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高偉喘著粗氣,拖著20%的殘血,憤怒大喊:「你們是誰?你們從哪裡來?你們要到哪裡去?」

一聲怒吼聲后,徐一辰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就聽到高偉的聲音:「迷茫的人啊,聽從內心的召喚,臣服於於陵大人的麾下吧!」

徐一辰看到界面上10分鐘的倒計時,也明白,難道必須在10分鐘內回答出三個問題,徐一辰立刻喊道:「我是徐一辰,我從醫科大來,要到孤兒院去。」


忽然一陣劇痛在徐一辰身體中流竄,徐一辰疼得滿頭大汗,徐一辰的氣血也唰的一下降低了1/3,他心中一個疑惑:「沒理由不對呀!」

看到倒計時一點點減少,徐一辰再次大喊:「我不知道我是誰,因為我是孤兒,我從醫科大來,要去找孤兒院院長……」

再一次劇痛傳來,徐一辰氣血再次降低1/3,只有一次機會了,時間還剩下5分鐘,徐一辰這一次不敢在隨意開口,如果再次錯誤就真的只有死在這裡。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徐一辰也乾脆坐下來審視著自己的內心,他不禁懷疑:「我到底是誰?我的最終目標真的是去孤兒院嗎?」

「不,絕不僅僅是這樣」,徐一辰告訴自己,他慢慢明白,從這個末世一開始他的淡定,並非全來自於院長的訓練,還有就是他自己對於這個末世的期待,他堅信自己的身世與這末世有著莫大的關聯,也許這個世界他能找到自己的父母,也許這個世界他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徐一辰想起慕容紫煙,想起艾玥,想起李雲飛,想起一起並肩作戰的每一個人,還有孤兒院的小黑,孤兒院每一個孩子,最後畫面定格在院長的背影之上,院長背起手,站在風扇下,風扇的呼呼聲中,冷風吹著他的頭髮飄動,徐一辰在一旁做著俯卧撐,熱得滿頭大汗,院長幽幽的說:「你一定很疑惑,為什麼我會一直要如此訓練你?」

院長轉身,看著徐一辰:「那我現在告訴你原因。」

徐一辰站起身:「總有一天我會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面臨著一個抉擇,是引領這個世界走向前所未有的安定,還是將世界拉入更深的地獄……」

「我不知道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從哪裡來,我要去的地方也就是我來的地方,也正是這個末世真相所在的地方,也是知道我是誰的地方。」 nbsp;第五十七章:怨恨的女鬼

徐一辰回答結束,並沒有多大的擔心,因為他堅信這就是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冰@火!中文

他是孤兒,怎麼可能不想知道自己父母是誰,怎麼可能不想知道自己是誰,怎麼可能不想知道父母為什麼拋棄他……

他非常想知道。

忽然!

右腰一陣劇痛,徐一辰驚得冷汗都出來了!

「不可能!系統你mb作弊!」徐一辰大吼一聲,面前的黑暗忽然散去,徐一辰看到艾玥一臉擔心的看著他,衛美在偷笑……


徐一辰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轉頭看到了慕容紫煙似笑非笑的臉……

原來是慕容紫煙在捏他,慕容紫煙再次捏了一下:「三個這麼簡單的問題,你回答這麼久,高偉都撲了……」

徐一辰「哎喲」一聲,摸了摸腰部,暗自罵道:「系統君這混蛋,還專門在鎧甲那個位置留了一個透氣孔……」

徐一辰看見高偉丟下jing棍已經躺在了地上,人也慢慢化為屍水,自己也升到了23級,而慕容紫煙也22級了,衛美也升到了21級,其他幾人還是21級,不過到22級也快了。

看到血水中那一抹亮光,徐一辰忘記了疼痛,走過去將銀幣撿起,然後從屍水之中拿出一件鞋子。

深水重靴(藍玉器)23級

類別:板甲

部位:鞋子

護甲:+100

力量:+82

耐力:+88

攻擊力:+90

暴擊傷害:+15%

徐一辰看了看其他幾人:「來roll。」也不給他們反對的聲音,就拿出系統工具骰子roll了一下,衛勛與齊大志也就都投了一下骰子。

最後徐一辰以59點獲勝,徐一辰立刻穿戴好,然後拿出boss掉落的另外一件裝備。

炎雲裹腕(黃金階)22級

類別:布甲

部位:護腕

護甲:+20

魔力:+78

體質:+88

法術傷害:+75

暴擊:+9%

特效:暴擊之後使你下一次傷害增加20%,持續10秒。

徐一辰這時扔給李雲飛:「你是唯一的法系,這裡這些怪物都大多數是重甲,你應該也快到22級了,到時靠你了……」

李雲飛接住護腕,扔進背包,徐一辰看著第一層墓地,除了門口保安高偉周圍幾個,其它每一個墓碑前都有一隊暗靈士兵,徐一辰看了一下,都是27級jing英了,李雲飛指了指一旁的路:「從這裡過去,遇到的士兵也更少。」

徐一辰提著剔骨之刃,看向那些暗靈士兵:「既然有這麼多經驗,我們為什麼不要?」

「墓碑靠得太近,如果全部引到該怎麼辦?」李雲飛還是不太贊成冒險。

徐一辰指著最近的一對暗靈士兵:「他們是圍繞墓碑一圈進行遊藝,那麼兩個墓碑之間的士兵各自在圓的最遠點的時候,距離是足夠的,那兩個弓箭手嘛,一會兒齊大志與衛勛一人拖一個,拖過來……」

