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哼,死了就應該安分的入輪迴,盤桓人世會給很多人造成煩惱。老夫今天就發發善心送你們下去。」韓信冷笑著說道。以他的年齡,眼前的老者不過是個小輩,對方竟然妄想給他上課,如果不是沒有肉身,韓信根本就不會廢話,直接動手幹掉他。

呼呼!

另外兩道黑袍身影衝到半空,將韓信包圍起來。

「哼,就憑你們也想對付老夫?」韓信聲音中有著一抹怒色。不管之前多麼強大,現在的他依然沒有恢復到巔峰。以他目前魂體的實力,對付一個黑袍人不難,面對三個就不行了。當然,輸人不輸陣,韓信相信李麟的手段,只要拖延一下時間,將有極大的可能翻盤。(未完待續。) 就在韓信動手的瞬間,李麟身後突然衝起一股烏黑的魔氣,在魔氣之中傳來陣陣嘶吼聲。.而伴隨著無窮魔氣,三道昂然的身影從其中走了出來。

「那是?」三大天宗宗主略微一愣,緊接著臉色大變,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竟然可以**縱屍體,固然是邪魔外道。」黑袍神級強者沉聲說道。

「哼,之前你們的徒子徒孫可沒少被這些屍體所救,現在對你們沒用了就成為邪魔外道,你們的嘴臉只是讓人噁心。」韓信冷笑著說道。

「老祖,李麟那個混蛋撅了宗門的祖墳。」鎮天宗宗主突然喊了出來,另外連個天宗宗主臉色都變的極為難看。

「什麼?混賬東西,竟然打擾死者的安息。」黑袍神級強者怒聲說道。

「哼,你們做初一就不熬怪老子做十五了。」李麟冷笑著說道。他雙手揮舞出一道道本源魔氣沒入這三道身影中,然後這些萎靡的身邊竟然開始復甦,並攪動其漫天的死氣。這三尊身影皆是中年人,只是臉色毫無血色,眼神緊閉,行走間也多僵硬。

「億萬生靈的血氣被我收集,再加上這三尊神級不滅體,老子倒想看看誰能奈何得了誰。」李麟沉聲說道。

「該死的混賬,你是什麼時候做的?」鎮天宗宗主怒聲吼道,因為他發現那三尊不滅體之中竟然有他們鎮天宗的一位神級老祖的遺蛻。如果說其他兩個天宗是因為實力空虛被李麟趁虛而入還說得過去,但現在戰爭卻是在鎮天宗,並在山門雲集高手足有千萬,鎮天宗所有力量皆在,在這種情況下祖墳還**了,這無疑是**裸的打鎮天宗的臉。

「就在剛剛!如果你們不是翻臉不認人,老子也懶得打擾死人的安眠。在你們動手的那一刻,咱們之間已經不死不休,對於你們這些不孝子,讓你們的祖宗出手清理門戶最好。」李麟冷笑著說道。

「挖人祖墳是大忌,即便今天你能夠脫身,整個蒼龍大陸也不會容你。」神天宗宗主怒聲吼道。

「今天的事情今天說,誰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明天。」李麟滿臉冷笑,彷彿對於所謂的大忌根本不屑一顧。

「混賬,本尊要囚禁你的神魂,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元天宗宗主臉色扭曲,眼底滿是怨毒之色。

李麟不再廢話,體內的魔氣源源不斷的送入三具不滅體體內,**不滅體體內的死氣。

「老夫借用一尊!」韓信突然開口,李麟身前一尊不滅體轟然消失不見,當其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韓信身畔。

韓信自然不客氣,神魂轟然沖入不滅體體中,然後不滅體緊閉的雙眸轟然睜開,一尺長的魔氣精芒攝人心神。

「可惜是腐朽的不滅體,否則倒是可以以此恢復肉身。」韓信感嘆一句,那沙啞的聲音讓他自己都皺眉不已。

「我等活著竟然讓人刨了祖墳,這是奇恥大辱。」三位黑袍神級強者聲音中也滿是憤怒之色。其轟然出手,準備將韓信從不滅體之中逼出來。

「來得好,讓老夫好好掂量掂量上古之後後代高手的實力。」韓信沉聲說道。

「我來攔住他!」最先開口的黑袍神級強者沉聲說道。其他兩人點點頭,迅速向著李麟衝去。

李麟神色一變,就要催動不滅體出手。就在此時,一隻漠然立於李麟身後的魔魂突然一動,沖入李麟身前的一尊不滅體中,然後這尊不滅體瞬間復甦,霸道的一拳轟然而出,直接逼退了其中一人。同時雙拳揮舞,將李麟保護在身後。

