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南宮琳歡快地點點頭。當見南宮琳開心地點點頭之後,南宮雁的眉頭卻微微聳起。但是幸運的是,她很快就認識到了不妥,更幸運的是,其他的人都沒有發現。

「對了,四丫頭,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想問問你!」蕭晨終於提出了心中這個讓那個自己不解的問題。別看這個丫頭整天嘻嘻哈哈的,可是不可否認的是,她懂得還不是一般的多。

「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問,本xiaojie就是喜歡調教笨蛋!」南宮雁笑逐顏開。

「對了,四丫頭,我看我們天心城也算是物阜民豐,百姓活得倒也算自在….」


「那是托我南宮家族的福,阿福,你知不知道,每年,我南宮家族要拿出多少錢糧看來救濟那些窮人?還物阜民豐呢?如果我們對這些窮人不管不問的話,你看到的可是另一幅景象了!不相信?不相信,等有機會,本xiaojie帶你離開天心城出去見識見識,保管讓你嚇一跳。」

「四丫頭,我不是說這件事!」蕭晨慌忙分辨道,「我的意思是天心城,既然百姓的生活相當的不錯,那自然治安也不會差到哪去了。可為什麼,這裡還有遊手好閒的人到處騷擾百姓,而官府卻置之不理呢?比如說,比如說…」


「比如說天心五虎?阿福,你不久之前的那種壯舉我也聽說了,以一人之力擊敗五個傢伙,而其中最厲害的一個居然是曜石武尊,阿福,你蠻厲害的嘛!厲害得讓我刮目相看,當然這一切都歸功於我教導有方!」

蕭晨不耐煩了,「四丫頭,少說廢話,我在問你正經事呢?」

「哦!」南宮雁也正起色來,「那是因為他們幾個嚴格來說,不是我們大燕國之人,準確地說,他們是一群亡國之人!」

「好像十五年前,當時的大燕國還是聖主始皇帝當權的時候,我記得好像有這麼一個國家叫做出雲國的小國家,可是卻在一夜之間被滅了國,然後這些可憐的亡國之人就成為了我大燕國的屬民,為了安撫這些可憐的亡國之人,始皇帝特下令,給予這些人足夠的超然的權利,非十惡不赦,大奸大惡之人,刑不得上身!」

「原來如此!十五年前,這麼久的事情,你還記得?」蕭晨皺起了眉頭。

「那當然!」南宮雁一臉的驕傲,「本xiaojie天資聰慧,能過目不忘,會忘記什麼事?本xiaojie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記得清清楚楚?吹牛!四丫頭,你今年多大了?」蕭晨的眉頭鎖得更緊了。

「阿福,你知不知道問一個淑女年齡多大,是很失禮的事嗎?」

「抱歉,抱歉!」蕭晨連連道歉不已,「那麼四丫頭,我想問你,十五年前,你多大?這個問題應該不算失禮吧?」

「看你這麼誠心,我就告訴你,省得你懷疑本xiaojie的記憶力。聽好了,本xiaojie十五年前,剛好六歲,一歲不多,一歲不少!」

「原來四丫頭今年才二十一歲呀,比我還小,比我還小!哈哈哈!」蕭晨大笑。

南宮雁頓時就反應了過來,感情又上了這混蛋的套。「臭阿福!你找打!」南宮雁攥緊拳頭就沖了過去,與蕭晨打作一團。頓時,一陣鬨笑之聲傳出。

「好了,四妹,不要再鬧了,這麼多人在,你也不覺得丟人?」實在看不下去的南宮琳趕緊來勸。

南宮雁悻悻地收了手,「可是由於他們都是原出雲國的亡國之人,所以我們真正的大燕國人不太願意從心裡接納他們,所以也造成了他們也很難融入進來。另外,由於聖主始皇帝的那道命令,所以使得他們這些亡國之人反而有了卓然的地位,因此做起事來,反而有點肆無忌憚起來!」 「什麼聖主始皇帝,下的什麼狗屁聖旨,雖然當年的這道旨意是降低了這些亡國之人的抵抗情緒,可是遺害卻無窮,都已經十五年了,這些該死的亡國之人不但沒有徹底歸服,反而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起來,我看遲早要變成我們大燕國的一個大毒瘤!」

「南宮四xiaojie你怎麼可以對聖祖始皇帝如此大不敬?」此時,一直沒有插話的薛可顯得異常的激動,「聖主始皇帝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聖明君主,平天下,定亂世,拓疆土,安百姓,促農業,重商業,薄徭役,清吏治。…這哪一樣不是讓後人往而興嘆的赫赫之功績?我大燕國之所以能夠成為天下第一大國,我大燕國之所能夠如此富裕,百姓如此安康,一切都賴聖主始皇帝的英明!」

講到激動處,薛可面朝虛空,深深一拜!「你拉倒吧!」可是面對這,賈貴卻是無所謂地動聳聳肩。

「四妹,你也太不知禮數了!」南宮琳也是訓斥道。拜託,雖然太祖始皇帝已經不在了,但餘威仍在。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說如此大不敬之語,傳出去了,如何是好?

