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在殘劍面前,這些魔氣宛若冰雪般消融,起不到任何阻擋作用。

其他五大強者看了一眼,露出幾分猶豫之色。旋即,他們便決定不去管這男子,而是向著北辰宇追去。

陰沉男子目光中掠過一抹恨意,掏出一枚漆黑的骷髏頭,向著殘劍丟去。

嘭!

殘劍將骷髏頭擊碎,終於是停了下來。隨後,殘劍直接消失,浮現在北辰宇的身前。

金烏之內,北辰宇的臉色十分難看,慘白無比。連續不顧代價使用了兩件寶物,他幾乎到了窮途末路,恨不得馬上就暈過去。

終於,金烏衝到了禁地的邊緣。禁地裡面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這是一個天坑,裡面籠罩著霧靄,神念傳不透,視線望不穿。

就在這時,北辰宇面色狂變。因為身後又傳來了一陣浩瀚的能量波動!

金烏反身,弱了不少的攻擊釋放而出。只見對方一個金甲戰士衝到了金烏身前,一劍斬落!

轟!

伴隨著**般的能量波動,金烏向著禁地之內倒飛而出,緩緩消失在迷霧之中。

禁地之外,幾大強者停住了身形。看著神秘幽深的天坑,破道子冷哼一聲,「敢進入禁地,找死!」

「除了那幾名成就仙道的人,進入禁地的還沒有出來過的!」昊天宗主也是冷哼。

「哎呀,人家累了,回去休息……」媚宗宗主用酥死人不償命的語氣說了一句,便向著媚宗飛去。

其他人也陸續離去,沒有人會認為天外邪魔還能活著出來。

葬星禁地內。

這是一堵望不到邊際的峭壁,此時的蟲巢很是詭異的被吸附在了峭壁之上,怎麼也掙脫不了。

峭壁的四面八方都看不到盡頭,只能隱約看到迷霧遮掩下的大地。如果不是晴荒能夠感受到神國地面的引力,還會以為自己現在就在地面上。

晴荒努力著,控制著蟲巢不斷地飛離峭壁,卻受到了很大的阻力,宛如平時飛行一般。


距離牆壁越遠,這股阻力也就越大。等到飛行到一定距離,就彷彿被一層障壁阻擋。到了最後,晴荒就不得飛回在牆壁之上。

並且只要是停留在原地不動,就會被緩緩向著大地之上落下去。由於峭壁也有著強大的引力,所以墜落的時候不像平時那種高空墜落,而是從峭壁之上拖著墜落。

只有抗衡著這股力量,才能夠停留在原地。

蟲巢之內,晴荒的小臉上滿是焦急,「主人哪裡去了?怎麼沒有進來?」

晴荒通過神魂烙印,努力的溝通著北辰宇,卻發現北辰宇沒有回應。此時的晴荒,只能隱隱察覺到北辰宇的方位。

「在那邊。」晴荒感應著方位,控制著蟲巢向著那邊飛去。走了不遠,晴荒便停下來了,因為她看到前面的迷霧之中隱隱有著不明生物活動。

晴荒急忙鑽進了峭壁之上的一個大坑之中,不知道為什麼,晴荒越來越感覺這堵峭壁其實也是大地了。但是大地明明就在下邊,這裡按理說應該是懸崖峭壁之類的地方。

此時峭壁之上的一處,北辰宇也被吸附在了上面。巫靈珠散發著淡淡的金光,庇護著北辰宇不墜落峭壁。

不知道過了多久,北辰宇漸漸醒來。他是躺在懸崖之上,當北辰宇睜開眼的瞬間,猛然感到了一種錯亂感。

以峭壁為大地,北辰宇緩緩坐了起來。突然,他感到自己的面前也傳出了巨大的引力,要將自己拉過去。

感受著兩股引力的方向,北辰宇的眸中露出一絲震撼之色。原因無他,下方的那裡是神國的大地,而此時將他牢牢吸住的,赫然是一顆星辰!

怪不得叫做葬星之地,原來是有著一顆星辰的存在!哪怕是小一些的星辰,也能夠比的上皇者的威能了。

通過神魂烙印,北辰宇溝通著晴荒。剛才他昏迷了過去,晴荒自然溝通不上。

「主人!」晴荒正在擔心著北辰宇,突然就接到了北辰宇的傳音,高興無比。

「你現在在幹嘛?」北辰宇問道。

此時的晴荒正控制著蟲巢在一處坑中躲著,如實告訴了北辰宇。北辰宇微微點頭,繼續開口,「你先不要找我了,自己在那裡發展,我沒事。」

北辰宇也看到了那些遊逛的龐大生物,宛若水母一般,拖著常常帶電的觸鬚,整個身體足足有著數十里大小。

這些生物的實力估計在下位**重,一般不會攻擊地面上的人,但是卻不得不小心一些。

如果讓晴荒在這裡發展,搜集能量,無疑是十分合適的。因為星辰即使墜落了,壽命也會延續很長的一段時間。

在這個衰敗過程中,會不斷地散逸出龐大的能量。那些看到的霧靄,其實就是能量濃郁到了一定程度的產物。如果不算那些龐大生物和其他未知的危險,以及出不去,這裡到算得上是修鍊寶地。

