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哦,好吧。”林涯正迷糊呢,似懂非懂地回了一句,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車我就開走了,你等會兒自己打車去公司吧。”

唐若雪化妝完畢,一轉頭林涯已經閉上了眼睛,盯着他如同刀削般的臉龐看了一會,嘴角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而後提了包,輕手輕腳地走出了臥室。 週末,林涯在超市裏買了一點營養品,打車去了白嵐家。

倒不是他對白嵐有什麼意圖。

而是上一次去白嵐家裏吃飯的時候,白嵐的弟弟,也就是白浩,這小傢伙見識到了林涯的功夫之後,非纏着林涯教他武功,林涯無奈,只能答應了那小傢伙,說是下個週末如果有時間,會抽空來他家裏教他武功。

下了車以後,纔剛走到樓下,樓上便響起了小傢伙白浩的歡快的叫聲。

“林涯哥哥來啦,姐姐,林涯哥哥來啦!”

在樓下的林涯擡頭一看,只見白浩正站在走廊之上,正不斷地朝下面張望着,一張小臉上滿是興奮。

林涯笑了笑,擡腿開始爬樓梯,很快就來到了五樓。

給林涯開門的是白嵐,不過這小姑娘再見到林涯之後,臉色便一直有點怪怪的,好像有意無意地低着頭,不敢看林涯,開了門之後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你來了”,便急匆匆地回了自己的房間。

林涯眉頭挑了一挑,也沒有主動去問,進了門之後,把買的東西一放,就和一臉興奮的白浩耍了起來。

“林涯哥哥,你上次交給我的那幾招真的太好使了,我現在是我們班武功最厲害的那一個,連爛皮球他們幾人都打不過我!”

白浩拉着林涯的手腕,眼睛裏冒着星星,很是開心興奮,驕傲地說道。

餘生有情暖 ,看了一眼他的脖子,見幾天前被那個豹哥抓出來的痕跡已經消散了,於是笑了笑道:“我教給你功夫,可不是讓你去學校裏打架的,你可別拿去欺負同學啊,要是老師給你姐姐告狀的話,那我可要幫我教給你的東西拿回來了!”

林涯擺出一副嚴師的模樣,聲色俱肅。

見林涯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白浩臉上的興奮逐漸消退,嘀咕道:“誰讓爛皮球他們先欺負人的……”

“怎麼,你有什麼話想反駁我的?”林涯見這小子竟然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什麼,語氣又是一嚴。

白浩吐了吐舌頭道:“……沒說什麼,我知道了林涯哥哥,我是不會拿這些武功去欺負同學的……”

林涯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嗯,這纔是聽話的好孩子……來!哥哥今天教給你幾招防禦招式,這個搏擊啊,或者說武功啊,不僅要練進攻,更要學會防守……”

一大一小兩個男人便在狹窄的客廳內比劃起來。

將這幾招防禦的動作交給白浩後,林涯便讓這小傢伙一個人練習,自己則是來到了白嵐的房間,敲了敲門。

“白嵐,是我,林涯。”林涯出聲道。

房間內沉寂了好一會兒,之後纔有腳步響起,旋即門被打開,白嵐微微低着頭站在門後面。


“你今天怎麼了,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啊?”林涯見狀一怔,然後疑惑地問道。

其實經過了上次的事情之後,林涯在心裏有些同情這個小姑娘,這一次來除了履行和白浩的承諾之外,還想問一問這姐弟兩人是否需要什麼幫忙之類的。

現在看見白嵐臉色有些不太正常,便關心地問道。

林涯的關心讓白嵐臉色微微好轉,她擡起頭笑了笑,語氣之中有着一抹扭捏:“沒什麼,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


見到對方臉色有些紅,林涯一時間沒懂,過了幾秒才反應了過來,也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女孩子嘛,一個月總有那麼一兩天,會有親戚定期來訪……

不過,尬笑的林涯並沒有發現,白嵐眼中的那一抹失落。

很快便到了吃飯的時間。

興許是上午“練武”消耗了大量的體力,白浩這小傢伙午飯的飯量特別好,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吃完了一碗,然後又把空碗伸給白嵐,用還在咀嚼的嘴巴含糊地說道:“姐姐我要再吃一碗飯!”

