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北有點感嘆道:「看來當明星也不容易。」說完又有道:「小水晶才十八歲,現在還在長身體,這樣幾個星期不吃肉可不行。這樣做,似乎有點不通人性啊,你看她現在饞嘴的樣子,唉,這孩子,真可憐。」

李貝貝白了一眼:「長身體的藝人肯定有特殊照顧的,只是你牧場的牛肉太好吃了,就算是餐餐大魚大肉的人第一次吃,肯定也會像小水晶一樣。」

「不是我牧場,是咱們的牧場。」蘇北開心的糾正了一下。

李貝貝聞言,也開心的笑了。

一頓飯吃完,蘇北和李貝貝有點好笑地看著癱坐在椅子上動不了的小水晶,想笑卻沒有笑出來。

蘇北偷偷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小水晶吃撐了動彈不了的照片,打算以後再用來威脅這個過於活潑的小妮子。

「歐巴,這牛肉實在太好吃,怎麼辦, 一寵到底,池少請簽字 。」小水晶一動不動地靠在椅子上,雙手撫摸著鼓鼓的小肚皮。

蘇北很自得的說道:「那是,你要知道,這可是你歐巴我的牧場出產的牛肉,而且還是不對外出售的特供牛肉,世界上最好的牛肉,沒有之一!你知道我們這一頓吃的牛肉,要是拿到市場上去賣,能賣多少美金嗎?」

「200美金?」小水晶不確定地說了個數字。

蘇北搖搖頭,道:「但是牛肉這一樣食材,起碼也得兩千美金以上,要知道我們牧場出欄的一頭牛市場價值也超過了四萬美金,而今天我們吃的牛肉,是比出欄的牛還要高一個品級的特工牛肉,要是拿出去賣,起碼是幾倍的價格……不過,特供牛肉是不對外出售的,一般只留著自己吃。」

李貝貝早就知道,所以聽了還好,不過小水晶聞言卻有點咋舌。

這一頓牛肉,但是牛肉這一項食材就是兩千美金以上,豈不是超過了230萬韓元?

這……這條太昂貴了吧……自己送給歐巴的筆還抵不上這餐牛肉……

等小水晶休息的差不多了,可以勉強從椅子上站起來走路了,蘇北便帶著兩位女生出了別墅,在別墅周圍轉悠起來。

看著新種上的竹林,貝貝姐感嘆變化好大,側著完美的臉對蘇北問道:「笑傲江湖的竹林嗎?」

蘇北點點頭:「貝貝聖姑,小子有禮了。」

兩人用的是漢語交談,小水晶聽不懂,偏僻這丫頭又是好奇寶寶,連忙問兩人在說什麼。

封天靈域 ,很有名。至於魔教聖姑和華山令狐沖的故事,蘇北沒有提。


「我知道有部華語電影里有竹林!」小水晶想起了上演技課時候看過的一部華語電影,立即獻寶地說道:「《英雄》!裡面得竹林真好看!」

三人有說有笑的散步的後院,當小水晶看到小蒼的時候,頓時對這隻威猛霸氣的蒼鷹來了極大的興趣。

知道小蒼是蘇北養的寵物,而且很溫順不傷人之後,小丫頭上前打量了小蒼許久,甚至還伸手在小蒼的羽毛上摸了摸,膽子大得很。

小蒼見小丫頭居然敢摸自己的羽毛,似乎很高興,撲哧著從窩裡飛出來,靈巧的在還沒長得很茂密的竹林里盤旋,繞著小丫頭飛啊飛,弄得小丫頭興奮地不行,拿出手手機不停得給小蒼拍照,最後還央求蘇北把小蒼叫下來,讓她撫摸著小蒼的腦袋,來一張親密的合影。 “嗯,這個分配方案還是比較靠譜的,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發呢?”在聽了雲天奇的分配方案以後,高鶴山和聶辰也是雙雙點了點頭說道,並詢問起了何時出發,而云天奇雖然肉疼於雲煙獸的分配,但事已至此也沒有什麼辦法了,只好苦笑了一下說道:“你們倆也別急,就算那個雲煙獸受了重傷也絕對不是我們三個所能輕易對付的存在,這點還是要好好商議一下才行,而且那雲煙獸的居住地點也是有些特殊,是在我們天雲國和趙鳳國邊界處的雲煙古地,所以到時候我們的動靜,最好是小點,要不然可能就會被趙鳳國那些傢伙撿了便宜啊。”

