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聞仲傳信約見妲己,並且附有重禮相送時,妲己頓時心中一驚,很是疑惑,同時也是忐忑不安。

她不明白一直將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聞太師,怎麼會忽然間跟自己主動示好。

但是,聞仲信中言辭很是誠懇,似乎並沒有惡意,並且信中重點強調務必讓她準時赴約,於情於理,她還真沒法拒絕。


於是,妲己只好回信告訴聞太師,說她一定會如約而至。

妲己心想:「這老匹夫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不行,我一定要萬般小心才是,切不可中了他的圈套!」

很快妲己如約而至,深夜輕飄飄來到了聞太師府中,在四周一片寂靜的氛圍中,她忍不住有些莫名的恐懼。

「篤篤篤!」

「……」

輕輕的敲門聲剛剛想起,那屋門便悄無聲息地自動打開,緊接著屋內燈火通明,恍如白晝。

屋內正中間端坐一人,面如淡金,五柳長髯,飄揚腦後,額上有一隻處於閉合狀態的眼睛。

不用問,中間端坐之人,不是旁人,正是讓蘇妲己心生畏懼的聞仲聞太師是也。

而那隻處於閉合狀態的第三隻眼,便是眾人津津樂道的「神目」,能夠辨忠奸,分妖魔,看人心的神目。

「這老匹夫到底在搞什麼把戲?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我切不可盲目進去……」

妲己正在思慮之間,忽聽對面聞太師發話了:「呵呵,歡迎蘇娘娘,房門已經打開,快快請進吧!」

「哼哼,聞太師,說得倒是好聽,你自己端坐在屋內,客人來了屁股也不抬一下,這就是你所謂的待客之道?」

妲己心中膽怯,不敢貿然向前邁步,但是又不能在聞太師面前表現出來,只好佯裝不屑一顧的樣子。

「哈哈哈,蘇娘娘,此時已是深夜,又是在我太師府中,你我就不要再繞彎子耍心眼了,我已經將周圍施法布置妥當,外人根本無法看到你我二人的一舉一動。我很清楚,對於那些禮數,你也根本不會放在眼裡,而是由於擔心我圖謀不軌,所以有些恐懼是吧?哈哈哈,蘇娘娘,放心進來吧,我對你絕無惡意,而是有事相求!更何況你還是紂王最寵愛的妃子,我哪敢有絲毫造次之心啊!」

聞仲一語點破蘇妲己的顧慮,這讓蘇妲己很是不爽,心說:「老匹夫,算你狠,我怎麼說也是修行千年的狐妖,豈能在你面前顯示出懦弱之相!料想你也不敢輕易動我,因為如今的紂王早已對我是言聽計從,被我迷得七葷八素的……」

「哈哈哈,太師果真是識大局明大理之人,但我蘇妲己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我來了……」

「刷刷刷!」

妲己言畢,一個飛身,白光一閃,頃刻間便來到太師近前。

「呵呵,蘇娘娘請坐!」聞仲微微一笑,示意妲己坐在對面的凳子上。

「嗯,那我就不客氣了!」妲己應聲落座。

「說吧,太師,你約我至此,究竟所謂何事?」


「好,蘇娘娘果然是爽快之人,我也向來不喜歡繞彎子!我想向娘娘借用一件寶貝,希望娘娘能夠成全!」

「哦,什麼寶貝?」

「玉枕,刻有君主名字的那個玉枕,我想借用一下!」 「什麼?玉枕?你說的是刻有君主名字的那個玉枕?」蘇妲己吃驚地問道。

顯然,對於聞太師的請求,她甚感意外,她想了一百個可能性,但是唯獨沒料到聞太師是向她借玉枕。


「嗯,是的,就是刻有君主名字的那個玉枕!我覺得,以蘇娘娘現在的權勢,這件事應該不難辦到吧?」聞仲點點頭,繼續詢問道。

「呵呵,太師你說得很對,對於我來說,辦這件事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問題是我為什麼要幫你?還有就是,你借這玉枕到底有何圖謀?」

