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哥,孃親的身份暴露一定和這姬家兄妹兩人有關。”

蘇齊怒視着姬芮和姬煜小聲的附在蘇櫟的耳邊說道。

“無妨,讓他們多囂張一會。”

蘇櫟眼眸裏噬着冷若冰霜的殺意,要是眼神能殺人,他周圍的人已經倒下了一片。

這時,慕容邵峯和沐雲軒他們的馬車也陸續趕到。

那些不堪入耳的流言自然也入了他們的耳。

君子兮一聽,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聽聽,我說的難道有錯嗎?就憑這些耳目昭彰的流言,她也不能做我們雲城夫人的位置。”

“孃親,你就少說幾句吧!這些人言攻擊對大嫂傷害已經夠大了,你就不要在奚落大嫂了,櫟兒說的一句話很對,六年前,大嫂不能選擇,只有被別人選擇,現在回頭想想,六年前大家都只記得大嫂的不好和嘲笑她,誰有能體會一下她心裏的痛苦和無奈呢?”

沐雲寒厲聲爲蘇紫陌辯解,六年前,年輕氣盛的他也覺得蘇紫陌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女人,可是誰又站在她的角度上替他想想呢?

“你倒是會設身處地的替她着想,你也受到了她的耳濡目擊了嗎?”君子兮一臉的憤怒,那個蘇紫陌到底是好手段,她的家人現在都向着她了。

沐雲軒蹙眉心痛,只想快點去到蘇紫陌的身邊,對沐雲寒和君子兮的話,他沒有反駁,也不想反駁,他現在只想讓蘇紫陌的擺脫這些流言蜚語。

“你們看,難怪她帶着面具示人,原來是見不得人啊!”

“那是,做了見不得人的勾當,當然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纔會帶着一個面具不敢見人呢。”

“也不知道那三個孩子的父親是誰?那三孩子長得都挺俊的。”

“她自己偷的人,當然會知道那男人是誰了,不過看那三個孩子的貌相也知道,那孩子的爹也挺俊的。”

耳邊依然是耳視目聽的難聽的話語。

沐雲軒心裏騰發出來的怒火讓周圍一片陰冷,讓周圍的人不由自主的大着冷顫。

“明月莊主,沒想到你就是蘇紫陌?你以爲帶着一塊麪具示人,別人就不會知道你是誰了嗎?天下可不會有永遠的祕密,還是你根本就有見不得人的祕密,比如說,你的三個孩子?”

姬芮脣邊泛着幸災樂禍的笑容,語氣極其諷刺,冷眼看着蘇紫陌。

那幸災樂禍的臉上,因爲太高興而變得有些扭曲。

蘇紫陌眯起一雙驚豔絕絕的眸子,一身紫色的衣裙,讓她在人羣中顯得冷豔絕俗,那一顰一動中,又超凡脫俗。

姬芮一看她那驚豔絕絕的身姿,心裏就深深的嫉妒着蘇紫陌,一雙眼眸越發的陰毒。

聽到姬芮的話,在場的人大多都認識姬芮,能得到姬芮奚落的人,自然是和姬芮結怨的,大家也抱着看好戲的心態看着她們。

“原來雞小姐對本莊主的身份這麼感興趣,想必背後一定下了很多功夫吧?”

蘇紫陌風輕雲淡的笑着說道。

那絕美的笑容,讓周圍的女人一片嫉妒,就是那微微一笑,也能讓人彷彿看到一個天仙美女一樣。

聞之,姬芮面色變了變,她這是猜到流言是她弄出來的嗎?

可是猜到了又如何?她蘇紫陌沒有證據證明,就像昨晚的他們一樣,只能吃悶頭虧。

“呵呵!”姬芮輕聲笑了笑,又說道:“蘇紫陌,只要是有祕密的人天下人都好奇。”

“陌陌。”慕容邵峯一下馬車就直奔蘇紫陌的身邊,比沐雲軒早到了一步。

那玉樹臨風,溫文儒雅,長身玉立又透着雅人深致的姿容,讓衆人瞬間移不開眼。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那一聲溫柔如水的陌陌聽在姬芮的耳中,讓她的眸子中快速的掠過一抹憤恨,轉而掩去一臉陰沉,柔柔一笑,輕聲說道:“蘇紫陌,你挺厲害的嘛?連星月國的太子殿下你都認識?”

那話說的好像是蘇紫陌很了不起似的,可是細想之下,又讓人浮想聯翩。

姬芮心裏暗忖,有這麼一個大人物在,更好借題發揮,讓蘇紫陌名聲狼藉,看她怎麼在着皓月國京城混下去。

慕容邵峯溫和的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陰霾,回頭就想教訓姬芮。

被蘇紫陌快速又無聲的阻止了。

“皓月國的太子?”

