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電話那頭,蘇惠彥又急又氣:“你這人怎麼什麼這樣?人家跟你說正經的,你怎麼不當回事。”

方塵這才一本正經地道:“別擔心,我沒事的。”


電話那頭,蘇惠彥幽幽地嘆了口氣:“好啊,那你自己小心點,別讓人擔心。”

雖然隔着電話,但是方塵還是能感受到蘇惠彥的那種關切與擔憂,方塵心頭暖暖的,他微微一笑道:“知道了,老婆。”然後,繼續皮厚地道:“對了,岳母大人的身體現在怎麼樣了?”


蘇惠彥在電話那頭,終於撲哧一聲笑了:“你這人還真皮厚,人家同意嫁給你了嗎?怎麼岳父岳母的亂叫。”

方塵也樂了:“嗨,我別的優點沒有,這是我最大的優點。”

蘇惠彥在電話那頭格格地笑出聲來:“媽媽這些日子一直在念叨你,還讓我代你問好。”

“不敢,不敢。請你帶我向岳母大人致以最熱情的問候和最崇高的敬意。”方塵裝作一本正經地道。

“好了,少貧了。有空,你不會自己來坐坐嗎?”說到最後,那聲音越來越小。

方塵一拍腦袋:“是啊,小生最近都忙暈了,改天一定去拜會岳母大人。”

“切,是你的岳母大人,太多了,拜會不過來吧。”雖然是調侃,但是蘇惠彥顯然話裏還有些醋意,她雖然知道方塵有好幾個好妹妹,也接受方塵的衆多好妹妹,但是她畢竟受到現代文化薰陶教育二十多年,愛情觀與若溪,不太一樣。因此,從言語中仍有淡淡的醋意。

方塵哈哈一笑:“愛情法則裏,要搞定女孩子,一定要先搞定丈夫娘。不過說到丈母孃,目前還真沒有拜會過一個,除了你媽。”

蘇惠彥莞爾一笑:“好了,不跟你胡扯了,你還是早做準備吧。”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塵哥,來吃點東西吧。”剛纔說話的功夫,若溪已經下去準備了好幾道菜,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這是她們那個年代的最高標準。而若溪不僅人長得如天仙一般,那燒出來的菜也如其貌一般,讓人回味無窮。

方塵一摸肚子,還真有點餓了,昨晚原始運功做了一宿了,消耗太多體力,能不餓嗎?

若溪一邊遞給方塵筷子,一邊關切地道:“天哥,剛纔剛纔蘇妹妹的話,也有些道理,你還是小心的好。”

“老婆大人,放心好了。我自有應付之道。”事到如今,沒有他法,唯有水來土掩,兵來將擋。

Wшw¸тт kān¸¢ ○

“嗯。”若溪點了點頭,她對方塵一向是信心滿滿的,無論什麼樣的事情,她相信方塵一定能夠搞定的。

方塵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奇怪地問若溪道:“咦,你的耳力現在也變得這麼好了?”方纔,若溪在廚房裏,都能聽到電話的聲音,那耳力可不是一般得好。

“是啊,原來還未曾覺得,可自從昨晚雙修以後,我發現我的功力又提升一層了。”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我這身體就是個寶庫啊。來,趕緊吃,我們繼續雙修吧。”

若溪臉上紅霞紛飛,終於剋制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天哥,你真壞,才什麼時候,你怎麼又想這事了?”

“什麼這事,那事,我是爲了你好啊。”

“切。。。。”這還好是若溪,要是換上孟雪,直接叉子就飛過去了。

“哐當”一聲,隔壁有什麼東西,重重摔落。剛纔方塵和若溪的調笑聲太大了,被隔壁的人聽見了,他已經被折磨了一個晚上了,聽說今天晚上又要加演,原本就寂寞難耐,春閨難熬的他,又得去撞牆了。 千尺為勢,百尺為形,勢是遠景,形是近觀。勢是形之崇,形是勢之積。有勢然後有形,有形然後知勢,勢住於外,形住於內。勢如城郭牆垣,形似樓台門弟。認勢惟難,觀形則易。勢為來龍,若馬之馳,若水之波,欲其大而強,異而專,行而順。形要厚實、積聚、藏氣。

這乃是《葬經》之中郭璞對龍脈神秘莫測的形容,但龍脈雖然神異異常,但依舊有相術高人能夠對其作出改變,甚至有的相術高人甚至可以站斷龍脈,修改一地的氣運。這白色大理石板下正是雅典龍脈經過之地,而且正是被人斬斷龍脈的位置所在!

