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遠古鱷龍憤怒了,衝擊的更猛烈了,然而古鼎竟有一種神秘氣息散發,輕鬆的阻擋了它的進攻,且這個時候,鼎壁漸漸透亮,竟開始煉化遠古鱷龍與蛟龍的意識。兩者顫慄,不斷咆哮,咆哮之聲,震的人耳膜生疼。

它們本是意識虛體,但現在聲音卻真實在村中回蕩,令人生畏,顯然它們是打算最後一搏。兩者竟開始施展無上神通,轟擊古鼎,而看起來絲毫真的要將鼎壁擊穿般。古鼎抖動,鼎壁上的上古先民越發真實,竟傳出了陣陣如同祭祀音一般的聲音,化解它們的攻擊。

眾人驚異,村民們不曾想到這古鼎竟這般神異,遠遠的超出了大家的想象,村民僅僅以為這只是一個很有年頭的古鼎,沒有想到具然有如此神能。

「難道我這是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煉藥的寶鼎?」村長驚異,這與煉藥的寶鼎表現的很是相近。

同一時間,古鼎內的童毅渾身的神光更勝,盤坐在中心,好似與古鼎相融一般。遠古鱷龍與蛟龍恐懼了,不斷的顫抖,不久后,古鼎將其徹底煉化,隨即化成兩道光束,沒入了童毅的體內,最終一切都平靜了下來,鼎蓋嚴絲合縫,外界再也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村長,這是怎麼回事啊?」一壯漢不禁上前詢問道。

「我想毅兒差不多已經徹底將那神識煉化了,只需要將精血全部吸收然後這次洗禮就算完成了!」村長激動的看著眾人說道。

「村長這大概需要多長時間?」那壯漢繼續問道。

「說不好,洗禮的時間說不準,多久都有可能」一旁的李老解釋道。

「什麼?」眾人驚訝,難怪讓他們準備百年千年的鐵木杉,因為只有這種木柴極其耐燒。

時間也是飛快的流逝,幾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那精血仍然在沸騰,不曾乾涸,童毅在裡面盤腿而坐,渾身赤紅,像是要滴出血來了一般,精血不斷自毛孔進入其體內,而後又帶出一些濁物,反覆洗禮。這是一個可怕的過程,非常的霸烈,一般的孩子怎能承受,會被活活痛死,哪怕是童毅有的時候也是呲牙咧嘴的大叫!因為這可不是簡單沖洗,而是闖入體內,瘋狂衝擊,好比裂骨與絞肉一般,斬斷筋脈是常有的事。

童毅咬緊牙關,一動不動,引精血不斷洗禮肉身,自外而內,通體發光,雖然劇痛,但是卻感覺精神越發飽滿了,肉身也是更加強悍了。精血霸道無比的衝進童毅的身體中,讓童毅的五臟都近乎裂開,但是最終又都滋養好了,有了一種晶瑩的光澤。

至於骨頭近乎崩斷,最終也是被修復,更加凝實,瑩白而璀散發著神光。童毅不僅肉身得到洗禮,藥性的力量亦滋養了靈魄。整整七天,童毅經歷了一次極大的蛻變!

當清晨來臨時,他睜開了眼睛,喊道:「老不死的,本神才馬上就要全部煉化完了。」

「要成了!」村長大喜,讓人揭開鼎蓋,只見童毅渾身剔透,毛孔都噴薄光輝。不用想也知道,童毅肯定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好了快蓋上,別讓藥性流失!」村長急忙吩咐道。

許久后,「要熟了!」古鼎內突然傳出尖叫聲。

「嘭——」

鼎蓋猛然被撞開,童毅一躍數丈高,只見童毅漆黑如墨,只有一雙大眼睛骨碌碌,其餘的地方漆黑一片,像是一隻黑皮猴。他不斷的揉著屁股,嘴裡更是不斷的罵罵咧咧。

村人都驚呆了,剛才童毅可是撞擊開沉重的鼎蓋,帶著它一起躍了六丈之高的,竟然蹦起這麼高,那可是相當於十八米啊。

村長長哈哈大笑,因為他知道童毅已經洗禮完成了。

「上天真的是垂憐我等啊,竟然送來這樣一個神娃!」有個老者絮絮叨叨,說話時顫抖,激動的嘴唇都哆嗦了,因為童毅給了他們太多的震撼。

童毅落在了地上,一群孩子也是圍了上來,對他又捏又摸,讓童毅感覺很是不自在。

而且孩子們吃驚的發現,童毅脫下了一層老皮,黑色的焦皮剝落後,露出一具潔白晶瑩的小軀體。

幾個少女也擠進人群,看著他透亮而有光澤身體,羨慕不已。突然少女們臉色一紅,紛紛遮臉向著遠處跑去。

童毅也是發現了什麼,頓時大窘,連忙捂住某處,轉身撒丫子狂奔,引的眾人鬨笑。小咿更是離譜捧腹大笑一番,蒼穹之上哪怕是那蛟龍也是發出陣陣嘲笑聲,此時的它因吞噬了那至寶心臟實力更是精進,如今已經可吐人言了。