“哦……原來是雲煙古地,那確實是要小心一點,否則的話,確實很麻煩。”聽了雲天奇的話以後,高鶴山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說道,趙鳳國,是位於天雲國西方的一個臨近國,其國內實力與天雲國基本上不相上下,也有三名半步魂帝級別的強者坐鎮,而且和天雲國不同的是,趙鳳國的那三位半步魂帝級強者乃是同胞兄弟,相互親密無間,根本就不像高鶴山和雲天奇他們這樣,相互之間還不斷地勾心鬥角,時刻提防着對方,所以從總體來說的實力還是要略高於天雲國的,而且現在秦絕嶺又功力全失,這下子差距就盡數顯現了出來。 “這種事情你們自己去商量吧,等回頭商量出結果以後告訴我負責哪一塊就行了。”本身對天雲國地勢就不瞭解的聶辰自然也懶得呆在這裏聽雲天奇和高鶴山廢話,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說完便直接帶着五行修羅等人離開了五行古域,而高鶴山和雲天奇雖然對聶辰的舉動有些不滿,但因爲畏懼於孟雲豪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和聶辰那修羅殿的勢力,所以最終也只好雙雙對是苦笑了一下,也沒敢多說什麼廢話…… 在五行古域外的五行森林當中…… “大小姐,大小姐,阿辰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小姐怎麼昏迷了啊?”一直呆在宅子裏望眼欲穿的小青在看到聶辰等人回來以後,本來是十分開心的,但緊接着看到還在昏迷當中的李曉琪以後,臉色頓時大變,連忙跑了過來看着一臉憔悴之色的李曉琪,有些責怪的向聶辰詢問道,而對於小青的不滿,聶辰卻不敢用之前對待高鶴山等人的態度,而是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大小姐這只是魂力消耗過大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等會兒差不多就能醒過來了,你就先去準備些滋補的藥膳,等大小姐醒過來以後,爲她服下,再好好調養幾天應該就能恢復了。”

“這樣啊,那我就先去準備食材了,你把大小姐送回房裏吧。”對於聶辰的解釋,小青也並沒有懷疑什麼,直接點了點頭說道,說完便匆匆忙忙的跑向了廚房,爲李曉琪準備起了做藥膳的食材,而聶辰也是老老實實的抱起了李曉琪將其送回到了房內,不過看着聶辰抱起李曉琪時臉上閃現出來的柔和光芒,五行修羅等人卻露出了一副擔憂的表情。

“不太妙啊,雪主母現在的情緒可並不怎麼穩定,如果殿主大人就這麼直接把青主母和李主母帶回去的話,恐怕……”皺了皺眉頭,赤焰修羅的臉上滿是頭疼表情的說道,因爲災厄血脈爆發的緣故,使得雪靈不僅實力得到了瘋狂的提升,就連性格也開始變得讓人無法捉摸了起來,而聶辰如果在這個時候將李曉琪和小青帶回去的話,說不定還會再發生了什麼變故,到時候可就是真的麻煩了。

“這還真是夠讓人頭疼的,只希望殿主大人還能像以前那樣控制得住雪主母,否則的話,這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囋囋囋,可夠麻煩的。”在聽了赤炎修羅的話以後,即便是一向都喜歡和赤炎修羅唱反調的弱水修羅也是一臉苦笑的說道,其實他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如果聶辰真的把李曉琪和小青帶回去的話,雪靈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要是雪靈一時間在沒有控制住自己情緒,對李曉琪和小青動手,那麼他們又該怎麼做呢? “好了,都別瞎想了,我相信殿主大人會處理好這件事的,而且別忘了,當初是誰把我們從萬劍門的手下救走的,又是誰幫我們達到了如今這個地步的,所以別的我不管,總之無論是誰想要傷害殿主大人的話都要先跨過我的屍體才行。”看着一臉頭疼之色的其餘四名五行修羅,銳金修羅卻突然臉色肅穆的開口說道,而這回在聽了銳金修羅的話以後,其餘四名五行修羅也都瞬間冷靜了下來,臉上紛紛露出了釋然的表情,最後還是枯木修羅微笑着開口說道:“沒錯,如果不是殿主大人的話,我們這些人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裏被人追殺,也說不定已經沒有我們了呢,所以,我們的一生都是屬於殿主大人,這一點沒人能改變。”