蕭晨,自己自然是不用擔心的,那剩下來的….南宮琳用懇求的目光看看那四個人。「不好意思,南宮二xiejie,我剛才走神了,對於四xiaojie發了什麼牢騷嗎,一點也記不住了。」賈貴笑笑。

當看到南宮琳的目光轉向自己的時候,熊霸也是哈哈大笑,「俺是一個粗人,現在的心事全放在馬上就要吃到的酒食上,其它的什麼也引不起我的注意!」

「南宮二xiaojie四xiaojie剛才只不過是開了一個玩笑而已,當不得真,當不得真!哈哈哈!」朱然尷尬地笑笑。

「對了,薛可,你說是不是?」看著依舊一副怒容的薛可,朱然連忙用胳膊捅捅對方。

「我南宮家族的四xiaojie,就連講幾句話也不行嗎?還得怕有人會為了這事情嚼舌頭根之嗎?」南宮雁冷笑著看著薛可,一股咄咄逼人的殺氣覆蓋而去。頓時,薛可的身上一片冰冷。

「怎麼會呢?怎麼會呢?玩笑之語,當不得真,當不得真!」在如此逼人的氣勢之下,薛可終於選擇了屈服。畢竟對方是大燕國四大家族的南宮家族的四xiaojie而南宮家族更是讓慕容皇室也要忌憚幾分的存在。

「四丫頭,別板著這副臉,嚇壞了人家怎麼辦?」實在看不下去的蕭晨連忙拉了拉南宮雁。說實在的,其實蕭晨對南宮雁的這種看法也是非常的贊同。為了保持國家的安定,給予那些亡國之人遠超真正國人的卓然地位。

這樣的聖旨和自己那個時代,大名鼎鼎的兩少一寬的政策何其相似也?這樣的處理方法表面上是解決了問題,但實際上卻是使原本尖銳的問題暫時隱藏了起來,這實際上是使雙方的矛盾更加激化起來,最終但是結果就是吃力不討好,兩方都得罪。

國家如果始終都是太平盛世還好,一旦戰亂爆發,恐怕後果不敢設想!「想遠了,想遠了!國家大事又豈是我這種小民能夠看懂的?又豈是我這種小民能夠操心的?」蕭晨晃動著自己的腦袋,搖去紛亂的思緒。

可是說也怪也怪,原本就欲大發雷霆的南宮雁就因為蕭晨的這一輕輕拉扯就冷靜了下來。她白了薛可一眼,上前一步,將自己的胳膊牢牢挽在蕭晨的臂膀之上。

「出雲國?出雲國?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一張無比俏麗的絕世容顏映入了蕭晨的腦海之中。香綺羅姐姐,你在哪,你還好嗎?

大燕國的北方邊陲,凄厲的寒風無時無刻不在肆虐,一個長得無比壯實的漢子拽拽身上的那張牛皮,繼續前進著。可是儘管這樣,卻依然擋不住寒風的侵蝕。那猶如刀割一樣的痛苦之感使得男子齜牙咧嘴。

「媽的,這種雞不下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是人待的嗎?」漢子惱怒地一腳踹去,地面上的那一個攔住自己去路堅硬的土疙瘩頓時化作碎屑。

「不知尊貴的可汗,為什麼至今還不肯起兵,他難道不知道偉大的蠻族勇士輕而易舉地就可以將那些怯弱的南人擊倒?他難道真的忍心自己的子民都過著這樣凄苦的生活?」

這裡位於大燕國的北方,是異常冰冷的蠻荒之所,寒冷,荒涼,貧瘠是這裡的最好寫照。這裡屬於蠻族的領土,而在這裡生活的人被稱為蠻族。蠻族人個個身體強壯,生性剽悍的,是天生的戰鬥民族。由於生存環境的極其惡劣,蠻族之人就連最起碼的溫飽問題都難得到解決。

為了解決這樣的困境,為了使得國人能夠過上衣食無憂的幸福生活。蠻族的歷任最高掌權者可汗,都把目光轉向與自己接壤的大燕國。在他們的眼中,大燕國,氣候溫暖,土地肥沃。那裡物富人豐,所有的人都過著無比幸福的生活。

