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深吸了一口涼氣,然後才轉身對着二人說道:“阿雪、老常,這洞裏不簡單,洞壁的四周全的鑲嵌滿了活屍……”

我把上官仙觀測出的結果如實的告訴了二人,而他二人在聽我說出這話之後,都是一臉的驚訝。

這老常更是一臉疑惑的望着我:“炎子,你咋知道這牆壁上鑲嵌滿了活屍?”

此刻聽老常這麼一問,我感覺有些答不上話。

只是支支吾吾的矇混過關,說我以前跟我師傅遇見過這種黑牆!

二人聽我這個解釋,雖然疑惑,但此刻也不敢大意。

要是這黑牆之中真鑲嵌了活屍?那這事兒可就大了!這通道還有這麼長,我們該怎麼走過去?

稍有不慎,這些活屍全都爬出來,到了那個時候,動靜可就大了。

此時我正想問問上官仙,她有沒有什麼辦法能通過這滿是活屍的通道。

可就在此時,這老常卻迅速的抽出了桃木劍,同時運轉道行一劍就刺在了牆壁之上。

而這黑色的牆體好似很薄,竟然一劍之下,老常竟當場就在牆上出了一個窟窿。

之後,老常猛的一擡手,只聽“砰砰”幾聲悶響,老常這一劍之威,竟然當場就掀落一大片黑色的牆塊!

看到這兒,我的阿雪都是一驚,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這老常是作死啊!要是引來黑蓮組織的人怎麼辦?要知道我們此刻可是深入腹地。

我本想開口罵老常,可是當我看見黑牆被掀落在地之後,露裏面的牆體時,我也當場就愣住了,同時全身都冒出了一層層雞皮疙瘩。

只見那露出的一塊內牆之中,竟然有數具屍體,他們都閉着雙眼,但皮膚乾癟卻指甲修長,並且嘴角邊還露出兩顆鋒利的獠牙!

不僅如此,他們甚至還相互纏在一起,並且同被幹泥鑲嵌在牆壁之中!

看到這兒,我們三人都瞪大了雙眼,露出一臉的驚恐之色。

這種將屍體鑲嵌在牆壁之中的方式,不僅滲人,甚至讓人爲之膽寒。

還好剛纔上官仙及時提醒,讓我們都停了下來,要是讓這些活屍全都復活了過來,那後果……

“炎、炎子,真、真讓你給說對了!”老常瞪大了雙眼,同時驚恐的說道。

而阿雪也是喉嚨微動,然後皺着秀眉對我問道:“炎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這些屍體、屍體好似真的變成了殭屍。”

此時聽阿雪和老常這般說道,我也回過了時兒,準備扭頭暗自問問上官仙。

而上官仙就好似摸透了我的心思,當即便暗自對我說道:“李炎你現在把自身的陽火壓低,並且屏住呼吸快速通過這裏,應該不會出現什麼麻煩,這些被鑲嵌的牆壁中的活屍,應該不會很容易就醒來。”

聽到上官仙的這個辦法,我沒有絲毫怠慢,當即便對着老常和阿雪說道:“老常、阿雪,馬上把陽火壓低,屏住呼吸我們快速通過這裏。”

老常和阿雪此刻聽我這般說,當即便用各自的方法降低了自己身體中的陽火,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兒之後屏住了呼吸。

我見二人都照做,立刻轉身就往這通道的深處快步走去。

不過還好,這鑲嵌了活屍的通道不長,也就二十幾米左右,不一會兒我們便逃了出來。

我們剛一離開鑲嵌了活屍的黑牆通道,懸着的心都不由的落了下去。

可是剛以爲危險結束的時候,我們卻聽到了不遠處的拐角處傳來了活人的聲音,並且還看到了手電光束。

“我說老四,大麻子就是故意的。剛纔不就是幾聲響動,說不定就是幾隻老鼠,可大麻子卻讓我們過來巡夜,明顯就是沒事兒給咋哥倆找事兒!”

“三哥別說了,一會兒被大麻子聽見,我們這個月的蠱毒解藥,可能又會被大麻子拖延發放。”

聽到這兒,我們三剛懸着的心又提了起來。真TM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避開了活屍,這會兒怎麼又來了活人!

