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嗷唔!嗷唔!」巨大的四翼魔龍低聲咆哮著,四肢狠狠震蕩著地面,越來越多的熾熱岩漿自地面流出,沿著地面的裂縫開始流淌,赤紅色閃著光亮的液體表面冒著氣泡,似有生命在裡面吞吐空氣。

「還真是熱……」縱然有水元素的保護,憐依舊能感受到突然急升的溫度,如果沒有水元素,她的身體恐怕瞬間會被蒸騰乾淨,成為一具乾屍。四翼魔龍身上的四排尖刺也被火焰包圍,那雙奔騰火焰的獸眼死死盯著憐的方向,似乎隨時都要準備發動進攻。

黑耀不能夠收回,否則琥珀的處境就危險了,還有那個女精靈……憐猛然後退,手臂伸直手指朝虛空狠狠一握,「咔嚓!」冰藍色的氣體順著手臂迅速凝結,一柄冰藍色的長劍出現,寒氣自冰劍周身圍繞,四翼魔龍長開大嘴,一團火焰直接噴來!

「咔嚓!」一道藍色光芒自憐手中甩出,巨大的無數冰錐自高空落下,四翼魔龍的腳步被硬生隔斷,在冰錐之後發出憤怒的嚎叫,四腳在地上狠狠踩踏,一個用力,冰錐碎裂!

藍色冰晶在空中消散,憐雙腳用力,騰空而起!四翼魔龍的脊背拱起,四排尖刺蓄勢待發,火焰在其上熊熊燃燒,無數火刺自下而上,生生刺來!

火雨漫天,憐隱約聽到了琥珀的聲音但隨後便消失不見,火紅的光芒已到身前,雙手狠狠扣合在一起,一股威猛寒冷氣體自憐的掌心迸發,一團藍色風暴自她掌心形成,無數的細小冰錐在憐周身形成,迎著火雨而下!

「噗哧!噗哧!」冰與火的交戰,一團團白霧不斷升起,四翼魔龍火雨不斷,而憐這裡冰雨更是如此!

一道身影自旁邊看的津津有味,神魔黑耀站立在白霧之中,看著雙方交戰,嘴角帶著一絲詭異笑容,不得不說這小丫頭還真是敢,面對這樣的四翼魔龍她不知道跑,竟然還想著要去應戰,在魔域之內修習的異族,尤其是還是四翼魔龍,實力早在她之上!

神魔黑耀的眼底躥出一道紅光,雖然被逼著成為她的奴僕,但也沒說她有危險自己就要上!如果這小丫頭能夠在這場戰鬥中就此身死,他或許可以順便……!

「唔!」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神魔黑耀的身體狠狠一個抽搐,「該死的老傢伙!殘魂消逝了還不放過我!」一團怒火自神魔黑耀的眼底湧出,看著憐戰鬥的樣子,神魔黑耀冷哼一聲,想想剛才的那種疼痛,只能狠狠咬牙沖了過去!

「是你?!」憐見到神魔黑耀出現,心中沒有一絲高興,如果不是他吞了黑耀的殘魂,她會想盡一切辦法送他歸西。

「哼,愚蠢的小丫頭!你以為你能斗得過這隻四翼魔龍?」神魔黑耀站在憐身邊,語氣中帶著輕蔑,憐冷笑,「這件事不用你操心,滾開!」

「你……!」神魔黑耀被氣的直吐血,這小丫頭竟然敢這麼和自己說話!雖然她的血脈傳承自那個老傢伙,但她現在也只是乳臭未乾的毛孩子!神魔黑耀很想一走了之,但剛有這樣的念頭,一道疼痛再度襲來,神魔黑耀低咒一聲,「小丫頭!你對付不了它,你乖乖的退下去!」

憐眼神掃來,上古神魔竟然肯主動出手相救?神魔黑耀閃身到憐的面前,「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退後!」

憐沒有任何動作,「你為什麼會主動幫我?難道你還想有佔據我身體的念頭?!」想到這裡,憐不禁握緊雙拳,如果他敢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她說什麼也要滅了他!

