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所以說,我現在已經是超脫三界六道,不在五行之中的殭屍始祖,旱魃!

殭屍三劫以渡,是時候要處理後面的事情!

我站着崑崙劍的劍身上,時而飛到雲層內,時而飛往低處,當然我很低調,沒讓其他人看見我在天上飛。

估計到了湖南境內,崑崙劍在一處少人的地方把我放下來,我轉身一看,又特麼的是廁所,怎麼不停在一個好一點的地方?

不過我看了看左右,經過打聽,我已經到達湖南境內,隨後不再使用蜀山御劍術,直接搭車前往師母的奶茶店。

……張孽離開蜀山後,鎖妖塔頂層破開一個洞,上萬只被封鎖在鎖妖塔的妖邪,都蠢蠢欲動,準備逃出來。

然而鎖妖塔下面的掌門燕赤楠,率領三百蜀山精英弟子佈陣,頂住那破洞的漏口。

“掌門,一直撐下去不行啊,我們三百人,鎖妖塔歷代封鎖的不僅僅是幾萬只妖邪,下至近代,上至百年!”一名蜀山弟子焦急道。

“你們頂着,我上去封了塔洞!”燕赤楠說完,脫下上衣,前胸顯現出朱雀紋身。

萌寶當家,我幫媽咪釣總裁 接着燕赤楠搶走一名蜀山弟子的一把劍,往半空跑去,念聲咒語,卻不想還未使出御劍術,鎖妖塔上方,涌出大量的妖邪。

陣法已破,妖邪亂出!

“吼!”不遠處,一聲龍吟聲傳來! 那龍吟聲從遠處傳來,鎖妖塔正往外面逃跑的妖怪紛紛被嚇得退回塔內,燕赤楠等百名蜀山弟子,紛紛扭頭看着身後一座山那神祕的生物。

一條白色的龍,從天空飛下來,蜀山山下衆多遊客看見那條白色的龍,以爲是上天顯靈,紛紛跪在地上。

當然,鎖妖塔這邊的弟子看見那條白龍都驚歎不已,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龍就好比神仙,是一個傳說中的聖物。

這白龍飛到鎖妖塔上後,一眨眼功夫,鎖妖塔上的破洞神奇般的恢復原來的樣子,蜀山弟子看着鎖妖塔時,那白龍已經小時不見了。

然而,燕赤楠卻露出微笑,所有人之中,只有燕赤楠看到那白龍的真面目……女!

“散吧,沒事了!”燕赤楠喊道。

蜀山弟子不時回頭看着鎖妖塔,那鎖妖塔確實沒有被摧毀,原因就在於那條無緣無故飛來的白龍,所以蜀山弟子更加確定了世界上真有“龍”這個生物存在。

話說這白龍飛走後,來到一處山頂,這裏荒無人煙,沒有人開採過這個山。白龍直飛地面,化作一白袍仙女,臉卻被一塊花布蒙着。

“出來吧。”白龍女站在原地笑道。

從天空,一道金色的氣息鑽下地面,接着化作一人形,乃是通臂猿猴。

通臂猿猴在原地轉了一個帥氣的圈,笑道:“別來無恙,小龍女!”

“你不是在苦海修煉嗎?怎麼會跑來這個世上?需要我代替彌勒佛收了你?”白龍女厲聲喝道。

“別啊,按照常理來說,你是打不過我的。當年我拔下擎天柱之時,沒人可以攔住我,我現在不想打架,我是來求你借一樣東西的。”通臂猿猴說道。

“你堂堂神猴大將軍,還有事情求我?”龍女嘲笑道。

“不跟你多說了,總之這個世界,你我都待不了多久,你來這裏一定有你的意思吧?平行世界,那邊一定出了問題!”通臂猿猴問道。

“記得讓人還給我,我不能待待久!”龍女丟給通臂猿猴一支金色的毛筆,接着化作一條白色的小龍,飛往天空。

“我讓誰交給你?”通臂猿猴喊道。

“小猴子!”龍女的聲音迴盪在半空中。

通臂猿猴看着手中的陽筆,放在嘴巴里舔了舔,吐出口水罵道:“這毛筆不好吃!”

說完,一個帥氣的轉身,化作一縷金色的仙氣,飛出這座山。

……時間,第二天!

我從蜀山回到師母的奶茶店,師母和劉宇陽沒有過於激動,殭屍,總得經歷三劫,我張孽,終於還是成爲真正的旱魃了!

天下之大,除了通臂猿猴,我相信沒人可以阻擋我的殺戮!