“喂喂喂,你們幾個是不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啊,我這背上還揹着一個傷員呢,你們這是想弄死他嗎?如果是的話也不用這麼麻煩啊。”也就在五行修羅剛剛釋然了的時候,厚土修羅卻又開口說道,說着便把還在自己背上昏迷不醒的秦生絕放在了地上,而看着厚土修羅那一臉鬱悶的表情,其餘四名五行修羅則是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便連忙將毫無知覺秦生絕送進了一處木屋中爲其治療起了傷勢,與此同時在李曉琪的木屋中,剛剛將李曉琪放到牀上的聶辰也彷彿是聽到了什麼似得,臉上也是露出了一副緬懷的神色,暗暗低聲道:“靈兒嗎?確實啊,這次分離的時間確實是有些太長了,靈兒想必都急了吧,嗯,既然如此,那等我得到了那慈心木蓮果以後就離開吧,可是……”說着,聶辰又低頭看向了還在昏迷當中的李曉琪,眼中閃爍着難掩的不捨神色……

“放心吧大小姐,至少在我死之前,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的。”稍稍沉思了一下聶辰最終還是露出了一副微笑的表情看着李曉琪說道,說着便緩緩的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在李曉琪臉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便離開了,然而也就在聶辰剛剛走出屋門的時候,李曉琪原本蒼白的臉色卻多出了一絲紅暈,同時還露出了一許幸福得神色,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在五行古域的西之庚金域中……

“老高,你覺得那個叫聶辰的傢伙到底值不值得信賴呢,要知道現在老秦基本上就已經算是廢了,這也是我們天雲國的總體實力大減,如果在捕捉慈心木蓮果的時候,聶辰再給我們背後來一下子的話,我們天雲國恐怕就真的要倒黴了。”再商量好了如何對付雲煙獸的對策以後,看着一臉淡定神色的高鶴山,雲天奇此時卻是無比擔憂的說道,畢竟他這是第一次見到聶辰,自然也不可能就這麼直接相信他了,再加上天雲國原本的三位半步魂帝級強者此時就只剩兩位了,這也使得雲天奇對這次捕捉慈心木蓮果的事情無比關注,要不是沒有辦法,他也是絕對不會去邀請剛剛見面的聶辰,儘管如此他也要完全確定聶辰的可信度才行。

“哼,放心吧,和你比起來,他的可信度還是很高的,而且你也不想想,如果他真的想對我們不利的話,用得着等到那個時候嗎,想想他那個哥哥吧。”對於雲天氣的擔憂,高鶴山卻便顯得十分淡定,有些不屑的冷哼一聲說道,也許在之前他還會擔憂聶辰對他們暗暗下手,但是在見識過孟雲豪的實力以後,高鶴山便徹底的放心了下來,原因很簡單,如果聶辰真是要對他們下手的話,根本就用不着偷偷摸摸的,光他哥哥一個人就足以將他們整個天雲國都覆滅掉了。 (再次感謝白天夢想童鞋的打賞)


看著歡呼雀躍的是小水晶,蘇北說道:「都是明星了,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旁邊的貝貝姐微笑著看著和小蒼玩在一起的小水晶,說道:「你別看她現在這麼活潑,其實小水晶在娛樂圈裡,和她姐姐可是以冷麵著稱的,平時在外面,參加什麼綜藝節目或者活動之類,要不是和自己組合的人在一起,可都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呢。」

「哦,還有這樣的事?」蘇北有點意外,每次小水晶和他在一起,都表現的非常活潑,他還以為小水晶就是活潑的性格呢。

貝貝姐點點頭,道:「嗯,你不關注娛樂圈所以不是很了解,不過我是知道的,因為她們組合里有個華國女孩,所以我以前就特意關注過,很早以前就知道小水晶和她姐姐,最近接觸下來,才發現這個小女生很單純很可愛。」

蘇北側頭憐愛地撫摸了一下貝貝姐得頭髮,輕聲道:「以前不是說想要一個妹妹嗎?你乾脆認她做妹妹,以後讓她叫我姐夫好了。」

李貝貝的眼睛一亮,蘇北的提議有點讓她心動。作為獨生女的她,的確想要一個妹妹。

最近這段時間,和小水晶接觸的多了,她也非常喜歡這個小女孩。

「你不是已經認她做妹妹了嗎?」還是有點猶豫。

蘇北把美國的事情和貝貝姐詳細說了一遍:「當時覺得和她有緣分,就要她喊自己哥哥,其實一開始也是想讓她認你做姐姐的,你知道,其實我家裡堂妹妹並不少。」

李貝貝聞言,點點頭:「那你和小水晶說一下,看看她的意思。」

蘇北招手把小水晶叫了過來,把自己與貝貝姐的想法跟她說了,末了道:「你覺得怎麼樣?」

小水晶聽完之後,兩隻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不管是哥哥嫂嫂,還是姐姐姐夫,都是差不多,要是認了貝貝歐尼做姐姐,豈不是以後我就是蘇北歐巴唯一的小姨子了?」

