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抹腥紅在封時奕的注視下,從慕卿高挺的翹鼻中緩緩流出。

封時奕玩味的挑了挑眉:「現在你還確定是天氣原因?」

慕卿臉頰通紅的推開封時奕,捂著鼻子匆匆跑出了病房。

看著慕卿的背影,封時奕忍不住輕笑出聲。

宋文忽然拿著文件走了進來,迎面看到封時奕的笑容,頓時震驚的呆愣在原地。

見到宋文,封時奕的笑容瞬間收斂,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有事?」

冰冷的聲音傳來,宋文連忙回過神,將合約遞了過去:「合約已經簽完了。」

「嗯,出去吧。」封時奕微微頷首,轉身回到床邊穿好衣服。

宋文悄然退了出去,眼底還帶著一抹疑惑,剛剛難道是他看錯了?

另一邊,慕卿用紙巾堵住鼻子,總算是止住了鼻血。

望著鏡中的倒影,慕卿哀嘆一聲,一世英名居然就毀在了男色上面……

不過他們兩個怎麼說也有過親密關係,所以……應該也不會太損毀她的名聲吧?

想著,慕卿唇角微微上揚,轉身回到了病房內。 「我靠!又是隆興集團的人,老子非要把他妹妹上了!」江帆狠狠道。

「大哥,這女的不好惹,伸手很不錯,是個下山的母老虎啊!」朱大新道。

「喂!快點走,你們在嘀咕什麼!」女警官楊月華走了過來,手中的電棒朝朱大新觸了過去。

「啊!」朱大新被電的跳了起來。

「你怎麼隨便電人?」江帆不悅道。

「管你屁事!」楊月華手中電棒朝江帆身體觸去。

江帆一把抓住電棒,冷笑道:「人長的漂亮,怎麼心如蛇蠍呢!」

「吱!」電棒出現電弧,江帆一點事都沒有,楊月華十分驚訝,「你不怕電?」

「呵呵,我看看你怕不怕電!」江帆默念轉移咒,電弧順著電棒上流,瞬間就到了楊月華的手上。

「啊!」楊月華尖叫一聲,被電得跳了起來,手中的電棒掉落在地上。

江帆立刻撿起地上的電棒,遞了過去,「楊警官,你的電棒是不是漏電了?」

楊月華驚訝地望著江帆,不敢伸手去接電棒,「電棒沒電了,拿去吧。」

江帆把電棒故意朝她腹部刺了過去,楊月華如果不接住電棒,那電棒就會次刺中她的腹部,那是絕對的尷尬的事。

她臉一紅,伸手接住了電棒,江帆立刻按下按鈕,「吱!」,「啊!」楊月華再次被電得跳了起來!

腳下一滑,仰面倒了下去,眼看要倒在地上,人影一閃,江帆將她攔腰抱住,身體緊緊地壓在高聳的山峰上。

「哦,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按到按鈕了!」江帆微笑道。


「快放開我,你這個該死的囚犯!」楊月華怒吼道。

「哦,那我鬆手了!」江帆立刻鬆手。

「哎呀!」楊月華仰面倒在地上,飽滿的屁股先觸在地上,疼得她差點掉眼淚,她尷尬地爬起來。

「你怎麼鬆手了!」楊月華怒吼道。

「哦,是你命令我送手的。」江帆呵呵笑道。

周圍的那些犯人都忍不住地笑了起來,「你們不準笑,誰再笑就抽誰!」楊月華眼露凶光道。

那些犯人立刻忍住笑,低著頭繼續走路,心裡那個痛快,好不容易看到這母老虎吃點苦頭。

「其實你長得很漂亮,不凶的時候特迷人!」江帆拿著電棒再次遞了過去。

楊月華遲疑地望著江帆,「你把電棒調轉頭遞給我!」


「好吧。」江帆握住電棒的尾部,把手柄部遞給了楊月華,她立刻接過電棒,眼睛緊緊地盯著江帆。

「楊警官,我長得很帥嗎?」江帆道。

「切!少貧嘴,快去幹活!」楊月華扭過頭,臉微紅,心跳得厲害,心中暗道:「我今天是怎麼了,心裡慌亂得很。」

大約半個小時後到了永山礦場,眾人在獄警的監督下開始挖礦,晚秋的天氣雖然不那麼炎熱,但干這種挖礦的重體力勞動,還是會大汗淋漓的。就算是農村長大的江帆,挖了一個多小時后,渾身衣服被汗水浸濕了。