白嵐笑了笑,放下筷子,接過白浩的空碗朝着廚房內走去。

林涯看着這小子一副享受的樣子,又想到這兩天是白嵐的特殊時期,忍不住提醒道:“浩浩,你都這麼大了,有些事情要學會自己做,姐姐這兩天身體不舒服,你就不要什麼事都讓她去做了。”

“姐姐身體不舒服嗎,是生病了嗎?嚴重嗎”白浩也不是沒心沒肺的小孩,聽見林涯這麼說,也關心地對白嵐問道。

林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總不能說你姐姐這兩天大姨媽來了吧!

這小子不過十歲左右,估計什麼是大姨媽都不清楚,只好含糊不清地道:“反正每個月的這兩天她身體都不是特別舒服,再說了打飯這種事情,你自己也可以……”

白浩打斷了林涯話,一愣一愣地道:“哥哥你說的是大姨媽吧,我記得姐姐的大姨媽不是這幾天啊?”

還在想着用什麼藉口將這小屁孩糊過去的林涯,聽到這句話,瞬間有種石化的感覺。

尼瑪,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成熟的嗎,這才十歲不到,就已經知道大姨媽是什麼東西了?

而且,看着小子話裏面的意思,似乎他還知道準確的時間。

“唉,現在的性教育,的確比我上學那時候要好不少……”

林涯衷心地發出了一聲感慨。

而這時正端着一碗熱噴噴米飯的白嵐,聽到弟弟在別人面前這麼肆無忌憚,嚇得差點把碗給打翻,迅速拿穩之後急忙將話題扯開道:“來來來浩浩,你的飯來了,趕緊吃飯,小孩子說那麼多幹什麼!”

要是讓這個坑貨弟弟在一個男人面前,把她的經期時間說出來,那可真就尷尬死人了。

白浩接過飯,並沒有馬上動嘴,而是嘟了嘟嘴,露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一副“我並沒有說錯”的樣子。

林涯看着好笑的同時,也同樣疑惑地看向了白嵐。

剛剛白浩說的,應該是對的,這兩天應該不是她的姨媽期。

“可是,她爲什麼要騙我呢……又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神色看起來那麼不自然呢……”

一時間,林涯也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吃完飯,小傢伙白浩還想呆在客廳裏面看電視,但卻引來了白嵐的訓斥。

“快點去睡午覺,別忘了下午還有事,你中午不睡覺的話,到時候又要打瞌睡!”

白嵐看着自己弟弟說道。

白浩雖然頑皮,不過白嵐一兇起來他還是有些害怕的,於是吐了吐舌頭,會房間裏面睡覺去了。

林涯坐在老舊但乾淨整潔的沙發上,好奇地問道:“今天是不周末嗎,怎麼下午難道還要上學不成?”

白嵐扶額無語道:“不是上學……是要去開家長會……”


林涯恍然地點了點頭,沒有再就這個話題多聊下去。

對於沒有家長的白嵐和白浩來說,這個話題顯然不適合多聊。

見白浩回到了房間裏,林涯將目光落在了白嵐身上,笑着問道:“現在你可以對我說出實情了吧?”

“啊?”白嵐像是被嚇了一跳,不是很明白林涯在說什麼。

“你剛剛爲什麼要騙我說這幾天是你的經……你的那個時期?你可別想着再狡辯了,不然我就親自去問白浩了。”

林涯笑着道。

被這麼一說,白嵐原本因爲營養不良而有些蒼白的小臉,頓時有些紅了起來,兩隻纖弱的小手纏在一起,有些扭捏。

“要是被林大哥真的去問了,那可真是丟死人了……”

在觀念保守的白嵐看來,姨媽期這種事情是屬於女孩子的個人隱私,不能夠隨便讓別人知道的。

“唉,還是將事實說出來吧,這種事情長痛不如短痛……”

所以,在心裏面糾結了一會兒之後,白嵐終於嘆了一口氣,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坐下來說吧。”林涯知道白嵐接下來應該會坦白,所以也表情放鬆地說道。

白嵐坐在沙發的另一端,不知道爲什麼,明明已經決定對林涯說出實情的她,此時卻還是低着頭,時不時地還用目光偷瞄一眼身旁的林涯,然後在對方發現之前,又迅速地閃開。

而她的臉,此時也漲得通紅,那抹紅色簡直是要滲出皮膚似的,好在她披散着頭髮,擋住了側臉,不然林涯早就發現了異樣。

“怎麼了,是不是最近遇上了麻煩事?”林涯語氣輕切地問道,而後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眉頭一皺,“不會是那個豹哥又來找你們的麻煩了吧?”

