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旋即,他踏出一步,身子晃眼走到狄奧近前,伸出那指甲尖長的左手,掐住狄奧的喉嚨,輕輕地將他從地面提了起來。

「快放開我!」

狄奧慌忙用手中的金弓在木白身前瘋狂敲擊。

「噗!噗!噗!」

那蘊含強大力量的金弓,每一次砸在木白胸前,就象是打在皮鼓上一樣,發出陣陣沉悶的響聲。

木白不閃不避,任由狄奧在自己手中掙扎著,他的金弓砸在身上,就和給自己撓癢沒什麼區別。

望著狄奧這副驚懼掙扎的樣子,木白心裡感到一種極大快感,緊緊掐住狄奧的喉嚨,讓他一點點失去了掙扎的力氣,臉色一點點蒼白下來,最後連手中的金弓都握不住,掉落在了地面上。

「呵。」木白咧嘴一笑,露出滿口漆黑的虎牙,伸出那猩紅的舌尖舔了舔嘴唇道:「死,只是一秒鐘內的事情,但是死亡的過程是痛苦而又漫長的,好好的享受吧。」

「啊——不——不要——」


狄奧在木白手中,連喊話的力氣都變得那麼虛弱無力起來。

木白體內閃耀出一道黃蒙蒙的光芒,將土分身召喚而出。

這土分身雖然修鍊到了神級,可是沒有自己的獨立意識,是受到木白所操控的。

此時,這土分身的臉色和木白一樣猙獰恐怖,眸子布滿一層血紅,死死盯著狄奧,雙手結出一個法印,腳下地面轟隆一聲爆響,只見一根五米長的石柱從突兀而出。 木白將狄奧的身子按在石柱上,那石柱長出幾根石刺,頓時刺穿了他的手腕和腳踝,將他的身子釘在了上面。

「不——快救我——門主!」狄奧瘋狂的大喊大叫著。

突然,一道血色刀芒在眼前閃過,他只覺喉嚨傳來一片冰涼的感覺,好似失去了什麼東西般,想要喊話,卻被滿腔血水堵住了。

緊接著,一股劇痛傳來,他連慘叫的聲音都發不出來,喉結已經被木白一刀剜去了。

「哈哈哈,好好的享受吧。」

木白殘忍的大笑著,巧妙地揮動大刀,開始一刀一刀的剜除狄奧胸前的肌肉,極其殘忍,可狄奧的喉結已經被剜去了,想叫都叫不出聲,臉部的皮肉因為劇痛而扭曲成一團,在木白手中,以他的實力,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木白慢慢地將他的皮肉從身上剜除。

……

第九層塔樓里。

凱撒和艾布拉姆斯通過水晶球的觀察,見到如此一幕後,兩人的臉色已經變得不能用難堪來形容了,蒼白無比。

「這小子……一定是個怪物!」凱撒已經開始感到害怕了,不知道木白修鍊了什麼,身上的邪惡氣息會如此強大,變身成惡魔以後,實力提升巨大,連他都不一定是對手,因為木白身上還有真龍印,就算自己引動天凰弓的力量,也殺不死現在的木白。

「門……門主。」艾布拉姆斯吞了一大口吐沫,好似看見了自己的下場一般,顫聲說道:「現……現在就出手吧,不然……不然狄奧他……」

「這……」

凱撒一陣猶豫,早知道木白如此棘手的話,就因該讓其他門主來支援自己的,可現在後悔也沒用了,他的神念早就察覺到,趕來查看情況的克萊蒙已經被地龍攔住,兩人現在還打得難捨難分,而卡斯提爾和哈米倫還要主持比試,一時無法抽身趕過來。

過了一會兒。

凱撒實在看不下去狄奧這番慘狀了,一咬牙,對艾布拉姆斯道:「我們走。」

話落,只見兩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了九層塔樓內。

……

一刀刀,一刀刀繼續的剜除著狄奧的皮肉,他那整個胸膛都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骨骸了。 木白渾身上下被血水淋濕,雙手還在瀝瀝滴著鮮血,他臉色看上起是那麼冷漠殘忍,手中的動作沒有絲毫停滯。

狄奧已經快被折磨得崩潰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紫色箭芒劃破空間,直朝木白射了過來。