「血色赤紅,淋漓盡致,我也真是糊塗,除卻了被斬斷的龍脈之外,哪裡還會有這樣色澤的土壤!」林白皺眉暗暗罵了自己幾句粗心大意,然後緩緩將手伸進那紅色土壤之中,觸手便是一片冰寒,土層更是堅實無比!

此時此刻,林白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地方會形成極陰之地,而且也明白為什麼這地方身為極陰之地,但是陰煞之氣卻並不濃厚了。龍脈被斬,天地自然生出怨氣,是以此地成了極陰之地,但這帕特農神廟卻是藉助五七鎖龍陣法,調集人間香火信仰之力,試圖修復龍脈。

這麼一來,地氣重又暢通,和之前的通道有所接觸,便生出了地氣。而且這龍脈乃是歐洲祖龍阿爾卑斯山延伸而下,龍氣豐沛,其中蘊藏的生吉之氣便會和陰煞之氣中和,是以雖然這地方是極陰之地,但陰煞之氣還沒有番禹和巨石陣這兩處絕陰之地豐富。

「怨不得現在希臘會是這般模樣,一國氣運之龍脈都被人斬斷了,民眾的精氣神又能好到什麼地方去!」林白頗有些感慨,盯著手中攥著的那一把龍脈血沙,心中思緒紛飛,他還真沒有想過自己有生之年會見到斬斷龍脈這種事情發生!

斬龍這種事情,最為消耗自身的精氣神,而且因為龍脈牽涉的東西太多,所以這手段也算是逆天改運的一種。而在華夏傳說之中,斬龍這事兒最為有名的便是天相派前任門主劉伯溫的故事。

相傳隴南曾經有一處風水寶地,明朝初期的一位風水大師泰山祖師到此處遊玩,然後發現了這條龍脈,想要在這裡開創自己的道場,便紮下了一枚銀針,以此來證明是自己先發現的此地。但沒成想泰山祖師這行徑卻是被當地一位老農看到了。

老農知道泰山祖師乃是世間有名的風水相師,雖然不清楚泰山大師做這事兒是為什麼,但是還是從口袋之中摸出了一枚銅錢套在了這銀針上。隔了一天之後,泰山祖師前來堪輿,卻是發現了老農的銅錢,力爭不遂之後,泰山真人便揮袖而去。

而老農也在和泰山祖師爭??師爭辯的過程中得知此地是萬年難得一遇的結龍之地,埋葬此地,後輩甚至會有真龍天子出現。便將家中尚未亡故的老娘裝進了棺材活埋在了此地。

活埋人乃是最容易招惹煞氣的行為,這老農埋葬了老娘,不但沒能正中魁首,藉助地氣,而且還晦沖了龍脈,引起了紫禁城地震。

時任國師的劉伯溫急忙觀察星象,望見隴南方向有龍脈星光若隱若現,乃赴隴南實地察看,最終在隴南城以西10多公里處發現白龍江北有一龍形山脈突兀而出,氣勢恢弘,弓腰伏首,狀若奔騰,與江南飛翔之鳳凰山脈構成一幅龍飛鳳舞、狂龍追鳳之皇家景象。

見到此景,劉伯溫不禁感嘆『鳳飛文縣,龍出武都;鳳已去矣,真龍將生』。便決定組織軍民人等掘斷龍頭地脈,搗毀地穴,通路改水,為明朝江山解除後顧之憂。

但斬龍過程中因龍脈太盛,兩次斬挖出的豁口又恢復原樣,劉伯溫毫不氣餒,第三次增加人力繼續挖斬,最終挖出一根水缸般粗細的龍筋,十分堅硬,刀斧不入,伯溫下令民工燒紅钁頭,調來大鋸,左右開弓,這才斬斷了龍脈。接著組織人力引江歸流,讓水龍變成旱龍。

龍脈身首斷裂,傳言哀慟九天九夜,溜出來的血水更是染紅了白龍江,而且從那以後那座龍脈經過的山脈,無論砂石盡皆為紅色,雨水沖刷之際,更是如同一條巨龍流出悔恨的紅色血淚一般。

民間流傳的故事往往有偏頗存在,在和李天元談論這故事的時候,林白得知的真相乃是因為當時戰亂剛止,如果那條龍脈不毀,華夏氣運將還會有變動產生,未免民眾再陷水火,劉伯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斬斷了龍脈。

而且斬龍之後沒過多久,劉伯溫便因為天地反噬而撒手人寰。

「這裡面定然是有不少的隱秘,不過這些事情想來彌涅耳瓦應該清楚!」龍脈斷裂,無法再續,只能一日一日的溫養,而且雅典成了如今局面的原因已經找到,林白無意再在這裡待下去,便將大理石板放回原處,折身迴轉。