「小丫頭,我對你的身體不再有興趣,現在你退後!」神魔黑耀低吼著,四翼魔龍發出更為憤怒的吼聲,憐迅速後撤,神魔黑耀攔在四翼魔龍面前,眼底的紅色在不斷翻湧,四翼魔龍似乎感覺不到任何危險,帶著熊熊火焰直衝而來,「刷!」神魔黑耀的身形忽然散開,一團巨大的紅黑之氣出現,死死的纏繞在四翼魔龍的身體之上,四翼魔龍身上的高溫火焰對紅黑之氣沒有任何作用,紅黑之氣如蛇般纏繞住四翼魔龍的身體,越來越緊!

四翼魔龍發出絕望的慘叫,紅黑之氣順著它的五官潛入體內,四翼魔龍猛然瞪大眼睛,爆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身體強烈的抽動幾下,狼狽不堪的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地面上的岩漿仍在滾滾流淌,周圍的白霧緩緩消散,一旁的女精靈和琥珀也終於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憐平安無事而四翼魔龍卻倒在地上,死個徹底。

「天啊!竟然殺死了!」女精靈驚訝不已,有些不敢相信,但這就是事實。只不過那團紅黑氣體是什麼?怎麼看上去那麼詭異?


紅黑之氣自四翼魔龍身上下來,再度化為了黑耀的形態,琥珀要趕過來,憐卻伸手讓他呆在原地不要動,憐的黑眸緊盯著上古神魔,她腦海里可是有很多疑問,需要他來解釋。

上古神魔轉身就要回到巨劍之中,憐厲聲怒喝,「不準走!」


上古神魔的身體有片刻的僵硬,但真的沒走!上古神魔有些尷尬的站在那,憐看到他真的沒走,眼底閃過一絲光芒似乎明白了什麼。神魔老祖為她做的事情,或許她已經知道什麼了。

「看來,那位前輩對你說了什麼。」憐低聲開口,上古神魔尷尬不已,他絕對不會承認成為了她的奴僕,絕對不會!

看著上古神魔尷尬又難堪的神色,更加確定憐的猜測,憐的嘴角緩緩上揚,邪笑登場,上古神魔看的直咬牙,小人得志的嘴臉!

「你這麼聽話,我應該叫你什麼,嗯?」憐輕笑著發問,上古神魔死咬著嘴硬是不肯出聲,憐邪笑的看著他,「我命令你,說!」

打死也不會承認自己是奴僕,打死也不承認……!「我是你的奴僕。」來自靈魂深處的痛苦讓上古神魔脫口而出,說完之後只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巴掌。

「奴僕?」憐的眼中掠過驚訝,那位神魔前輩竟然能做到這個份兒上!這傢伙好歹也是一個上古神魔,竟然這麼乖乖聽話成為了自己的奴僕?!既然是奴僕的話……憐冷笑一聲,上古神魔只覺得冒出一身冷汗,「你、你要做什麼!」

「我要做什麼?你放心,我會讓你重分發揮身為奴僕的責任和義務,我會好好貫徹你成為一名奴僕的覺悟。」憐的話語很輕很輕,但聽到上古神魔心中卻是無比沉重與諷刺!不甘心啊,不甘心啊!但……他不敢違抗!

「有需要的時候,我會不遺餘力的發揮你的作用,絕對不會讓你閑著。」一聲冷笑,憐冰冷的眼神掃來,「身為我的奴僕,叫聲主人來聽聽。」

上古神魔的牙齒狠狠磨了幾下,早知今天、早知今天……!「……主人。」牙齒被咬的咯吱作響,上古神魔站在那,低垂著一雙眼,紅色在黑眸中不斷翻攪!

