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主人,就讓小的和飛翼銀龍走著最前面,我們對於那些怪獸。」納甲土屍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頭道:「很好,傻蛋,你就和飛翼銀龍在前面開路。」

九陽洞是斜著往下的,納甲土屍和飛翼銀龍在前面帶路,江帆、趙輝、黃富、吳小雅等人跟隨在背後。九陽洞里的溫度要比外面熱多了,他們走了大約十多分鐘,除了江帆和納甲土屍外,其他人都熱得直冒汗。

吳小雅穿著旗袍都濕透了,露出了文胸的輪廓,她擦著額頭汗水,「哦,這九陽洞太熱了,我受不了!我要出去!」吳小雅苦著臉道。

江帆對著吳小雅笑道:「小雅妹妹,你這麼熱,就脫掉旗袍吧!」

吳小雅瞪著江帆道:「江帆哥哥,你胡說什麼呀,不理你了!」

「嘿嘿,小雅妹妹,我跟你開玩笑的,如果你怕熱,就挨著我走吧。」江帆望著吳小雅笑嘻嘻地道。

吳小雅這才發現江帆渾身沒有冒汗,額頭上也沒有汗水,驚訝地道:「江帆哥哥,你怎麼沒有出汗呢?你不怕熱嗎?」

「嘿嘿,是的,我當然不怕熱,你只要緊緊地靠著我,就不會感覺到熱。」江帆對著吳小雅笑道。

吳小雅以為江帆是故意作弄她的,露出不悅之色,「江帆哥哥,你這是故意逗我玩吧,我才不相信靠著你走,就不會發熱呢!」吳小雅不屑地道。

「嘿嘿,是不是逗你玩,你靠近我就知道了!」江帆對著吳小雅神秘地笑著。

吳小雅見江帆不像在說瞎話,靠近江帆,她露出吃驚之色,因為靠近江帆之後,她感覺不到熱氣了。

「呃,怎麼回事?為何靠近你就不熱了呢?」吳小雅吃驚地望著江帆。

「呵呵,小雅妹妹,你自己去想吧,不過你可不要靠我太近,要不然我會發熱的。」江帆望著吳小雅露出一絲壞笑。

吳小雅明白了江帆話里含義,臉上露出嬌羞之色,她想起了江帆占自己便宜的情景,瞪著江帆道:「我才不會靠你太近呢!」

就在江帆和吳小雅說笑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和飛翼銀龍停了下來,「主人,前面有怪獸!」納甲土屍對著江帆道。

納甲土屍話音剛落,就聽到前面傳來嚎叫之聲,一頭渾身紅色的怪獸出現在眾人眼前。江帆、趙輝、黃富、納甲土屍等人不認識那紅色怪獸,吳小雅認識那紅色怪獸,驚呼道:「哦,那是紅岩麒獸!」

看到吳小雅臉上吃驚之色,江帆就猜到眼前的紅岩麒獸肯定非同一般,急忙問道:小雅妹妹,這紅岩麒獸厲害嗎?」

吳小雅點頭道:「江帆哥哥,紅岩麒獸是符神界十大符神獸之一,它可是排行第五的符神獸呢,你讓傻蛋和飛翼銀龍小心點。」

江帆雖然不知道符神界的十大符神獸是那些,但是排行第五的紅岩麒獸肯定非同一般,對著納甲土屍和飛翼銀龍道:「傻蛋,飛翼,你們小心點,這傢伙可是符神界排行第五的神獸呢!」

飛翼銀龍滿不在乎地道:「主人,您放心吧,就算它是排行第一的神獸,小的也要把它打趴下!」

飛翼銀龍朝著紅岩麒獸沖了過去,它故意要試試紅岩麒獸的攻擊力有多少,腦袋對著紅岩麒獸撞擊。紅岩麒獸根本不認識飛翼銀龍,嗷的一聲,揮舞爪子攻擊飛翼銀龍的腦袋。

九陽洞本來就不大,洞口也就是十幾米高,洞內稍微要低點,因此紅岩麒獸是無法閃避的,它也只能硬接。

砰的一聲,紅岩麒獸爪子擊中了飛翼銀龍的腦袋上,火星四濺,飛翼銀龍的腦袋絲毫無損。緊接著飛翼銀龍腦袋撞擊在紅岩麒獸身體上,砰的一聲,紅岩麒獸被撞得飛了出去,跌倒在地上。