憑什麼那些怯弱的南人生活的那麼愜意。日夜笙歌,整天醉生夢死?而我蠻族人則不得不呆在這冰冷荒涼的地方,忍飢挨餓,整天過著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的日子?殺過去,消滅那幫無能的南人。只有我蠻族的勇士才配享受大自然的慷慨饋贈。

於是,發生在蠻族和大燕國之間的戰爭不斷。戰火蔓延之處,百姓死傷慘重,即使倖存下來的,也不得不流離失所。所幸運的是,這樣的衝突雖然不斷,但是都是小規模的衝突,而最終的結果都是以大燕國的隱忍作為結束。

在得到大燕國為了苟安所奉上來的大量財物之後,蠻族也終於心滿意足地偃旗息鼓。畢竟他們也知道,就算大燕國是條幾乎沒有多少戰鬥力,卻對敵人有著異常吸引力的大肥豬,但畢竟也是一個龐然大物。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貿然發動與大燕國的全面戰爭,實為不明智也!

「算了吧!還是再找找,如果找不到什麼活物的話,恐怕有好一段時日都要餓肚子了!」蠻族壯漢搖搖頭。可是在這種鬼天氣之下,還有什麼動物會出來溜達,來乖乖地做你果腹的獵物?

可是事無絕對。隨著『嗷!』的一聲長叫聲,四五條矮長的身影飛快地朝著這兒彙集而來。

棕灰色的毛髮,堅挺下垂的尾巴,長嘴豎耳,相貌極其的恐怖。尤其是那眼中所散發出來的悠悠的藍光,足可以令人膽寒。

這就是狼,兇惡的狼,殘忍的狼。而在這荒涼的苦寒之地活動的狼,更是飢腸轆轆的,也更是最可怕的。流著晶瑩的液體,這些可怕的傢伙慢慢地將蠻族的壯漢包圍了起來。太好了,終於可以進食了!

「娘的,居然這麼多?」看到被餓狼包圍的蠻族壯漢不但沒有一絲的恐懼,相反,流露出的則是無法抑制的興奮。太好了,這麼多,自己好一段時日不用餓肚子了。

「嗷!」「吼!」的聲音同時響起,餓狼和蠻族之人幾乎同時啟動了,紛紛朝著自己的獵物撲了過去。

可到底誰才是獵物呢?恐怕只有天知道。

沿著蠻族的領土繼續向北而行的話,那又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呢?沒有人知道,因為從來就沒有人去過。就連最為強壯的蠻族的勇士也沒有去過,只因為,越向北,那裡的氣候越加的冰冷。那種極寒的天氣可以使得最為堅固的岩石化作粉屑,更何況是血肉之軀的人呢?

誰也不知道,在這最北的地方,赫然屹立著一座高山。這裡,一年四季積雪不斷,在這時,壓根就看不到半點植物和動物生存的跡象。蓋只因這裡實在太過寒冷了。

在皚皚白雪覆蓋的高山之巔,卻屹立著一座由冰雪堆砌而成的城堡。整個城堡看起來不但威嚴雄偉,而更是晶瑩剔透。整個建築都洋溢著一種朦朧的神秘美。

美麗的水晶宮殿之中,就連地面也像一面鏡子一樣明亮。在這時,看不到任何人物的出沒,也聽不到任何輕微的聲音。等等,那是什麼?在美麗的水晶宮殿的地底下,是一個密室!這裡居然赫然停放著兩具同樣晶瑩剔透的水晶棺材,如果靠近一睹的話,絕對會讓人震驚不已。裡面居然赫然躺著倆個人的屍體,一男一女。

男的可算俊美非凡,女的更是嬌柔可人。雖然靜靜地躺在冰柩之中,但倆人的表情卻顯得極為安詳。等等,這二人的相貌怎麼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對了,這一男一女的相貌居然赫然和蕭晨有著七分相像。

而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平地五彩的光芒四溢。當光芒散盡,一個白衣飄飄的男子的身形現了出來。男子相貌只能算是一般,但是渾身上下卻散發出一種一種凜然的氣勢,一種猶如高山闊海般的凜然氣勢。在這種強大的氣勢之下,你所能擁有的只能無限的尊重和忍不住的顫慄而已。

「出來吧,葉星!」男子長袖輕甩。一個虛幻的,極其萎靡的身影現了出來。他正是曾經居住在蕭晨的幻海之中,那個自稱斷腸人的意識體。自然這個虛幻的人影是斷腸人,那麼這個白衣飄飄的男子豈不就是自稱天神的人了?