此刻我們三人都貼在牆壁上,儘量減小自身的目標。

同時只聽阿雪很是小聲並且急切的對我說道:“炎哥,接下來怎麼辦?”

此刻我也是皺緊了眉頭,並沒有搭話。畢竟一個處理不好,我們就有可能在沒有拿到黑金鉢之前暴露自己。

怎麼辦?我們怎麼辦?

正當我思維不斷運轉的的時候,老常卻再次抽出了桃木劍,然後沉聲對着我和阿雪說道:“他奶奶的,乾脆直接幹他孃的!一不做二不休,我們三人直接殺進去,搶了黑金鉢。”

聽到這兒,我猛的皺眉然後搖頭道:“不可!這裏太寬廣而且又沒有障礙物躲避,不好伏擊。並且打起來容易引起其餘人的注意。”

老常聽我說出這話,當即再次說道:“那不能打,咱們就先退出去,一會兒再摸進來?”

見老常再次說道,我依然搖了搖頭,同時皺着眉頭將其否定:“這還是不行,門口距離這裏的距離太遠,在這期間很容易被發現,並且躲避的地方實在太少……”

老常聽我說還是不行,面色更是焦急:“炎子,你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覺得該怎麼辦?”

聽到這兒,我的的心也是焦急萬分,同時阿雪與老常也都露出期望之色望着我,想從我這裏得到答案。

而就在此時,那交談的聲音越來越近,馬上就要出現在了拐角的位置。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腦海之中突然靈光一閃;煤油燈。

想到這兒,我的不由的露出一絲微笑,同時對着阿雪和老常說道:“有了!快把這後面的煤油燈全都弄滅……”

老常和阿雪聽我這說,都不由的有些疑惑,不知這是爲何!

我見二人疑惑,當即便開口說道:“這山洞這麼大,只要這裏沒有光,變得漆黑一片,我們再緊貼牆壁,就算他們拿着手電,但這單一的光束也未必能照射到我們!並且我們都是穿着一身黑色潛行衣,應該可以躲過一劫。”

老常與阿雪聽我這麼說,也沒有反駁,此刻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畢竟在沒有了其它更好的辦法。

就算真的被發現了,那我們也只能自認倒黴,到時候就按照老常得辦法,提着桃木劍殺進去!

我們的動作很快,這裏的煤油燈迅速被我們熄滅了十幾只盞,導致這裏的漆黑一片,幾乎可以說伸手不見五指。

而就在我們熄滅煤油燈,全都屏住了呼吸緊貼牆壁的時候,兩個拿着手電的黑蓮成員終於在不遠處的拐角處出現了。

“老四,這怎麼回事?這裏的燈你怎麼都沒點?”其中一個人有些驚訝的說道。

“三哥我記得這裏的煤油燈,我都點燃了的啊?這會兒怎麼全都熄滅了?”

說罷!人那便開始用手電四處照射。不過還好,都沒有照射到我們。

此時我們三額頭上都出了一頭的冷汗,真希望他們快點走過去!

畢竟這裏很是空曠,根本就不好偷襲,一擊必殺幾乎不可能做到,導致我們根本就不敢打。

只要一打起來,折騰出的響聲,很有可能引起其餘黑蓮組織人員的注意。

可就在我們擔心這二人發現我們的時候,只聽其中一個男人忽然說道:“三哥,可能這些煤油燈都沒燈油了,所以都給滅了。你等我,我馬上把這裏的電燈打開,免得絆着三哥的腳!”

聽到這兒,我們仨都好似被一道晴天霹靂擊中,心中暗自叫苦。

我們怎麼也沒想到在,這滿是蠟燭、煤油燈的山洞之中,竟然還安裝了電燈。

如果那小子要是真TM打開了電燈,我們三人還躲個屁啊?不就直接暴露了? 正當我們仨驚恐交加,以爲就要暴露的時候。另外一個男子卻突然開口說道:“老四,你都說些啥話?別去開了,在耽擱時間了,大麻子他們鐵定把羊肉全給吃了,說不定我們湯都沒得喝了,我們還是快走吧!”