「大聲點,我聽不到。」

那抹紅色瘋狂的竄了出來,最後又被死死壓了下去,上古神魔深吸一口氣,「主人!小丫頭,你不要以為……!」

憐的目光再度掃來,上古神魔一愣,這眼神……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和那個老傢伙有些相似!

「你真的應該慶幸,你體內有黑耀的殘魂,否則……」憐攢起手掌,狠狠一捏!「我會第一個將你挫骨揚灰!」


一股冷意直接竄到身上,上古神魔不由得默默後退幾步,最後身形快速的鑽入巨劍之中,速度快的出奇!憐看著那抹逃竄的身影心底不免冷笑,沒了束縛的感覺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她,也沒有誰可以站在她的頭上!

憐走過來,首先查看了一下琥珀的狀況,除了有小部分的灼傷之外並無大礙,琥珀想說什麼,但礙於女精靈在場欲言又止,憐回頭看了看倒在那裡的四翼魔龍,直接出掌,很快,厚重的冰層將四翼魔龍重重裹住,憐手腕一個旋轉,直接將整隻四翼魔龍送入了空間容器之中!

女精靈倒吸一口冷氣,吃驚的看著憐的動作,「你、你……!」

「這只是四翼魔龍,獵殺的任務不是雙翼魔龍?」憐挑眉,這話說的還真是一點都不錯!

女精靈啞口無言,這、這說的沒錯,「你呆在這裡,我去獵殺一頭雙翼魔龍就回來。」女精靈聽到這話再度張大嘴巴,這小姑娘說話還真是、真是狂妄啊!她難道想一個人去獵殺雙翼魔龍嗎!

「憐,你自己怎麼可以……」琥珀當然不同意,但憐卻偷偷對琥珀眨眨眼睛,悄聲開口,「哥,當然不可能是我上陣……」琥珀立刻心領神會,憐揚起一抹笑容,往前走,突然吼道,「奴僕,還不快跟上來!」

「嗖!」一道紅黑之氣猛然自巨劍之內再度躥出,直奔憐而去,女精靈的嘴巴一直都沒有合上,吃驚的看著琥珀,半天才擠出幾個字,「那、那又是什麼?!」

琥珀走過來,靠在巨劍身上這才感受好一點,看著自己妹妹不斷前行的背影,琥珀笑了,「那是她的苦力,絕對好用的苦力。」

這苦力也是絕對效率的苦力,不出一會兒,一頭雙翼魔龍便很簡單的倒下,憐直接將水元素化成一條鎖鏈,拖著雙翼魔龍的屍體前進,神魔黑耀身體懸浮在空中跟著,眼中當然是層層怒火,最後實在忍不住開口,「小丫頭,你竟然我一個神魔去做這樣低賤的事情!」

憐根本不理會他的叫囂,不得不說現在心情真是好極了。上古神魔見憐不理會自己,不由得更為火大,「小丫頭!你想驅使我可以!我承認的確不能違抗你的命令,但你就沒有想過,應該如何發揮我的力量么!你難道就沒有想過讓我變的更強大,在以後的戰鬥中,助你一臂之力?而不是做這樣低賤獵捕魔獸的命令!」上古神魔快要瘋了,她讓自己跟著,就是為了獵殺一頭雙翼魔龍!四翼魔龍也就算了,畢竟她實力不夠,但雙翼魔龍還讓他出手,這、這算什麼!