所有人臉色變色,能夠入主不滅體的魂體必然異常強大,那道無形無質的魂影難道也是神級之上的存在?眾人無法解釋,畢竟當初魔魂發威的時候是在六芒星空間,最後能夠看到的沒有幾個人。

「我來!」兩名衝過來的黑袍神級強者留下一人對戰魔魂,剩下的一個則越過對手沖向李麟。作為神級高手自然看出李麟才是這場戰鬥的關鍵,滅殺了李麟,別的不說,溝通三具不滅體的魔氣將被徹底切斷。

李麟臉上也閃過一抹驚駭之色,現在唯有他一人面對神級強者。

李麟深吸一口氣,周身氣息轟然爆發,那氣息讓所有人變色。

「六品武尊巔峰,他是什麼時候突破到的?」知道李麟實力的各宗宗主臉色大變。要知道幾個月前李麟還只是三品武尊巔峰,現在卻無聲無息的突破到了六品武尊巔峰,再進一步可就是武尊後期,地位和實力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個**必須死!」當代之人達到武尊的都是絕世天才,武尊中期的幾乎沒有,武尊後期的更加不可能。就算比李麟早一個輩分的強者目前也不過武尊中期。

李麟一聲長嘯,整個人化為一條黑龍轟然沒入最後一尊不滅體體內。不滅體轟然出手,一拳轟向攻過來的神級前者。

轟隆一聲,黑袍神級高手同樣轟出一拳,這看似輕飄飄的一拳卻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威力,融入不滅體內的李麟轟然倒飛出去,砸塌了一片山峰。

嘩啦一聲,李麟從破碎的岩堆中衝出來,瘋狂向著對手衝來。

轟隆一身,李麟所控制的不滅體被對方一腳踹飛出去,同在在那個瞬間,李麟不滅體周身中了十幾掌,連胸膛都塌陷下去了。

不滅體就是恐怖,即便只是一具屍體,在其體內也沉睡著恐怖的力量,這種力量李麟調動有限,但卻可以自主恢復傷勢。現在李麟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沙包,打飛打傷容易,想要滅殺他除非破壞掉這尊不滅體。但是黑袍神級強者心有顧慮,手段自然不夠狠辣。

「小輩,不要以為控制一尊無主的不滅體就可以對戰神級強者。」黑袍神級強者冷笑著說道。如果神級之間的差距如此容易彌補,那這個世界上也不會只有如此少的神級高手。

李麟控制的不滅體突然一聲咆哮,在其眉心突然一枚血色圓團,然後如同心臟一般沒入不滅體之內,無窮的血色之力從不滅體身上爆發而出。同時一聲聲不甘的噪雜聲音從李麟控制點不滅體體內傳出。

「神級力量調動不了,那我就調動億萬生靈的血脈之力。」沙啞的聲音響起,李麟控制的不滅體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藉助外力永遠成不了氣候。本尊這就解決你。」黑袍神級強者再次出手,其力量竟然比之剛才龐大一倍,那揮手的罡風都有切碎不滅體的感覺。

李麟心底駭然,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竭力調動血祭壇積攢的力量,以自己最強的一擊轟了出去。

「陰陽相溶!」

億萬生靈的血氣之力和不滅體沉睡的力量猛然轟出,撞擊在神級強者的大手之上,這次和上次不同,李麟的全力一擊竟然讓神級強者的大手頓了頓,雖然是件很短暫,只是一閃而逝,但是李麟卻知道,自己目前能夠表現出來的力量已經距離神級強者不遠了。

大手最終還是轟擊在不滅體之上,號稱難以滅殺的不滅子彌補裂痕,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奔潰掉。

即便不滅體卸掉了大部分力量,藏身其中的力量依然遭到了重創。

「兄弟,堅持住!」遠處的韓信一聲怒吼,猛然轟出上百掌,將神級的對手轟退,整個人瞬移沖入李麟的戰場,將準備對李麟下殺手的神級強者轟飛出去。

「你的對手是我!」韓信身後傳來冷酷的聲音,這個被其擺脫的的神級高手再次糾纏上來。李麟的神級對手也配合其對韓信攻伐,兩個神級高手聯手,韓信被生生逼迫開。

吼——!