「咻!」

就當這箭芒快要逼近木白身前的時候,那土分身在木白的操控下,上前一步,雙手結出一個防禦法印,身前地面上頓時衝出一道土牆,擋住了這箭芒的攻擊。

「住手!」

艾布拉姆斯大喝一聲,和凱撒的身影一同出現在了木白身前。

剛才那一箭,正是從艾布拉姆斯手中的紫鱗長弓上射出來的。

「哈哈哈,來得正好。」木白大笑一聲,手中的動作依然沒有停止下來,雙腳前堆滿了狄奧的肉屑,血腥極了。

凱撒氣得不能言語,雙眼一瞪,右手虛空伸出,一道火柱從身前的地面衝起,頓將天凰弓召喚了出來。


「小子,你不是正想找我嗎?來吧,讓我看看的本事有多大!」凱撒冷冷道。

「哦?」

木白冷冷瞥了眼凱撒,雙眼微微眯起的那一剎那,手起刀落,一刀砍掉了狄奧的腦袋。

凱撒見了,氣息猛地一窒,胸口怒火焚燒,爆喝一聲,仍受著極大的痛苦,伸手握住了天凰弓。


這天凰弓內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天舞神火之力,一個普通高手,哪怕是皮膚碰觸到天凰弓,都會被瞬間燒為灰燼,凱撒自身的力量雖然很強大,但握著這神弓,依然要承受很大的痛楚。

「你馬上離開這裡,去找人支援我,今天一定要把這個惡魔擊殺,否則後患無窮。」凱撒轉頭對身邊的艾布拉姆斯說道。

他心裡很清楚,木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要是今天不能這裡殺死他的話,以後麻煩只會更大。

「是。」

艾布拉姆斯聞言,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塔樓中。

……

四大神塔領域外的連綿群峰上空。

二十多道高大的身影急速飛來,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冥域氣息都被不冥明王用神力掩蓋,根本沒人能夠察覺到他們的到來。 一行人進入領域外圍,最前方的不動冥王忽地停下身子。

後方的眾人見了,紛紛跟著停了下來。

「老大,你停下來幹什麼?」身後的羅剎冥王奇怪的問道。

這羅剎冥王,在五大戰王中實力排行第三,面容很兇惡,有三隻眼,其中的第三隻眼長在眉心部位,宛如紅寶石一樣,膚色火紅,腰部圍著一件獸皮裙子,手持一柄三米長劍抗在肩上。


這羅剎冥王,最為厲害的地方,就是他的第三隻眼,其實那不是一眼眼睛,而是一件十三品級的神器。(武器裝備、寶物等,達到十二品級就可以列為神器了。)

這件神器名為伏剎眼,可以噴射幽冥鬼火,這種火焰非常恐怖,不會對物質照成傷害,而是專門攻擊靈魂的,一旦沾染上一點,根本不能撲滅,靈魂會被很快燒融,不僅如此,還擁有透視天地的能力,天地內的任何一切,都逃不過伏剎眼的窺視。

「老三,先別急,按照約定,先等那小子滅了四大神塔,就該我們上了。」不動冥王淡淡地說道。

手持一柄鋼叉的天河冥王不解道:「那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能不能滅掉四大神塔不說,還想一個人挑戰我們五個,你說他到底想幹什麼?」

不動冥王搖頭道:「老二,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小看任何一位對手。這小子沒把握,怎麼可能會發出這樣的狠話。」

看上去宛如金剛一般,手拿一柄大金錘的大威冥王,瓮聲說道:「老大,要是我的話,一定不會答應這樣的挑戰,那傢伙的實力連做你對手的資格都沒有,小心中了他們的詭計。」

「詭計?」

不動冥王哈哈大笑道:「老四啊,我們五個不出手,手下的戰將都可以擺平裡面的所有傢伙了,你還怕個什麼。」

這一行人中,除了五大戰王外,他們還帶上了二十名半神級的冥域戰將,這份實力足夠橫掃大陸聯盟的上百萬大軍了。

「誰說我怕了!」大威冥王頓時怒了,晃了晃手裡的大鎚,道:「我現在就殺進去找那小子。」

不動冥王笑道:「別急,先在這裡看看裡面的情況,好像很有意思啊。」

——————————————————————————————————————

最近,有讀者對後面的劇情爭議很大,說啥主角性格變了,和以前看的感覺不一樣了。我說兩點,這個月身邊發生了很多事,整個人就沒消停下來過,沒有心力去好好寫,但還得逼著更新,質量上受到了很大的影響。第二個嘛,現在的劇情也是為後面做一點鋪墊,所以有些地方難免沉悶了點,現在更新已經恢復正常了每天十章,我會慢慢找回以前的感覺,把後面寫好。 「轟隆!」