「媽的,太累了,這哪裡是人的乾的事,不幹了!」遠處傳來抱怨聲。

「蕭勇,你幹什麼?還不快乾活!」楊月華大聲吼道。

「這哪裡是人的乾的活,我不幹了!」蕭勇把鎬子扔到一旁,坐在地上喘著氣。

「對,這就不是人的乾的活,誰讓你犯罪了呢!你給我起來!」楊月華怒氣沖沖掄起電棒抽了過去。

「啊!你怎麼打人?」蕭勇慘叫道。

「對你這種人渣就得打!快給我幹活去!」楊月華電棒雨點般抽在蕭勇身上,蕭勇滿地打滾。

「住手!你有什麼權利亂用私刑!」江帆一個箭步過去,奪下楊月華手中的電棒。

「你,你少管閑事!」楊月華怯生生道。

「他雖然是犯人,但你也不能不把他當人看待,你這女人太惡毒了!」江帆憤怒道。

「哼,你知道他犯了什麼罪嗎?是強姦幼女!他把一個八歲的女孩子給毀了,這種人渣早就該槍斃了!」楊月華怒吼道。

「他犯罪了,已經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你憑什麼這樣對待他?」江帆道。

「我是冤枉的,我沒有強姦幼女!」蕭勇爬了起來,淚水涌了出來。

「那天我恰巧路過哪裡,看到有個女孩子倒在地上,我好心救了她,卻被當成強姦犯,我冤啊!」蕭勇哭訴道。

「哼,既然你沒有強姦那小女孩子,那你為什麼承認了呢?」楊月華譏笑道。

「我是屈打成招的,他們用電棒電我,三天三夜不讓我睡覺,我受不了這非人的折磨,不得不承認的。」蕭勇已經淚流滿面。

「你,你胡說,怎麼可能會屈打成招!」楊月華根本不信蕭勇的話。

「怎麼不可能屈打成招呢?現在的冤案還少嗎?」江帆冷笑道。

「是啊,像你這麼凶的警察,最容易屈打成招!」眾人跟著起鬨。

「你們不準圍觀,快乾活去,否則就處罰你們!」楊月華兇狠道。

「我靠!這哪裡是女人,比他媽的母老虎還要兇狠!」江帆心道。

所有人散開,江帆拍了拍蕭勇的肩膀道:「兄弟,我相信你的話,以後有誰敢欺負你,就找我!」


「謝謝!」蕭勇激動道。

繼續挖礦,江帆一邊挖礦,一邊觀察四周地理環境,這是座老礦山,四周都圍了鐵絲電網,四周有獄警把守。

三個小時后,午飯時間到了,每人發一盒飯,江帆、王威等人坐在一起吃飯。

這時有個身材高大,臉頰消瘦,鼻樑上有顆痣的人,端著飯盒,若無其事的站到江帆的背後。

突然他從飯盒裡拔出把匕首,惡狠狠地朝江帆的背後刺去,「叮!」刺刀如同刺在鐵上,他正驚訝之際。

江帆一腳踢中他的腰部,慘叫一聲,他被踢飛了出去。

江帆身形一閃,就到了那人身邊,一腳踩在那人的襠部,「啊!」那人慘叫起來。

「是誰讓你來殺我的?」江帆道。

「你們幹什麼?」楊月華立刻發現了江帆動手打人了。

「快住手,否則我開槍了!」楊月華警告道。

江帆移開了腳,幾個獄警立刻沖了上來,「你們為什麼打架?」楊月華喝道。

「警官,難道你沒看到嗎?這個人要殺我!」江帆道。 一周的時間匆匆流逝,封時奕身上的紅疹也全部消退。

終於解放的慕卿忍不住仰天長嘯,太開心了有沒有!

走出醫院,封時奕抬眸看向慕卿,只見她正在招手攔車,大步上前握住她的皓腕。

手腕上的溫度令慕卿抬起頭,詫異的看著封時奕:「時奕,你還有事?」

「難道你忘記你欠我一次逛商場?」封時奕好心的提醒道。

慕卿頓時呆愣在原地,她能不能說她真的忘記了……

輕咬唇瓣,慕卿弱弱的詢問道:「我能不能改天再帶著你去逛?」

望著慕卿可憐巴巴的眸,封時奕絲毫不為所動:「不能。」

慕卿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鬱悶的瞪著封時奕:「時奕,難道你看不出我想回家嗎?」

就是看出她想回家,封時奕才不會放任她自己出去。

「嗯,看不出。」說著,封時奕直接將慕卿塞進車裡:「過段時間我會忘,趁現在一次解決。」

被迫坐在車裡,慕卿看了眼已經發動車子的司機,狠狠的磨了磨牙。

還真是連拒絕的機會都不給她!

雙手用力的攪動著衣擺,慕卿發泄似的蹂躪著自己的衣服。

注意到慕卿的小動作,封時奕不禁感到好笑,無奈的搖了搖頭,吩咐司機前往國內最好的商場。

二十分鐘后,望著面前高聳的商業大樓,慕卿深呼吸一口氣,昂首闊步的走了進去。

看著慕卿彷彿英勇赴死的背影,封時奕唇角微微抽搐了下,隨即跟著慕卿一同走進商場。

偌大的商場內部,各類商品店鋪琳琅滿目。


慕卿轉頭看向封時奕:「時奕,你想買什麼?」

「不知道,陪我逛逛。」話落,封時奕不由分說的拉住慕卿的手腕,帶著她沿著一個方向走著。

被動的跟著封時奕,慕卿蹙眉看向封時奕的手:「時奕,你這樣的話,被拍到怎麼辦?」

雖然她名氣還不算太大,但畢竟是個公眾人物吧?

聞言,封時奕動作微僵,眸色冰冷的睨了眼慕卿,不過還是鬆開了手。

兩人一前一後的在商場內逛著,慕卿漫不經心的四處環顧,目光忽然被一個毛絨玩具店吸引了。

邁步朝著店鋪了過去,慕卿拿起門邊的一個巨大玩偶,唇角不自覺揚起一抹笑容。


注意到慕卿臉上的笑容,封時奕劍眉微挑,忍不住打趣道:「沒想到你還喜歡這種幼稚的東西。」

「拜託,這不是幼稚,這是每個女人的少女心!」慕卿用力的晃了晃玩偶,傲嬌的揚起下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