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作爲一個剛剛將自己從敵人手中救出來的人,葉清揚已然變成了幾個女孩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葉清揚的計策也是宣告着成功,在最爲關鍵的時刻,被色魔被敵人圍住打不過敵人的時候,一個英俊,強大小郎君的形象瞬間從葉清揚的身上被幾個牧師吸收到了鼻孔裏。

牧師的心氣很高。他們除了高級的信奉者或是神官、牧師以外。正常人她們看上的機率很小,因爲神恩讓她們對伴侶的定義提高了不少。不過葉清揚的帥氣形象讓她們心動不已,伴侶百分百的訊息從葉清揚的身體之中傳到向幾個二十五六的女孩腦袋信號之中。

開玩笑!我可是豬腳!我是無所不能,無妞不愛,光環籠罩,披荊斬棘的豬腳啊!這點小意思都解決不了我以後怎麼泡女主?我怎麼能對得起我隔壁家的小女孩,我怎麼對得起樓上家的大姐姐,我怎麼對得起樓下家的美麗少婦?

“咚!”葉清揚一腳踹向肉山男爵的右胳膊。骨頭碎裂的聲音全部被肉量顫抖的聲音遮蓋,不過他呲牙咧嘴,開始噴血的畫面全讓後面的牧師看得個正着。葉清揚同時也是使用了超稀有的光明屬性力量,這屬性力量可要比那些牧師信仰得來的不純的光屬性要讓人着迷的多的多。

五個女牧師,包括着娜塔莎牧師眼睛一亮!神的信仰者最高級的伴侶對象就應該是光明屬性的使用者了,整個德亞大陸之中能使用光明屬性力量的人屈指可數,而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都是隱世的老怪物,而葉清揚出現在他們眼前更是直接將她們心頭的愛意上升到了極點。

據教皇流傳下來的教皇史之中記載。第十五任教皇是一名光明屬性的擁有者,他的三個老婆。三個教內牧師受到了他的寵幸,在第二天竟然奇蹟的晉級了!據說第十五任教皇就有着主神的召喚,是主神的靈魂下界查看情況的,幾個老婆在幾百年以後更是成功的升入天界,成爲主神宮殿中的信奉客人。

“男爵大人,你的手腳太長了。中立城市都是和平的,你的襲擊只是介於你有強大的後盾之上,而且中立城市早晚是要被中立的,他們是所有人的朋友,就像是法西城的各位美麗的女牧師他們可是這裏神恩的傳教者,你怎麼可以逼迫她們呢。識相的還是帶着你的部隊滾出法西城吧~”葉清揚正氣凌然的說道,在同時他的精神力早就匯聚到後面的五個牧師身上,心中默唸,崇拜我吧,愛上我吧,我用節操換帥氣!

葉清揚可沒有把所有女人全收的打算,總是要留幾個剩女顯得自己的檔次更高一些神馬的。葉清揚扮豬吃老虎主要是因爲他孩子氣的想法,畢竟葉清揚只是十八歲的男人,一切還沒有太過熟知,對於喜歡被崇拜,推崇的感覺雖然沒有那些富二代神馬的那麼低智商,但是該出手時就出手,這時刻已經算是爲自己準備的“show”在不展示,那不就白費了麼?

“你個魂淡!我父親是子爵大人,你別想活下去了。還有那幾個女人,我一定會好好蹂躪你們的!用完之後給我的士兵們享用!士兵們用完再給我的愛犬使用!”男爵的胳膊已經斷裂,臉部也被葉清揚犀利的鋼筆插得滿目瘡痍。鮮血不斷地涌出,現在不叫殘忍,而是正義的葉清揚對邪惡的男爵正在處以懲罰。

男爵不斷地放狠話,希望能夠震住幾個人,尤其是他身上的葉清揚。不過他的信心越來越小,葉清揚的每次蹂躪都讓他的自信心變得微乎其微,再有幾下他肯定會萎下來的。不過葉清揚沒有收手的意思,在男爵放完狠話之後一腳踹向男爵的另一隻胳膊,直接一聲悶響,男爵的兩隻胳膊,光榮下崗了。

“大家放心!有我在!”葉清揚半回頭,用淡定的表情和微微上揚的嘴角展現着自己的所有雄性魅力。他清楚地感覺到身後的雌性荷爾蒙的上升,葉清揚毫無置疑的說,如果他現在和哪個牧師在一起,會毫無疑問的被逆推。

娜塔莎牧師的眼神迷離,四十多年的時間讓她閱歷無數。不過這種讓她動心不已的男人還是第一次出現在她的眼前。一個少女心在此時被徹底的化開了,現在葉清揚在牧師心中那有些桀驁的印象全變成了帥氣的回眸一笑。

“啊!我受不了了!爸爸!媽媽!我要回家!老虎將軍!老虎將軍!快來救我!”嚎啕大哭的男爵忽然想到了什麼,大聲呼喊着,而與此同時在他右手上的一隻黃色戒指越發的閃亮,在葉清揚的在此戳擊下,一道危險的信號從天而降! 韓立是特種兵,是兵王,最擅長的就是斬首行動,就是突擊行動,斬首目標,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成果。