“小子,你的事情,我們管不了!”這天,劉宇陽收拾好一包衣物,走到我面前笑道:“我是你師父那一部的配角,你師母靈兒也幫不了你什麼,如今你也長大了,有些事情,我們是攔不住你的,該做的就去做吧,別留下遺憾!”

我看着劉宇陽,抹去嘴巴上的奶茶,站起來問道:“前輩你這是要去哪?”

“我?我有我的事情要辦。”劉宇陽微笑道。

我扭頭看着師母,師母正在玩着手機,擡頭對我微笑道:“事情,有終始!白雪還等着你呢!”

“我走了,靈兒你必要時候幫下他!”劉宇陽說完,提起揹包往外面走去。

……分割線……

要說劉宇陽離開了奶茶店,事情還得到張孽回來的當天晚上說起!

張孽從蜀山回來後,劉宇陽正在洗澡,沈靈兒正在爲張孽的迴歸洗塵,而劉宇陽正在沖涼房匆匆忙的穿上衣服,想要見一見真正的有意識旱魃是怎樣的。

結果還沒穿上內褲,沖涼房的門被人闖開,劉宇陽迅速的矇住自己的褲襠,發現根本就沒有人。

只不過腳下有一隻小老虎毛絨玩具,劉宇陽迅速的穿起內褲,撿起這小老虎玩偶,心想難不成是這隻小老虎玩偶撞開的。

樓下,張孽正在吃飯,劉宇陽站在二樓大喊道:“好你小子,沒死啊!”

“我是那麼容易死的嗎?”張孽擡頭笑道。

“慢點,別噎着!”沈靈兒遞給張孽一杯奶茶笑道。

“我發現殭屍也會餓的,話說我以前不怎麼喜歡吃血幹,這殭屍就是不同!”張孽笑道。

劉宇陽微微一笑,轉身背對着張孽,一邊搗鼓着手中的小老虎玩偶,發現小老虎玩偶的寫有幾個小字:“湘潭高鐵站候車廳!”

劉宇陽皺眉看着手中的小老虎玩偶,心想現在誰這麼無聊玩這樣的通信方式,有個電話不就得了?

當劉宇陽擡頭看着自己的房間時,發現窗戶是打開的。

劉宇陽走到窗戶邊,從這裏跳下去,普通人不死也會殘疾,雖說只是二樓,好歹也會扭傷的,這人怎麼就跑得這麼快呢?

“我是飛魃,還怕暗殺我?”劉宇陽把小老虎玩偶給丟在一旁,打開手機時,發現有一條短信:“離開沈靈兒,別留下任何東西!”

劉宇陽笑了笑,把手機丟在一旁,收拾點衣服,第二天與一臉懵逼的張孽告別。

當劉宇陽按照約定來到高鐵站的候車廳時,一個戴着墨鏡的小夥,拍了拍劉宇陽的肩膀,劉宇陽扭頭問道:“什麼事?”

“跟我來!”這墨鏡小夥說道。

劉宇陽微微一笑,跟着墨鏡小夥出了候車廳,接着搭上一輛計程車,來到一個大酒店。

酒店門口,站着一個染着紅髮的小夥,這小夥跟墨鏡小夥差不多大年紀,但是劉宇陽在這紅髮小夥的身上,感覺出了一股不一樣的氣息,那就是……屍氣!

“劉哥來了,來來來!”這紅髮小夥笑着迎接劉宇陽,劉宇陽沒有問話,跟着紅髮小夥上了大酒店的三樓。

進入一個客房後,只有劉宇陽和紅髮小夥以及那墨鏡小夥在裏面待着。

“這滿桌的血,你幾個意思?”劉宇陽丟下行李微笑着問道。

“我還沒自我介紹呢!”紅髮小夥端起桌上一杯血,灌入口中笑道:“我呢,是玉蓮教的徐八龍,劉哥您是飛魃,這次請你來,是希望你加入我們玉蓮教!” “玉蓮教的狗腿啊!”劉宇陽端起桌上的一杯鮮血,喝下喉嚨中,笑道:“這是兔子血,人血呢?”

“人血哪能這麼快就給劉哥您呢?進了我們玉蓮教組織,每天幾桶人血都有!”徐八龍笑道。

“幾桶?”劉宇陽把桌子給掀翻,地面滿是鮮血,當劉宇陽要爆發屍氣時,卻發現自己的屍氣被壓制了。

任憑劉宇陽怎麼發怒,這屍性就是爆發不了。

“傻了是吧?”徐八龍笑道:“這是我們玉蓮教畫了幾個億的美金結合中西藥物,能壓制飛魃一下的殭屍屍性,你以爲你是旱魃?你錯了,你只是飛魃!”