飛翼銀龍站在那裡,望著紅岩麒獸,「我靠,什麼排名第五的神獸,不過如此嘛!」飛翼銀龍露出一副傲然的樣子。

紅岩麒獸吃力地爬了起來,它感覺頭有點犯暈,沒想到對手這麼厲害,竟然把自己撞到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厲害的神獸。

嗷的一聲嚎叫,紅岩麒獸張開嘴巴,一道猩紅色的火焰朝著飛翼銀龍噴射過去。飛翼銀龍咧嘴笑了,「我靠,你還會噴火啊,可惜老子不怕火,我給你點顏色瞧瞧!」

首席寵妻上癮 ,它穿過火焰,到了紅岩麒獸面前,對著紅岩麒獸揮爪,如同一道閃電似的。撲哧!紅岩麒獸的脖子上留下了幾道血痕,它的護體鱗片都被飛翼銀龍抓碎了。

疼得紅岩麒獸慘叫起來,它頓時憤怒地狂吼起來,「混蛋!老子和你拼了!」紅岩麒獸朝著飛翼銀龍撲了過去,它雙爪交叉,在空中揮舞著,空氣發出急劇的呼嘯聲。

飛翼銀龍眼裡露出不屑之色,冷哼道:「哼,你沒有資格和我拚命!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飛翼銀龍迎了上去,他不躲不閃,任憑紅岩麒獸爪子落在身上。紅岩麒獸的爪子根本無法擊破飛翼銀龍的防禦,只能發出點響聲,就連一絲痕迹也無法留下。

飛翼銀龍爪子握緊,就像拳頭似的,砸在紅岩麒獸腦袋上,砰!砰!砰……飛翼銀龍一口氣打出了幾十拳。

這幾十拳打得紅岩麒獸鼻子飆血,牙齒都飛出去了,嘴巴也流出血來。紅岩麒獸搖晃著,它站不穩了,撲通一聲,倒了下去。

飛翼銀龍一腳踩在紅岩麒獸的腦袋上,學著江帆說話的口氣,「小子,你服不服?」飛翼銀龍冷冷地道。

看到這個場面,江帆忍不住笑道:「呵呵,飛翼還真學得像呢!」

「哇塞,飛翼銀龍真棒啊!連排行第五的符神獸都打敗了呀!」吳小雅驚喜地道。

紅岩麒獸被飛翼銀龍踩著腦袋,它喘著氣,「我不服!」紅岩麒獸氣呼呼地道,它還不服氣呢。

「我靠,不服是吧,那老子就把你腦袋擰下來!」飛翼銀龍惡狠狠地道,它抓住了紅岩麒獸腦袋,用力拉扯。

紅岩麒獸眼中露出驚恐之色,沒想到飛翼銀龍這麼狠,急忙求饒道:「我服了!」

「我靠,這就求饒了!你這軟蛋!」飛翼銀龍鬆開了爪子,輕輕一推,紅岩麒獸再次倒在地上。

飛翼銀龍之所以放過紅岩麒獸,並不是它求饒的原因,而是江帆給它傳音,讓它收服紅岩麒獸,因此飛翼銀龍就沒有殺死紅岩麒獸。

江帆望著躺在地上的紅岩麒獸,「紅岩麒獸,你知道消亡之閥在什麼地方嗎?」江帆冷冷地道。

紅岩麒獸望著江帆,搖頭道:「什麼消亡之閥,我不明白!」它只是守護在這段距離的符神獸,對於其他地方根本不知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皺起眉頭,「呃,看來紅岩麒獸不是守護消亡之閥的神獸!」江帆皺眉道。