他想趁日本鬼子還沒在南京城內站穩腳跟,來次大行動,刺殺一些日本鬼子的頂層人物,這樣,纔好讓後面局面更亂。

要不然等日本鬼子站穩腳跟,千軍萬馬的組織起來,再加上源源不斷的後援補給還有海軍和空軍的配合。

韓立他們在想取得勝利就難了。

現在他們無往而不利,開着幾輛坦克就能在南京城裏肆無忌憚的溜達,是因爲日本鬼子那面也有些亂呢。

剛剛勝利,以爲南京城沒了守軍,就有些找不到北了。

但這絕對不是以後的正常現象,所以必須得多做個準備纔好,尤其是要守護金陵女大了,就更得多個心眼了。

這時韓立摸了摸身上的武器,心裏已經有了把握,看着這些流民,秦淮女人,就詢問了一句,“你們知道日本鬼子的大本營在什麼地方嗎?嗯,就是日本鬼子的總部,他們的前敵指揮部。”

“這······”

多數人搖頭表示不知道。

一個漢子嘟囔着說道:“他們的總部應該還在外面呢,中華門失守後,日本鬼子就衝了進來,前後不到四五個小時,總部肯定沒進來呢。”

“對,多半是這樣了。”

這幾個一看就是逃兵,傻愣愣的站在那裏,手上雖然沒搶,但手上卻有用槍的痕跡,而且臉上有很多擦傷,一看就是上過戰場的。。

韓立哈哈一笑,拍了拍他們的肩膀,“好,多謝你們的消息。”

沒有點破。

因爲這幾人說的都是實話,他剛纔審問了那個日本鬼子,日本鬼子也說在後方,現在一看,想混進總部倒是不太容易。

可越是不容易的事,做成了纔有意思啊。

韓立淡淡一笑,又喝了幾口水,便起身說道:“迷龍,這裏我就交給你了,嗯,你小子給我老實點,別去惹魏特琳小姐,她願意怎樣就怎樣,你就帶着兄弟們守住這裏就好,其他的別管。”

“啊?我?!”

迷龍愣了,立刻湊了過來道:“韓長官,你這是什麼意思啊?你要留下我,自己離開。不行,不行,我必須跟着你。”

“服從命令是軍人的第一天職,你給我聽命,知道嗎?”

韓立一瞪眼,又看了看孟繁斌等人,一個個的瞬間起身站的筆直了,不敢在亂言語,也不和那些秦淮女人打情罵俏了。

迷龍就也立刻跺腳喊道:“好的,我聽命行事。”

“這纔像話嘛。”

韓立接着說道:“迷龍你以後也要成爲統領一票人馬的存在,所以要管好自己,至於你們都聽迷龍的安排,羣策羣力吧,等我回來。”

說完“噌!”的就跳了出去,向着大門外跑去。

“韓長官你要幹嘛啊?”

衆人傻了,還沒來得及問呢。

迷龍更是撓頭,“我,我還行和你混呢。”

但已經沒了迴音。

這時紫衣服的秦淮女人開口笑道:“他剛纔詢問了日本鬼子的總部在哪,看樣子是去找日本鬼子總部了?”


“啊!?”

“找日本鬼子總部?!”

衆人更懵逼了,“他一個人怎麼能行啊。”

“是啊,大家一起行動才能成功啊。”

迷龍、孟祥斌跟着呼喊。

但韓立已經衝出了院牆,頭都不扭的向着南京城而去。

至於韓立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利用自己會日語的身份,混進日本鬼子的隊伍,成爲翻譯,到時接觸到日本鬼子的高官,來個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斬殺,就也一了百了。

當然,以他現在擁有神級召喚系統來說,其實不難,但就算在不難,也需要召喚條件啊,所以不如自己來。

老本行,輕車熟路。


也是藉此機會,看看日本鬼子內部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這時他找了一個隱祕地方,將武器、衣服、武裝、全都方藏了起來。又找了幾具合身的衣服,穿在身上,就開始在南京城裏溜達,甚至連平板電腦都沒帶,就像一個普通老百姓一般的繞來繞去的。

終於在一條寬闊的街道,遇到了一幫日本鬼子在拿着繩子拽中山先生的雕像,呼喊聲格外響亮,“加油,加油。”

“轟!”的一聲。

中山先生的雕像轟然倒塌。

日本鬼子們哈哈笑着開始慶祝,“勝利了,勝利了。”舉槍“砰!”“砰!”的開着,互相擁抱,跳舞。

這時,韓立舉着白旗,笑呵呵的走了過去,“大東亞共榮圈萬歲,大東亞共榮圈萬歲。”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八格牙路!”

