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風你帶一個人向西追,小雷,你帶上一個人向被追。小電,你跟我向難追。

這個小龍女不愧是隊長,沉着冷靜地指揮着,衆人也立刻按照命令,開始追擊。

這邊的東方小飛看到衆人四處逃竄的時候,就已經安排好了人手。東方小飛帶着吳莫莫追馬濤。林海帶着瀋陽追才桑。因爲剛纔四個人一直在暗處,所以對馬濤和採桑逃跑的方向看的非常清楚。

馬濤沒命的跑到圍牆腳下,跟身邊的手下急聲喊道:“快把我扶上去!”兩個手下連忙蹲下來,讓馬濤踩在兩人肩膀上。

可就在馬濤雙手爬上圍牆,準備翻身跳過去的時候,突然感覺腳下有一雙大手,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腳踝。

“你他媽傻B啊,趕快放開!”馬濤怒罵道。可是這雙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反而一用力,馬濤頓時感覺身體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擡頭一看,一個年青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旁邊還站着一個漂亮女孩。

“馬幫主,恭喜你啊,終於康復了!”

馬濤一聽聲音,頓時知道眼前的這個年青人正是自己恨的咬牙切齒的東方小飛。旁邊的地上,自己的兩個手下正痛苦地慘叫着,看來受傷不輕。 “你想怎麼樣?”馬濤低着頭說道,他知道自己這次是栽了,而且很慘。

“我當然是想請馬幫主好好喝茶了,不然你希望我怎麼樣?”東方小飛狡猾地反問道。

“幫主的位置我不會和你搶了,也不會報仇的,請你放過我。”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不過心裏暗想道:“只要這次老子平安無事,這仇我早晚要報回來,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馬幫主,你可是我最尊敬的人,我怎麼能搶你的位置呢,我是真心來救你的。”說話間那邊已經傳來小龍女和其他特種兵的聲音。

“想要活命就趕快跟我走。”東方小飛下了最後通牒,說完轉身就向圍牆走去。

馬濤一看眼前情況,知道如果被那些戰士抓住,肯定死路一條,低着頭跟在東方小飛的後邊跳過圍牆,鑽進了東方小飛停在路邊的汽車。吳莫莫則當了一次保鏢兼祕書,把馬濤手裏的錢袋子接過來後,放到了車後備箱裏。

寶來轎車在夜幕中,閃着大燈,疾馳而去……

這邊林海和瀋陽沒有辜負東方小飛的囑咐,一路跟着那個叫才桑的男人,終於在廢品處理廠外的一片小樹林裏,成功將才桑制服,儘管採桑提出各種誘惑條件,都被林海和瀋陽拒絕,將其手下制服後,將採桑押到神龍小組隊長小龍女的面前。

“咱們讓警察把他們帶走吧?”林海對小龍女說道。

“這個暫時還不行,先把他們押上車,帶他們去個地方。”小龍女面色冷如冰霜,說起話來也讓人從心底裏發涼。雖然林海並不懼怕,自己也是特種兵中的精英,畢竟人家是神龍小組的隊長,面子還是要給的。

“衆人將採桑等人還有被擒獲的毒品放到採桑等人開來的汽車上,向小龍女指定的地點出發……

一個破舊的平房裏,一張破舊的沙發上,坐着兩個人,一個長相英俊,另一個則身體較胖,滿臉的橫肉。

兩人正是東方小飛和馬濤。

“說吧,到底你想怎麼樣?”男人問年青人。

“呵呵,不應該這麼說吧,我可是救了你啊今天。”年青人微笑着說道,只是這微笑中蘊含着什麼就沒人知道了。

“救我?太巧合了吧?我覺得應該就是你策劃的吧。”中年男人生氣地說道。

“馬老大啊,這你可真冤枉我了,你要知道,今天抓你們的可是軍方的人,我們一開始只想趁火打劫而已。沒想到是馬幫主,您不是在醫院裏呢嗎?”東方小飛不緊不慢地說道。

東方小飛這些話一說完,馬濤的臉上青一塊,紅一塊的。

“這…..這…..”馬濤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馬幫主也不用內疚了,我知道肯定是你喝了我家祖傳的神藥(就是東方小飛的童子尿)才醒過來的對嗎?”