“是皓月國太子?”

這時,人羣裏被激起了驚濤駭浪,聽到是星月國太子的女人們,個個含情脈脈的的看着慕容邵峯,哪怕是贏得那眼角的一撇,她們都會覺得三生有幸。

“雞小姐,看來你對本莊主的事情很感興趣嘛?可是本莊主沒時間和一隻只會嘎嘎叫得惹人煩躁的雞理論。”

“蘇紫陌,你居然敢說我是雞。”

聞言,姬芮大怒,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蘇紫陌,在說話之前,還請三思而後行,我姐姐可是當朝皇后。”

姬煜也忍不住了,怒視着蘇紫陌,在這麼多人面前,她也敢公然喊出來,這蘇紫陌着實夠狂傲。

“那本莊主也勸一勸二位,在做事之前,三思而後行,畢竟你們的姐姐的確是皇后,就算不是爲了你們鎮國公府着想,也得爲你們身在皇宮裏的姐姐想一想,你們兄妹二人費盡心思把我蘇紫陌的身份揭開,爲的是什麼?可否當着着皓月國的人們說說,你們欲意何爲?”

蘇紫陌凜冽的看着姬煜,他以爲她蘇紫陌怕身敗名裂嗎?她蘇紫陌連靈魂穿越這樣的事情都能碰到,那小小的流言又算得了什麼?

被蘇紫陌凜冽的一看,姬煜眼底劃過一絲慌亂。

遂更加犀利的看着蘇紫陌,一個人變化在大,也不可能大到這樣的程度,以前的蘇紫陌是人人都能踩上一腳的可憐蟲,可是現在,她就憑一個眼神,就能讓人有銳不可當之勢。

而蘇紫陌的話也讓衆人微微起了反應,腦子靈光的人倒也能猜出答案來。

“我雖然是蘇紫陌,但也沒有影響到大家的生活,帶着面具,也是不想引起今天這般騷動,我蘇紫陌六年前被君臨天當街退婚,那也自己眼瞎,看上了一個無情無義之人,見我不能修煉,就將我蘇紫陌棄之,和我的妹妹暗中苟且,你們二人今日揭開我蘇紫陌的身份,無非就是想讓世人嘲笑我蘇紫陌而已,所謂強不凌弱,衆不暴寡,你們兄妹兩人是欺負我蘇紫陌孤兒寡母嗎?”

蘇紫陌索性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反正早晚都會被人知道,又何必在乎這一時呢?

一些話,讓姬芮和姬煜一愣一愣的,蘇紫陌循環漸進,把所有的罪都往他們兄妹兩人身上推。

而人羣裏,也開始奚落姬芮兄妹兩人,可是介於他們兄妹兩人的身份,他們都不敢大聲的說話。

“蘇紫陌,你別血口噴人,你要是有種,就告訴大家,那三個野種是誰的?”

姬芮口不擇言的大喊一聲。

“啪!”沐雲軒隔空打了姬芮一巴掌。

“啊!”姬芮整個人橫飛出去。

“噗!”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姬芮猛的擡頭看去,那雙陰鷙而滿是殺意的眼眸,讓她感覺到了死亡在即。

“吾皇駕到!”一聲尖銳的聲音想起。

周圍的人自動讓開,恭恭敬敬的跪在兩邊。

“參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跪平一片的人們,大聲的行禮。

“都平身吧!”皓月皇深邃的眼眸掃過衆人,最後落在沐雲軒和蘇紫陌一行人的身上。

“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都來了,人羣裏個個都心情振奮,又有好戲看了。

“芮兒,你這是怎麼了?”

和皓月皇一起坐在龍攆上的姬舞兒看着口吐鮮血的姬芮。

眉頭深深的蹙在了一起。

“姐姐,你一定要爲芮兒做主啊!”

姬煜把地上的姬芮扶了起來。

“你且說說是什麼事情?”皇后眼神犀利起來,連她的妹妹都敢打,那人根本連她這個皇后的人都不放在眼裏。

“那皇后想怎麼個做主法,這個女人口口聲聲說……。”

“沐雲軒,你要是敢說出來,我就讓你一輩子看不到櫟兒他們。”

沐雲軒剛想說出蘇櫟是他的孩子後,蘇紫陌就用密音警告他。

沐雲軒不解的看了蘇紫陌一眼,並不畏懼她的警告,只有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櫟兒他們是他的兒子才能一勞永逸。

-本章完結- “雲軒,芮兒是你打的?”皓月皇顯然是看出了端倪。

“的確是本座打的。”沐雲軒大大方方的承認。

他娘子不讓他說他就不說,待會也會有人說出來,這樣娘子就怪不到他的頭上了。

皇后臉色隨即變了變,“聖主,芮兒怎麼得罪你了?”