蘇北笑著點點頭:「你貝貝歐尼是獨生子女,每個哥哥姐姐,也沒有弟弟妹妹。」

「哇!那我要做唯一的!姐夫,初次見面,多多關照。」小水晶在原地興奮地跳了一下,然後裝模作樣地朝蘇北伸出手,不待蘇北反應過來,又道:「初見的禮物呢?」

蘇北不為所動:「在美國的時候不是給過禮物了嗎?」

小水晶更加不為所動:「那是認哥哥的禮物,現在是姐夫了,作為姐夫是初見,所以還得要一份禮物,貝貝歐尼,你說是吧?」還不完拉上剛認的姐姐助陣,說完,更是加了一句:「除非你不想娶我貝貝歐尼了。」

蘇北可不是易於之人,雖然心裡已經接受了小水晶這個說法,不過有點「看不慣」小水晶「囂張」的樣子,便故意說道:「我肯定是要娶你貝貝歐尼的,不過你還沒正式認貝貝做姐姐呢,得有了儀式之後,才算乾親,到時候再來找我要禮物也不遲。」

小水晶先是嘟著嘴,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不過很快就拉著貝貝姐的手問認乾親要什麼儀式,似乎想早點完成儀式早點拿到蘇北的禮物。

李貝貝笑著拉著小水晶的手,輕聲道:「別聽他胡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他說的是古時候的事,咱們只要我認你這個妹妹,你認我這個姐姐,就可以了,儀式什麼的是多餘的,以後我去見見阿姨,再帶你去見見我父母,就可以了。」

幾人說笑了一會,蘇北見小水晶消食也差不多了,便問道:「要不要去牧場那邊參觀一下,那裡還有馬場,可以騎馬。」

「騎馬?」小水晶一聽,小腦袋頓時點個不停。

蘇北又看向貝貝姐,見她也點哦圖,便帶著兩女來到停車場,上了一輛車,取車來到牧場的東邊,然後先去看了一下牛欄,再直奔馬場。

小紅正帶著馬場的馬在馬場旁邊的草地上悠閑的進食,如今這傢伙依然成了群馬中的頭馬,見到蘇北到來,頓時抬起前蹄長嘶一聲,然後邁著急速的步伐跑了過來,用腦袋蹭著蘇北的左臂,以示親昵。

「好漂亮的馬,好有靈性!」小水晶看到小紅頓時贊其漂亮,又見它在蘇北面前人性化的表現,頓時驚呆了。

李貝貝在一旁解釋道:「這馬叫小紅,是蘇北唯一經常親自餵養的馬,有汗血馬的血統。」

小水晶並不知道什麼時候汗血馬,不過小紅的外表實在太風騷了,神駿無比,忍不住想上前摸一下,不過又有點害怕,側頭向蘇北問道:「姐夫,我可以摸摸它嗎?」

蘇北笑著點頭:「不但可以摸,還可以騎一下,你會騎馬嗎?」

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蘇北讓牧場的工人取來三副馬鞍,備好之後,小水晶騎小紅,蘇北和李貝貝兩人分別選了另外兩匹馬,在牧場轉了一圈。

雖然只轉了一圈,但是牧場實在太大,三匹馬跑的不算慢,也大約轉了一個多小時,最後貝貝姐和小水晶都騎累了,只好從馬背上下來,三人牽著馬慢慢走,算是一邊欣賞牧場的美景,一邊散步。

「姐夫,牧場這麼大,但是好像養的牛不多,感覺有點浪費了,好多地方都沒有利用起來。」快要回到馬場的時候,小水晶突然這麼說道。


蘇北解釋道:「一來是剛剛買下牧場才一年,二來是牧場走的是高端路線,根據高端市場的需求來養殖,所以養的韓牛並不是太多。不過如今牧場也在豐富牧場的養殖種類,如今又開始養豬、養雞鴨、將來還有可能加大水果種植的數量和種類。」


