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然看似是黃金,但其實也很顯然,是個人都能明白那絕對不是黃金。

因爲在這麼多靈武境強者的攻擊之下,如果是黃金打造的內甲的話,那麼這內甲肯定也是擋不住的。

也唯有那等比黃金更加堅硬、更加珍貴的特殊金屬,才能打造得出能讓那位少年面對如此攻擊,都是絲毫沒有受到傷的內甲。

而這樣的內甲,竟然會是出現在了平裏縣城之中一位少年的身上。

這也當即就讓陸晨,在自己的心中感到了巨大的震撼!

“呼——幸好,我有我父親賜予我的天金寶甲。”

此刻,那位因寶輦被打碎而被摔在地上的少年,也是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並還繼續一眼殺意的看向了陸晨他們。

“這天金寶甲可是能夠號稱抵擋住地武境強者之下的一切攻擊的。今日我還不就不信了,你們這些人難道還能傷到我!”

他之所以還敢對着陸晨他們流露出殺意,也正是因爲他身上的這件天金寶甲所給他的自信。

“那……那是少主!”

“天啊!少主的寶輦被人給打碎了,而且那些人還就是我們剛剛放進城中的人。”

“閉嘴!你要記住,那些人不是我們放進去的,是他們自己潛伏進平裏縣城的。況且,現在最緊要的事情乃是救下少主啊!”

“對對對,快快救下少主!”

……

這時,在城牆這一邊的守城軍也終於是發現了這裏的場景。

於是,他們連忙就是朝着這裏趕了過來,對於那一位少年的身份,他們每一個人的心中可都是非常清楚的。

因爲那位少年,正是他們平裏縣縣尊的兒子啊,並且還是獨子!

“嗯,少主?看來此人身份不低嘛,並還能擁有如此護身內甲,怕是在他的背後可能有着一股很強的勢力啊。”

此刻,陸晨也是在對眼前這位少年的身份開始猜測了起來。至於那些正在對他們包圍過來的平裏縣守城軍,他倒是直接選擇了無視。

畢竟,平裏縣一支如此差的軍隊,陸晨可不會認爲他們能對己方軍隊造成過大的傷害。

“你們去對付那些守城軍,至於這位少年,交給我來對付!”

隨後,一道命令直接就是下達了開來。

而陸晨的手中,也是瞬間多出了一把血紅色的戰劍。

“既然你覺得你的內甲很強,那我便來親自試試,看看是你的內甲堅硬,還是我的血劍星河鋒利!”

陸晨之所以這麼做,也是因爲他如今已經是達到了修煉的一個瓶頸,短時間是無法跨入地武境的。

而既然已經短時間無法突破,那麼就還不如多花些時間來試試自己實力的最大極限。

不過,在另一邊。

面對着陸晨如此的挑戰,那位穿戴着天金寶甲的少年,卻是當即就大笑了起來,一副非常看不起陸晨的模樣。


“想要對付我,就憑你?你最多也就是靈武境吧,呵呵,就憑靈武境也想傷我,想的真美!”

他自己的境界其實也是靈武境,雖說還只是靈武境三重,但即使是讓他面對靈武境巔峯強者,他也是不會有一點擔憂的。

因爲他非常清楚,他身上的這件天金寶甲的防禦力究竟有多麼的強悍。

別說是讓一名靈武境巔峯強者打他,就是讓整整十名靈武境巔峯強者打他又能如何?

天金寶甲注重的乃是“質”,如果力量是沒有突破到鍛造寶甲的那種“質”,那麼即使就是再多的攻擊,也根本就是無用的。

“我想的美,是嗎?那你便先來接我一劍!”

一剎那,陸晨緊握着手中的血劍星河,瞬間就是向着那位桀驁不馴的少年斬了過去。

“來的好!”

這時,那位少年也是從自己的身上抽出了一把軟劍,用來橫檔向了陸晨的攻擊。

“砰!”

雙劍碰撞之聲立刻發出,而陸晨手中的血劍星河,竟是直接就把那位少年手中的軟劍給撞開了來。

並且,這還沒有完。在撞開軟劍之後,陸晨的血劍星河竟直接就是向着那位少年的身子斬了過去。

都市鴻蒙系統 砰!!!”

一聲比之先前雙劍碰撞更爲響徹的聲音,頓時就是發了出來。

就好似一把鐵劍斬在了一坨鐵上面一般,那種聲音真是令不少人都感到了一陣的不適。

而這也正是陸晨的劍斬在了那一位少年的身上,所發出來的,

那位少年在身中此劍之後,也直接就是猛的退了十來步,這才穩住了身子。

不過即使如此,但他的身上卻還是沒有受到一絲傷痕!

只能依稀的看見在他的天金寶甲之上,有着一道道十分微末的劍痕,幾乎可以排出不計的那種。



“哈哈哈,看見了嘛。本公子有天金寶甲,在你們的面前,我乃是無敵的存在!”

而這個時候,這位少年也是當即就笑了起來。

雖然他剛剛還是受到了陸晨一些力量上的壓制,但是因爲有天金寶甲的保護,他最多隻是感到了一些難受而已。

“有趣,你的這副內甲是真的有趣。不過嘛,就是不知道扛不扛得住火燒了。”

對於現在的這種場合,陸晨立即就是想出來了一個攻克這位少年的辦法。

“扛不扛得住火燒,你在說什麼?”