憐停下腳步,黑眸深沉的看著上古神魔,上古神魔哼了一聲,「我知道你痛恨我吞噬了黑耀的殘魂,但現在我成為了你的奴僕,這也是我失算的地方,如果知道有一天會變成這樣,我當初寧願避開你!」上古神魔忍不住自我唾棄起來,視線看著憐,「小丫頭你要明白,一個上古神魔做你的奴僕意味著什麼!你的實力增長,我也會增長,我是你的奴僕,承諾一旦建立就不可能毀掉,如果我能成長到從前的實力,你想想會得到怎樣的助力!」

憐皺眉,他說的不錯,上古神魔奴僕……這是憐至今都不曾有過的想法,但現在突然成為了現實。不得不說,有這樣的一個奴僕在,她就等於有一條退路,如果這個奴僕的實力強大,在以後面臨的戰爭中,她也會有更大的優勢。

「看來你是相通了?」上古神魔挑眉,憐冷笑,「你說的都不錯,但很可惜,我不會讓閑下去。」

「什麼!你……!」上古神魔簡直要吐血了!屈辱啊!真是相當赤條條的屈辱啊!

「我警告你不要多話,否則我會讓你做更為低賤的事情。」憐的警告立刻讓上古神魔閉嘴,憐拖著雙翼魔龍的屍體回來,琥珀有些驚訝,這麼快!

女精靈再一次張大嘴巴,她在剛才短短的時間之內受到的驚嚇和錯愕已經夠多了!雖然不差這一個,但、但這會不會太快了!她剛走了多久?半小時有沒有?

「這一隻就可以交差了,我們走吧。」憐甩了甩手中的冰鏈,琥珀點點頭,上古神魔賭氣的回到巨劍之內,開始放聲咒罵,憐直接屏蔽掉他的聲音將黑耀重新丟了回去,琥珀接過冰鏈,有了寒氣的持續輸送身體好過很多,憐走過來抓住女精靈的手腕,帶著她往前走,女精靈的腦袋有些發矇,「你、你到底是誰?」

憐頭也不會,雙眼看著前方,「你不是已經知道我是誰?」

女精靈猛然搖頭,「不,我從來就不知道你是誰!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憐微微回頭,黑眸如一灘冰冷的深湖,不管投入什麼東西都不會產生半點漣漪,女精靈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冷,真的好冷。

「你想我是誰,我就是誰。」憐輕聲開口,女精靈愣住,這是什麼回答?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熔岩地域,當三人拖著一頭雙翼魔龍的屍體出現在熔岩小鎮上時,熔岩小鎮是真正的沸騰了。所有鎮民都錯愕的張大嘴巴,指指點點,恨不得撲上來看清楚但又畏懼雙翼魔龍死後仍然保存的劇烈高溫。

「天啊!我的天啊!是雙翼魔龍!是真的雙翼魔龍!」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難道只有他們三個嗎?」

「三個人就獵殺了雙翼魔龍,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他們是誰?是從哪裡來的!」

為了趕回去交任務,領取任務的魔域人有特殊待遇,可以開啟魔域之內的專屬傳送陣,當三人拖著雙翼魔龍的屍體來到專屬傳送陣的地點時,看守的人已經完全傻了。

「恭、恭喜你們,成、成功完成了任務……」

「謝謝。」憐和琥珀都很平靜,女精靈則是一路沉默,說實話她一直都沒有從震撼中恢復過來,傳送陣開啟,三人連同一條雙翼魔龍的屍體一起消失,消失之後剛才說話的看守員莫名有些腳軟,擦了擦額頭冒出的冷汗,雙翼魔龍……那真的是雙翼魔龍啊!

魔域的任何一個魔城向來不缺乏熱鬧,但再如何熱鬧,也不會出現亂成一團的時候,但今天的外面卻不一樣,領取人物地方的大門外一片亂鬨哄,很多噪音時不時的傳來,搞的這裡的主管人員也不耐煩,直接露面走了出來,「怎麼回事!外面在吵鬧什麼!讓他們安靜一點!」

突然,大廳之內也出現了明顯的騷動,主管人員忍不住一聲怒吼,「再這麼騷亂,都滾出去!誰也別想接取任務!」

一道身影連滾帶爬的滾了進來,直接滾到主管人員的跟前,「大、大人……!」

主管人員的眼神掃來,滾過來的人忍不住咽了一個口水,爬起身指著外面,「大、大人!他們回來了!」

主管人員的眼中出現怒火,滾過來的人連忙快速開口,「回來了!那個接取一級任務的團隊回來了!」

主管人員眼中的怒火越燒越旺,剛要放生怒吼,卻在見到什麼東西之後突然沒了聲音!一男一女徑直自大廳走了過來,而他們身後拖著的……正是一頭雙翼魔龍! 騷亂,絕對的大騷亂,絕對史無前例的大騷亂!

