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門外的李算盤看到,天上突然劃過了一道流星,剛纔還在叫囂的‘司徒幹天’,眨眼從秦家大院消失了。

房中的那些家丁,紛紛晃了手腳,提着燈籠找司徒幹天,你問我、我問你:“司徒大哥呢?司徒大哥剛纔還在呢!”

秦蕭咳了一聲,說道:“不用找了,你們的司徒幹天大哥,‘幹天’去了!”

秦蕭說完,有幾個老家丁認出了秦蕭,指着他喊叫道:“這個人是重金懸賞的奴隸,他就是秦蕭!快抓住他!”

嘭嘭!

天上又劃過了一片片流星雨,青蝶房中的家丁全部不見了。

酒醒的李算盤站在門外一愣,屋內的燈籠怎麼都滅了?吵吵聲怎麼也沒了?剛纔是誰在喊‘秦蕭?……’

想到這裏,李算盤叫上了所有的家丁,立即進入青蝶的廂房,要去看個究竟,這些人裏,有不少的‘沸氣’境界武者。


當燈籠的光芒照到秦蕭臉上的時候,李算盤攥緊了拳頭:“原來是你!上次的賬,還沒給你算清呢,沒想到你送上門來了!好,我今天送你歸西!”

“上!”李算盤命令道。

秦蕭擡起手,“慢着!”

李算盤怒道:“怎麼?你還有什麼臨終遺言嗎?哈哈,我告訴你,我已經把你父兄藏身之所告訴了火焰帝國,他們現在肯定被抓回去處以極刑了。你就是說出了臨終遺言,他們也看不到了,還是跟他們一起上路吧!哈哈……有什麼遺言,黃泉路上你們慢慢聊,給我上!”

秦蕭本想羞辱他幾句,沒想到李算盤竟然說出了自己父兄的險境。

於是,秦蕭沒功夫再和他們囉嗦了,馬上幹掉他們,救自己的父兄要緊。

對付這一幫低級別的垃圾,秦蕭根本不屑出手,液氣境界的秦蕭,劈天蓋地掌,秒出一萬掌都是保守數據。

一招劈天蓋地掌打出,幾乎沒有人看到秦蕭是怎麼出手的,只是在睜眼睛的時候,眼皮剛剛睜開,就看了數百個掌影扇了過來。

啪啪,啪啪……

爆竹聲響起,一萬響的爆竹。

修爲低的家奴直接飛上了星空,變成了流星雨,幾個修爲較高的‘沸氣’境界武者,也頓時跌倒在地上,不停地嘔血。

那處於‘形氣’境界的李算盤,比那些垃圾的‘罡氣’境界家奴強一些,沒有被打成流星雨,而是被秦蕭幾巴掌扇到了院子外面,掛在了海棠樹上,臉蛋子腫的如同屁股一般大,顯然,他已經垂死了!

秦蕭甩了甩袖子,意念一動,用難以想象的速度,須臾間,來到了秦家故宅。

‘液氣’境界高手的速度有多快?

《聖武經》裏記載,達到液氣境界的武者,如果用確切的數據來表示他的速度,保守的來說:光速的千分之一。

即使只有光速的千分之一,幾百裏的路程,也不過是須臾間。

秦家故宅,還亮着燈,秦蕭忐忑的心放了下來。

走近大院,沒有一個傭人在,秦蕭心中稍微一疑,“怎麼沒有傭人忙碌呢?天色還不算太晚啊!”

“吱!”

秦蕭推開大堂的房門,向裏看去,裏面雖然還亮着燈,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在。

心中又是一陣疑惑,“爹爹呢,兄長、弟弟們呢?”

突然,就在秦蕭滿臉疑惑的時候,響起了一個人的笑聲:

“哈哈……大魚上鉤了!”

噌噌!

四周突然冒出了十幾個人影,將秦蕭包圍住了。。。 “你們是火焰帝國養的狗?”

根據他們身上散發出的真氣波動,秦蕭判斷,其中有五個人在沸氣巔峯期,有一個,竟然也跨入了液氣境界。

但一身寶器在身的秦蕭,又怎麼會畏懼他們分毫!