蘇北說的這些,小水晶其實是有點似懂非懂的,她關心的是另外一件事:「要是多養點,我和我貝貝歐尼以後就能天天吃到北岸韓牛了,現在這麼少,還要拿去賣錢,是不是不夠天天吃?」

蘇北聞言,差點沒氣著,沒好氣地說道:「你這個小吃貨。」又轉頭看著李貝貝:「貝貝姐完了,你認了個吃貨當妹妹。」

沒想貝貝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沒關係,反正已經有了一個吃貨男朋友了,多一個吃貨妹妹也無妨的。」 “嗯,也對,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天雲城了,等到三天以後,你和聶少俠直接去找我就行了。”在確定聶辰不會對自己和高鶴山做出偷襲以後,雲天奇也是鬆了一口氣說道,說完也沒有再繼續呆下去的興趣,直接轉身離開了,而看着雲天奇那離去的身影,高鶴山的臉上卻露出了一副狐疑的表情,因爲雲天奇剛剛的表現實在是太奇怪了,也許一般人在看到他的表現以後,還不會有什麼感覺,但是已經和雲天奇在那種交手不下於百次的高鶴山卻越想越感覺不對勁,最後高鶴山還是有些頭疼的撓了撓腦袋開口說道:“算了,像這種陰謀詭計的事情還是交給老秦去想吧,嗯,差不多他也該醒過來了。”說着高鶴山也化成了一道紫色幻影離開了房間……

在無盡血海空間當中……

“劍魂,你確定那個慈心木蓮果可以壓制得住靈兒體內的災厄血脈嗎?”看着一臉輕鬆表情的天誅劍魂,聶辰卻是十分嚴肅的詢問道,之所以聶辰會答應雲天奇的邀請前去捕獲慈心木蓮果,就是因爲天誅劍魂偷偷傳音告訴他慈心木蓮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壓制住雪靈體內災厄血脈的爆發,正是如此聶辰纔會決定延遲迴修羅殿的時間,先去捕獲慈心木蓮果再回去,好藉助慈心木蓮果的力量來爲自己獲取更多時間,來尋找那些可以完全治療雪靈災厄血脈的天才地寶。

“當然,這我沒事騙你幹什麼啊,這慈心木蓮果的等級雖低,但是其清新的狀態確實沒得說,所以就算不能將小靈兒那災厄血脈而引發出來的心魔狀態完全祛除掉,但進行短時間的壓制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嗯……一個月在左右吧,再加上一些特殊手段的話,差不多可以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來尋找那三樣東西,可惜那玩意的效果是一次性的,要不然時間會更長。”對於聶辰的疑惑天誅劍魂卻擺出了一幅很是不滿的表情說道,儘管以慈心木蓮果的能力暫時還無法將雪靈體內災厄血脈的力量完全壓制住,但如果只是暫時性壓制住來爲聶辰爭取一些找到那三件天才地寶的時間,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嗯,這就好,不過我今天看那雲天奇的樣子似乎有些奇怪,恐怕這件事還沒有這麼簡單啊。”在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聶辰才點了點頭,不過隨即卻又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說道,但從表面上來看,雲天奇所說的卻是沒有什麼問題,但仔細想一下的話,還是可以發現其中的問題,就比如說天雲國皇室和五行宗之間本來就是敵對的關係,就算是想要得到那慈心木蓮果,雲天奇也不應該就這麼直接過來找高鶴山,所以這其中一定還有許多不爲人知的祕密纔對。

“要我說雲天奇應該是和那雲煙獸達成了什麼較爲隱祕的協議,並打算以此來對付五行宗的那兩個小傢伙,畢竟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那麼光是憑藉那隻雲煙獸的力量就足以令他天雲皇室縱橫這個小地方了。”在聽了聶辰的分析以後,天誅劍魂則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對此天誅劍魂也並不怎麼在意,因爲在見識到了孟雲豪的實力以後,那天雲國皇室的老祖宗只要不是白癡,應該就不會對聶辰動手了,而且即便是動手,天誅劍魂也相信以聶辰一定可以解決的。

“哼,就算他和那雲煙獸達成了協議又怎麼樣,正好也可以讓我藉助這個機會見識一下那魂帝級別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強吧。”即便猜出了雲天奇和雲煙獸之間達成協議,但聶辰卻沒有表現出任何擔憂的神色,反而愈發興奮的說道,說着一股暴戾的氣息開始從聶辰的身上緩緩的散發了出來,看的天誅劍魂臉色驟然一變,連忙大喝道:“驚,癡兒,還不快醒過來……”