要出大事了,這是主管人員腦海中蹦出的唯一一句話。

兩個如此年輕的男女就那樣淡定的站在那裡,似乎他們手中拖著的是再普通不過的魔獸,這裡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場面,發布的任務獵殺魔獸並不在少數,但、但從來沒出現過雙翼魔龍啊!主管人員忍不住用手扶住額頭,他感覺有點暈。

憐和琥珀站在那裡,大廳之內自動給他們讓出一條道路,周圍的魔域人不免都有些驚呆了,「喂我說!這真的是雙翼魔龍嗎!」

「你們該不會是從哪兒找來相似的傢伙吧!」

大廳的魔域人看來看去,不太敢接近這條被他們定義為相似的雙翼魔龍,兄妹倆什麼都不說,只是靜靜等待著。

「大、大人?」報告的人顫抖的問了一句,主管人員直起身子咳嗽了一聲,邁開腳步走了出去,「你們兩個,是來交還任務的人員?」

兄妹倆的視線掃過去,一個面無表情的微胖中年人走出,他的眼神在兄妹倆身上打轉,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琥珀上前一步,「是的,我們來交還領取的一級任務,這是當初領取的任務牌。」琥珀將任務牌拿出,中年人看了看,的確是任務牌不假。

立刻有人出現拿走了任務牌,很快那人變回來在中年人的耳邊嘀咕了幾句什麼,中年人皺眉,「當初來領取任務牌的是一位叫肯斯丁的人,而你……?」

「他已經死了,當初我們一共有七人,很不巧。」琥珀沒有說下去,就算那幾個都死了也是可以理解,雙翼魔龍被認定為一級任務不是沒有道理,這個一級人物掛在這裡起碼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一年的時間,無人可破!

這任務就擺在那裡,一年時間之內挑戰的隊伍也不少,死在這上面的也不少!但最終都沒有誰能夠真的拖一隻雙翼魔龍會來,更多的則是不了了之。

「你、你們等一下!」主管人員突然意識到什麼,迅速轉身跑了回去,憐同琥珀站在大廳之內,女精靈並沒有跟進來。

大廳之內騷動中有著一股詭異的安靜,所有熾熱的視線都凝固在兄妹倆以及那隻雙翼魔龍身上,只是他們不知道,一頭更大、更為狂猛的四翼魔龍,現如今靜靜的躺在憐的空間容器之內。

很快,微胖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返回,指揮人將一級任務的標牌摘下,「你們兩個等一下,是不是雙翼魔龍還需要檢驗過後才能知道。」

「可以。」琥珀點頭,兄妹倆拖著雙翼魔龍站在原地等待,很快,大門之外迅速衝進來一批人,身上穿著的衣服很講究,有著統一的樣式和花紋,憐和琥珀往後看去,十幾個人迅速將雙翼魔龍包圍,讓兩旁看熱鬧的人迅速後退,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腳步迅速的自後面走來,微胖的中年男人立刻迎了上去,低聲說了些什麼。

老者邊聽邊看躺在地上的雙翼魔龍,眼中閃過一抹亮光,微胖的中年男人說完之後,特意指了指憐和琥珀,老者的眼光掃來,琥珀很有禮貌的點頭行禮。老者的眼光帶著光芒,似乎別有深意。

「是你們兩個獵殺的雙翼魔龍?」老者開口詢問,慢悠悠的帶上一副冰藍色的手套,琥珀開口道,「三個人,還有一個女精靈在外面。」

老者似乎不關心琥珀的回答,戴好手套之後直接一個用力,竟然直接插入了雙翼魔龍的腹部,再一個用力,雙翼魔龍的腹部已經從中間被扯開!

