聲說道。

「大修羅很厲害嗎?」李麟沉聲問道。

「大阿修羅乃是武皇級的修羅戰士,你說可怕不可怕。我們走,我們這一把老骨頭還不想被交代在這裡。」魏王沉聲說道。三個人揮手將僅剩的數名昏迷的先天高手裹挾在手,向著狄山小城外而去。

吼——!

巨大的白虎一聲長嘯,對著撤離的魏王三人拍出了利爪。

「住手,讓他們走!」李麟神色平靜淡然的說道。

「漢王高義,今曰之事我等兄弟三人欠漢王一個人情,只要以後能夠做的的,絕對不會推辭。」魏王朗聲說道。帶著自己的人在白虎大陣露出的間隙中迅速離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