“呼……剛,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我是怎麼了?”被天誅劍魂大吼一聲驚醒過來的聶辰也是臉色一白有些茫然的向四周看了一眼疑惑的說道,就在剛纔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聶辰只感覺自己反覆陷入了某種十分複雜的感覺當中,雖然知道很危險很危險,但卻給他以一種自在感覺的境界,要不是天誅劍魂剛纔突然出聲打斷的話,恐怕他這一輩子都不想離開那種境界了。

“你怎麼了?你差點入魔了你知不知道,唉……阿辰,看來這些日子你實力提升的實在太快了,需要好好的鞏固一下境界了,要不然的話,這次還有我幫忙壓着,下次你就很有可能會入魔了。”看着聶辰那副茫然不知的表情,天誅劍魂確實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雖然聶辰已經恢復了大部分的記憶,但是往日的境界卻是盡數消失,而這些日子以來,聶辰的實力提升還極其恐怖,這也就使得聶辰現在終於出現了境界不穩固的現象,而這種現象說嚴重他嚴重,說不嚴重他也不嚴重,因爲如果能及時處理好,讓自己境界穩定下來的話,對聶辰以後實力的提升還是很有力的,但如果一個處理不好的話,就很有可能令聶辰轉而入魔,從而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嗯,我明白了,這些日子我會好好的穩固一下境界的,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在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聶辰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陷阱,當即露出了一副謹慎的表情說道,說完也沒有在無盡血海空間再多呆,直接化成了一道黑色幻影離開了無盡血海空間,而看着聶辰離開的背影,天誅劍魂臉上的凝重神色卻絲毫沒有減少,因爲如果是以前的話,聶辰完全可以利用其能力將身上的魔氣提前取出,並利用其提升自己的實力,但是現在聶辰還並沒有找回那種能力,所以就只能依靠自己毅力來解決這次的麻煩了,而且最麻煩的是,現在聶辰的心裏似乎還藏着某些無法言出的祕密,而這對他能否去除掉心魔卻是相當重要的,所以對此天誅劍魂也很是擔心,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天誅劍魂無比擔憂的說道“唉……阿辰啊,希望你能看得穿你心中的魔障,否則,到時候就算是我恐怕也要束手無策了啊。”說完天誅劍魂便也離開此處,前去操練起了廖乾坤和雲自在……

而在五行森林當中的宅子裏……

“呼……幸好有秦絕嶺在最後關頭用自己的生命之力注入到他的體內,要不然就算我們幾個的本事在怎麼好,恐怕都沒有辦法把他給救回來。”呼出一口濁氣,枯木修羅的臉色頗爲難看地說道,雖然秦絕嶺及時將自己的生命之力注入到了秦生絕的體內,但是在此之前,秦生絕就已經消耗了太多的生命之力,以至於就連枯木修羅都差點沒把他給救回來,儘管現在枯木修羅成功將他的小命保了下來,但秦生絕卻因爲生命之力消耗過半從而令其實力由半步魂低級別降低到了上位魂皇巔峯,千萬別小看這一級只差,從之前五行修羅和五大上位魂皇巔峯級別當中的佼佼者聯手都沒打過高鶴山就能看得出其中的巨大差距了。

“無妨,只要他人還活着,那麼其半步魂低級別的境界就不會消失,好了,你們就先去吃飯吧,讓他先在這裏休息一會兒。”剛剛走到門口的聶辰在聽了五行修羅的話以後,非但沒有露出任何沮喪的表情,反而還十分淡定的笑了一下說道,而五行修羅也都是點了點頭紛紛離開了小屋,然而也就在五行修羅離開小屋以後,聶辰卻突然開口說道:“好了,既然都已經醒了,就別在那裏裝睡了……” 小水晶已經出道兩年,她所在的組合也算有點名氣,就在三人騎完馬,把馬牽到馬廄之後,就遇到了一個熱血粉絲。

這個粉絲不是別人,正是李藝真的弟弟李正。

李正本來是來向蘇北彙報首爾木藝店的事情,見到小水晶之後,一眼便認出來,又是要簽名,又是拍照,弄得一旁聽到動靜走過來的李藝真都看不想去了,擺出了姐姐的威嚴,才把李正這股子熱血的追星勁給鎮壓下去。