“對對對,真是謝謝老弟啊,說吧,老哥有什麼可以爲你做的,儘管說話。算今天你已經救了我兩次了。”

東方小飛心裏這個樂啊,險些笑噴了,不過他還得忍。“這個馬幫主還真是不要臉啊。”心裏暗忖道。

“哦?此話當真?“東方小飛說道。


“那是當然,我馬濤說話一言九鼎,決不食言。”馬濤信誓旦旦地說道。

“好,既然馬幫主這麼仗義,那我就請馬幫主幫我一個小忙。”

“什麼忙說吧。”

“我需要您幫我籤個字。”

說完東方小飛打了一個響指,吳莫莫走了進來,手裏拿了一份文件遞給了東方小飛。

東方小飛又遞給了馬濤。

馬濤接過文件,看了一眼,眼睛就已經綠了,再翻看了其它頁的內容,更是氣的直接站了起來。

“東方小飛,你也欺人太甚了吧。”馬濤憤怒地說道。

“欺人太甚?馬幫主這話說的可不對啊,剛纔你還說什麼忙都幫,現在怎麼能這麼說呢。”東方小飛始終帶着笑容。

“你他媽的這是讓我幫忙嗎?你這是要我命啊。”馬濤指着手裏的這份財產捐贈協議書說道。

“怎麼會呢,你不是好好地活着嗎?怎麼能說要你命呢,如果這樣說,那我想問問馬幫主,當初你想要我命的時候,你想沒想過結果呢?”東方小飛嘴角一絲壞笑。

馬濤一下癱坐在沙發上,剛纔的囂張氣焰一下沒有了。

“這一切都是你設計好的吧?”馬濤說道。

“談不上設計,我只是不喜歡我的安全受到威脅而已,所以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了。”

“你怎麼知道是我要殺你的?”

“其實我一開始並不知道,畢竟你只是一個昏迷的人,可是當我到你病牀以後,發現一個奇怪的問題。”

“什麼問題?”

“你病房的桌子上有一副碗筷,所以我猜測你肯定是裝昏迷。”

“就憑一副碗筷?那也可能是我的手下的啊,他們天天都伺候我。”馬濤辯解道。

“你說的沒錯,只是可惜我認識那副碗筷的商標,是法國進口的,如果我沒猜錯,那一副碗筷就值好幾萬塊錢,試問,你的手下出手能這麼闊綽嗎?”

馬濤一聽,沒想到自己犯了這麼致命的錯誤。

“我認栽了,你說的如果我簽字的話,你就保我一條命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這點你可以儘管放心,我東方小飛絕對不會食言。”

“你也知道,如果我簽字的話,我的財產也變成你的了,我也一無所有了,請你放過我。”

“放心,我不會爲難你的,我只是求財而已。” 執劍掌乾坤

“好,我相信你這一次。”說完,馬濤拿起筆,在文件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旁邊的吳莫莫非常配合地又拿來了印泥,在文件上馬濤又印上了自己的手印,馬濤在簽字的時候,心已經在滴血了,這可是自己幾十年來的心血啊,當年自己只是長洲市的一個小混混,靠着打打殺殺,一路走到今天這個位置,曾經多少次,險些喪命,正是憑藉着自己的膽大和拳頭,混到今天。可是沒想到所有的這些都成了東方小飛這個毛頭青年的囊中之物。

疼,真疼! 拿起馬濤簽完的文件,東方小飛仔細看了看,確認沒有問題後,嘴角的壞笑更重了。

“馬幫主,你現在是不是已經恨死我了?”東方小飛笑着問道。

“沒有沒有,這都是我應該受到的懲罰。”馬濤嘴上這麼說,心裏暗想着等自己平安到了泰國以後,肯定會捲土重來的,一定要拿回屬於自己的這一切,恨不得把東方小飛五馬分屍。

“那就好,那就好,一個人最應該的就是要學會感恩。”

“莫莫,咱們走吧。”轉身對吳莫莫說道。

“東方小飛,你什麼意思啊,你不是說好了要確保我的安全嗎?”馬濤有些急了。

“對啊,可是我沒說確保你一直都安全啊,難不成你還讓我當你一輩子保鏢不成?”東方小飛壞笑着說道。

“你……你…….”馬濤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東方小飛和吳莫莫轉身離開了房子,開車消失了。