日本鬼子發現了他,立刻警惕的端起了槍,瞄準韓立,“趴下,趴下。”

“我是親日的,我是大東亞共榮圈的支持者,我是友好的朋友,我在日本留過學,我有很多日本朋友。”

韓立配合的趴下,嘴裏用日語一直喊着。

他說日語只需要在內心喊着切換就行,喊的還是漢語,但出口就是日語,好像是嘴裏多了個翻譯機一樣。

日本鬼子一聽,愣住了,因爲韓立說的日語很正宗,像是自己人一樣,就慢慢走了過去,言語間也客氣了,“不要亂動啊,還有,你是日本人?還是在日本留過學啊。”

“我在日本的東京留過學,我在日本還有很多好朋友呢,我最喜歡喝日本的清酒和泡富士山的溫泉。”

韓立點頭哈腰的站了起來,嬉皮笑臉的一直露着笑意,笑呵呵的說道:“我可以幫助你們,我可以做翻譯。”

“翻譯!?”

日本鬼子們一愣,隨即笑了,“你是好人,大大的好人,很好,很好,我們需要翻譯。”

“對,我們需要翻譯。”

拍打韓立的肩膀,笑呵呵的在那偷笑,“大東亞共榮圈萬歲,我們是來幫助你們進步的。”

“我們要團結所有的東亞人,趕走西洋人。”

“對,對。”

樂呵呵的就差和韓立勾肩搭背了。

他們對於韓立的出現,好像是在看小丑一樣,恐怕內心深處也很瞧不上韓立吧,首都都被佔領了。

居然還要站出來做翻譯。

這種人,誰都看不上啊。



韓立一副點頭哈腰,走狗似的賠笑說道:“沒錯,我們需要你們的管理,需要你們的幫助,只有大東亞共榮圈纔可以讓我們真正的進步。”

“搜得死乃。”

“一點沒錯。”

一時間全都是笑聲了,其他日本鬼子也湊了過來,詢問情況,“他是什麼人啊。”

“他啊,翻譯,在日本東京留學過,想幫咱們。”

“翻譯?!”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一個日本鬼子的小隊長,走到了韓立面前,眉頭緊鎖的審問道:“你在東京哪個大學留學過啊?說來我聽聽。”

“嗨,我在日本九州大學留過學,學的是經濟學,那裏的櫻花好漂亮,日本女孩都好溫柔啊。”

韓立對於日本知道的不多,但也知道一些,跟着淡定回答。

這些日本鬼子基本都是普通士兵,或者說是小隊長級別的,也都只是普通人,對於東京有可能就沒去過。

此時小隊長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道:“那你跟我來吧,我們聯隊長那邊正需要一個翻譯呢。”

一揮手,就讓韓立過去。

韓立內心狂喜,立刻,“嗨!”“嗨!”的答應着。

甚至可以說是快跳腳了,因爲他萬萬沒有沒想到,會這麼順利,這麼一會兒就能遇到聯隊長了,知道,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第二百三十一章 半血巨人

“砰!”葉清揚機警的快了三秒退出男爵的範圍,來到幾個牧師的前面。用身體作爲牆將幾個春心蕩漾的牧師送到了門口的位置。葉清揚心中大笑着,“這一計用得真好!哈哈哈哈!”甚至他的後背已經感覺到幾個牧師的小手在他的腰部輕輕地刮撓着。娜塔莎嘴中的香氣順着自己的右耳背進入到自己的神經之中。

而響聲的結束是一名深黃色的盔甲壯漢的落下。他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男爵的右手邊,高大的身軀足有兩米半!標準的半血巨人族的族人!

半血巨人,巨人與普通人類的結合。也就是基因混雜的巨人族,他們的父母有一個肯定是巨人族,而另一個則是普通的人類。這鑄就了他們強大的身軀以及不俗的智慧,既有巨人族龐大的軀體又有人類敏捷的思維,半血巨人天生的寵兒,只不過寵兒也有着他的弱勢,魔法屬性基本一竅不通。

雖然有人類敏捷的思維,不過巨人血脈的力量改善讓他們跟自己的巨人族家長一樣,根本就不能使用魔法。因爲他們就是天生的肉體工作者,肉體強大而魔法卻是沒有,讓他們更像是一個衝鋒陷陣的殺戮者,事實也是如此。

剛剛那深黃色盔甲的半血巨人從遠處的高空落下。那跳躍力毫無置疑,葉清揚能夠清楚的勘察出半血巨人的實力至少也有人類的兵者巔峯!身後的巨大戰斧以及身上堅硬又笨重的重甲讓他的力量又有了一個新的概念。

“男爵少主。”巨人落下後,扶起身旁的男爵。很是輕易的避開了男爵的傷痛部位,作爲一個有着人類兵者巔峯水平的半血巨人他也有不差的思維敏捷力,雖然沒有魔法天賦但是簡單的排兵佈陣以及觀察之法他還是會的。

“老虎將軍。這個傢伙把我的胳膊都打斷了,你幫我報仇。殺死他帶着那五個女人送我回家,我好了以後一定要好好蹂躪他們。那男人的屍體也留給我,父親的池子裏的鱷魚肯定會喜歡的。”男爵如同有了依靠一般,滿眼淚水的對着老虎將軍訴苦,看來老虎將軍的地位也不弱,能夠讓一個桀驁的男爵這樣子說話的,看來這老虎將軍在那個所謂的子爵陣營中也是高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