妲己嘴角微微上揚,眉毛輕挑,似笑非笑地反過來質問聞太師。

「哈哈哈,蘇娘娘果然是伶牙俐齒,能言善辯!既然我敢向你借,肯定有讓你借的理由和把握,否則我豈會輕易驚擾娘娘,以至於半夜三更的在此等候!」


比干言語間毫不示弱,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這樣蘇妲己心中頓時不爽。

「哎喲,看來太師很是自信啊!我倒要好好聽聽你的理由,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底氣和把握!別廢話了,你還是快點說吧,待會君主若是發現我不在他身邊,追究起來,你的罪責可是不小!」

蘇妲己又搬出了紂王,想無形中暫且壓制一下聞太師的威風,儘管她知道這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明人不說暗話,蘇娘娘應該還記得火燒軒轅墳一事吧?」

「當然記得,如此血海深仇,我豈會忘記?比乾和黃飛虎這兩個老匹夫,我早晚會讓他們血債血償!」

「我知道,蘇娘娘很是為你那些冤死的兄弟姐妹們打抱不平!可是如果你可知道,你口中的仇人並非是真正的主謀,罪魁禍首根本就不是比干丞相和武成王黃飛虎,而是另有其人,只可惜你還一直蒙在鼓裡!」

「啊,什麼?主謀另有其人?速速道來,我倒想知道火燒軒轅墳一事到底是誰在暗中搗鬼!快說……」

「娘娘莫要衝動,我馬上就會告訴你真相!主謀就是當朝丞相孟耀光是也,就因為當初他對狐皮大衣著迷,於是打探到軒轅墳中狐狸眾多,便暗中散布謠言,說軒轅墳中有很重的妖氣,對大商的江山很是不利!於是,最終導致忠臣比乾和黃飛虎便火速感到,火燒軒轅墳!孟耀光這老匹夫也真是狡猾,他知道普通的狐狸都是有靈性的,更不用說修行多年的狐妖,所以他沒有親自動手參與,以免遭遇不測,而是想著坐收漁翁之利,等那些狐妖逃得筋疲力盡、窮途末路之時,他再派人前去截獲……」

「太師,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我怎麼有些不相信……」

「嗯,蘇娘娘你可知道我這第三隻眼有何功能?」

「早有耳聞,據說你這第三隻眼能夠辨忠奸,分妖魔,看穿人心!所以我很清楚,你一直都知道我是千年狐妖!」

「對,但是還有一種奇特的功能是鮮有人知的,那就是可以回放之前發生的事情,讓不知情者身臨其境!你且仔細觀看……」

聞仲言畢,眉頭猛然一皺,額頭上的第三隻眼頃刻間睜開,一道白光閃出。

「大,大,大!神目聽令,速速重現火燒軒轅墳的前因後果!」

聞仲口中念念有詞,話音一落,那第三隻眼便眨眼間放大了幾十倍。

與此同時,火燒軒轅墳一事的前因後果全部呈現在妲己面前,劇情和聞太師所言一般無二。

「夠了,夠了,真沒想到這孟耀光如此陰狠歹毒!素日對我趨炎附勢,惟命是從,孰知我的那些兄弟姐妹的慘死竟然都是因他而起!哇呀呀,老匹夫啊,我要親自將他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看到軒轅墳中的兄弟姐妹們慘死狀,妲己再也忍不住了,開始咆哮起來,完全不像白日里紂王面前那個嫵媚動人的蘇娘娘。

「嗯,娘娘息怒,切莫氣壞了身子,到時候君主又該遷怒他人!若不是為了向你順利借出玉枕,我也不會輕易將這第三隻眼的特異功能過早泄露出來!」

「哼,說了半天我還是沒聽懂你的意思,你說出這件事的真相和我借給你玉枕到底有什麼關係?請太師你明示,不要再繞圈子了,不夠剛才這圈子的確應該繞,我還真得感謝你,感謝你讓我知道了罪魁禍首!」

