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是這條路比較僻靜,也沒什麼人,這人明明能夠超車去,一直停留在他的後面,就好像是在跟着他一樣。

司機頓時心裏浮起了一抹恐懼。

“那個小姑娘,你能不能從後視鏡幫我注意一下,那個車是不是一直在跟着我呀?”就在這時,司機向着旁邊的白漱寧求助。

白漱寧聽到他這麼說以後,回頭望了一眼,發現這車的主人不是別人就是墨湛森。

白漱寧在心底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司機解釋道:“你放心吧,我知道後面那輛車,那輛車就是我老公的,就是剛剛追過來的那個男人。”

聽到她這麼解釋以後,司機終於鬆氣了。

“原來是這樣啊,還真沒想到,看樣子他挺擔心你的,一直跟在我的後面,他不是有車嗎,你怎麼不坐他的車呀?”司機鬆了一口氣以後,這下子又開始八卦起來了。

白漱寧沒有說話,她也不想談起這些事情。

司機看到她那副臭着臉的模樣,一下子什麼都明白了。

“哎呀,你們這些小年輕呀,我知道肯定又是鬧矛盾了,年輕的時候總是這樣子,我勸你們一句啊,夫妻之間牀頭吵架牀尾和,你們未來可是要度過一輩子的,有時候要理解一些。”司機做出了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對着她勸說了一句。

聽到他這麼說以後,白漱寧忽然之間眯起了眼睛,然後喃喃問了一句。

“那如果說他犯了一些不可饒恕的罪呢,我也要原諒他嗎?”白漱寧說到這裏的時候,終究是覺得心裏不甘心。

司機聽到她這麼說以後,終於停頓了一下自己剛纔滔滔不絕的觀點。

但是猶豫了一下,他還是說道:“這個如果是特別重要的問題,我覺得選擇權在你的手上,但是我發現你並沒有對他徹底死心,不然的話你也並不會讓他跟着你,小姑娘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要跟着內心走,我相信你自己有選擇的。”

最後這個司機只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但是給她的印象卻是無比深刻的。

以至於當她下車的時候也像司機道謝。

她在心裏面明白,這個司機說的沒錯。

或許她早就已經知道答案了,只是她不願意承認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墨湛森也從車上面走下來了。

來到她面前以後,似乎有些不敢看她。

但是還是鼓起勇氣對着她關心了一句:“我知道你早上沒吃早餐,等一下別忘了讓助理給你買份早餐,還有下班的時候我會過來接你,如果有任何事情的話,你都可以打我電話。”

白漱寧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只是轉身就離開了。

墨湛森似乎早就料到了,也不介意,看到她平安上樓以後,纔開着自己的車回公司。

回到自己公司以後,想起兩個人之間相處的尷尬氛圍,墨湛森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同時也吩咐加重了對這件事情的調查,他算是明白了,如果不盡快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的話,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會越來越僵硬。

現在白漱寧已經搬出去了,如果一直這麼下去的話,他們可能會漸行漸遠。

墨湛森仔細考量了一會兒,很久以後才把目光轉移到工作上面來。

不過這件事情沒有解決,網上的輿論依舊沒有完全消散。

雖然他們已經發布了聲明,做出了初步的解釋,但是到底沒有實質性的證據,網上的人也不一定相信他們。

果然在宋洋還有王書音的操縱下,一些煽風點火的人又出現了,大部分都是說他只是在找藉口推脫而已。

白漱寧得知這件事情以後也十分緊張,畢竟他們已經做過澄清了,都是這樣的場面。

再來一次的話,他們就不一定鎮得住了。

還好網友都不是傻子,不是那麼容易被煽風點火的人。

有些人發現莫名的黑子,經過一搜查,發現那些黑子都是買了水軍的。

墨湛森趁着發現了這一事情,立馬就曝光順便鬧上了法庭。

果然,原本還動搖不定的一些人看到這一幕大部分都站在他們這邊,相信他所謂出軌的事情是假的。

偷雞不成蝕把米,宋洋怕其他的人查到他們身上來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雖然這件事情依舊風風火火,但是畢竟沒有給他們造成太多的謾罵。

只不過哪怕是這樣,他們的利潤依舊不樂觀。

墨湛森看着成九一交上來的報告,微微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總裁,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不我們找點其他的業務都開一下吧,現在的業務都是一些大衆性質的,投資其他的說不定還有其他的出路。”成九一說到這的時候也只不過是隨便建議了一句。

墨湛森反而聽進去了他說的話,仔細想想覺得也有道理。

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問了一下他:“我記得過幾天好像就是珠寶招標會了吧,你這邊處理的怎麼樣?”