“什麼!我們是火焰帝國排名前一百的禁衛軍首領,你、你竟敢說我們是狗!你活膩了吧!”一個精瘦的紅衣漢子,憤然說道。

“排名前一百?禁衛首領?還不一樣是狗,被人呼來喝去的狗?”秦蕭走上前,貼近他說道。

“你是奴隸,你一家都是奴隸!你、你這個低賤的奴隸,竟敢這樣說你大爺們……”紅衣漢子一臉怒氣,險些說不出話來了。

“奴隸也比狗強吧,奴隸起碼還是人!我問你,我的家人何在,你把他們帶到哪裏去了!”秦蕭又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衣領。


紅衣漢子被秦蕭抓住,像螃蟹一樣掙扎起來,但任他怎麼掙扎,都掙脫不開秦蕭的一雙大手!他這才知道秦蕭的修爲遠在自己之上,心中就有點害怕了,趕忙喚他的同伴:“上,都上啊!有賞金有百萬金幣呢,我們今天一定要拿下他!”

另外四個沸氣巔峯期的上前,欲救出紅衣漢子,只有那個‘液氣’初期的高手,站在那裏未動,好像在觀察秦蕭的弱點,乘其不備的時候,來個突然襲擊。

那四個沸氣境界的武者,跟秦蕭手中的紅衣漢子長的很像,一樣的精瘦、一樣的鼠眼鷹鼻,看上去像是胞兄弟。幸虧他們衣服的顏色不同,外人才能將他們區分開來。

“琤琤!”

那四個人,一人凝練出了一把巨形氣劍,從四個方向擊了過來。

“追風索命腿!”

氣劍尚未及身,秦蕭的一隻腳,像一個大錘子,在空中一陣橫掃,將四個沸氣境界的武者擊落在地、噴血不止,空中的氣劍也失去了控制,轟然炸響。

“排名前一百?這麼不經打?看來火焰帝國的皇帝,白養你們這羣狗了!”秦蕭踩住一個火焰武者的胸膛說道。


紅衣漢子趁着剛纔的混亂,掙脫開來了,捂着脖子不停的咳嗽:“小子,你太小看我們兄弟五個了,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家族的《匯氣大法》!”

“五行之氣!”

紅衣漢子喊了一句,其他的四個兄弟也站了起來,一人射出一束真氣光束,光束的顏色,與他們衣服的顏色一致,紅、黃、白、黑、青,乃分別是火、土、金、水、木五種屬性的真元之氣。

因爲五個胞兄弟的血脈相通,五種屬性的真元之氣釋放出來之後,在半空中奇妙的融匯在了一起。

五種顏色各異、屬性各異的真氣光束,扭捲成了一束,不時發出噼裏啪啦的雜音。

五人合力,爆發的能力不亞於一個‘液氣’境界初期的高手。

“不得了啊,你們兄弟五人合力,竟然達到了我半年前的水平了!哈哈,我就用同樣的方法,會會你們的《匯氣大法》!”

秦蕭說完,石猴、火牛、水蟒、沙妖、樹妖竄了出來,五個靈獸幻影,在空中調皮的舞動了一下,然後像旋風一樣,首尾追趕起來,五隻靈獸幻影相互追趕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五隻靈獸的影子再也看不到了,空中只有一個黝黑的大盾牌。

“五行盾!”

轟!

胞兄弟的五行光束,像一隻咆哮的巨龍,與秦蕭的‘五行盾’撞擊在一起,秦家故宅好像被炸翻了,飛起了片片的煙塵。

煙塵消散之後,五個胞兄弟已經翻了白眼,慘死在地上。


“奶奶的,我家的老宅子都毀了!”秦蕭收回‘五行盾’,一陣搖頭嘆息。

呼呼!

剩下的那個處於液氣境界、身穿黑衣的高手,頭頂上忽然冒出了一股氣浪,吹走了他臉上的、頭髮上的煙塵,冷冷的對秦蕭說道:“好俊的身手,但你本來可以一掌就拍死他們五個的,爲何多此一舉,弄出這麼多花哨的招式呢!”

秦蕭昂起頭:“讓他們死的心服口服一點,不行嗎?對你,我也會讓你心服口服的!”

黑衣高手有點怒了,但還是壓抑住了:“哈哈……你要知道,我在火焰帝國所有武者的排名中,位列第二十位,你有信心能打敗我嗎?況且據我觀察,你也不過是剛剛步入液氣境界,我們的實力不相上下的!

秦蕭一笑:“別嘚啵了行嗎?嘚啵、嘚啵的,像娘們一樣!我問你,我的父兄何在,他們有沒有危險?假如你能告訴我父兄的下落,我或許能饒你一死!”

黑衣武者道:“國王抓你的父兄不是目的,抓住你纔是他的目的!所以,在你還沒有被帶回火焰國之前,你的父兄是不會有事的!當抓住了你的時候,就一併處死!”