「呵呵,蘇娘娘,你且聽我道來!我之所以先告訴你火燒軒轅墳真相,我之所以向你借玉枕,就是為了順利完成除掉孟耀光的計劃!」

「嗯,什麼計劃?」

「栽贓陷害的計劃,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東風就是刻有君主名字的玉枕!只要到時候人證物證齊全,再加上娘娘您在一邊添油加醋,相信君主一定會下令將孟家滅門!」

「嗯,我明白了,這主意是太師你想出來的?還有就是,那孟耀光跟你有何冤讎,使得你如此費盡心機除掉他?我很清楚,你肯定不是為了替我那些冤死的兄弟姐妹報仇,一定另有隱情!」

「哈哈哈,娘娘真是心直口快,是的,的確另有隱情!不過,不是與我有冤讎,而是與比干丞相有冤讎!並且,這個除掉孟耀光的謀略就是比干丞相所設計的!」

「什麼?比干這個老匹夫竟然和孟耀光有冤讎!雖然比干不是主謀,但是他卻是實實在在的實施者,沒有他的實施,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也不會慘死,我豈能輕饒於他?哇呀呀……」

聞聽太師提到比干,妲己眼眉又是一立,凶光四射,言語間盡顯對比乾的仇恨。

本來,聞太師認為,一旦說出火燒軒轅墳真相,再加上比干設計除掉孟耀光一事,妲己可以減輕對比乾的仇視。

現在看來,對比乾的仇恨似乎並未消減半分,反而有增加的趨勢。

聞太師心中暗說:「不妙,這狐妖好像愈發仇恨比干丞相!不行,我得儘快說服她,玉枕一定要拿到手!妖孽,你還來勁了,我就不信還整不了你!」 「蘇娘娘,我理解你對比乾的仇恨,但是你也要明白,凡事都是有因才有果,若非當初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假扮仙女到鹿台歡宴,以至於露出馬腳,孟耀光也不會發現她們皆為狐妖化身的真相……」

聞仲還沒說完,蘇妲己便怒不可遏地打斷聞太師的話,兇狠地叱問道:「她們只是到鹿台歡宴而已,根本沒有任何惡意!你們好好想想,她們傷害君主了嗎?沒有!她們傷及那些朝中大臣們一毫一發了嗎?沒有!可是為什麼她們的下場卻是如此凄慘?你們人類口口聲聲的仁義道德何在?其實都是一些道貌岸然的傢伙!」

「是是是,蘇娘娘你說得很對,從表面來看,你的那些兄弟姐妹的確死得很冤,因為她們的確只是一時興起,參加歡宴而已,根本沒有傷及無辜!可是誰讓那孟耀光突然對狐皮大衣起了興趣,致使他動了歪腦筋,在比乾和眾位大臣之間散布流言……」

「哼哼,我倒想聽聽,到底是什麼流言以至於那老匹夫比干要大動干戈,火燒軒轅墳?」

「那孟耀光說,人妖殊途,自古勢不兩立,妖魔一旦出現,勢必會惑亂朝綱,引起天下大亂!所以比干丞相和武成王黃飛虎身為託孤的忠臣,自然是以維護大商朝為己任,才會火燒軒轅墳,以絕後患!其實如果沒有孟耀光的這番挑唆,比干他們頂多是多加防範而已,根本沒打算將你的那些兄弟姐妹趕盡殺絕!」

聞太師這番說辭之後,蘇妲己又是冷冷一笑道:「哼哼,如你所言,這比乾的所作所為應該算忠臣所為,所以我不應該歸罪於比干是嗎?」

「啊,蘇娘娘,難道不是嗎?」

「行了,我也不跟你辯論這是非對錯了,但是我知道這孟耀光該殺,比干也終究難辭其咎,該怎麼辦我心中有數,就不勞煩你煞費苦心了!」

「那麼,蘇娘娘,比干丞相借玉枕一事,你是應允還是不應允?」

「呵呵,我為什麼不應允?既然能夠除掉孟耀光,我同意借出玉枕!不過我有兩個前提要求,你們務必答應!」

「蘇娘娘請講!」

「首先,孟耀光要活捉,由我親自處置,我要親手將他碎屍萬段,千刀萬剮,為那些冤死的兄弟姐妹報仇雪恨!其次,比干那老匹夫必須親自給我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們磕頭認罪!」