將晴荒安排好,北辰宇也開始了恢復自己的身體。此時的北辰宇很是虛弱,躲在一個洞中開始了恢復。 其實葉銘那是沒剎住,對於機甲都會開的葉銘來說,駕駛這汽車有啥難度?他純粹是爲了測試自己的座駕耐撞還是別人的破車堅硬。

當然,他提前讓莫凌雪查探過車內有不有人,這也是葉銘爲何沒撞郭少座駕的原因。

“你陪我的車,陪我的‘青月風狼’!”凌少就像一個玩具被搶了的小屁孩似的,哭得滿臉淚花,指着葉銘喊道。

“青月風狼我沒有,黑色幻影倒是還有幾輛存貨,你要不要?”葉銘臉上露出戲謔,揮手拋出一輛黑色幻影,霎時間晃瞎了凌少的雙眼。

衆多車迷立馬鴉雀無聲,他們此時才認出葉銘的座駕,居然是限量版的黑色幻影!凌少也不叫囂了,愣在原地,眼淚都忘記繼續下流。

在場的都是車迷,他們自然都認識傳說中的黑色幻影,而且還知道,郡城明天才開始銷售黑色幻影,更知道黑色幻影是帝國如今最貴的跑車!

他們這些小蝦米根本就買不起,他們最多也就想想明天去車坊拍幾張照當做留戀,合影都不敢奢求。

而現在,就有兩輛黑色幻影停在自己面前,這讓他們如何繼續保持平靜?

嗡!…

就在衆人震驚還未恢復之際,又一陣引擎聲響起,而且還發生了讓人羣驚愕的事情。

嘭!砰砰砰…只聽見連續不斷的碰撞聲響起,一輛黑色幻影衝出,狠狠撞在葉銘座駕的車尾,隨後這輛車又被另一輛黑色幻影追尾,以此不斷類推。


一場驚心動魄的汽車追尾事件就此發生,而且全是帝國最名貴的黑色幻影,細數一下,一共有二十三輛!嘶…

葉銘的車直接被撞出去五六米,他當時就很不爽向後面怒吼道“不會開車嗎!今晚新買的,若是撞爛了我們玩什麼?”

“呃…呵呵,第一次開車,沒剎住!不好意思了葉銘。”葉壯探出頭,撓頭訕笑,卻沒一點尷尬之色。



葉銘無語,感覺這句話有點耳熟,就是他剛纔用來裝逼的那句話。


不過所幸,黑色幻影堅固耐撞,在這次追尾連環撞擊下連一點擦傷都沒有,黑金打磨而成的車殼,光滑潤澤,在黑夜中都十分耀目。


“這真的是黑色幻影嗎?怎麼一次出現這麼多!”圍觀的人口嚥唾沫,感覺喉嚨乾燥無比。

二十三輛黑色幻影!這帶來的震撼簡直太大了,而且還是以連環追尾的方式出場,這種震撼就更大。難道這羣人就不怕把車撞壞嗎?

“那…那個兄弟,不對是老大!你…真的打算把這黑色幻影送給我??”凌少心懷忐忑,走過來激動得口齒不清的詢問。

葉銘撩了撩眼皮,他怎會在乎這麼一輛黑色幻影?所以直接無所謂的開口“要不要隨你,反正這是我賠償給你的。”

哐當…

凌少還未開口,一旁坐在車內的郭少就打開車門衝了出來,跪在葉銘面前,一臉可憐的開口“老大,求你了!把我那破車也撞爛吧。”

對於這種要求,葉銘怎麼可能會答應,所以十分委婉的拒絕了郭少!“滾犢子,撞爛了也不會賠。”

郭少尷尬的站起來,不過卻不敢生氣,能購買黑色幻影的少年絕不是他能得罪的,更何況還是二十三輛!這麼多的黑色幻影,就算掏空他們郭家,他們也買不起…

隨後葉銘問了一下這裏的情況,聽說今晚這裏正好要舉行一場賽車比賽,不過如今人還沒到齊,所以還在等待。

既然有比賽,那葉銘他們自然就直接報名參加了,而且葉家衆弟子也全都走出來一個個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表現的十分急不可耐。

爲讓比賽更加精彩,葉銘還直接拋出一個彩頭,那就是這次比賽冠軍可以得到一輛黑色幻影!

這句話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傳出後立即讓所有人譁然,同時讓人激情澎湃,呼喊得更加熱烈。

至於葉銘話的真僞,這裏就停着二十四輛黑色幻影,還有人會去懷疑葉銘說的是假話嗎?