「大哥,大嫂!」看著冰柩之中的那具軀體,葉星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之聲。

「別叫了,你叫的再響,他們也聽不到了。」宋實冷冷地看著傷心欲絕的葉星。

「混蛋,我承認你的實力的確夠強。可是依然不是我大哥,大嫂的對手。可要不是你以毀掉這個世界作為威脅的話,我大哥大嫂會至於放棄抵抗。束手就擒嗎?可你這個無恥的傢伙,不思一絲感激,卻把他們變成這樣。」

「混賬東西!」宋實大怒,長袖一甩。葉星原本就虛幻的身影再次黯淡了幾分。

「再強大的人,如不能做到心無旁騖,心無牽挂的話。迎接他的只有失敗一途。你大哥大嫂就是太蠢了,那些卑微的存在的死活竟會讓他們乖乖地放棄抵抗,任我處置,想想就好笑,哈哈哈、」宋實放聲狂笑。

「你這個混蛋,你不是說已經厭惡這個世界了,不是已經拋棄這個世界了嗎?可你為什麼還留下來?」

「拋棄?自己辛辛苦苦創造出來的玩意,就算自己一百個不喜歡。你難道甘心把它送給別人嗎?」宋實勃然大怒,「我不但要毀掉這個世界,我還要幹掉那七個自稱真神的混蛋。就算天神不要的東西,也不是那些愚蠢的傢伙可以得到的。」

「毀掉這個世界,你可以嗎?」葉星諷刺道,「 宗明天下 。但是你也未免太小瞧那七個真神了,你忘了你在天秀山的慘敗了嗎?你忘了自己差點送命的事了嗎?」

「混蛋,不要再提那件事。那時,只因為我太過大意,太過不小心,才讓那傢伙僥倖贏了我一次。你明白嗎?只是僥倖而已,如果下一次讓我遇上他的話,我鐵定要把他撕得粉碎!撕得粉碎,你明白嗎?」宋實狂吼不已。


可是面對宋實的狂吼,葉星只是冷哼一聲,沒有搭理他。

「什麼狗屁的真神。只不過是七個滯留地府千年的遊魂而已。要不地府那些傢伙的無能,至於讓他們逃出來嗎?你信不信,我宰他們就和宰你一樣輕鬆!」葉星的無視更使得宋實怒火蹭蹭上升。

「別逗了,宋實,不要再嘴硬了。我承認,他們七個中的絕大多數都未必是你的對手,但是那最強的倆個可是實力遠勝你的,他們輕易就可以將你徹底滅殺!」葉星同樣是冷笑不已。

「好你個葉星,真是有膽有識,都這樣子了,嘴還這麼硬?可是這麼硬氣的你嗎,在二十三年前,為什麼會拋下你的義兄義嫂,帶著那個小雜種逃到另一個世界去?可逃了也就罷了,可為什麼你和那小子還要回來?是不是受到良心的譴責了?你明不明白,如果你們本分一點的話,可以活得很久很久?」

「你侮辱我可以,不可以侮辱蕭晨那孩子,不要忘了,他可是你的親外甥!」

「親外甥?凝雪那個賤人根本就沒有把我當成親弟弟看,我為什麼要把她和那個野男人生下來的小雜種當成我的外甥?」

「你混蛋!」無比憤怒的葉星當下就欲和對方拚命,可是對方只是一個眼神瞟過,就讓自己動彈不得。

「宋實,你別高興的太早了!我之所以帶著蕭晨回來,那是因為我想明白了,有些事是想逃是絕對逃不了的。正所謂,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你把我義兄,義嫂變成這樣,我相信總有一天,他們的孩子也會為你掘好墓穴的。」葉星咬牙切齒道。

「那我就等著好了!」宋實哈哈大笑,他當然明白,雖然自己的實力異常的強大,但是那個小雜種可是擁有一具神奇routi的男人,是沒那麼容易被自己幹掉的。不過這不是更好嗎?

宋實的腦海之中不禁浮現蕭晨的身影,就那麼孱弱的小子,別逗了。我一個手指頭就能將他打倒。但我絕不會讓他這麼容易死去的,我要讓他他在無盡的恥辱和絕望中,像一條狗一樣殘喘著,苟活著。 想到得意之處的宋實放聲狂笑,可是這時,沒來由的一股巨力壓來。冷不防的宋實再一次『彭』地一下,砸在冰冷的地面之上。宋實當然爬起來,可是壓在自己身上的千鈞巨力卻使得自己動彈不得分毫。

」宋誠,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想幹什麼?」宋實不甘地怒罵道。在這裡,唯一能夠支付自己,能讓自己感到異常憋屈的只有自己那個可憎的哥哥了。