「這……關於活捉孟耀光交給你處置,應該不是難事,但是第二個要求,未免有些強人所難了!蘇娘娘,你想想看,身為一朝的丞相,怎麼可能去給那些狐妖……你的兄弟姐妹們磕頭呢?」

「哼哼,這點都做不到,那麼借玉枕一事也就別想了!」

「……」

片刻的沉默之後,聞仲心一橫,開口說道:「好,蘇娘娘就依你所言,我一定說服比干去給你的那些兄弟姐妹磕頭認罪!也請你不要食言,一定按時將玉枕借給我們!」

「呵呵,聞太師請放心,我雖然身為妖狐,但是也是會信守承諾的,不像你們人類中的有些人,出爾反爾!」

……

聞仲與蘇妲己談妥之後,便馬上召見薛毅,將這一訊息如實相告,特別是蘇妲己的兩個要求,聞仲說得很是詳細。

「啊……讓丞相大人給那些狐妖磕頭謝罪?這怎麼可能?若是讓丞相聽到了,不氣個半死才怪呢!不可能,不可能,萬萬使不得……」

聞聽太師所言,薛毅大吃一驚,連連搖頭。

「薛毅總管,我也知道這樣實在是太難為丞相了!但是反過來想一想,當初丞相所為,也實在是有些過分!那些狐妖只是參加鹿台的歡宴而已,根本沒有絲毫惡意,可是最終卻落得個被大火活活燒死的慘狀,想來的確有些殘忍,唉……」

「太師所言也不無道理,可是讓丞相大人磕頭認罪這個要求,我是想都不敢想!更何況,人妖本就殊途,那些狐妖當時是沒有禍害任何人,可是誰又能保證她們一直都會那麼安分呢?丞相大人也是為了防患於未然!」

「嗯,薛毅總管的意思我都明白,但是俗話說得好,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也,要想凡事都稱心如意,根本不可能!眼下之事便是如此,如果丞相大人不能暫且委屈一下,那麼除掉孟耀光的計劃就會落空,如果就因為這一點,導致前功盡棄,丞相大人想必也會心有不甘!我相信,憑著總管你的三寸不爛之舌,再加上丞相對你的信任,那第二項要求應該也不難辦到吧!」

聞太師在言辭懇切勸說薛毅的同時,一直在暗中觀察對方的神色變化。

太師發現,此時的薛毅,已經不再向開始那樣堅決,若有所思的樣子,讓聞太師看到了希望。

同時聞太師暗暗啟動神目,讓神目微微張開眼瞼,露出一條細如絲線的縫隙,常人根本察覺不到。

神目神通廣大,縫隙中透射出無形光芒,頃刻間便將薛毅的內心世界一覽無餘。

緊接著,神目將所獲得的訊息傳達到聞太師的大腦中,從而讓聞太師知曉對方的一切心理活動。

「啊,原來這薛毅已然在心中接受了我的提議,並且還……還如此深謀遠慮!看來玉枕到手之後,孟耀光必死無疑,這蘇妲己也在劫難逃……」

聞仲在心中暗暗稱讚,對於薛毅的謀略佩服不已。

原來,薛毅借玉枕,不僅能將孟耀光順利除掉,還能藉此將蘇妲己退到風口浪尖,背負與孟耀光私通造反的罪名……

此謀略謹慎細微,步步為營,著實讓聞太師倍感意外,可是細細想來卻又在情理之中。

「嗯,只要不出意外,按此計劃實施,結果肯定會是一箭雙鵰,我大商朝將會重振雄風……」

聞仲暗中分析著薛毅的謀略,不斷地點頭……

「好吧,太師,我回去盡我所能說服丞相大人,以便儘快完成丞相的復仇計劃!一有結果我馬上前來告知您,我先行一步,就此告辭!」

「好,薛總管,慢走!」

薛毅言畢,便與聞太師告辭,即刻趕往比干丞相府,試圖說服丞相大人。

…… 就這樣薛毅深夜回到了比干丞相府,在暗室之中向比干如實稟報前因後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