不過林涯認真一想,覺得應該不是這件事,因爲他剛剛在白嵐臉上看到的,是一種猶豫和扭捏的神色,並不是被壞人欺負的委屈和恐懼。

聞言,白嵐趕忙搖了搖頭,終於是鼓起了勇氣擡起了頭,準備將實情說出。

可當她的目光瞥見林涯的臉龐的時候,卻又趕緊低下了頭,再一次緊閉了嘴巴。

這副模樣,像極了一個因爲害羞膽怯的小女生。

不過,在她擡起頭的那一剎那,林涯已經看清楚了她通紅的臉色,頓時又是一怔,而後仔細思索了起來。

“是什麼會讓一個女孩這麼害羞和扭扭捏捏呢……”

“該不會是……”林涯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個念頭,越想覺得可能性越大。

而後,他露出一抹微笑, 神醫毒妃,邪王太腹黑 :“最近是不是有男生給你表白了?”

白嵐一驚,擡起眼睛吃驚地看着林涯,小腦袋瘋狂地搖動,否認道:“沒有沒有……”

她似乎對這個說法有些敏感,想要急迫地將其否認掉。

見小姑娘這副反應,林涯卻是覺得可能性越加大了。

這麼羞於說出口,可能是因爲她失去了父母以後,便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學習和弟弟身上,所以對這一類的事情沒有什麼經驗吧。

林涯看着白嵐眼底深處的一抹閃躲神色,更加確定了這個論斷,同時也想幫助這個小女孩擺正心態,用正常的思維和態度來面對這種青春期的男女戀情,於是又調笑道:“你別騙我了,肯定就是我說的那樣,你那麼好看的姑娘,有這麼有氣質,在大學裏面肯定有不少男生暗戀你,表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不知不覺中,林涯似乎已經將白嵐當做了妹妹一樣的人物,連語氣都像是一個哥哥在調侃妹妹。

然而,這話一說出口,白嵐剛剛還羞赧的臉色,卻是突然黯淡了下來,眼中流轉着淡淡的失落,似乎被人說到了什麼傷心事一般。

林涯也嚇了一下。

自己剛剛沒說什麼壞話啊,明明是表揚她長得好看嘛,雖然是調笑的語氣,但正常人也應該聽得出來自己話語中的稱讚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林涯的不解和疑惑,白嵐眼神遊離着,自嘲地說了一句:“林大哥你別安慰我了,就我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

白嵐將整張臉都埋在了自己披散的頭髮中,情緒顯得十分低落。

林涯一怔,眉頭皺了起來。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面前的這個女孩,不僅是身體瘦弱,體格纖細,而且性格上除了有些內向和靦腆之外,似乎還有些不自信,或者說是自卑。

之前林涯只是覺得,她只是因爲生活壓力過大,所以平時纔有顯得有些憔悴和內向,現在看來,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奉子成婚:老公意猶未盡

身材說不上極佳,不過並不是因爲身高,事實上白嵐的身高也有一米七左右,算是比較高挑了,只不過她的身體實在是過於瘦弱,該發育的部位也沒有什麼發育的樣子,雖然有一股清雅淡素的氣質,但的確不是那種身材火辣型的女孩。

雖然現在看不到眉目,但在林涯的印象中,其實也是很精緻的,但因爲她平時壓力過大,精神狀態不怎麼好,所以平日裏眼睛會顯得少了幾分神采,臉色也比較憔悴,似乎總是瀰漫着一股若有似無的淡淡哀傷。

即使有以上的不足,在林涯看來,白嵐也足以可以稱得上是一個班花級別的女孩子,畢竟高挑的身段和出衆的五官擺在那裏,最主要的是她的精神狀態不好,壓力過大而且對自己不過自信,眼神老是看向地面,顯得沒有什麼青春活力。

“氣質上和五官上來看,倒是有點像林黛玉……”


林涯腦海中突然蹦出這樣一個念頭。 心中嘆了一口氣,林涯臉上卻是開玩笑地道:“你這個樣子怎麼了,我覺得很好看啊,拜託,就你這個五官,要還不算好看的話,那我豈不是得算醜八怪了?”

這話雖然有開玩笑的成分,但卻是實話。

作爲一個涉足過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見過各色各樣、各種皮膚各種民族女人的林涯來說,在他看來,白嵐絕對算得上是美女,不管是在什麼樣的文化審美觀念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