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唐玄剛剛踏上這裡,黑暗中亮起兩顆猩紅光點,一股兇殘的氣息鎖定住他。

「妖獸!」

唐玄一驚,旋即面色平靜下來。

第八層,他遇到了半步妖獸,依然輕鬆斬殺,第九層,果然出現妖獸,黑暗中,一頭黑色的豹子走出來,體型不算很大,三米左右,但是非常的流暢,額頭有一個特殊的白色紋路。

唐玄取出紫電寶刀,前八層,他沒有拿出武器,因為用不上。

第九層,面對一隻妖獸,唐玄沒有託大。

呼!

風起,豹子消失了。

「好快!」唐玄的肉眼難以撲捉這頭豹子的蹤跡,好在他的靈魂力已經釋放出來。

身影趨於模糊,豹爪憑空出現,撕碎唐玄的殘影。

唐玄避開了豹爪攻擊,揮手揚起,一道漆黑刀光掠殺過去,正是以速度見長的斬瀑。

唰!

刀芒劃過黑豹,消失在百米外的黑暗中。

黑豹一分為二,逐漸模糊消散,下一刻,唐玄連忙抽刀反刺,當!

唐玄飄掠出十多米,黑豹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到了他的後面。

雙方你來我往,以快攻快,激戰了數十回合,唐玄的速度嚴格來說是不如黑豹的,不過他強在靈魂強大,能夠判斷黑豹軌跡,再加上鬼影無蹤飄渺詭異,並沒有落在下風。

黑豹見奈何不了唐玄,憤怒了,頸部毛髮直立,額頭的白色紋路發出濛濛青光,猛的抬頭,一道半月形的青色風刃從它口中噴出,速度極為驚人。

唐玄揮刀倉促一擋,風刃偏斜擦過他的肩膀,帶起一道血痕。

黑豹厲吼不斷,連續噴出十多道風刃,神態略顯萎靡。

十多道風刃掠向唐玄,唐玄躲都沒地方躲。

「不玩了!」

唐玄雙手握刀,猛的斬下,一道雷光瀰漫到他的刀刃上,旋即,驚人的刀氣籠罩虛空,噼里啪啦!所有的風刃都在一道雷光刀芒中粉碎,縮小了大半的雷光刀芒斬中黑豹,在它身上留下一道猙獰的焦黑刀痕。

黑豹沒有立刻死去,不過戰鬥力十不存一。

唐玄再揮一刀,斬下黑豹腦袋。

黑豹的「屍體」消失,唐玄收刀入鞘,神色平靜的站在原地,等待陣塔把他傳送出去。

「恩!怎麼回事?」

唐玄站了一會,陣塔沒有動靜,他已經闖過九層,按道理陣塔會將他傳出去。(未完待續。。) 在唐玄闖過第九層的時候,整個九層幻塔光芒綻放,傳出悠揚的鐘聲,連續九響。

聲音連綿,整個神霄峰都能聽見。

「闖過去了,闖過去了,有人闖過第九層了!」外面等待在那裡的內門弟子全都驚呼不已。

九層幻塔,越往上,難度越變態,七**層,難度都是幾何數翻倍,尤其第九層,至少要有挑戰擊殺元胎境初期強者的實力,才可能闖過去,有這等實力的內門弟子,鳳毛麟角。

現在內門只有兩個人闖過了第九層,分別是內門排名第一和第三的,至於第二的那位,年齡偏大,所以幻塔設置的難度也高得多,並沒有闖過第九層。

唐玄是第三個。

不止是九層幻塔邊的內門弟子。

神霄峰上所有人都被驚動,包括宗門高層在內。

神霄峰深處,一間安靜的房間內,檀香幽幽,雲霄派掌門雲天放陡然張開眼睛,望向九層幻塔的方向,喃喃道:「幻塔鐘聲,這是有人闖過了九層幻塔第九層,好,不知道是那位弟子,難道是孟青,或者是裴浩南。」

他腦袋裡閃過幾個名字,莫不是內門最頂尖的天才,有機會闖過第九層。

沒有繼續想下去,他站起身,推開房門,往九層幻塔方向掠去。

與此同時,有更多的人往九層幻塔方向聚攏。

這些人里,有宗門長老也有弟子。

闖過九層幻塔不是小事情。某種程度上,闖過九層幻塔的含金量比內門第一還要高,因為歷史上,內門第一未必闖得過九層幻塔,可能是因為年齡大,修鍊時間久才拿到內門第一。


而能闖過九層幻塔的,沒有這種年齡上的優勢,真正反映出一個人的天賦才情,毫無疑問,闖過九層幻塔的弟子。只要不隕落。在宗門歷史上沒有一個成就不高的。

因此,鐘聲響起,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九層幻塔所在的宗門重地里,陸陸續續擠進來數百人。

後來進入的人。一進來就朝四周大聲詢問:「是誰闖過了第九層?」

先前站在那裡的人都搖頭。表示不清楚。

「奇怪。闖過九層幻塔不是人都會出來嗎,你們怎麼不知道。」

「不清楚什麼情況,我一直等在這裡。沒有見塔里出來人,你們看,這人還在裡面。」一個站在石碑旁的弟子指著石碑上的一顆光點說道。

果然,眾人發現,九層幻塔第九層上的光點並未消散,這代表塔裡面有人還站在第九層。

嘩!嘩!