那準備去開燈的男子,此時聽另外一個男子這麼說,當即又轉回了身,然後笑呵呵的說道:“三哥說得也是!那三哥我們走快些……”

說到這兒,那個被叫做三哥的男子不由的點了點頭,然後他便領頭走向了全是活屍的通道之中。

見到這兒,我們仨都不由得喘了一口粗氣兒,剛纔真是太險,差點就被發現了。

不過此刻我們三也不敢怠慢,當即順着牆壁往前走,來到拐角處的時候,我們仨一個閃身直接就消失在了這段漆黑的通道之中。

之後,我們大約又走了一分多鐘,周圍開始變得開闊,並且都不在點蠟燭,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盞盞明晃晃的電燈。

同時這通道的兩側也開始出現了很多獨立的房間,而房間之中擺滿了各種不知名的器物,以及很多現代醫用設備。

根據我們之前探聽到的消息,這些房間大都是用來做研究的,至於啥研究,那些舌頭卻沒說明白。

不過回想三天前被我一劍刺死的那個魁梧男所說,這裏應該是研究一種另類的長生不老以及死而復生的邪術實驗室。

而就在我們不斷打量兩側出現的實驗室時,一股羊肉湯的香氣卻飄了我們的鼻子。

老常此刻猛的用鼻子吸了一口,同時嘴裏沉聲說道:“他奶奶的,還真是羊肉湯!聞得我都餓了!”

見老常這般說道,我不由的白了他一眼,並且壓低了聲音說道:“老常,把你的哈喇子收起來,等我們拿到了黑金鉢,老子請你吃個夠……”

說罷!我繼續領着衆人靠着牆往前走,大約走出了十幾米之後,通道中的一間房間不由的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只見那個房間之中不斷飄出白色的煙霧,同時屋子裏不時傳出喝酒猜拳的聲音。

見到這兒,我當即給老常和阿雪打了一個手勢,讓他們隨我悄悄的溜過去。

根據幾個巡山人的口供,只要我們穿過了這些研究室,我們就可以通往最裏層的祭壇。

所以在拿到黑金鉢之前,我們還不能與他們發生碰撞,只能繼續小心的潛行。

因此,我們這會兒全都蹲了下去,同時很貼着那屋子的牆壁很是小心的往前面移動。

並且壓低了自身的火氣,以防被這些也有道行的黑蓮組織成員發覺。

不過還好,這些人只顧着喝酒吃肉,並且猜拳的聲音也很大,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有人從門前溜過。

因爲守護這裏的黑蓮成員都在吃羊肉湯,所以接下來的路程毫無阻隔,我們很快的便通過了實驗室,來到了我們最終的目的地,黑蓮組織隱藏在聖水山山腹之中的祭壇。

這裏有一盞白熾燈泡,雖然不算很亮,但卻可以把這個隱藏在山腹中的祭壇照亮。

只見這裏很寬闊,高約十五米,寬二十米,略有人工開鑿的痕跡,周圍的牆壁之上,長着一種不知名的紅色蔓藤,鮮紅如血,不知是何種藤蔓。

除了牆壁上長滿了這種不知名的紅色蔓藤,這空曠的大殿之中,竟然豎立着八隻青銅異獸,八隻異獸長相怪異無比,有的蛇首人身、有的人身豹頭、有的甚至背生雙翼面長龍鬚獠牙外翻。

穿越之大神棍 而這形象各異的八隻青銅異獸分兩排豎立,而青銅異獸的後面則是一座紅色的祭壇,約有五米高左右。

而祭壇之下,青銅異獸兩排之中,竟然還有一方池子,池子中竟長着一株黑色的蓮花。

那黑蓮看上去妖異無比,一朵花、一片葉,紮根在這一方池水之中。

我和老常都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這黑色的蓮花,都被它的新奇所吸引。

傲嬌總裁追美妻 而阿雪卻在此時沉聲並且驚訝的說道:“黑蓮!沒想到這裏竟然有真正的黑蓮!”

此刻突然聽到阿雪說出黑蓮,我和老常才醒悟了過來。

因爲好奇,我便開口對着阿雪說道:“阿雪這黑蓮有什麼特別或者什麼來歷麼?”