頓時,這位少年就是一臉疑惑的望向了陸晨。

不過很快,他臉上的疑惑就,是變成了滿臉的不可置信之情。

因爲在他面前的陸晨,已經是有着絲絲火焰從陸晨的戰劍之上冒了出來!

“什……什麼!你竟然修煉了高階功法,這……這怎麼可能!”

這位少年也算是有些見識,看見陸晨戰劍之上的火焰,他立即就是明白了過來。

不過此刻,即使他明白了過來,那也是早就晚了。

“再來接我一劍!”

因爲此刻,陸晨手中的血劍星河,已經是再次的朝着他斬了過來。

並且這一次,陸晨的劍斬還直接就是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火焰流光! 慶河郡,平裏縣城之內。

一大衆平裏縣的軍士,已經是把陸晨他們給包圍了起來。

不過他們此刻,倒也是絲毫不敢再向前踏出一步了。

因爲,在他們與陸晨他們相隔的那一小段距離的地面之上,已經是遍佈了數十來位血淋淋的軍士屍體!

而這些屍體,也正是陸晨麾下那些靈武境級別的荊州步甲和嶺南甲士們的傑作。

他們正是在用着自己的這種血腥手段,叫這些平裏縣的軍士,根本就是一步也不敢向前邁出了。

而在另一邊,在陸晨與那位穿戴着寶甲少年的戰場之上。

一道道悽慘的叫聲,卻是不停傳了出來。

“啊……啊……”

“你怎麼會有修煉如此高階功法!就是我這副天金寶甲的價格,也萬萬比不上這等功法的價格啊,你怎麼會擁有啊!”

那位穿戴着寶甲的少年,此刻,正是在被陸晨用自己的火焰靈氣所不斷的燒灼的。

修煉了地階功法小火蓮訣的陸晨,體內的靈氣含量也當然是比起尋常的靈武境巔峯強者,不知要多出了多少。

以現在陸晨這種消耗靈氣的方式,也的確是可以消耗一段時間的。

不過嘛,雖然陸晨還可以消耗得起一段時間,但對於那位少年來說,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消耗得起了。

“不,不!停下,快停下。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只要你現在先停下來!”

很快,這位之前桀驁不馴的少年,也終於是向着陸晨屈服了下來,並還開始了求饒。

他的天金寶甲卻是非常堅硬,能完全擋下來靈武境巔峯強者的攻擊。

但是對於火焰來說,這副天金寶甲也是完全的就失去作用了。

因爲火焰根本就不用透過這副寶甲,火焰只是需要慢慢的燒灼,便能讓得這位少年感到格外的灼痛了。

“一切代價是嗎?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那便讓我來問問你。你究竟是什麼身份?你身上的這副寶甲又是從哪裏來的?”

一邊詢問着,一邊陸晨也是當即就把自己的血劍星河,抵在了這位少年的頭上。

這位少年的頭上可是根本沒有天金寶甲保護着的,陸晨只需輕輕一揮,便可以輕易取下他的首級了。

不過,陸晨之所以能把血劍星河架在他的脖子上,這也是因爲他剛剛放棄了抵抗,開始對着陸晨屈服了下來。

倘若他不肯放棄抵擋的話,面對身爲靈武境五重境界的這位少年,陸晨其實也很難命中他的頭部的。

“我的父親乃是縣尊,你應該明白了吧,我的這副寶甲其實也是我父親賜予我的!”

“對了,你要記清楚重點,我的父親乃是縣尊!乃是貨真價實的地武境強者,你們這些人如何待我,如果要是被我父親知道了,你們應該知道後果的吧。”

此刻,面對着陸晨的詢問,這位少年倒也是直接就回答了起來。

不過,他回答的方式,卻是當即就有些激怒了陸晨他們。

“這小子……”

特別是王賁,他此刻更是怒極而笑。因爲在他看來,一個區區縣城裏面的縣尊,即使再強也肯定是強不到哪裏去的。

只是王賁在之前,一直都是在當看戲而已,沒有親自出手,更沒有暴露出自己身上的氣息。

憑着王賁所修煉的功法,在場的衆人,也當然都是沒有看出他的修爲。只是把他當成了一位跟隨在陸晨身邊的僕人一般。

平裏縣一方,知道王賁究竟有多強大的人們,也只有那些把陸晨他們給帶進城的巡邏軍士了。

那些巡邏軍士面對着如此場面,到盡皆都是深深的低下了頭來,生怕一些城內的軍士認出了他們是自己人。

“你父親是平裏縣的縣尊?可是據我所知,一般的縣尊,也應該很難拿得出這副寶甲吧。”

“即使一些少數的縣尊,有着能夠買下這副寶甲的靈晶,他們也是根本不會買的,只會拿着這批靈晶前去修煉。”

面對着這位少年所給出的回答,陸晨倒是沒有多少的怒火,不過他卻是當即就感到質疑了起來。

開玩笑,他陸晨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知道這樣的一副寶甲,怕是至少也能賣出數千靈晶的價格的。

畢竟,一副能夠直接免疫靈武境巔峯強者攻擊的寶甲。這種層次的寶物,一般也都是地武境強者才能買得起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