天崩地裂的爆炸響聲傳遍了整個領域內。

兩道火紅光芒同時從箭神塔上沖向空中,而箭神塔在剛才那恐怖的毀滅力量中,完全崩毀,連帶著整座山峰都化為了灰燼,大地在腳下劇烈顫動著,龜裂出一條條長長地裂紋,像是發生了地震一樣。

朝空中望去,只見一條紅色騰龍和一條烈焰火鳳在冷冷對峙著,兩隻巨獸幻影下,如惡魔般的木白和凱撒懸浮在空,兩人之間相隔著百米左右的距離,剛才對拼一招,似乎誰也沒討到便宜。

在擂台上,拚鬥得正激烈的比蒙王和巴赫特兩人,受到這突然傳來的爆炸聲影響,兩人不得不同時停下比試,吃驚的望著遠方的天空。

「那傢伙是誰?是惡魔嗎?太可怕了!」

「惡魔怎麼會來這裡?」

「難道是冥域的傢伙來搗亂了?」

不少人就看見了木白的身影,卻極少有人能夠認出他的身份。


「木白!」

人群中的寒煙驚呼一聲,臉色瞬間一片蒼白,獃獃望著空中木白的身影,不敢相信自己所見到的一切。

雖然木白變成惡魔后,樣子已經發生了巨大改變,可寒煙和他在一朝夕相處這麼久,僅從身影上,一眼就能夠認出木白。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不……這不是真的!」寒煙喃喃自語,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身子搖搖欲墜。

「寒煙!」火狼驚呼一聲,慌忙上前扶住寒煙的身子,凝神望著木白的身影,沉聲道:「難怪我總感覺木白最近變得很不對勁,原來是這麼回事,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貝琳達苦笑道:「這是惡魔變身,上次木白來精靈族的時候,女王曾利用生命之水的凈化力量,試圖驅除他體內的邪惡氣息,但最後還是失敗了,差點兒親手將女王殺死,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寒煙眼裡噙著淚道:「那該怎麼辦?」

貝琳達搖了搖頭,一時無言。

這時,大祭司沃羅芬道:「這孩子會變成這樣,是因為他吸收了魔龍的黑暗力量,魔龍雖然已經死亡,可他力量中含有一股很強的邪惡意念,這不是木白所能夠抵禦的,一旦他意識動怒的話,就會很容易被這股邪惡意念控制,成為一個殺人如麻的惡魔。」 寒煙身子一震,旋即衝到沃羅芬恩身前,拉著她的雙手道:「祭司大人,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我求你了,快出手救木白吧!」

沃羅芬恩搖了搖頭道:「不行,誰也救不了他,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老大真是太瘋狂了。」

這時候,丹尼帶著三隻白銀比蒙,一路強行推開密集的人群,大步跑了過來。

「丹尼。」火狼見到丹尼,微微一怔,道:「你來幹什麼?」

丹尼來到火狼身前後,微微喘了口氣道:「老大很危險啊,和四大神塔的傢伙幹起來了,我們做兄弟的,總不能置之不理吧,當然要和他共同戰鬥。」

火狼一翻白眼道:「就你那點兒實力去幫忙,和送死沒什麼區別。」

丹尼頓時有些急了,道:「可我們不能站在這裡什麼也不敢吧?」

寒煙深深吸了口氣,冷靜了不少,走到丹尼身前,說道:「火狼說的對,我們去幫忙,對手只用一根手指頭就足夠消滅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

……

空中。

木白先前擋住了凱撒用天凰弓射出的一箭,似乎受了不輕的創傷,嘴角掛著一絲殷紅血跡,身上的皮膚上多處龜裂,鮮血不斷從中溢出。

「呵……」木白抬眼冷冷盯著凱撒道:「你還有最後一箭。」

凱撒心頭暗凜,臉上看起來亦很蒼白,如果不是木白擁有真龍印的力量,剛才那一箭,早就將他的心臟射穿了。

「這場鬧劇是時候結束了。」

哈米倫的聲音傳來,只見他站在一條召喚出的十二級元素火龍的頭上,手持一柄暗紅法杖,眨眼就來到了木白身後。

卡斯提爾穿著一套星辰戰甲,手拿一柄四米巨劍,身子在一團彩色鬥氣的包裹下,亦是站在哈米倫身邊,冷眼盯著木白,身上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強大殺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