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齊勁似乎因爲舒炎懷疑他,有些不滿意,“不是真的還是假的?不然你以爲你怎麼到這裏了?”齊勁心中千萬只草泥馬涌動而過,明明就是關鍵時候就下了舒炎,這舒炎清醒過來,竟然沒有一句感謝的話,最可恨的是居然懷疑齊公子我的人品。

“哦!”舒炎點點頭,神色間卻依舊沒有相信齊勁的話。

“你的修爲怎麼樣?大戰師級別的高手?”頭一偏,舒炎莫名其妙的來一個問題。

“咳咳~~這個嘛。現在和你差不多,大戰師什麼的這個暫時還不是~~”

“哦~”舒炎故意拉長聲音,“那你是怎麼阻止四個大戰師級別的人兩柱香的?還趕在大戰師之前救了我?”


齊勁:“••••••”

舒炎站起身來,拍拍屁股,壓抑着頭腦中的脹痛感,冬日暖陽正在頭頂,卻分不清楚東南西北。

“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反正不論你用的什麼方法,我還是要謝謝你!”

舒炎很少用這種感恩的語氣說話,這些年來,也只有諸葛毅豪聽過舒炎寥寥幾句謝謝的話,他能和齊勁道謝,也算是在心底接納了這神祕的齊勁公子。不論齊勁目的是什麼,但至少人家是幫助了自己,而且,還將自己從天風鎮中安全逃離,雖然並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方法。

或許是齊勁身份很好,也或許是齊勁使用掉渾身解數的結果。

“哎呀!不說這個啦!”被舒炎這樣一弄,齊勁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本來就天性隨和,幫助舒炎也有自己不得不做的原因。

“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裏?我說反正這天風鎮是回不去了!你不知道今天天風鎮當中來了多少陰司宗的高手,極樂派的高手也來了。”


“這麼快?”舒炎眉頭一皺,沒有想到這些大宗門的反應如此快捷,他有些必要的東西都還沒有領取,現在又不能迴天風鎮之中,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快?”齊勁跟在舒炎的後面,眼睛一瞪,“我說大哥,你知道我們昨天晚上做的事情意味這什麼麼?還快?沒有昨天晚上殺過來都不錯了!”

“對了!”齊勁湊上來,“把你戰利品拿出來看看先,你不會沒有拿到吧?”

齊勁一副財迷的神色,舒炎有些無奈,他還真有些時候摸不透這齊公子的想法,在拍賣會之中看見那麼多極品,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這個時候又是這樣財迷,他真是有些搞不懂這齊公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但無奈,這齊公子可以說纔是此次的最大功臣,要看戰利品也是理所應當的。

舒炎毫不避諱的在齊勁面前使用儲物戒指,在齊勁期待的眼神之中,白光一閃,一枚紫色和碧綠相間的儲物戒指出現在舒炎的手中。

“快點快點!”

齊勁看着戒指,一副期待的模樣。

“盯着看還不是這個!”舒炎看這齊勁,心中有些奇怪,至於麼,這個時候還和我裝?又不是沒有見過破天槍這玩意兒,至於這麼激動期待麼?

舒炎手上出現的,正是他的戰利品,來自於邱渠拍賣所得,人階高級武器,破天槍!

長槍入手冰涼,但重量卻不是很重,想來是利用特殊材料加工過的,長槍槍尖上的寒芒讓舒炎越看越是滿意。

之所以修煉界要分武器的等級,便是由於很多武器無法承受高階戰技的爆發。

比如舒炎手中擁有的龍頭槍,若是有朝一日,舒炎能夠全力爆發出燎原槍法的實力,那麼,這龍頭槍定然不能夠承受。


所以,最多能夠承受什麼樣子等級的戰技爆發,也是武器分級別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說,舒炎手中的這一柄長槍,就算他全力爆發人階高級槍法燎原槍法,這破天槍都沒有絲毫的問題。

一旁的齊勁看着長槍,目光中浮現出一抹驚豔,不管這齊勁是什麼身份,至少在修煉界中,人階高級的裝備都不是很多何況還是一把看起來這麼絢麗的長槍!

“用這種武器打架,都不知道有多拉風!”