三道強橫的氣息降臨這裡。

「是掌門!還有李長老,何長勞!」內門弟子一陣混亂,許多弟子連忙行禮道:「掌門好。」

「李長老好!」

「何長老好!」


雲天放和兩位內門長老是在路上碰到的,所以結伴過來。

三個人在路上已經聊了幾句,對闖塔的弟子有所猜測,各執一詞。

此時到了這裡,赤色臉膛,性子焦急的李長老剛一站穩,就抓過一名弟子詢問:「是誰闖過幻塔第九層了?」

「李……李長老,我不知道!」那名弟子近距離承受元胎境後期強者壓力,話都說不利索。

「你呢,你知道嗎?」


「回李長老,我不知道。」

李長老連續詢問了好幾個,全都搖頭,氣得李長老爆粗口。

「老李,你別發脾氣了,人還沒出來。」雲天放擺手道。

「沒出來?」李長老愕然,他現在也看到了石碑上的光點,大為不解:「掌門,怎麼回事?」

「不是很清楚,不過……」雲天放停頓了一下,語氣一轉道:「我曾經聽一位師祖說過,九層幻塔真正的考驗並非是九層,他還有一層隱藏關卡,是當年設立九層幻塔的風祖師留下的暗門,這一層平常不會顯露,只有得到「風祖師」的認可,這隱藏關卡才會打開,同時得到風祖師留在陣塔中的傳承,不過宗門歷史上似乎並沒有人得到過風祖師的傳承,連激發這層隱藏關卡的弟子都很少。」

「風祖師,隱藏關卡!」李長老略微吸了一口氣,他不認為掌門會胡亂開口,那麼九層幻塔有隱藏關卡的事多半是真的。

「難道這名弟子得到了「風祖師」的承認,激發了隱藏關卡?」另一旁的何長老也滿臉驚疑。

「到現在都沒出來,十有**是。」雲天放沉靜的點點頭,唯有的他的眼神才泄露出他一點內心的真實情緒。

他的目光深處中充滿期待,緊張,手不自覺的握緊了。

設立九層幻塔的那位風祖師,是宗門歷史上公認的第一天才,其影響力直追雲霄派開派祖師,而其一生成就也遠非宗門歷史上其他祖師可比,他的修為達到了蛻凡第二境,而且兼修陣法,丹藥,銘文等多項雜學,在風祖師那個年代,雲霄派曾經力壓過其他三大宗門,成為白霜帝國的第一宗門。

這也是雲霄派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

對於這位傳奇人物,任何雲霄派後輩都是如雷貫耳,敬仰萬分。

不過這位風祖師,一生都未收徒,沒有一個親傳弟子,也

沒有留下任何傳承,宗門內他唯一留下的就是這一座九層幻塔。

光是這座九層幻塔,就為雲霄派培養了多少天才,這位風祖師的天才可見一斑。

雲天放雖然早就知道九層幻塔有一個隱藏關卡,但他一直沒有在意,因為這個隱藏關卡,自九層幻塔設立以來,上千年了,並未有人真正闖過去的記錄,甚至近百年來雲天放還沒有聽說過有誰激發了這個隱藏關卡,它就好像一個傳說,只聞其名,不見其實。

現在,能夠親自見證這個隱藏關卡被激發,證明塔內弟子得到了那位驚才絕艷的風祖師的承認。

哪怕這名弟子最後沒有通過隱藏關卡,光是他能激發隱藏關卡,其天才程度已不容小覷。

雲天放身為掌門,宗門出現的天才越驚艷,他越高興。

……

塔外的紛亂吵雜唐玄一概不知,此刻的他,漸漸的發現第九層的中央光線扭曲變化,黑暗逐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五彩的光線,如同空間之流瀰漫在四周。

唐玄的靈魂力一碰到這些光線馬上反彈回來。

片刻之後,他就發現的靈魂力被隔絕了,封鎖在了五米長寬的一個空間內。

「怎麼回事?」

唐玄有些錯愕,很快的,他就冷靜下來。

不管發生什麼變化。

他並不太擔心,既然這是雲霄派祖師為後輩弟子修鍊設立的幻塔,真正的生命危險倒不至於會出現,既然如此,他等待就是。

「小輩!」一個聲音陡然從虛空中傳來。

「誰?」唐玄立刻望向四周,拱手道:「是那位前輩?」

虛空並沒有任何回應,只是自說自話道:「你已經開啟了幻塔的隱藏關卡,一炷香之內,你如果能離開這間幻光魔獄,將有資格得到我的傳承獎勵。」

虛空中的聲音再說完這句話后,便消失了。

唐玄連喊了數聲,聲音都沒有再次出現。

「隱藏關卡,傳承獎勵。」唐玄回味著剛才那個聲音說得信息,暗道:「難道是設立幻塔的那位風祖師留下的信息。」

就在唐玄思索的時候,他的後方牆壁上,那些流動的五彩光線忽然扭曲,幻化出一根利劍,朝著唐玄的后心刺來,其速度不下於普通元胎境初期強者的一擊。

唐玄背後汗毛倒豎,想也不想的展開身法。

咻!

利劍洞穿唐玄,留在原地的「唐玄」模糊消散,唐玄在三米外站穩,吐出一口氣,這所謂「幻光魔獄」顯然不止是一個密閉的空間,竟然還有如此犀利的攻擊。

要想在一炷香時間內破開幻陣,並且還要避免被這些幻陣攻擊殺死,這難度對一個靈脈境武者來說太離譜了。

唐玄目光冷靜下來,他沒有時間抱怨,靈魂力釋放出去,搜尋幻光魔獄的破綻。

五息時間后,唐玄頭頂的五彩光線又開始扭曲,一柄斧頭浮現出來,狠狠朝著唐玄劈來。

唐玄早有準備,快速的閃避開來。

緊接著片刻后,五彩光線再度扭曲出一柄利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