皇后語氣明顯的不佳,對於雲城,她心裏一直氣憤,他們不支持太子也就算了,還在大庭廣衆之下欺負她孃家人。

“皇后何不問一問你的好妹妹,現在她還能開口說話,她還得感謝一下你們的到來。”

沐雲軒一身黑衣,面如冠玉,龍章鳳姿,身軀凜凜,一雙深邃的眼眸光射寒星,那不怒自威的氣勢讓人不敢直視。

“芮兒,你來說吧!”皓月皇是知道沐雲軒的脾氣的,不會有多餘的解釋。

“皇兄,還說什麼說,那姬芮膽敢罵我的孫子是野種,皇兄和皇嫂給她做主,那也得給我的孫兒做主。”

君子兮緩緩的下了馬車,一臉的怒氣。

護短,絕對的護短,對於自己的孫兒,她絕對不允許別人侮辱半分。

“兮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皓月皇一臉疑惑的看着君子兮,兮兒何時有孫兒了。

姬芮身體止不住的顫了顫,不會是……?

衆人一聽,全場鴉雀無聲,只等着君子兮的答案。

“皇兄,她是當初和軒兒冥婚的蘇紫陌,那三個孩子是我沐家的血脈,我君子兮的孫兒,那容得她們侮辱半分?”

蘇紫陌一聽,一股火氣直衝腦門頂,沉下臉來怒聲說道:“夫人,真是笑話,他們可都是我蘇紫陌的孩子,何時成了你們沐家的血脈了。”

蘇紫陌當衆反駁,這個女人是想和她搶兒子嗎?

沐雲軒深沉的黑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娘子,當年是爲夫不對,讓你失足掉下懸崖,但是櫟兒,齊兒和馨兒是我們的孩子,娘子你爲何不能大大方方的承認,給他們兄妹三人一個完整的家呢?”

在場的人人無不驚訝的看着沐雲軒,不敢相信,一像少言寡語,冷得讓人退避三舍的沐雲軒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無奈的語氣中,透着深深的寵溺,最關鍵的是,那三人粉雕玉琢的小娃兒,是他和蘇紫陌的孩子。

衆人被他的話震驚得無法反應。

姬煜和姬芮被震驚的嘴巴大張得能塞得下一個雞蛋了。

“沐雲軒,你閉嘴!”蘇紫陌氣急,真想把沐雲軒給毒啞,這丫的不管在哪裏都能給她製造麻煩。

慕容邵峯緊緊的握着拳頭,沐雲軒這樣一說,他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呵呵!慕容邵峯心裏冷笑,這就是他愛的全部,只能在心裏,永遠都不能被陌陌知道的愛,也好!他口中愛會傷害到她,那他就不說出來,就這樣默默的陪在她的身邊,更好!

“娘子,你就原諒我吧!櫟兒都這麼大了,對不起,娘子,以後我會照顧好你們母子的。”

沐雲軒當着整個皓月國京城的人們向蘇紫陌道歉,更是讓人風中凌亂了,個個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是誰啊(?_啊?身份地位一點都不比太子王爺差,當着這麼多人給一個女人道歉,着實讓人驚訝!

那冷冷的表情上,溫柔如水,聲音溫和卻又蘊含着寵溺和縱容。

“你……。”蘇紫陌簡直是氣暴了,要是她在說難聽的話,她蘇紫陌便是不知好歹的女人。

蘇齊簡直要爲爹爹鼓掌叫好了,孃親最喜歡這樣被寵愛的感覺,爹爹這次是說到孃親的心坎上了,別看孃親此刻怒容滿面的,心裏平靜的湖水早已經被激起千層浪來了。

蘇櫟靜靜的不說話,對於他來說,他孃親的選擇就是他的選擇。

“這麼說來?聖主和蘇小姐早就認識了,是在三王爺退婚之前還是在之後……呢?”