阿雪聽我這麼說,當即對着我點了點頭,然後開口道:“傳說這黑蓮本是生長在地獄的一種奇異花朵,後被黑蓮組織的開創者帶會了陽間。並且那個人吃下了一顆黑蓮子,讓其擁有了強大的道行,最後開創了黑蓮組織!”

聽到這兒,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這黑蓮子竟然又如此力量?

正當思考這來自地獄的黑蓮時,這一旁的老常卻開口說道:“這黑蓮子這麼猛啊?我看我們乾脆把這黑蓮花給它拔了,我們三一人分一塊吃了,說不定我們也可以提升道行!”

阿雪聽老常說出這話,不由的苦笑了一聲:“常哥,你是不知道,這黑蓮在沒有長出黑蓮子的時候,其蓮花是世間最毒的毒藥,聞着即死,如果觸碰恐怕會落得魂飛魄散!”

聽到這兒老常猛的皺眉,同時感覺有些聳人聽聞:“阿雪妹紙,真的假的?這黑蓮花竟然有這麼厲害?碰一下就會魂飛魄散?”

阿雪見老常不相信,當即直指那八隻青銅異獸說道:“你們認識那八隻青銅異獸麼?”

老常見阿雪這麼問,當即搖了搖頭,同時沉聲開口道:“不認識!”

而老常的話音剛落,我便沉聲答道:“阿雪,這些青銅異獸是不是遠古八兇?”

“對炎哥,這就是遠古八兇,禍鬥、虛耗、化蛇、玄蜂、火鼠、傲因、九嬰、蠱雕。如果我沒猜錯,這株黑蓮應該被一種陣法籠罩,所以我們才聞不到它的味道。”

此刻阿雪說出這話,我的心頭不由的一震。

這是一種什麼道門大陣,竟然需要用八隻異獸做陣旗,但一想到用八隻兇獸做陣旗,那麼這種陣法一定不簡單。

老常此刻也是一驚,他身爲奇門遁甲的傳人,竟然認不出這是一種什麼陣法,並且看不出有何端倪,這會兒很是鬱悶。

因爲得知這黑蓮奇毒無比,並且被籠罩在八兇的陣法之中,所以我們不敢靠前,只是在觀察了一會兒之後,便繞過那株黑蓮以及八隻青銅異獸,直接奔着最裏面的紅色祭壇走去。

來到祭壇前,我們只感覺這裏冰冷異常並且陰氣極重。

我們一步一步的登上了祭壇,最後來到了祭壇頂部,只見這祭壇頂部呈現八卦模樣,並且表面上還有一層暗紅色的血跡,也不知在這祭壇上澆灌了多少鮮血。

除此之外,這祭壇的正中間正好擺放着一口黑金鉢,看到這兒,我們三人都是一喜。

好傢伙!我們折騰了這麼久,就是爲了這大碗一般的黑金鉢!

見到這兒,我們三人都露出了一臉的笑容。雖然很是高興,我但我們卻都沒有忘記這黑金鉢的下方鎮壓着什麼!

凌傷雪說過,這祭壇的下方鎮壓了很多厲鬼,所以我們爲了取走黑金鉢,早就做好了相應的對策。

此刻見到黑金鉢,我當即對着老常喝道:“老常,把東西拿成來!”

老常聽我這麼說,當即拿出了一件道門八卦鏡,而八卦鏡的後背則刻畫上了密密麻麻的符印。

雖然這道門八卦鏡抵擋不着這祭壇下方的厲鬼,但頂上個三五天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至於三五天之後,這黑蓮自會想辦法,畢竟這是裏黑蓮的研究基地,他們不會放任這些實驗的鬼魂逃出祭壇的,不然他們是不會用黑金鉢這種寶物鎮壓這祭壇下的厲鬼的。

我和老常沒有絲毫怠慢,當即便來到祭壇中心,同時彎下身子,準備來個狸貓換太子,把這黑金鉢倒換而出!

可在我和老常準備動手換走這黑金鉢的時候,一聲男人的暴吼卻突然傳進了我們的耳朵!