馬濤則追了出去,看着消失的車,怒聲罵道:“東方小飛,我草你八輩祖宗,你馬勒戈壁的,不是人,你是…..”罵到最後,坐在地上。

長洲某軍事訓練基地,這天晚上,突然駛入幾輛越野車,爲首的一輛開車的是個女的,到了門口的時候,開車的女的把一個工作證遞給了門口站崗執勤的戰士。

戰士看完以後,馬上陪笑着讓幾輛車開了進去。這些人,正是小龍女帶隊的神龍小組和林海他們。

在一個軍事訓練的屋子裏,擺滿了各種軍事器械。小龍女命令隊員把採桑等人押了進來,雙手都被反綁,整整齊齊地坐在地上。

“老大,咱們現在做什麼?”神龍小組的小風問道。

“在這裏等着。”小龍女回答的非常簡單而肯定。

衆人等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鐘後,小龍女接到了東方小飛打來的電話。

“小龍女,快來救救我啊。”

“你怎麼了?”小龍女說話的語氣還是那樣冷。

“我被你們門口的戰士攔住了,他不放我進去。我提你他也不讓我進。”

“你把電話給門口執勤的。”

“喂,您好。”電話裏傳來了門口站崗執勤戰士的聲音。

“你好,我是龍小雨,你旁邊的這位是羅司令孫女的朋友,今天我們有任務。”

“好好好,我馬上放他進去。”電話裏說話戰士的聲音有些顫抖。

不一會兒,東方小飛就走了進來,看見小龍女衆人,又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採桑等人。

“林海,你出來一下。”東方小飛衝着林海說道。

對於林海這個名字,坐在地上的採桑是聽說過的,他是馬家幫的二當家,”他怎麼也在這裏。”才桑狐疑道。

東方小飛和林海走到門口的位置,用一種不大,似乎很小的聲音對林海說,但是這個聲音,正好距離門口的採桑能夠聽到。

“二當家,馬老大讓我來找你,他說他已經回別墅了,這次收穫這麼大,能吞下這麼一大筆貨,這次要記你一大功。”

林海是何等聰明的人,一見東方小飛這麼說。立刻說道“這都是咱們馬幫主的英明神武,要不是他誰能設計這麼一招啊。現在那些泰國人還矇在鼓裏呢,哈哈。”

這些話傳到採桑的耳朵裏面,表面上很平靜,就像沒聽到一樣,可是內心卻開了鍋。“原來都是馬濤那個王八蛋策劃的,我草他全家的,他想黑吃黑啊。”採桑心裏暗罵道。

“小飛,咱老大說沒說怎麼處理這些人?”林海的聲音壓的很低,不過還是飄到採桑的耳朵裏。

“老大說盡快把他們弄死,然後扔到南湖裏去。”東方小飛的聲音壓的更低了。

這下可嚇壞了才桑,這馬濤可真夠狠的,貨不放過,人也不放過啊。採桑心裏一絲涼氣開始向上竄。

“什麼時候動手?”林海問道。

“不着急,反正他們都被綁着呢,咱們先休息休息,吃點東西再說。反正老大說了明天見到他們的屍首就行,二當家的,咱們先喝幾杯吧,兄弟們今天晚上演戲都這麼辛苦。”

“哈哈,可不是嗎,兄弟們今天晚上也累壞了,你說那幾個S B到死也不會想到,咱們的兄弟拿的都是***吧,估計他們還真以爲這裏是軍事基地呢,哈哈。”

“可不是嗎,樂死我了,咱這C F遊樂場辦的還是挺真的。”

這些話傳到才桑耳朵裏的時候,心裏那真是快被氣炸了。“草他媽的,原來這些都是假的,一開始以爲這些都是特種兵呢,原來都是裝的,那些***都他媽的是仿真的。這回跟頭可栽大了。毒品沒了,現在人也快沒了,我採桑一輩子做事都小心謹慎,沒想到這次栽到這個馬濤手裏。”才桑心裏那叫一個恨啊。


東方小飛和林海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回到屋子裏,衝着小龍女他們說道:“特種兵兄弟們,你們辛苦了,咱們先吃點飯吧,兄弟們都累了。”說話的時候東方小飛衝小龍女使了一個眼色,當然這個眼色採桑是看不到的。

神龍小組的隊員魚貫而出,大家走出屋子,一個看守採桑他們的人都沒留下,因爲大家覺得沒有必要留人看守,因爲他們已經被綁的很“結實”了。只是在往外走的時候,林海不小心把電話掉到了地上,可能是走的太匆忙,居然沒有留意到。

衆人走出房間後,一起來到了基地的另一個房間,房間裏一臺電腦,旁邊還有一個耳麥。


東方小飛拿起耳麥,仔細聽起來……

我本初唐 ,才桑說話了。“兄弟們,咱們被那個馬幫主給玩了。”

“什麼意思老大?”旁邊的一個受傷較輕的打手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