皇后第一個開口,冷冷一笑,陰冷的盯着蘇紫陌和沐雲軒看。

“皇后你什麼意思?世人皆知,我們軒兒一向不近女色,冥婚之前哪會認識什麼蘇紫陌,皇后你可別往歪處想,雖然是冥婚,但是蘇紫陌也是我們雲城明媒正娶的媳婦,你可別把你那後宮裏專用的心思打在我兒媳婦的身上。”

君子兮憤怒的看着皇后,這個小雞肚腸的女人,她連皇嫂都不想叫一聲。

這下輪到蘇紫陌風中凌亂了,剛剛在明月山莊裏,她還讓她做二房呢?這回又怎麼成爲了她明媒正娶的兒媳婦了,還在這大庭廣衆之下親口承認,這女人心,海底針,她也是女人,不得不懷疑這話的水分了。

沐雲軒有些驚訝的看着自己的孃親,想不到她會親口承認了蘇紫陌的身份。

姬芮的眼眸就像淬了毒一樣的看着蘇紫陌,她忙活了一晚上沒有睡,本想着讓蘇紫陌受盡侮辱,沒想到卻讓她風頭綻放,她和沐雲軒,怎麼可能?沐雲軒和君子兮的話無疑是給天下的女人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她蘇紫陌一階廢材,人人可欺的可憐蟲,憑什麼能坐上雲城聖主夫人的位置?

“子兮妹妹,看你說的,本宮也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經過,畢竟時隔六年,突然冒出三個孫兒來,任誰都會覺得奇怪的。”

看着皓月皇陰沉着的俊臉,皇后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其實心裏想了一下,她也不用和雲城的人過不去,現在扳倒了姚貴妃,他的兒子上位也算得上是風雨無阻。

“既然是蘇小姐,不如讓大家見識一下蘇小姐的容貌吧!本宮曾聽臨天說過,蘇小姐可是天容之姿。”

不知何時?太子走了過來,笑意絕絕的看着蘇紫陌,只是人卻站在蘇紫唸的身邊。

蘇紫陌冷冷的睇了他一眼,齊兒和櫟兒那天就不應該救他,省的給自己心裏添堵。

其實太子並沒有其他的心思,他只是單純的想知道蘇紫陌長什麼樣。

沐雲軒扭頭憤怒的看了君少辰一眼,多事,他的娘子且是別人能隨隨便便看的。

“蘇小姐,辰兒說得對,你和臨天雖然有婚約,但是你鮮少進宮,也沒有多少人認識你,不如讓大家看看吧!”

皇后故意提起蘇紫陌和君臨天的事情,還得意的看了一眼怒氣衝衝的君子兮,那樣子好像是在說,她的兒媳婦只不過是人家不要的破鞋。

君子兮極力的忍着心裏的怒火,即使是她君子兮不喜歡的兒媳婦,也容不得別人說三道四。

“皇后,你莫不是忘記了,那君臨天早就退婚了,你一口一個和臨天的婚事,你什麼意思?皇兄,皇后她是想那這件事情做文章嗎?”

君子兮言辭犀利,眼眸陰沉的看着姬舞兒,她可都皓月皇同胞一母的親妹妹,皇兄一向疼她,自然不會向着皇后。

“好了,皇后,你不要總那那件事情惹兮兒生氣了。”

皓月皇語氣不悅,龍顏上有些不耐。

蘇紫陌看了看君子兮,這君子兮在皇上的心裏還是有些分量,這皓月皇也會爲了幾句不起眼的話而當着衆人的面責怪枕邊人。

“是,吾皇,臣妾不在提便是。”

皇后脣角邊噬着得體的微笑,這君子兮本就是皇上最疼愛的妹妹,自然會向着君子兮,可是她就是看不慣她對她的不敬,在怎麼說她也是她的皇嫂,她從來沒有叫過自己一聲皇嫂,反而一見面就處處針對她,這才讓她總想搓一搓她的銳氣。

全場靜了下來,目光卻都聚在蘇紫陌的身上,很顯然,衆人都想看她的容貌。

蘇紫陌輕輕一擡手,當那面具輕輕移開之時,一張當世豔絕無雙的容顏出現在大家面前。

冰肌玉骨,冷豔絕俗,看着她的人們第一個腦海裏劃過書中的描述。

衆人倒吸了一口氣,天底下居然有這般絕色的女子。

一襲紫衣的她,更顯得膚質細膩如溫玉,眸光平淡無奇的她,絕美大方,眉間含着淡淡的霜雪,絕美的脣角微微上揚,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冷豔,卻驚才絕世。

“娘子。”沐雲軒陰沉着臉走過去,高大的身軀擋住了衆人的目光。

也拉回了了所有人的思維。

嫉妒,羨慕,褻瀆,各種各樣的神情出現在每個人的臉上。

特別是姬芮,那一臉嫉妒毫不掩飾的遺露出來,這蘇紫陌怎麼可以這樣美,怎麼可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