但是這條路顯然要比來時候艱難的多,等到推開雅典娜持著的那扇盾牌爬出山洞之後,林白覺得渾身上下的壓力驟然減少,胸腹中的郁意陡然減少,一口鮮血忍不住噴了出來。

「林先生,你沒事兒吧?」看到林白出來就先吐了口血,坐在一邊臉色青白無比的彌涅耳瓦心神驚慌不已,勉強撐起身子走到林白身邊,關切無比問道。

林白擺了擺手,靠在牆壁上,長舒了一口氣之後,苦笑道:「沒事兒了,底下的情況我已經摸清楚了,這山洞你千萬別再叫別人下去,這裡關係的可是你們雅典的風脈,萬一被哪個不開眼的給搞出來什麼狀況,雅典恐怕要變成一處死地了!」

聽到林白這話,彌涅耳瓦心中一松,整個人軟軟的坐在了地上,四肢百骸之中再沒有一絲力氣。

「地底龍脈斷了,你要是有心的話就發揮你的影響力讓希臘政府修繕一下上邊的神廟,然後多搞點兒祭祀活動,對溫養你們雅典受傷的龍脈會有好處!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你們西方又沒有龍脈一說,怎麼會有人把你們的龍脈根源給斬斷!」林白帶著疑惑問道。

聽到林白的話之後,彌涅耳瓦沉吟道:「會不會是當初蒙古人做的,畢竟當初蒙古鐵騎只差一線就要打到希臘了,做些這樣的事情出來應該也是有可能的吧!」

當初元蒙騎兵天下無雙,鐵騎所過之處所向披靡,歐洲當時是人心惶惶,如果說當初的戰爭之中有奇門江湖中人牽扯進來倒也不是說不過去。

林白想了一下之後,說道:「先不管那麼多了,反正是希臘的龍脈已經斷了,現在只能慢慢溫養,至於這裡面你是千萬別再派人進去了,要是哪個不聽話,進去一個死一個!」

其實林白這般直接將這事情忽悠過去還是有私心的,奇門江湖之中能夠擁有斬龍術的風水相師少之又少,能夠做出來這樣事情的大多都是天相派的老字號人物,如果這彌涅耳瓦細細查詢典籍,萬一查出來斬了人家龍脈和自己一個師門,那可就慘了!

也還好彌涅耳瓦心思淳厚,沒有看出來林白這點兒私心,還以為林白是為了她好,便點頭致謝道:「麻煩林先生為小女子解惑,我雅典一脈定然世代感激先生大恩!」

聽到這話,林白連連擺手,臉上更是尷尬笑個不停。人家龍脈說不準就是自己這一脈的人斬斷了,這個所謂的恩人他實在是不敢當,要不然百年之後到了地下,難免要被人家雅典神廟的那些老一輩人給踩成渣渣!

「對了,你們前代那個女祭司的屍骸我給帶出來,就在洞口那裡,等會兒你找人過來把她拉出來,塵歸塵土歸土,也讓她百年之後能夠歸宗認祖!」林白拍了拍屁股站起身,看著彌涅耳瓦輕笑道:「祭司大人,我拿命給你辦事兒,你現在總該給我說實話了吧!」

「你要我給你說什麼實話?」彌涅耳瓦側著頭,做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樣看著林白道。

林白嘿然一笑,道:「祭司大人你又調皮了,我想知道什麼事情,祭司大人你自然清楚。從華夏流失到歐洲的那法寶和艾薇兒他們那群人現在在哪裡?」

「有黑煙從瑞士升起,有巨龍在瑞士涅槃。我有一種預感,你在那裡將會遇到有生以來的最大困境,也將成長到你自己都思索不到的高度,也同樣你心中的所有疑惑都將在瑞士得到一個解答!」彌涅耳瓦嘴角洋溢著詭異無比的笑容,看著林白輕聲道。


林白懶洋洋的搖了搖頭,輕笑著對彌涅耳瓦促狹道:「只要不死就行,其他什麼事情實在是算不上什麼!要知道人活著可以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其實你有機會應該去感受一下俗世生活的快樂,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瑞士吧?!」

「也請你照顧好帝命之女,她是歐洲的希望,也是帝族裔脈最為純凈的遺留。你也應該知道她的一顆心都系在了你身上,希望假以時日之後,你不會傷她的心!」彌涅耳瓦沒有理會林白的調笑,鄭重其事的對林白道。