所以立即就有然開始呼朋喚友,有人是想邀請朋友一起來看這場比賽,也有人是通知車手來參加比賽,看有不有機會將那輛黑色幻影收入囊中。

賽場一共有七十六條賽道,每條賽道都有通訊站,爲的就是傳遞信息。

而此時通訊站裏已經擠滿了人,全都拿着手機大聲吼着,十分嘈雜,不過所說的話也就那麼幾句:

“快來27號賽道,這裏有土豪賽車,二十四輛黑色幻影,簡直閃瞎人的眼睛。”

“什麼?你我騙你?騙你是小狗!”…

“趕緊來27號賽道,這裏有土豪出現,而且土豪已經發話了,只要能奪得冠軍,他就送一輛黑色幻影給那人。”

“什麼?你說老子騙人,誰會那麼傻!老子給你說,別人的黑色幻影已經組成一個車隊了,如今正停在27號賽道!人家那不是傻,那叫‘有錢就是任性’!”

“你已經準備開賽了?麻痹的,退了,趕緊退了!還賽個**,黑色幻影不想要了?”…

有些車迷的瘋狂發力,所以整個賽場就出現了十分奇怪的一幕,許多正準備比賽的跑車居然直接掉頭就走,搞得車迷莫名其妙,而且這樣的例子還在不斷增多,瞬間席捲整個賽場。

更有甚者,在比賽中途就突然調轉賽道,直接往27號賽道飛馳!

“糙!今天TM的什麼情況?這些車手都發瘋了嗎?”車手如此行徑立馬讓看比賽的車迷抱怨起來,不過這時候那些車手那還有時間理會他們?

不過隨即一些消息也在車迷之間傳開了,是這樣說的:“27號賽道有土豪一枚,領着二十三位車手,清一色的黑色幻影,如今正等着車手參賽,冠軍可以直接得到一輛黑色幻影。”

這個消息一傳開,車迷立即瘋狂了,他們也同樣瘋狂往27號賽道趕去,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土豪,居然如此富裕。此時他們也知道那些車手爲何莫名其妙的突然退出比賽,原來全是去參加‘土豪賽’了…

葉銘一行人看着不斷匯聚而來的人羣,還有不斷駛來的跑車,臉上露出笑容。他知道今夜這次比賽註定要轟動郡城,不過就是不知道最後還能剩下幾輛跑車…唉。

“老大!那是車王陸飛,車技一流,四年來一共贏了三百多場比賽。”

“老大!那是車俠田軍,同樣是個強敵,總共贏了近五百場。”

“老大!那是車尊張宇,是郡城第一家族張家人,同樣開着黑色幻影,而且車技能在整個賽場排前十。”…

那個凌少跟着葉銘身後,此時的他已經認定葉銘是他老大了,所以他一直跟在葉銘身後爲其介紹趕過來的賽車手。

而葉銘也得知,凡是有資格獲得稱號的車手,都是真正的強敵,車技一流不說,還有豐富的賽車經驗!不過這些葉銘都不在乎,他賽車只有一條準則:開足馬力,橫衝直撞!

至於葉家其他人,此時也是靜不住了,全都走出自己的座駕,在黑色幻影旁邊不斷變換着各種裝逼的姿勢,而圍觀的車迷就拿出相機瘋狂的對着他們“咔嚓咔嚓”的一陣亂閃。

而且葉俊周圍匯聚的車迷最多,誰讓他帥得驚天動地,已經達到男女通殺的地步了!

書海想了想,寫了這麼多了,我也不容易,所以決定在堅持一段時間。等到50W字再看吧,若是還是這樣沒人氣,書海會給《藥神弒天》一個結尾的,同時還希望大家支持書海的新書《無盡魔法》,已經上傳十天了,雖然字數還不多,但自我感覺寫得不錯。

(其實我都懷疑我說了這麼多花,到底有不有人在看,或許只是我在自演小丑…呵呵) 第一百零八章雲水母體內電石

盤坐在這顆星辰的大地之上,北辰宇不斷地吸收著星辰散逸的能量,開始恢復自己的傷勢。

星辰的能量磅礴而又精純,對於傷勢的恢復很有好處。北辰宇的傷勢漸漸地好轉,向著巔峰狀態恢復。

轉眼間就過去了幾天的時間,北辰宇的傷勢也恢復的差不多了。突然,北辰宇猛地睜開了雙目,巫靈珠抓在手中,準備隨時催動。

身形閃動,北辰宇躲到了坑洞的上側邊緣。只見坑洞上方越來越昏暗,一個龐大的身影從高空中緩緩飄過,觸鬚在身子下拖著,上面閃爍著陣陣電弧。

北辰宇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這個種族,不由得仔細打量著。他發現,這種生物的身體近乎於透明,裡面是空心的,宛若水母一般。

北辰宇決定,暫時稱呼這種生物為「雲水母」。

真實之眼施展而出,北辰宇繼續觀察著。他發現,雲水母的身體中央有著一枚散發著電弧的結晶。這枚結晶只有人頭大小,和雲水母相比根本不起眼,剛才沒有使用真實之眼的北辰宇差點忽略。

從晶體激射出一道道電柱,向著四面八方而去,最後落在了雲水母身體內部的某些長有節點的地方。隨著雲水母的活動,晶體不斷地輸送著能量,向著雲水母提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