說着,徐八龍爆發一股屍氣,成爲紅眼殭屍,撲到劉宇陽的面前,伸手掐住劉宇陽的脖子,把劉宇陽往旁邊扔去。

劉宇陽的身體撞倒牆壁,這棟牆壁轟然倒塌,徐八龍一腳踩在劉宇陽的胸口,拿出一個注射器,笑道:“我們玉蓮教最喜歡野生的殭屍了,你是我們玉蓮教第一個要研究的飛魃!”

說着,徐八龍準用注射器插入劉宇陽的手臂中,卻不想自己的後腦勺被砸中。

一隻腳,把徐八龍手中的注射器踢到一旁,徐八龍擡起頭看着這人,呆呆的問道:“你踢我幹嘛?”

這人正是徐八龍的身邊貼身手下,墨鏡小夥摘下墨鏡,手中一張紅符砸在徐八龍的身上,一聲“敕”咒語令下!

徐八龍被轟出這套房內,撞開了牆壁。

外面守着的一羣雜碎殭屍見自己的老大被轟出來,紛紛爆發屍性,樓上樓下,四十多隻黃眼殭屍。

墨鏡小夥拿出一把短銅錢劍,咬破手指塗抹在銅錢劍的劍身上,一道紅色的光閃現在銅錢劍。

徐八龍拍拍身上的塵土站起來,喊道:“給我上!”

左右各十幾個黃眼殭屍手中拿着砍刀朝着墨鏡小夥砍去。

“啊!”結果這羣黃眼殭屍的後團,傳來了痛喊聲。

走廊的兩邊,兩個人各持着桃木劍,一路砍黃眼殭屍,一邊快步走到中間來。

“九龍護法黃運穩,你!” 重生民國嬌妻 徐八龍指着左邊的黃運穩驚道:“你敢背叛玉蓮教?”

“不好意思,我本來就不是玉蓮教的!”黃運穩冷笑道。

“忘了告訴你,我現在是七龍護法!” 拒嫁豪門:少帝的女人 右邊的龍英鵬笑道:“七龍護法給我滅了,紅眼殭屍而已,分分鐘秒殺!”

黃運穩和龍英鵬圍着徐八龍,讓徐八龍無處可逃。

而在徐八龍面前的是國安局最小的成員夏強,夏強摸着鼻頭,把銅錢劍丟給徐八龍,笑道:“自己解決還是要我捅你?”

徐八龍拿着銅錢劍,看着夏強,割破自己的手腕,忽然手一揮,一股黑色的氣息徐過三人的眼前,把三人的視野擋住。

徐八龍趁着這個時候,衝進客房內,撞破窗戶,,結果腳要離開窗戶時,一直抓住徐八龍的腳踝,用力的往屋內扯。

徐八龍被扯進屋裏後,轉身扭頭一看,竟然是夏強。

夏強踩住徐八龍的胸口,毫不猶豫的拿着銅錢劍,捅進了徐八龍的喉嚨,然後又拔了出來。

誰說我是愛情老司機 徐八龍雙手捂着自己的喉嚨,以爲這樣可以防止自己的屍氣泄漏,但是已經遲了,慢慢的,徐八龍沒有任何的掙扎動作。

接着自己化作一個白骨,躺在地上。

夏強走到一旁,把倒在地面的劉宇陽扶起來,拿出一張紅符貼在劉宇陽的胸口,在夏強的一聲咒語下,劉宇陽這才恢復了自己的屍性。

夏強撕去紅符,兩人站起來,劉宇陽問道:“你們?我?靠,你們到底是幹哪行的?”

“國安局!”黃運穩走進了套房微笑道。

“國安局五年期已經覆滅了,你們哪冒出來的?”劉宇陽警惕的問道。

“我們是新建立的。”一旁的夏強回答道。

“我是國安局局長黃運穩。”黃運穩自我介紹道,然後指着一旁的在打電話的龍英鵬說道:“這位是老二,龍英鵬!”

“我老四。”夏強笑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這五年發生了什麼,小朋友!國安局別冒充啊!”劉宇陽皺眉道:“你們三個人打不過我一個飛魃!”

“我抓你,你有意見?”從門口傳來一個聲音,隨後走進來一個帥氣的小夥,特別的馬尾辮!

劉宇陽扭頭看着門口,愣了一下,微笑道:“我以爲你死了!”

“我死了誰來找你單挑?”這帥小夥笑道。

兩人相擁在一起。

“劉宇陽!”

“張小非!”