“你想要?”舒炎把手中長槍一遞,示意齊勁。

齊勁趕緊擺擺手,這還是不必了,你還是自己留着用吧。”齊勁退後一步,示意自己對這一柄長槍絲毫沒有興趣,舒炎這才收回長槍。

“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舒炎將長槍收回到自己的戒指當中,“我看看。”

精神力不斷的滲透到邱渠的戒指之中。發現邱渠的戒指竟然是舒炎戒指空間的十倍以上!

“果然是大宗門的嫡系啊,這麼大的戒指!”舒炎不由得有些驚歎,這邱渠的空間戒指之中雖然東西不是很多,但是,這戒指本身就是一枚天價的東西。

“你要這個?”舒炎手中白光一閃,一株透明玉石包裝着的靈藥出現在舒炎手中。

“不要!”

“你要這個?”白光再次一閃,一本祕籍出現在舒炎的手中。

“不要!”

“你要這個?”白光一閃,一片亮晶晶的黑色卡片出現在舒炎的手中。

“這個還是你拿着吧,小爺我不缺錢!”齊勁連忙擺手!

“這是錢?”舒炎將黑色卡片翻來覆去的看,“聚寶閣?什麼東西?”

“這個是大宗門弟子用錢的東西,能夠存錢在裏面,到時候只需要用這個卡片到特殊儀器之上,就知道你有多少錢了!你還是收着吧!不過我可以提前告訴你,裏面的錢會讓你驚訝!”

舒炎心中一動,鉅額財產,你齊勁不要,他倒是巴不得如此,見識過那一次拍賣會之後,他可是意識到錢財的重要性,既然這齊勁什麼都不要,那他也就不客氣了!

而且,從邱渠出手以及家室來看,這卡片之中還指不定有多少的錢呢,至少不會虧!


“那你要什麼?”舒炎發現自己翻了一遍的東西,這齊勁依舊是期待的光芒,但卻一樣東西都沒有收下,要不是舒炎瞭解這齊勁的性格,說不定還真的當他是個瘋傻之人。

“你認真的搜搜,看裏面有沒有一塊令牌!”

“令牌?什麼令牌?”將精神力再次調用,進入到戒指之中,認真尋找着。

終於,在一個角落之中,發現一枚造型古樸,不知道是什麼樣子材料煉製而成的令牌,令牌之上有三個大字——天鷹祕境!

“這個?”舒炎手一晃,令牌出現在舒炎的手中,“天鷹祕境?什麼東西?”


齊勁看到令牌之時,眼神中的期待才漸漸淡下去,“這可是個好東西,具體有什麼用,下次我告訴你!”

“所以,在此之前,你一定要小心保管。”齊勁難得認真一回吩咐,更讓舒炎心中的好奇更深,只是奈何齊勁死活不開口。

點點頭,舒炎將令牌收下,反正又不佔空間,說不定以後真有用呢!

齊勁邊走邊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些吃的,一路上倒是津津有味。

“我說,你接下來準備到哪裏去?”

舒炎指了指東方,輕鬆道,“進戰場!” 在進入天風戰場之前,若是告訴舒炎這座叢林草原戰場之中危機重重,就是打死舒炎,他也不會相信。

對於一個八歲就背上獵弓上山打獵的人來說,什麼樣的叢林草原能夠難倒他?