隨即江帆又問道:「紅岩麒獸,這洞里一共有多少符神獸?」

紅岩麒獸搖頭道:「我不知道有多少符神獸。」

江帆臉沉了下來,「我靠,一問三不知,留著你一點用處都沒有!宰了烤著吃了算了!」江帆氣呼呼地道。

「江帆哥哥,這可是排行第五的符神獸呢,你烤著吃太浪費了,就把它送給我吧。」吳小雅拉著江帆的胳膊道。

江帆手裡厲害的神獸一大堆,這個紅岩麒獸沒多大用,於是點頭道:「小雅妹妹,既然你喜歡紅岩麒獸,那就送給你吧!」

吳小雅露出喜悅之色,「多謝江帆哥哥!」她走到紅岩麒獸面前,對著紅岩麒獸道:「紅岩麒獸,我可是救了你命哦,你就做我的符獸寶吧!」

紅岩麒獸急忙點頭道:「主人,小的願意做您的符獸寶,請主人煉化!」

吳小雅點了點頭,嘴裡念著咒語,她一揮手,一道綠色符光一閃,綠色符光罩住了紅岩麒獸,片刻之後,只見地面上出現了一座紅色的雕像,這就是符獸寶。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符神界的人煉製符獸寶,以前他記得必須要符神帝級別的才能夠煉製符獸寶,沒想到符神聖等級的吳小雅也可以煉製符獸寶。


「呃,小雅妹妹,你是說只有符神帝等級的才可以煉製符獸寶嗎?你怎麼可以煉製符獸寶呢?」江帆不解地望著吳小雅道。

吳小雅撿起地上的符獸寶,托在手掌上,臉上露出喜悅笑容,她知道這個符獸寶價值幾千萬玉花石呢,因此心裡十分高興。

「江帆哥哥,那是指一般符神獸需要符神帝級別的才可以煉製,但是十大符神獸就不需要符神帝級別的煉化了,但是需要專業的符獸寶煉製師就可以煉化成符獸寶了!」吳小雅望著江帆頗為得意地道。

因為在符神界能夠煉化符獸寶的人並不多,吳小雅就是其中一個,她特別喜歡符神獸,在煉化符獸寶方面頗有建樹。

江帆用奇特的眼神望著吳小雅,「哎呦喂,小雅妹妹,沒想到你還是符獸寶煉製師啊!我還真看走眼了!你手裡的這個符獸寶價值幾千萬吧,你賺大了!」江帆笑道。

吳小雅急忙收起手裡的符獸寶,「是的,十大符神獸的符獸寶價值八千萬玉花石呢!」吳小雅頗為高興地道。

江帆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這個紅岩麒獸煉製成符獸寶竟然價值八千萬玉花石,真是有點後悔了,這也太值錢了!

江帆拉著吳小雅的手,「小雅妹妹,這麼多錢啊!你發財了,那你要怎麼感謝我啊!」江帆眼裡露出很不甘心的神色,看樣子得不到好處是不會罷休似的。

「江帆哥哥,等我們出去了,我幫你撿符印,我只要兩顆符神聖等級符印,其他符印都歸你,總可以吧!」吳小雅望著江帆嬌羞地道,因為江帆的手有點不老實地捏著她的手。

江帆點了點頭,「好吧,除了這些另外再加一條!」江帆笑呵呵地道。

吳小雅不解地望著江帆,「加一條什麼呀?」吳小雅有點緊張地望著江帆,她擔心江帆提出什麼亂七八糟的條件。

「嘿嘿, 壘巢 !」江帆對著吳小雅悄聲地道。

吳小雅臉忽地紅了,她瞪著江帆道:「你又作弄我,不理你了!」嘴裡說著,臉上卻是喜悅之色。

江帆等人繼續沿著通道走,越往裡面走,溫度越來越高。吳小雅跟著江帆在一起,感覺不到炎熱,因為江帆使出了金元素的金光罩隔絕了熱量。

江帆等人走了大約半個多小時,前面出現分叉口,一條通道是平直的通往前方,另外一條是斜著向下的,通往深處。

「主人,這兩條通道,我們走哪一條啊?」納甲土屍對著江帆道。

江帆皺起眉頭,他也不知道該走哪一條,「等等,我們觀察一下!」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