若你愛我如初 “非哥,大老爺們的,你們抱着不覺得很尷尬嗎?”一旁的黃運穩扣着鼻子鄙視道。

“你小子做大官就口多了是吧?”張小非一拳打在黃運穩的胸口罵道。

“好你小子,靈兒還在家裏等着你,你怎麼還不回去?”劉宇陽問道。

“很快樂,等恢復張孽的前世記憶,我們的任務也快完了,解決天命的事情,就得看這羣年輕人!”張小非看着黃運穩三人說道。

“對了非哥,金縷七龍已經解決,還剩下六個護法,我們該怎麼辦?”龍英鵬問道。

“你和夏強回總部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給黃運穩!”張小非對龍英鵬說道:“小子,有信心嗎?”

“沒有!”黃運穩大喊道:“除非你介紹一個女朋友給我!”

“哈哈!”所有人大笑起來。

張小非看着黃運穩,微笑道:“你有一桃花劫,自己小心行事!”

黃運穩看着張小非複雜的眼睛,微笑着點點頭,小聲的應了一聲。

“鳧水九龍、繆徐八龍、金率七龍。”張小非自言自語道:“玉蓮教三個護法已經搞垮,九龍護法還剩下六龍!”

“非哥,沒事我們就先走了!”黃運穩說道:“老規矩,殘局你收拾!”

“去吧!”張小非說道。

黃運穩,龍英鵬與夏強離開這個大酒店,開着一輛小車遠離此處。

“穩哥,剛剛非哥說你有桃花劫,到底是什麼?”好奇的夏強問道。

“我長得帥,有桃花運自然有桃花劫唄!”黃運穩笑道。

“卦象顯示……”龍英鵬看着手中的兩枚銅錢,說道:“穩哥有九死一生一卦!” “九死一生劫?你別嚇唬我,我可是嚇大的!”黃運穩一巴掌扇到龍英鵬的腦袋罵道:“說點吉利的話!”

“愛信不信,這卜卦之術是非哥教我的,能有錯嗎?你自己的符籙之術不也是非哥教的嗎?”龍英鵬摸着腦袋委屈的反駁道。

“小強,開車!”黃運穩喊道:“去找天風六龍!”

黃運穩表面是不在乎,但是對於龍英鵬的卜卦術,他是非常的相信,桃花劫加九死一生劫,一難一劫,難不成自己會英年早逝?

愁帳的黃運穩只能看着車外的風景來掩飾自己心中的害怕,要是哪一天自己真的死了,家裏還有父母親怎麼辦?

由此而生,黃運穩要退出國安局的想法,開始慢慢的侵蝕他的思想!

……地點,回到奶茶店……

劉宇陽走後,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師母,師母丟給我崑崙劍,說道:“我去醫院等你,市醫院三樓,只有六個小時時間!且在十二點之後到早晨六點這個時間!”

“你去醫院幹嘛?”我問道。

“白雪,被轉移到醫院了。”師母拿起他的小包,笑道:“做好自己本份的事情,我們不能幫你太多,很快就得有個了結!”

我差點就給忘了,在我去渡三劫的時候,方宇帶着白雪轉到這邊來,待師母走後。

我一個人拿出手機,坐在奶茶店中,看着手機裏唯一的一張照片傻笑。

手機裏的照片,是白雪和我在警察局拍的,當時我還穿着警服,看起來有點彆扭,但是依舊是那麼的帥。

“等我,我帶你回來!”我把手機放在桌子上笑道。

晚上十一點半,我正打算下地府的,奶茶店的門被人敲響,我走到門口,打開門一看,一個黃髮小夥背對着我,穿着一身時尚的衣服。

“不好意思,店鋪打烊了,您明早再來吧!”我說道。

這人轉過身來,我這一看,這男的長得挺帥氣,不過就是有點眼熟,這小子到底是誰?

“不認識我了?”這帥哥開口笑道。

接着他走路像個猴子一樣,躡手躡腳的走進奶茶鋪,接着一屁股坐在桌子上,像打坐一樣!

“通臂猿猴!”我驚道:“你怎麼變成這幅模樣?”

“怎麼樣?現代的感覺,我是不是很帥?”通臂猿猴問道。

“對,很帥。”我笑道:“這麼晚,你這身打扮是要幹嘛?難不成要找母猴子約會?”

“我這一身,只許萬妖女王!”通臂猿猴指着我,嚴肅道。

在這尷尬的場面,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反而是通臂猿猴打斷這尷尬的場面,說道:“這一趟,你是要下地府是吧?”

“嗯。”我回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