一聲咆哮在遠方傳來,魔魂入住的不滅體發揮出了極為恐怖的實力。李麟雖然不如神級對手強大,但是其戰鬥計較,戰鬥意識,甚至都戰鬥意志都恐怖的一塌糊塗。對方實力明顯比他強,卻始終在壓著他打。這讓對方憋屈的很。

李麟神色凝重站起來,無窮的生命能量被其從六芒星中抽離出來,然後灌入不滅體之內,想要修復不滅體的肉身。

但是出乎預料的一幕出現了,早已經神魂轉世的不滅體力量竟然發生了暴動,不滅體之力裹挾著海量的死亡之力驅逐出現在體內的生命精氣。。

「這是?」李麟愕然,他只感到隨著不滅體之力和死氣的流失,而且他對於這具不滅體的掌控正在下降。李麟不知道韓信和魔魂是否也經歷了這個,但是這個現象出現卻讓他嚇出一身冷汗。

「去死吧!下輩子投胎要學會藏拙。」擺脫韓信再次衝過來的神級強者說道。

嗡!

一隻芊芊玉足從天而降,準確無誤的踩在這個神級強者的腦袋上。

噗嗤一聲,黑袍神級強者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被踩碎。當玉足收回,黑袍神級強者破碎的腦袋一個瞬間就修復,其滿臉駭然的看著半空中。

「不知道哪位前輩出手?」黑袍神級強者顧不得李麟,滿是惶恐的說道。

虛空沒有聲音,再次一隻芊芊玉足踩下,剛剛恢復腦袋的黑袍神級強者又被準確的踩碎了腦袋。

吼——!

黑袍神級強者再次恢復了肉身,整個人發出一聲憋屈的怒吼。他再也不顧不得李麟,整個人迅速向著遠方逃去。(未完待續。) 李麟轟然從不滅體中衝出來,蒼白的臉上滿是驚訝之色。.

「是誰,到底是哪位前輩戲耍老夫?」黑袍神級強者怒聲說道。

虛空平淡烏光,一道曼妙的身影從半空中落下來。、


「雪玲?」李麟神色一喜,看到她無恙,李麟終於放下心來。

「前輩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神級高手不可以攙和進來嗎?」黑袍神級強者怒聲說道。

「抱歉,我也剛剛覺醒,神級禁制對我無效。」秦雪玲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黑袍神級強者被踩碎了兩次腦袋,身上的黑袍也破破爛爛,露出一張乾癟老臉,只是現在這個老臉上卻滿是悲憤。

李麟走上前,站到了秦雪玲身邊,臉上滿是自信。其暗中向秦雪玲傳音:「雪玲,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秦雪玲對其微微一笑,傳音說道:「自然是我勝利了,元素之祖的意識被壓下去了,晚晴他們四個也沒事。」

李麟徹底鬆了口氣。看著對面的黑袍老者說道:「你們已經敗了,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

黑袍老者根本不看李麟,雙眸只是凝重的看著秦雪玲。

吼——!

一聲咆哮從遠方傳來,魔魂入主的不滅體散發出一陣濃郁的烏光,在烏光之中,一道詭異的法則被其打了出來。對面的黑袍老者身子突然一僵,如同乾枯的老樹一般急速枯萎,然後整個人化為飛回消失不見。緊接著一聲怒吼,被法則消滅的黑袍老者轟然從一點化生而出,只是其黑袍已經不再,乾癟的老臉上蘊含著濃郁的死氣。

「這個法則?」秦雪玲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怎麼了?」李麟好奇的問道。

「這條戰魂好像來頭極大,在上古時期我見過類似的法則。」秦雪玲沉聲說道。

秦雪玲的話讓李麟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能否確定他的身份?」如此一條莫名其妙戰魂跟在李麟的身邊,說不在意是假的。現在親雪玲的話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而且如果能夠搞清楚這個人的身份,或許可以解開自己身上的秘密。

秦雪玲皺著眉頭想了想,最後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道:「我上古的記憶並沒有完全覺醒,剛剛的法則只是感到熟悉。」