齊大志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李雲飛轉頭過去看了看,不再說話,而是拿出法杖做好戰鬥準備,徐一辰站在旁邊,等待一隊暗靈士兵遊藝到離他們最近,而另外一邊的暗靈士兵轉到最遠處時,一個劍氣過去,然後一個小聖光術,打在兩個暗靈重步兵身上。

齊大志與衛勛立刻行動,飛奔過去,路過暗靈劍士時一人一個盾擊,然後繼續一步,一把抓住一個弓箭手,然後猛的一拽,弓箭手是敏捷職業,直接被拉住,齊大志與衛勛動作神同步,拉住之後,盾牌抵住弓箭手,猛的用力,將弓箭手推到暗靈劍士的身邊,然後手中單手劍刺向弓箭手的下頜……

徐一辰每當金光項鏈的特效觸發,就直接一個奉獻+小聖光術+神聖震擊,因為本身是治療法術,竟然不會消耗金光的效果,最後徐一辰才一個劍氣清掉金光的效果……

幾人殺掉劍士與弓箭手,衛勛扛著重步兵,徐一辰轉身到重步兵背後,劍盪四方!

徐一辰1960的面板攻擊,加上艾玥3級腎上腺素提升15%攻擊力,加上劍盪四方臨時提高60%攻擊力,此刻攻擊力已經達到3606!

「-3614」

「-5978」

「-3745」

「-9125」

徐一辰剛換上的深水重靴加上了15%暴擊傷害,暴擊傷害是165%,加上弱點150%,最後一擊刺在重步兵的後腦,竟然近萬的傷害數字!

傷害差值太大,直接破防,刺穿了重步兵的頭盔,斬下最後的重步兵,「哐當」一聲,一個黑sè的鎧甲落在了地上。


徐一辰眼疾手快就拇指食指將其勾在手中,同時一掃,其餘三指夾起地上的硬幣,慕容紫煙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我平時管你錢有那麼緊嗎……」

衛美拍著手:「一辰哥哥是個大財迷!」

徐一辰將硬幣隊伍平分,自己得到了37塊錢,然後「dang!」「dang!」連續數聲,花費了3587塊錢將全身護甲修理,披風,戒指,項鏈是不需要修理的……

「peng」一聲清脆的響聲,徐一辰哭了,衣服修理失敗,這可是黃金器呀,徐一辰打開一看,發現黃金鎧甲還在,不過下面多了一行字「修理失敗1次,下次修理成功率降低5%,當前1/3。」

徐一辰舒了一口氣,黃金器以上的裝備,有三次修理失敗的機會,徐一辰拍拍心口:「人生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

徐一辰看向手中的鎧甲,愣在了原地……

「老毛病又犯了」,慕容紫煙嘀咕一句,上前一腳。

徐一辰將手中的鎧甲抖了抖,發了出來。

暗之守護脛甲(綠珠階)22級

類別:板甲

部位:腿部

護甲:+77

耐力:+50

氣血:+400


韌xing:+5%

當前狀態:暗之守護未激活

徐一辰看著衛勛與齊大志兩人:「我就不要了,我身上的裝備夠好了,你們兩人roll點,高的第一套就給他,但是後面的裝備他就不參與需求了。」

齊大志與衛勛都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了骰子……

衛美歡呼一聲:「哦也!」


衛勛白了一眼衛美,然後接過裝備,徐一辰幾個人看著這一大片暗靈士兵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徐一辰一個劍氣+小聖光術再次引來一隊,幾人按部就班,井然有序的擊殺著暗靈軍團,殺了幾個墓碑的之後,徐一辰從地上暗靈弓箭手的屍體上再次撿起一件烏黑sè裝備看了一眼……

暗之輕盈護肩(綠珠階)22級

類別:皮甲

部位:肩部

護甲:+35

敏捷:+50

攻擊力:+50

破甲:+5%

當前狀態:暗之輕盈未激活

徐一辰提著這個肩膀,拿給慕容紫煙:「來,穿上,我看看我家紫煙穿上新的行頭是什麼樣子的……」

慕容紫煙橫一眼徐一辰接過護肩,她看了看阿離,徐一辰才想起,還有一個殺手也是皮甲,平時都在黑暗中,存在感太低了,阿離在黑暗中揮揮手:「給她吧,現階段的殺手主要是控制與偵察,對裝備要求不高……」

慕容紫煙也就直接穿上,護肩如同鳥的翅膀一樣伸向兩邊,慕容紫煙似乎還挺滿意的,徐一辰也走向下一個墓碑。

連續砍殺幾個小時,除了衛美,其他幾人也都升到了22級,徐一辰看了看自己已經有45%的經驗,暗之守護再次掉落了2件,而暗之輕盈也掉落了2件,徐一辰伸伸懶腰,看了一眼還有小半的墓碑,拿出烤肉喝著水吃了一會兒,便提著劍沖向另外一隊暗靈士兵。

幾人快刀斬下,徐一辰伸出手擋在幾人面前:「等等,看前面,好像有什麼東西?」

幾人順著徐一辰的目光看過去,在一個墓碑前,一個白衣長發女子哭哭啼啼蹲坐在一個墓碑前,徐一辰背心一涼:「這……標準的女鬼出場配置呀!」

徐一辰說完丟了一個診斷過去。

亡靈:怨恨的女鬼(黃金階boss)27級

氣血:755450

法術傷害:2999

護甲:540

魔法抗xing:104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