“他們現在在哪裏?”秦蕭忙問道。

“在去火焰帝國的路上!喂,我們的實力不相上下,如果打起來,肯定會兩敗俱傷的,所以,我們今天就……”黑衣武者知道秦蕭的修爲可能略略高出自己一籌,所以秦蕭問的話,他都如實作答,他的目的顯而易見,是想跟秦蕭言和,逃避這場爭鬥。

“你在火焰帝國排名第二十位?”秦蕭突然問道。

“是,我跟你的實力真的不分伯仲……”

“好!看來,排名第二十一的傢伙,馬上就能晉升一級了!”秦蕭眼珠子一轉,說道。

“你什麼意思?”黑衣武者意識到了危險。

“沒什麼意思!”秦蕭說完,瑞光畢現的忘情巨劍,已握在手中。

巨劍一揮,彙集數億粒真元之力,凌空砍去。

鐺!

黑衣武者體內突然飛出三道盾牌,三道盾牌合力抵擋秦蕭銳利的一劍。

咔咔咔!


忘情巨劍勢如破竹,一劍洞穿他的三枚盾牌,直逼他的心窩!

嗡嗡!

液氣境界武者獨有‘骨髓’,從黑衣武者的脊背中躍出,擋住了秦蕭那致命的一劍。

秦蕭的‘骨髓’是山體鍛造而成,而這人‘骨髓’的原形,竟是一尊丹爐。

如果秦蕭記得沒錯的話,這枚丹爐本是‘崆侖’派的鎮派之寶,在原始大陸上,是排名第五的寶器,沒想到居然落到了他的手中,還被他鍛造成了骨髓!

但仔細一想,秦蕭是在煉氣神塔內修煉到液氣境界的,是靠那座神奇的山體改變了自己的身體結構、凝化出了‘真氣血液’;但那些沒有進入煉氣神塔修煉的武者,遇不到那樣的山體的,也只有靠一些珍貴的寶器淬鍊自己的身體了。

鐺!

極品的寶器,何等堅固,秦蕭的忘情劍居然無法穿透,被反彈了回來。

黑衣武者也不好受,這是拼死還擊啊!他掩飾住自己的內傷,說道:“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我們都會重傷的!”

秦蕭一臉不屑,冷哼一聲,忘情劍再出,於此同時,脊背中的山體‘骨髓’也一飛而出,化爲大山,撞飛了黑衣武者胸前護體的極品寶器,忘情劍趁機而上,‘噗嗤’一聲,洞穿了他的胸口。

黑衣武者的‘真氣血液’狂噴而出,遇到空氣後,沸騰起來,一陣炸響後,化爲了烏有。 在秦家故宅,秦蕭立斃火焰帝國六位高手,不費拉屎之力。

然,這六個高手只是火焰皇帝派出的第一小分隊,第二分隊的陣容更爲強大,是一個百人組成的軍團,全部是沸氣巔峯期的高手。

縱觀整個原始大陸,達到沸氣境界的武者,總共不到一千名,火焰皇帝一次就派出了百名沸氣巔峯期的高手前來捉拿秦蕭,足見火焰帝國的軍備實力之強大,足見火焰皇帝對秦蕭的痛恨。

一個、十個沸氣境界的高手不稀奇,秦蕭毫不爲之動容,但是一次就來了百名,這個數量就讓秦蕭心頭爲之一顫了。

沸氣巔峯期,武者體內的真氣元子數量已經達到了千萬億,雖然不及液氣境界億億粒真氣元子那麼變態,但也絕對不容小看。

百名沸氣巔峯期的高手組成的隊伍,其威力,大過一個五萬人組成的普通僱傭軍團。

這個百人組成的第二分隊,就埋伏在秦國的邊境上,在秦蕭去火焰帝國的必經之路上,他們在守株待兔。

秦蕭殺了第一分隊的六個高手後,知道自己的父兄已經被押解回火焰帝國,於是片刻不敢耽誤,以追風趕月、‘追光超聲’的速度,前去追擊解救。

呼呼~!

踩禽踏雲、腳下生風,秦蕭不到盞茶功夫,已經在大秦國和火焰帝國之間,往返了五個來回,雖然往返了五次,但仍然沒有看到自己的父兄,沒有看到押解他們的囚車。

秦蕭知道,可能是因爲自己的速度太快了,於是放慢了速度,細細搜尋。

這是第六次搜尋了,秦蕭看的很仔細,兩隻眼睛如同兩個火紅的燈籠,秦蕭融貫內力真氣於眼睛之上,射出了兩道長長的光束,在遼闊的大地之上,在茫茫的夜空中,來回掃射。

終於,秦蕭的兩個眼睛,發現了火焰國的人,一隊火焰帝國的高級僱傭軍,就隱匿在樹林裏;樹林中,也有不少的囚車停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