李麟點點頭,自然不會勉強她。

「前輩,神級不可插手這是禁令,我等三人壽元乾枯,已經算不得完全的神級高手,所以可以無視禁令,但是前輩壽元旺盛,插手其中必然會受到聖君的制裁。」黑袍老者沉聲說道。

「聖君?那是什麼人?」不但李麟不清楚,秦雪玲也是滿頭霧水。

「沒人知道聖君的身份,但是無人敢違抗聖君的命令,因為聖君的存在代表者天地,他是天地的主宰。、」黑袍老者沉聲說道。

「天地主宰?好大的口氣,天地主宰乃是天道,什麼時候輪到不知所謂的聖君了?」秦雪玲冷笑著說道。

黑袍老者臉色大變,彷彿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話。

「你竟然敢詆毀聖君,你就不怕聖君歸罪,讓天罰滅殺你嗎?」黑袍老者大聲說道。

「哼,我不知道什麼聖君,所謂的神級禁令對我也沒有約束力。他是我的男人,誰要殺他,我必然讓其神魂俱滅。」秦雪玲指著李麟,俏臉上滿是堅定的說道。

「什麼?前輩竟然下嫁給一個少年人?」黑袍老者臉上震驚變為古怪之色。畢竟秦雪玲氣場無比強大,怎麼看都像是活了無數年的老怪物,而李麟則是眾人皆知的不足二十歲的少年,兩人之間怎麼看都有種老牛吃嫩草的樣子。

「混賬,你說的什麼話,本姑娘今年不過十八歲。」秦雪玲俏臉上閃過一抹嫣紅之色。顯然覺醒的記憶並沒有影響她的心智。他的表現讓李麟心中最後一絲擔憂完全消失。

「十八歲?不可能!」十八歲的武尊強者他相信,但是十八歲的神級強者,而且明顯不是初入神級,怎麼想都感到讓人難以置信。

秦雪玲不在說話,因為另外兩座戰場已經分出了勝負,魔魂入住的不滅體生猛的一塌糊塗,源自於本能的戰鬥技巧將黑袍神級強者壓著打。尤其是那恐怖的法則之力,更是瞬間絕滅了黑袍神級老者的大部分生機。

噗嗤一聲,魔魂的對手滿臉不甘的轟然炸碎,被稱為不滅體的肉身也化為碎塊,迅速腐朽。

「好霸道的神通,竟然可以破壞不滅體的生機,讓其徹底絕滅。」秦雪玲沉聲說道。


「住手吧,再打下去整個宗門都要斷絕傳承了。」李麟沉聲說道。

「為什麼不殺我?」黑袍老者沉聲說道。殺了他整個混亂領將再無神級強者存在,而李麟一方確實有三個神級強者,佔領混亂領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因為我準備建立一個無上帝朝,雖然你的壽元枯竭,但是對我來說卻也不是無法彌補的。如果你肯加入我的組織,我可以恢復你的壽元,讓你再活一世。、」李麟沉聲說道。

「什麼?你一個武尊級的小子竟然可以讓我重獲一世?」老者臉上滿是不信之色。生命的存在不只是生命之力的支撐的,還需要得自命運長河之中的命格之力支撐,黑袍老者命格之力已經近乎腐朽,就算有海量的生命之力也無法讓你復甦。否則以他的身份獲得生命之力不過輕而易舉。

「你可聽說過生命之祖?」李麟沉聲說道。

「生命之祖?難道是傳說中最強一代人中存在?」老者臉色一變,沉聲說道。

「不錯,生命之祖擁有匯聚命格之力,延長人壽元的能力。而我僥倖獲得生命之祖的一部分傳承,別的不敢說,讓你以巔峰狀態活個幾百年還是沒問題的。」李麟微笑著說道。現在魔魂已經站到了他身後,再加上實力更強的秦雪玲,這一戰他們贏定了。

老者臉色陰晴不定,半響沉聲說道:「既然你獲得生命之祖的傳承,那必然對生命極為了解,之前的不死神符恐怕也有問題吧?」

李麟笑了笑,並沒有隱瞞,很是直接的說道:「不死神符確實有問題,不過給予他們第二次生命卻是真的,只不過我在他們復活的過程中加了點東西,讓他們對我有些好感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