但是,只有真正的進入天風戰場之後,舒炎才徹底知道,他此行的任務是多麼的艱鉅。

且不論戰場之上存在的隨時出現敵人的危機,天風戰場的自然環境更加的惡劣。

天風戰場之上綿遠幾百裏的山脈並不算大。但,在這幾百裏山脈之中有不少的妖獸,有不少的陷阱,更有瘴氣,當然,更加恐怖的是,叢林之中神出鬼沒的戰場山賊。

而天風戰場另外一個主要地形——平原。

要知道,天風戰場的山脈是一個環形的山脈,成圓形。而圈在其中的天風平原,纔是這個戰場最恐怖的地方——平原妖獸,沼澤,深潭,瘴氣,還有那對面衝過來的正道敵人。

當這一切不斷的從齊勁齊公子的口中輕鬆說出來的時候,舒炎的臉色卻是不斷地變壞。

他從未想過,此地的自然條件會如此的惡劣。

舒炎擡眼看看寂靜的四周,突然發現,他熟悉的山嶺並不存在。彷彿整座山脈就是一片死寂一般,沒有絲毫的生氣。

難怪魔門之中要在天風鎮中進行補給,因爲在天風戰場之中,除了獵殺妖獸,根本就很難得再找到一點點的食物,更別提在裏面舒服的生存了。

舒炎的目標是摘下五十到一百個腰牌。

對於舒炎來說,這個任務本身就已經夠艱鉅了。

他已經進入天風戰場境地大約也有三天的時間了,這三天之中,從山脈之上一路走來,已經充分的見識到這裏惡劣的環境。

戰鬥也經歷過一些,當然,都是些不開眼的小三腳貓,被舒炎輕鬆擺平。

但,他並不是來體驗這天風戰場的,更不是來考察天風戰場的,裘長老可是給過他任務的,這個任務之所以艱難,是因爲在戰場之上的正道中人,也不過是寥寥幾千人而已。想要三個月獵殺將近一百個人。

唯一能夠辦到這一點的,就只有瘋狂的穿過平原,進入到對面環形山脈的正道聚居地之中進行獵殺。平均每天要在這裏獵殺一個正道弟子,在山脈這方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當舒炎說出這個計劃的時候,齊公子這樣懶散的人都是眉頭一皺,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露出了有些隱懼的神色。

“你真的打算這樣?”齊勁顯然有更多的擔憂。

“你不是非要跟着我麼?我問你原因反正你也不會說!你自己考慮吧,跟着我,肯定只有穿過這裏過去。”舒炎站在一個小山脈之上,指了指眼前寬闊的平原。

“這個•••”齊勁目光一轉,倒是沒有說要離開,這三四天相處下來,舒炎也知道這齊勁定然是跟定自己了,雖然他並不知道這齊勁打得是什麼主意。

“你要知道,下面那個平原有多麼危險,想我風度翩翩的齊公子,難道要進入那樣污穢的地方?”齊勁還將右手擡到腦袋前面的空氣當中,誇張的蘭花指一翹,“風騷”的在鼻子之前輕輕擺動。

“求別這樣!”舒炎趕緊將頭偏向一方,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齊勁這個神經病經常做這種神經的事情。小聲的嘟囔一句,“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什麼?”齊勁似乎沒有聽清楚舒炎說的話。不過表情倒是變了一變。

舒炎怕這齊公子再作出什麼毀他三觀的事情出來,連忙擺手,“沒什麼!沒什麼!”

爲了阻止這神經的齊公子,“你說不走這裏,怎麼辦?”

齊勁用手往左右兩邊一指,“隨便哪邊都可以啊,我們繞過去也行啊,反正都是環形山脈,肯定能夠到達對面。”

舒炎考慮一番,“雖然這樣的危險係數要低一點,但也低不到哪裏去,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任務時間只有三個月,若是繞路,沿途若是遇到兇悍的戰場山賊怎麼辦?”

“你怕山賊?”齊勁放下右手,挪揄道。

“你認爲呢?”舒炎早都習慣齊勁這種語氣。甚至連頭都懶得轉。

“沒勁。你這個瘋子還會怕?”齊公子轉過頭左右亂晃,顯然是在想走什麼方向!

“喂喂•••喂•你幹什麼?我還沒有同意走下面。喂!瘋子!”齊勁轉頭過來,發現舒炎不知什麼時候都已經跳下山坡,直接往平原而去了,連忙出聲。

“愛來不來!”舒炎纔不想給這個真瘋子多說。

“你妹!”齊公子咒罵一聲,但卻沒有任何遲疑,一個縱步,跳下山坡,往舒炎的方向接近。

“也幸好是齊公子我心好,要不是•••老子才懶得理你個瘋子!”

••••••

天風戰場之上的“老人”都知道,在天風戰場之上,最危險的莫過於平原地帶這裏每天都在發生大大小小的戰鬥,但戰鬥的損員終究比不上另外一樣事情——妖獸襲擊。

按理說,大陸腹地,應該沒有妖獸的存在,這裏的山脈並不算大。但,確確實實的,這天風戰場之中,確實有要妖獸的存在。

而且還是厲害的妖獸!

這裏的妖獸並不像天池山脈一般,從低級到高級一應俱全。

這裏只有高級妖獸。

當然,高級妖獸是從進入天風戰場的弟子而言的。

因爲這裏的妖獸,大多是四階到五階的地步。

但,就是這些妖獸,這些在平原山嶺之中神出鬼沒的妖獸,給天風戰場的正邪弟子帶來不少的傷亡。

“爲什麼這些妖獸沒有被正邪高手獵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