“那來的鼠輩,竟然褻瀆我黑蓮聖壇,還不快下來速速受死……” 我們正準備給黑蓮組織來個狸貓換太子,然後在乘機偷偷摸出去,來一個神不知鬼不覺。

可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竟然出了紕漏!

我們三人此時不由的一驚,感覺大事兒不妙,同時本能的扭頭望了過去。

只見在這山洞的最前沿,此時赫然出現了十幾個人,他們全都身穿着有黑蓮標記的黑衣黑褲,同時每人手中都握着一把桃木劍。

不僅如此,他們這會兒正惡狠狠的盯着我們並且一步一步的向着我們靠了過來,好似有些亟待那碩大無比的青銅異獸。

見到這兒,負責把風的阿雪直接就取出了她那把招魂幡,同時運轉道行,黑色的招魂幡再次變成了一把鮮紅欲滴的紅色“菜刀”。

而此刻老常也是沉下了臉,同時用着急切的語氣對我說道:“炎子,現在怎麼辦?”

我見老常這麼問,猛的一皺眉,然後低沉的開口道:“TM的,我們把黑金鉢拿到手在說!”

說罷!我猛的結出一道劍指,同時拿出一道符咒貼在黑金鉢上。

因爲這黑金鉢此刻處於“封鎮位”,所以我必須用符咒之力將其脫離,同時用符咒激活黑金鉢,讓其威懾祭壇下方的厲鬼遊魂。

也只有這樣我們纔有換走黑金鉢的空隙,並且防止被鎮壓的厲鬼趁機逃脫。

如今時間緊迫,我也沒有絲毫耽擱,貼好符咒之後,嘴裏當即道喝一聲:“急急如律令,鎮!”

隨着我嘴裏的“鎮”字訣落地,黑金鉢當即便爆發出一種很有威懾力的佛家罡氣,隨着這道氣息的爆發,這黑金鉢下方竟然傳來了無數的哀嚎之聲。

蹲在一旁的老常早就做好了準備,見我貼在黑金鉢上的符咒爆發,老常當即便眼疾手快的拿起了黑金鉢,同時放下了刻有密密麻麻道家符文的八卦鏡。

而老常拿起黑金鉢的一瞬間,我也看的真切,這黑金鉢下方是一個拳頭般大小的空洞,我透過這個小洞,好似看到了無數的猙獰的人臉……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那種感覺卻讓我心有餘悸。

就在我們拿起黑金鉢,同時用八卦鏡代替黑金鉢鎮壓祭壇中的厲鬼時,祭壇下方的十幾人都爆發出了憤怒無比的吼聲:“你們竟然敢偷盜我黑蓮至寶……”

“該死的鼠輩,你們下來,看我不打得你們魂飛魄散……”

“快快放下我黑蓮至寶黑金鉢……”

隨着一聲聲大罵之聲,那十幾人全都來到了祭壇的下方。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他們只是站子五米下的祭壇下面大罵,而不上來,好似這紅色的祭壇是他們黑蓮組織的禁忌一般,他們不敢觸碰,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此刻老常已經用黃布包好了黑金鉢,同時將其放入了揹包之中。

我見這十幾個黑蓮成員不敢上這紅色祭壇,不由的感覺有趣。

此時只見我對着那十幾個手持桃木劍,並且惡狠狠盯着我們的黑蓮成員說道:“喲呵!原來不敢上來啊?不是說要打得我們魂飛魄散嗎?你們到是來啊?”

我很是囂張的瞪着祭壇周圍的黑蓮成員,並且不停的叫囂道。

可就在此時,上官仙的聲音卻再次在我耳邊響起:“李炎,最好快離開這裏。我感覺這祭壇不簡單,裏面不止有厲鬼,甚至有一種東西讓我都感覺到了害怕!”

聽到此處,我的臉色猛的一變,竟然讓上官仙都感覺到害怕,那是什麼樣的存在?

此刻,有了上官仙的提醒,我沒有在繼續叫囂,而是低聲對着阿雪和還在繼續在叫罵的老常說道:“老常、阿雪!我們現在已經被發現了,除了這裏的十幾個黑蓮組織成員之外,一會兒可能會更多,所以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