聽到這話,林白不覺有些訝然,這都是什麼跟什麼,難不成等索菲婭那小丫頭長大了還要和自己在一起不成?!但看著彌涅耳瓦那雙洞徹萬物的清明眼神,林白原本要反駁的話語到了嘴邊卻又悉數咽了回去! 市委書記楊天恩的辦公室裏,楊天恩正在不停地踱步,這是他的招牌動作,有心事的時候,總是會這樣子走來走去。而這次,讓他煩心的竟只是一個正科級的幹部,這個正科級幹部官雖不大,能耐卻是不小,這個人的名字就是方塵。

“咚咚咚”傳來了兩聲輕微的敲門聲。

“進來。”楊天恩威嚴地道,楊天恩無論在哪裏,總是喜歡端着架子。

“楊書記,這麼火急火燎地把我找來,有什麼重要的指示。”一位戴着金絲邊眼鏡,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來,澤凱,坐。”楊天恩招呼中年人坐下來。

楊天恩略爲沉吟了一下,然後道:“澤凱啊,最近紀委這邊案件查得怎麼樣?”在官場上摸爬滾打過的人都是沉得住氣的傢伙,明明要讓你幹什麼,卻不明說,喜歡繞繞圈子,讓你主動開口。

這位戴金絲邊眼鏡的中年人,乃是市紀委書記,叫李澤凱。他不明白楊書記今天叫他來問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自己是下官,當然這時候,就應該主動點開口:“楊書記,最近大要案查了不少。幾個重要的行業都派人查過了。”

楊書記顯然並不太滿意這個答案,他裝作漫不經心地道:“有羣衆反映,公安隊伍最近挺亂的,你似乎也該查查了。”

楊天恩這麼一說,如同醍醐灌頂,紀委書記李澤凱,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前段日子,太子楊宇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整個贛江市都知道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呢?聽說主要是因爲兩個小警察,一個是刑警隊隊長,一個是特別行動隊的隊長。楊書記是讓自己去查查這兩個小警察的事。

李澤凱趕忙道:“是,我也有聽說了。聽說刑警隊和特別行動隊那邊,工作態度粗暴,作風惡劣,我早就想去查查了。”

楊天恩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紀委書記沒白乾,一點就通。他點了點頭:“一定要查,而且要好好地查,不要有什麼思想包袱,有什麼事儘管由我扛着。”楊天恩既是給他吃了定心丸,也是給他下了死命令。

李澤凱一回到辦公室,立即就召集人開會。馬上把楊天恩書記的意思,傳達下去。不得不說,紀委這些人的辦事效率挺高的。當天下午,他們就趕到了市公安局。

一夥人直接衝進了孟雪的辦公室,站成了一圈,把孟雪團團圍住。爲首的人是一個壯實的年輕人,他傲慢地問道:“是孟雪嗎?”

正在伏案的孟雪擡頭看了這些人,有點眼生,再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來者不善,再聽聽這些人說話囂張的語氣,孟雪的心裏十分地不舒服:“我是孟雪,你們是誰?想要幹什麼?”

那位爲首的壯實年輕人,厲聲喝道:“少廢話,跟我們走一趟。”

孟雪也火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呀?敢在公安局叫板,活得不耐煩了吧。”

那位爲首的壯實年輕人,拿出工作證,在孟雪的面前,晃了晃:“我們是市紀委的,跟我們走一趟。”

孟雪看着這一夥傲慢的人,心裏不免動氣,要不是礙於這幾個人是市紀委的,她真想一拳把他們打出去。“不去。你們憑什麼帶我走。”打是打不得,可是孟雪心裏有氣,也沒有給他們好臉色看。

那位爲首的壯實年輕人,不禁怒道:“我辦案這麼多年,就算是再擰巴的人,我也照抓不誤。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在工作中濫用職權,徇私舞弊,犯有嚴重的瀆職行爲,現在我們將帶你回去審查。”這人雖然年輕,但是進入紀委隊伍卻有六七年了,每次他去執行任務的時候,那些有問題的官員一見到他們,平日口若懸河的他們現在竟連一句話也說不清楚。沒想到今天碰上了一個竟然連臉色都未改,還這麼霸氣的,頓時心裏的怒意瞬間被點燃。

“胡說八道,我做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做過的事每一件,都對得起頭頂上的國徽,你們要帶我走可以,給我一個真切的理由,否則休想讓我離開。”孟雪擺出一副不吃敬酒偏吃罰酒的架勢。

“好,這是你自找的。”爲首的壯實年輕人,向旁邊幾個人一使眼色,幾個人會意,那包圍之勢立刻縮小,一舉撲了上去,將孟雪擒住。顯然這幾個人身手也不錯,加之孟雪沒有防備,她實在想不到,這幾個自稱紀委的人,會和自己動粗,所以一時沒有防備,被抓了起來。