蘇北讓李藝真幫自己在首爾選可以入手的門面,目前已經看中了三個,其中一個是李正找到的,當初蘇北說要投資他開木藝店,用門面的租金入股,他就開始上了心,不斷去首爾看門面,比她姐姐還要積極。

不過蘇北對木藝店的事情一點都不關心,他只是覺得李正人不錯,再加上又是華裔,而且他姐姐還是自己親近的員工,又正好自己打算買門面,就出手幫助一下。

制止住李正的彙報,蘇北直接說道:「木藝店是你自己的項目,我只是用門面租金入股,以後賺了錢給我分紅就好了,其餘的事情,我是不管的,也不用向我彙報,不過要是有什麼難處,你可以和你姐姐說,讓你姐姐找蘇歸會長想辦法。」

在外人面前,蘇北還是稱蘇歸為蘇歸會長的,畢竟名義上,蘇歸是牧場的場主。

李正的到來,倒是提醒了蘇北在首爾買門面的事情。他把李藝真招過來,問道:「目前門面還只買了你弟弟看中的那個,另外兩個門面收購的怎麼樣了?」

李藝真有點氣呼呼地道:「你這個老闆也真是,太不關心員工的工作成果了吧?另外兩個門面早就買下了,所有手續也在會長的名義下辦好了,而且還已經經過投資公司轉到了您的名下,您居然都不知道?」

蘇北卻很自然地道:「這點小事,我又不會特別關注,不知道不是正常得很?好了,知道你幸苦了,年底給你包個大紅包。」

回到西邊的別墅,已經是夕陽西下,天黑時分。

玩了一下午,尤其是騎了很長時間的馬,兩女都有點餓了,看到蘇歸,蘇北便直接讓他上菜,準備吃晚餐。

蘇歸的動作自然是極快的,等蘇北帶著洗漱了一下的貝貝姐和小水晶來到餐廳是,餐廳的長條桌上已經擺好了菜肴碗筷。

小水晶最愛的韓式烤肉必不可少,另外還有清蒸鯉魚、紫菜雞蛋湯、土豆燉牛肉、紅燒牛肉。

看似很家常的菜肴,卻用的是最頂級的食材,即便是那道紫菜蛋湯所用的雞蛋,也是牧場新餵養的母雞下蛋,吃牧場草地里的蟲子下的雞蛋,那味道自然是極好的。

小水晶對所有的菜肴都愛得不得了,只是當她看到紅燒肉的時候,有點下不了筷子,皺著秀眉對蘇北道:「姐夫,這肉看著真好吃,只是,太肥膩了吧,唉,我不能吃,否則又要開始胖了。」

紅燒肉的賣相對於要減肥的人來說,的確是恐怖的。

蘇北輕輕一笑:「沒事,吃完之後多運動一會就好了,別院後院的池塘還沒挖好,今天晚上咱們來個月夜挖池塘,到時候你來幫我,權當運動了,現在就放心吃吧,這紅燒肉肥而不膩,特別美味。」

為了佐證自己的說法,蘇北特意夾了一塊放進嘴裡,吃相很是香甜,看的旁邊的小水晶馬上就有點忍不住了。

還是貝貝姐「助攻」了一下,主動夾了一塊肥瘦相間的紅燒肉放到小水晶碗里,笑道:「這是你蘇北歐巴最喜歡吃的一道菜,別猶豫,先嘗一塊,大不了,等明天我們去海里游泳,把這幾頓吃的脂肪都減掉。」

肉到了碗里,作為小吃貨的小水晶哪裡還忍得住,當即把紅晃晃的紅燒肉放進嘴裡,嚼了幾下,頓時兩眼放光:「還真是,看起來肥膩,吃著卻一點都不膩,好香啊!」

嘗了第一塊,小吃貨立馬就忍不住開始吃第二塊、第三塊……吃到最後完全完了「脂肪」這一茬了。

一頓飯吃完,中午的情景再現,小水晶躺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一會,才站起來,哇哇喊著:「不行了!必須要好好運動一下,否則兩天就得增加好幾斤體重,回公司會被罵的!」

晚上月色的確很好,不過蘇北也沒有幹什麼夜色中挖池塘的事情,倒是帶著兩女去海邊散步消食,欣賞著夜中沙灘。


貝貝姐和小水晶在牧場玩了兩天,便急忙返回首爾,兩人在首爾都有工作,不像蘇北一樣清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