「村長爺爺,我們什麼時候也可以洗髓啊?」一群孩子兩眼汪汪,可憐兮兮的望著,見到童毅又強大了,全都很羨慕,再也不怕什麼皮肉劇痛了,畢竟實力比疼痛要更重要。

「現在就開始,不過你們肯定承受不了童毅那麼大的藥性。」村長看著孩子們說道。

頓時,村子再次忙碌起來,一口又一口大鼎沸騰,遠古鱷龍的寶血這回是被充分利用了起來,全村人都將受益。

這一天村子里鬼哭狼嚎,慘叫連連,雖然這群孩子都咬牙忍著,但還是被劇痛折磨的苦不堪言,哇哇大叫。女孩子更是落了淚,不過好在都是經受住了洗禮,實力都是巨增。 直到幾日後,村子才徹底平靜下來,餘下的部分都被密封了起來,將會儲存起來,留給下一代,決不會浪費一分一毫。

而童毅也是沒有閑著,將村子的十餘部靈級寶決都學了個遍,在村內的一處山洞中邊學著邊大哭:「虧死了,虧死了!拼死拼活也才十部寶決。」

「虧什麼虧?你四部靈級上品寶決!」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爆喝。

「本來就虧了,我那可是遠古鱷龍的寶體呢。」童毅一臉鄙夷的樣子,盯著老者。

「咳咳……我有事要問你。」村長老臉一紅,輕咳道。

「什麼事?」童毅有些疑惑。

「你這次入山可曾遇到了大山之外的人?」村長問道,臉色很是鄭重。

童毅聲音稚嫩,認真地回應道:「遇到了,我還把他們一個天才給揍了,後來他們追殺我呢,不過他們在動亂時候應該死光了吧?」


村長徹底放下心來,拉著童毅左看右看,很是欣喜,像是一下子年輕了十歲,臉上的皺紋都化開了不少。

村長又鄭重無比,道:「毅兒從現在開始你什麼都不要做,將這寶骨完全煉化,感悟其神通,過些日子這寶骨就該失去神性了。」

童毅聞言,認真點頭,小手抱著瑩白光亮的寶骨,雙眼緊閉,仔細的感悟著,神體散發著耀眼神光。

這雖然只是一枚寶骨,但卻代表了一個種族的無上神通,能將其感悟的話化,絕對會大有益處,如果天賦夠強的話,哪怕將其演化成寶決也不是不可能!

只見那寶骨通體透亮,寶骨中奧義交橫,看起來無比玄奧,讓人無法琢磨,其中的奧義印記也是時不時的忽閃忽閃,如同九天雲上的星辰一般,它慢慢的變化著各種形態,複雜而神秘。

童毅如一尊化石般靜靜盤坐著,石洞之內暗淡無光,死寂一片,淡淡地呼吸聲若有若無的回蕩著。時間飛逝,村裡也是發生了許些事情,童毅這一感悟就是足足過去了一個月,除了偶爾清醒過來稍微進次餐,其餘時間皆是煉化著寶骨,感悟其中的無上神通,更是試圖將其演化成強大的寶決。

突然,山洞中傳出隆隆之響,陣陣驚雷震耳欲聾,似地裂山崩一般,聲勢浩大。

「哈哈……」

就在這一刻,一聲放肆的大笑聲傳遍整座古洞,山洞也都有所在顫動。

童毅此時興奮不已,經過一個月的時間他終於領悟了那無上神通,更是演化出了寶決。

隨即童毅出關了!