“你們想要幹什麼?”這邊動靜這麼大,在隔壁辦公室的幾個刑警,一窩蜂地跑了過來,看到他們的老大被扣押,一時火了,衝上去,和那夥人幹起了架。

這些刑警自然也是練過的,一時間,局面有點失控。雙方打得鼻青臉腫。那個壯實的年輕人大聲喝道:“反了,反了。你們,我們是市紀委的,你們要再鬧,把你們一塊兒帶走。”他原本想靠拳頭解決問題,可是沒想到竟然打不過,只好趕緊亮出身份來壓他們。

壯實的年輕人這麼一喊,衆人確實被震住了一下,市紀委的?怎麼搞的像流氓土匪一樣。不分青紅皁白就上來拿人。可是如果真是市紀委的,這下可不好辦。

副隊長跟孟雪交情一向很深,他梗着脖子道:“你們一上來就不分青紅皁白地拿人,哪有點像市紀委的,倒像一夥土匪。”

壯實的年輕人心中有氣,但現在在人家的地盤上,對方人多勢衆,所以強壓下心頭的怒火:“好啊,你們敢公然對抗執法,我這就回去上報領導,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你這小王八蛋,你還敢嘴硬,老子今天豁出去,我要揍扁你。”其中有一位刑警怒道。這個刑警本身性格就比較衝動,加上孟雪是他的老大,他一向都很敬重,今天無端受了這樣的委屈,心裏一時非常氣憤,才懶得管什麼紀委不紀委的。

被他這麼一說,氣氛陡然緊張,一片劍拔弩張的場面。

就在場面即將失控的時候,從走廊盡頭走來了一個人,“幹什麼?你們都幹什麼?”

這人一出現,剛纔還怒氣衝衝的這些刑警,一下子蔫了,縣官不如現管,這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市公安局副局長龔彪。 「事關重大,既然你已經預見到歐洲將來會有大劫,為什麼你不去瑞士?」林白沉吟片刻之後,看著彌涅耳瓦問道。

彌涅耳瓦嘆了口氣,輕聲道:「只有在這個諸神輝映的國度下我才能有先知的能力,只要走出雅典,我就什麼都不是。而且你不覺得先知之術縱然神妙,但對敵的時候卻是沒什麼用處么?」


聽到這話,林白不覺訝然失笑。原來表面上看上去儼然萬人之上的神廟女祭司居然也有這樣的**。

雖然下一步的計劃已經制定好了,但是真要做起來卻還是有些麻煩。

回到那些諸神供奉者居住的村落之後,彌涅耳瓦很識趣的便自行離去,讓林白和沈小藝他們單獨相處,商量前往瑞士的具體事情。

從山腹中的神廟中出來之後,林白便一直愁眉不展,但卻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去瑞士實在是個麻煩事兒,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別說是索菲婭,就算是她和那個本篤十六世教宗一塊上,林白覺得自己也能輕鬆應對。

黑巫術多用於復仇或者報復仇人,在所有的黑巫術中最為黑暗的毫無疑問的非死靈術和通幽術莫屬!而且也是最醜惡和最令人厭惡的巫術儀式之一。死靈術本身是指古代與死亡世界溝通的一種方法。死靈巫術甚至可以追述到古波斯、希臘、羅馬和中世紀的巫師。


死靈派通常以開壇和符咒來作法,而死屍派通過掘屍和盜墓從而獲得所需要的恐怖黑色魔力。死靈師通常被恐怖的死亡所包圍,他們身穿從死人身上偷來的衣服,沉思著死亡的意義……

之所以死靈巫術為人所唾棄,除了其目的不正之外,最令人法髮指的是,在儀式中,多要用死屍來作施法所用之物的原料。而且死靈魔法相信,在暴力中死去或是夭折的死屍是最好的藥引!因為他們認為這類死人有更多未用的靈力。

16世紀的宗教審判官保羅斯.格瑞蘭迪俄斯曾記載著:『死靈師用一些燒焦了的死屍碎片,尤其是那些弔死和受辱而死的人…用小塊指甲或牙…頭髮、耳朵或眼睛…肌肉、骨頭或鮮肉…』,更有一些死靈師有食屍的行為,尤其奢食未受洗的嬰兒。

通過之前和白執一和彌涅耳瓦的交談,林白對黑巫術多多少少有了些見解,明白黑巫術比起國內相術少了光明正大而多了幾分詭異和陰毒,而且手段和相術更是截然不同,叫人根本無法揣測。林白有先天洛書護身,自然不怕,但卻害怕沈小藝等人出現什麼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