「忽!」一股滾燙的熱氣直接冒出,老者敏銳躲開,可以看到雙翼魔龍的身體內部也是火紅一片,高溫不減。老者在精心等待了一會兒之後,這才繼續動作,伸手進去翻找了一會兒,似乎抓到了什麼東西露出笑容,手掌緩緩抬出,一棵通體赤紅的球體被拿出,兄妹倆都知道那是什麼,元氣丹。

只不過這樣的元氣丹的確很少見,可見雙翼魔龍對於火元素的精通可不是一般的順准。赤紅的元氣丹冒著滾滾熱氣,老者迅速的將這枚元氣丹放入什麼盒子之內,這才如釋重負。很快剩下的那句屍體被粗魯的拖了下去,似乎沒有其他用處,老者摘掉手套呵呵一笑,「兩位可以說是我們的功臣了。」

「功臣?什麼意思?」琥珀挑眉,老者笑了,示意了一下一旁微胖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迅速點頭離開,不一會兒,七枚一級許可令被拿出,中年男人走到琥珀面前,「年輕人,這是你的報仇,在你面前的這位可是這座魔城城主的總管,你最好客氣一點。」中年男人低聲說完迅速退了下去,琥珀將七枚一級許可令收好,老者開口道,「這個一級人物是城主親自懸賞的,只是沒想到真的有人能夠做到,而且……這麼年輕。」

琥珀笑笑,「也算我們足夠幸運,我們的實力並不高。」

老者哈哈一笑,「謙虛了,既然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應該不介意同我一起去漸漸城主大人吧。」

琥珀沉默,看到他沉默中年男人忍不住咳嗽了一聲,憐給了琥珀一個眼神,在這個時候還是去的好,琥珀抬起頭,「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

「黃昏時刻我會派人過來接你們,這段時間你們就在這裡等候吧,對了,你們是三個人,可不要缺席。」老者說完迅速離開,微胖的中年男人笑臉相迎,老者走了之後忍不住鬆口氣,回身說道,「你們還是乖乖去的好,一定會有好處,如果不去……那才是真正的大難臨頭,既然總管有命令,那你們就留在這裡,哪兒也別去了。」

站在外面等候的女精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被請了進來,隨後三人便被帶入了一個舒適房間,女精靈疑惑不解,「這是要做什麼?」

琥珀將一枚一級許可令遞給她,「這是你的。」

女精靈連忙接過,琥珀看了看剩下的許可令,一次就拿到了六枚,他和憐只要再拿四枚就能離開魔域了,只不過在離開之前,實力一定要有所提升才可以。

憐將事情簡要的說了一句,女精靈聽后再度驚訝,「竟然是城主親自發布?這真的是……很湊巧啊。」女精靈將自己的一級許可令收好,「只不過城主親自邀請你們過去,你們似乎一點都不開心?」

「我倒是希望可以快點離開這裡。」憐開口,剛才目睹了解剖雙翼魔龍的那一幕,憐瞬間明白雙翼魔龍的價值都體現在那枚元氣丹之上,要知道她空間容器裡面可躺著一隻四翼魔龍,憐已經迫不及待躍躍欲試了。

「我勸你最好不要,城主的邀請不要拒絕。」女精靈開口,視線忍不住看向琥珀,琥珀抬起頭,兩人的視線猛然相對,女精靈想開口說什麼,但琥珀很快將眼神移開,「她說的有道理,無論如何我們最好小心一點。」

憐嘆口氣,現如今也只有這樣了。

黃昏時分,很快老者派來的人已經到達,豪華的馬車早就等候在外,三人坐在馬車之內,琥珀肚子坐在一邊,憐則是坐在他對面,女精靈坐在憐的身側,只不過眼神一直落在琥珀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