「蠢貨,你剛剛不是很囂張嗎?你剛剛不是很得意嗎?可你現在為什麼不囂張了,不得意了?」隨著嘲諷的話語的響起,更加璀璨奪目的五彩光芒泛起。

天神大人的步伐輕緩無比,可每一步的邁出都讓人膽寒不已。輕輕走過極其不甘地趴在冰冷地面之上宋實的身旁,目光鎖住一臉激憤的葉星,「好久不見了,葉星!想不到,你我居然還有再次見面的這一天!」

「宋誠,原來是你這個混蛋!」怒火已經到了無法遏制的邊緣了,如果可以的話,葉星恨不得立刻就衝上去,將這個混蛋撕扯得粉碎。可是他卻不能,因為自己根本就沒有這個力量!要知道,趴在地上的那個傢伙就已經擁有自己無法企及的可怕實力了,而現在的這個傢伙比他的弟弟實力更加的恐怖。

你們這倆個混蛋,要不是你們,我的義兄義嫂會淪落到如此凄慘的命運嗎?

望著用無比仇恨目光看著自己的葉星,天神大人則是微微搖頭,「葉星,我知道你恨我,非常的恨我,但是我不得不告訴你,仇恨是殺不死人的!任你如何仇恨我,我依然活得安然自在!所以,還是請你收回你那無用的怒火吧!」

「而至於你,蠢貨,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囂張的本錢,你有什麼得意的本錢!我不是告訴你,不得為難蕭晨,可你為什麼不聽?」天神大人的話語之中掩飾不住的怒火。

「那是他不知好歹!所以我不得不給他一個教訓,哥哥。你也應該知道。那小子可是擁有一具神奇的routi,是不會那麼容易死的。況且,我也沒有真的想幹掉他,我只不過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而已,充其量是讓他嘗到挫折的滋味,可哥哥,你要明白,一個人遭受點挫折,反而能讓其迅速地成長起來。」

「哥哥,你應該明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這是幫他!要知道,不管怎樣,他好歹也是我的親外甥,我怎麼能對他下毒手呢?」宋實依舊在狡辯。

「哼!」天神大人當然不會被如此拙劣的話語騙倒。

「雖然你是在強詞奪理,但是我不得不承認,你所說的話,有幾分的道理。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一下,這樣的事情下次絕不能再有,否則,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聽到了!」宋實的話語顯得極其的不甘。

「葉星,你看我這樣處理方式如何,你放心,以後,這個混蛋再也不會對蕭晨這孩子做出太過出格的事了!」天神大人掉轉頭來,看著葉星,語氣無比的溫和。

「惺惺作態!」葉星冷哼一聲,如果你真的有這麼好的心的話,那十五年前,為什麼要趕盡殺絕。要不是最後,我義兄,義嫂,拖住你們,讓我帶著蕭晨這孩子逃走,恐怕這可憐的孩子早就被你們幹掉了。

「既然逃走了,那麼乾脆就在那個世界平靜地生活下去,豈不更好?為什麼要回來?」天神大人長嘆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話,你一直以為我要殺掉蕭晨,以絕後患。但是,請問,如果我真的要這樣做的話,十五年前,你會那麼輕鬆地帶著那孩子離開這個世界嗎?」

「這…」葉星的身體一怔。

沒有再理葉星,天神再次掉轉身去,長嘆一聲,語氣之中是無盡的傷感!「還有你,蠢貨,敗在那個真神的手上,僥倖才能撿回一條性命的感覺不好受吧?」

「你….」

「不要拿眼瞪著我,我沒有任何嘲笑你的意思。因為對方根本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不堪,我只是希望你能通過這件事吸取一個教訓,那就是永遠也不要輕視任何的人,因為,你沒有這樣的資格!」

「不光是你,就算是我,也沒有這個資格!」

…..

天價棄妻:前夫請自重 。一時之間,氣氛顯得極其的壓抑。

「小熊,你在嘀咕什麼?」為了這種尷尬的情況再繼續下去,賈貴沒話找話。

不愧是賈貴最好的兄弟,熊霸立刻就明白了過來,「小龜,我是在想,蕭晨這小子,運氣咋就這麼好呢?左手的這個姑娘已經夠漂亮的了。可右手的這個姑娘姑娘則更加水靈。這小子真是艷福不淺呀!我什麼時候能有這麼好的運氣?這小子不就是長得白凈點嗎?不就長得秀氣點嗎?我搞不懂,為什麼現在的姑娘不喜歡陽剛氣十足的男子?不喜歡有內涵的男子漢?」

「就你這樣子,還陽剛之氣十足?還內涵十足?」賈貴『噗呲一聲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