此時的童毅渾身潔白晶瑩,兩眼炯炯有神,身體四周流轉著璀璨奧義,烏黑柔順的長發披散到肩頭,神采奕奕,精神非常飽滿。

「孩子你感覺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嗎?」村長此時連忙上前關切的問道。

童毅慫了慫肩膀,道:「沒有,感覺很好,精力充沛,更是有著用不完的力氣。」

「那無上神通可是感悟了?」村長又是詢問道。

「當然了!我更是還將其演化成寶決了呢!」童毅得意道。

「好,毅兒果然是村子的驕傲。」村長很是激動的說道。


「村長爺爺,你身上怎麼這麼多的血漬啊?」童毅有些不解的看著滿身鮮血的村長。

「沒什麼,這是蠻獸的血液罷了。」村長說道。

突然遠處一道雪白的身影飛快掠來,瞬息間便直接出現在童毅的肩膀上。

「嘿嘿,小咿你來啦。」童毅看著小東西問道。

小東西看著童毅手舞足蹈的「咿咿呀呀個」個不停,顯然看見童毅出關很是興奮。


「你想出去了?」

小咿點了點頭,一個月以來它幾乎都在村長中等著童毅出關,如今見童毅出關了連忙跑來。

「那你想去哪裡呢?」童毅有些好奇的問道。

小東西站起身,小獸爪指著村子外面「咿咿呀呀」個不停。

童毅沖著它所指向的地方,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了希翼的光芒,顯然對哪裡也是非常嚮往。

「好,過兩天我們就去。」童毅點了點頭。

「毅兒,你倆要去哪裡啊?」村長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禁問道。

「小咿說它想去見見外面的世界。」童毅回答道,坐在肩頭的小咿也是點了點頭。

村長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語重心長道:「好,我看你也是早就想去大山外面看看了吧?既然如此那就隨你們吧。不過出門在外切記,一切小心啊!」

「村長爺爺,你可要記得,我可是那老不死帶大的呢!」童毅一臉邪惡的樣子,盯著村長。

清晨,薄薄的霧氣為大山披上了一層白紗,山林一片迷濛。一線紅光在山頭上出現,太陽自東方緩緩升起,灑下暖洋洋的光輝,將晨霧都染成了淡金色,流動霞光,讓人感覺很是舒適。

「老頭我要走了!」

「趕緊滾,你滾了我還能享享清福。」

「你就好意思讓我空手出去嗎?」

「當然不會!」

「那東西還不趕緊拿來?讓我等半天你好意思嗎?」

「咱家院子有些木棒子,你去挑個結實的帶出去吧!」

「嗯,我看那個燒火棍不錯,我就帶那個了。」童毅雙眼緊盯著李老,好似要將其看破。

「那個破爛就算了,我還用呢!」李老聽后,暗叫不好,這小子可能發現了什麼。

「沒事,燒火棍你再去挑個結實的吧,我感覺還是不錯的。」童毅笑道。

「既然你發現了,那你就帶走吧!」李老遲疑了片刻,還是答應了。

「我早收起來了,那我就走了啊。」童毅看著李老揮了揮手,隨即轉身離開。

「希望他日你能離開這個世界吧。」李老看著遠去的稚嫩身影,輕嘆了口氣。

童毅一一告別村民們,準備上路。

村民們都來了,一大群人全都來為其送行,眼神中滿是不舍之色,童毅雖然很是頑皮,但是大家也是很喜歡他的。

「魔娃你真的要走啊?」一群孩子全都上前,將童毅圍在其中。

「嗯!」童毅點頭,他早就已經做出決定,現在不會更改了。

「還回來么?」夢柔也是上前問道。

「這還用問么?當然回來了!」童毅好似看白痴一般,盯著夢柔。

「孩子,路上小心,要保護好自己啊!」

……

最終,在眾人依依不捨的目光下上路了,腳踩奧義步伐,無比迅速,沖向遠方,朝著後方用力揮了揮手。

「嗖——」

一道小白光衝起,迅速追了上去,直接倒坐在了童毅的肩膀上,它伸出一個揮揮小獸爪向著眾人告別,另一小獸爪不停的輪著巨大的烤肉往小嘴裡塞。

「哎呀,小咿怎麼也跟了下去。」

「是啊,它怎麼拎著烤肉呢?」

「沒事,這小東西留在村中純粹就是一個禍害,胃口實在太大了,沒有魔娃,我們可養不起它。」

「你個小強盜,魔娃不偷,你還偷上了,再也別讓我看見你!」就在這時,一個中年壯漢此時也是趕來了,氣喘吁吁的看著遠去的身影大喝道,他不是別人,正是阿蠻!此時的他無比憤怒,因為他已經接近一年沒有吃飽了,天天烤的肉都被這小東西給偷了去!

小咿見狀直接轉過身,不看他,很講義氣的撕下來一塊肉遞到了到童毅嘴裡,童毅也是極其配合的張嘴要了下去,一邊咀嚼著一邊讚歎道:「阿蠻叔的手藝又提高了。」又看著肩膀上的小咿,「我叫你去取餐的地方不錯吧?」

小東西點了頭,作為感謝童毅之前的教誨,又將一塊肉遞到了童毅的嘴裡。

「外面的世界,我來了!」童毅心中吶喊,用力握緊了拳頭,化作一道神光,沖向了無盡大山,要橫穿幾座大山,闖向遠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