成九一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聽到他這麼說以後,立馬拿出了一份文件。

“這是上面的具體要求,而且我們已經拿到了邀請函,大概是後天的時間,該準備的東西都已經給你準備好啦,文件您可以過目一下。”成九一沒想到他會去參加這個珠寶招標,要知道他們公司並不是擅長這個行業的。 這種東西可以合作,但是並不適合做長期的投資。

成九一猜測他是不是被自己的話給說動了。

墨湛森看完上面的東西以後,點了點頭,擺擺手讓他先離開。

幾天以後就是珠寶招標。

墨湛森首先邀請了白漱寧,畢竟不管怎麼樣,在外人眼裏,他們都是一對夫妻。

白漱寧一開始是打算拒絕的,因爲現在他並不想跟他出席任何場合。

但是想到網上的那些緋聞,最後還是同意了。

坐在墨湛森的車上,看着正在主動開車的他,從她的世界望過去,可以看到他英俊的側臉。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白漱寧竟有些微微失神。

墨湛森稍微一轉頭就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當然也發現她看着他竟然有些走神。

不知爲何,心裏倒是慶幸自己這副皮囊能夠吸引她的視線。

“怎麼,看你的樣子好像看我看呆了?”反正車子上閒的無聊,墨湛森乾脆調侃了她一句。

白漱寧這個時候似乎才意識到了什麼,轉過了臉,眼底閃過一絲尷尬。

“不要這麼自戀,你看錯了,我在看別的東西。”白漱寧話是這麼說的,手卻有些心虛地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好像是通過做其他事情來分散他的注意力一樣。

墨湛森微微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其他的話。

只不過眼裏依然帶着一絲顯而易見的笑意。

“關於網上的那些謠言好像不怎麼好,你最近怎麼樣?”白漱寧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沒有忍住問了出來。

墨湛森聽到她久違的關心以後,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心理隱隱地有些驚喜:“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白漱寧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語氣似乎有些異樣,本來不打算關心他的,但是沒想到一開口就顯得欲蓋彌彰了。

到最後只能通過其他的事情來掩飾,所以她故意把公司當做擋箭牌:“沒有,你誤會了,我只不過是在關心公司的事情而已。”

見她這副口是心非的樣子,墨湛森也沒有拆穿她。

不過因爲她剛纔的關心,好歹他心裏面放下心了一點。

至少她心裏面還是有自己的,並不是真的想要像陌生人一樣形同陌路。

不過想到她所關心的事情,墨湛森也不打算讓她擔心:“你放心吧,雖然關於緋聞的事情我目前還沒有頭目,不過我只要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就好了,主要是被人設計的,絕對能夠找得到證據。”

墨湛森說這些話的時候,態度非常的堅定,就好像故意想要表達給誰聽一樣。

白漱寧明白他的意思,因爲他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盯着她的眼睛。

不知爲何覺得有些心慌意亂,白漱寧乾脆移開了眼睛。

“那就希望像你所說的那樣吧。”敷衍了這麼一句話以後,白漱寧就打開手機並不說話了。


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僵硬起來,不過似乎並不像之前那樣的冷淡。

沒多久以後,他們就到達了目的地。

成九一爲了給墨湛森和白漱寧創造空間,一直是一個人開着一輛車在後面跟着的。

但是到了這邊以後,就不能這樣了,被人看到了,還以爲墨氏集團連一個司機都請不起了。

成九一下車以後來到了墨湛森這邊,然後親自開門讓兩個人下來。

墨湛森首先下來以後,伸手去扶了旁邊的白漱寧一把。

兩個人正打算一起進去,墨湛森忽然對着白漱寧提醒了一句:“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

他一邊說着,一邊擡了擡自己的手肘。


白漱寧一開始還不明所以,看到其他人成雙成對進去以後,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

猶豫了一下,伸出了手,挽住了他的手腕,兩個人維持這樣的姿勢走了進去。

至少在外人的眼裏,他們倆看上去是一對的。

而且感情非常的好,這也能夠破出不少的謠言,畢竟現在外面蹲着很多的記者。

兩人進去的時候,立馬就引起了記者的圍攻。

不過幸好成九一早有準備,所以派一些保鏢把他們給護送進去了。

關於那些提問也全都擋在了後面,大家除了拍了些照片以外就沒了。

他們以前不是沒經歷過這樣的場面,只不過不像這樣,別人都是打算看好戲的而已。

就在這時,背後忽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那人雖然笑着,語氣卻帶着嘲諷:“喲,這不是誰嗎,我想想啊,我們上流社會最著名的一對模範夫妻,看樣子你們在外面被擋得挺慘的呀。”

這個說話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宋洋。

白漱寧看到他那雙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的眼神以後,反射性地覺得厭惡。

側過了頭,不去看他的眼神。

就在這時,墨湛森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擋在了白漱寧的面前。

“把你的眼神給我收回去,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爲宋先生餓了好幾天了,跟條狗一樣,就差沒流口水了。”墨湛森說話的時候也是語出驚人,直接在大庭廣衆之下嘲諷他。

宋洋聽到她這話以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眼裏閃過憤怒。

墨湛森就好像沒看到他的憤怒一樣,反而更一步激起了他的怒氣:“如果宋先生家裏真的遇到點困難,吃不起東西的話,這裏的宴會好東西有很多,朱先生別忘了到時候可以打包一點。”

墨湛森一邊說着,一邊伸手指了一下旁邊的糕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