江帆走得兩頭分叉的通道口,他使出風之眼遙視,順著通道遙視,江帆看到了兩條通道的盡頭。江帆臉上露出吃驚之色,因為兩條通道最後是聯通的,隨便走哪一條結果都是一樣的。

趙輝看見江帆神色有異,驚訝地道:「老大,怎麼回事?有危險嗎?」

江帆搖頭道:「不是,這兩條通道是聯通的,最後匯入一個通道之中。」

趙輝露出驚訝之色,「呃,這兩條通道竟然是聯通的啊,這是什麼意思呢?」趙輝不解地道。

「帆哥,我覺得這裡面肯定有問題,不會這麼簡單,應該只有一條通道是安全的,其中一條通道應該是不安全的!」黃富皺眉道。

江帆使用遙視繼續觀看,突然江帆眼睛瞪大了,露出吃驚之色,「呃,怎麼可能這樣!」江帆吃驚地道。

「老大,怎麼回事?出什麼問題了?」趙輝望著江帆詫異地道,從江帆眼神之中他判斷出了什麼問題,要不然江帆不會露出這麼吃驚之色。

「帆哥,是不是有危險?」黃富也驚訝地道。

「我靠,這兩頭通道聯通之後,接著的通道竟然是死路!」江帆驚呼道。

趙輝、黃富、吳小雅都露出吃驚之色,「呃,這怎麼可能啊!兩條通道聯通之後是死路!是不是搞錯了!」趙輝吃驚地道。

「是啊,帆哥,你是不是看錯了?」黃富也不相信這個事實。

江帆皺起眉頭,搖頭道:「我沒有看錯,就是這樣的情況!」

「呃,帆哥,你的意思我們無論沿著哪一條通道走,走到最後都是死路?」黃富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無論怎麼走前面都是死路!」

「呃,老大,那我們該怎麼辦?難道這通道盡頭就是我消亡之閥的所在地?」趙輝突發奇想地道。

江帆搖頭道:「不可能!通道最盡頭不像有消亡之閥的徵兆!」

「江帆哥哥,那個冰雕上的字是不是故意作弄我們的啊?」吳小雅對著江帆道。

江帆笑了,「呵呵,不可能吧,這人有這麼無聊么!」江帆被吳小雅這句話逗樂了。

「老大,那我們該怎麼辦?繼續走下去還有意思嗎?」趙輝望著江帆皺眉道,他有點覺得走投無路的感覺了。

江帆手摸著下巴,「等等,讓我好好地整理一下思緒!」江帆對著趙輝擺手道,他馬上陷入沉思之中。

江帆足足思索了大約五分鐘,最後他對著趙輝、黃富、吳小雅、納甲土屍等人道:「我們繼續走啊,等到了通道盡頭再看看到底是什麼回事,說不定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點了點頭,「嗯,這老者很可能就是獨陰黑煞之地的設置者!」隨即江帆扭頭望著吳小雅,「小雅妹妹,你認識這個老頭嗎?」江帆微笑地道。

「我怎麼會認識這個老者雕像人物?」緊盯著雕像的吳小雅搖頭道,她皺起眉頭。

「管他是誰,反正只是個雕像而已,主人,還是把消亡之閥拿到手去讓消亡之水乾涸獲取符印重要!」納甲土屍倒是迫不及待道,走上前伸手就去抓那把鑰匙模樣的東西。

「傻蛋,先別碰消亡之閥!」江帆一驚急忙阻止道。

聞言納甲土屍動作停下但手已是伸到距離那鑰匙模樣的東西一尺正準備縮回忽然驚奇道:「咦,我的手好像觸碰到東西了!」

「小心有機關!」大家一愣正待上前去看吳小雅卻是尖叫道,一把扯住江帆就後退,這把趙輝、黃富嚇一跳也急忙跟著後退戒備起來。


納甲土屍瞪大眼睛正要仔細去看聽到小雅那一嗓子一驚下意識的也後退幾步盯著雕像看,不見任何異常便好笑道:「小雅妹妹,你都神經過敏了,一驚一乍的會嚇出毛病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