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個傢伙.要麼是隱藏了實力.要麼就是身懷異寶.擁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巨大奇遇.」

洪超是敖鏡秋手下的得力幹將.此刻被廢.無疑於斬斷了他左膀右臂.敖鏡秋心中.剎那之間.對秦逸和敖邱鳴.恨之入骨.恨不得斬而後快.

「你給我上去.」敖鏡秋閉上眼.略一思索.悄無聲息地.朝他背後的一個人.使了一個眼色.

「秦放.你好大的膽子.」得到敖鏡秋的指示.人群之中.一個劍眉星目的年輕人.手持長劍.一步跨到台上.「洪將軍是我們大軍中流砥柱的存在.你現在直接將他廢掉.讓我們大軍.還未出征.就損失一員大將.簡直該死.」

「是敖權.」

「敖權出手了.他的實力.比洪將軍還要強大.這個秦放這次不知道能不能抵擋得住.」

「敖權的實力.在王爺的數千子女中.至少能排進前二十.傳聞已經突破了強仙境界.不僅能夠凝聚領域.更能夠在領域中.孕育出混沌小世界.」

「竟然能夠讓敖權出手.這個秦放.看來果然不是一般人.難怪能夠得到小王爺的賞識.」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

「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教訓我.」秦逸望著年輕人.冷笑一聲.「點將台上.不看身份.只看實力.能者居之.洪超實力不如我.卻主動挑戰我.被我打敗.也是活該.

再說了.點將台比武.本來就是用來選拔人才.優勝劣汰.難不成照你的意思.還不許王朝之中.有後起之秀了.

我既然能夠打敗洪超.那就說明.我比他實力強大.更有資格率領大軍.」

「你.」敖權沒想到.秦逸竟然如此牙尖嘴利.一時間想不到反駁的話.頓了一下后.怒聲道:「好.既然你說不看身份.只看實力.能者居之.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大言不慚.」

「神鳥世界.」

敖權一聲大喝.整個世界.剎那之間.陷入一片混沌.天地恍恍惚惚.融為一色.滿天滿地.全是熊熊火焰.灼熱氣浪.熔金化鐵.滾滾銅汁鐵水.在地上如大江大河一般噴涌滾盪.

「秦放.」敖權懸停半空.腳踏一輛宮殿大小的巨大青銅戰車.彷彿是火焰之神.

戰車上面.斑斑駁駁.全都是太古符文.透出陣陣威嚴、蒼老的絕世力量.每一塊符文上.都烈焰滾滾.一隻只火鳳凰、火龍、火虎.怒吼連連.拉著戰車.嘶吼咆哮.

「你現在進入了我的領域.就算你有三頭六臂.今天也要被我燒成灰燼.」敖權滿臉凶光.手掌一揮.立刻之間.火焰重重.一座座火焰大山.出現在秦逸周圍.

「原來達到了強仙境界.」秦逸望著四周層層疊疊的火山.一聲冷笑.「只不過可惜.如果是三個月之前.面對你這樣的對手.我還只有被動挨打的份.但是現在的我.就算是面對敖聖雄.都不落下風.」

秦逸身體猛地一動.無數拳法.如滾滾天河.傾瀉而下.砰砰砰砰.將四周火焰大山.全都打得粉碎.炸成齏粉.

「哼.雕蟲小技.讓你見識一下我神鳥世界的終極.」敖權不慌不亂.一拳凌空打下.天空彷彿一瞬間.都被熔出一個大窟窿.滾滾蕩蕩的岩漿.噴涌下來.本源大量潰散.讓人覺得彷彿就是世界毀滅的原點.

滔天火光中.一聲長鳴.傳遍四方.呼啦一聲.一隻巨大的火焰鳳凰.展開雙持.足足有數十萬里.朝著秦逸飛向而來.所到之處.空間全都被燒化.深深塌陷.周圍一切.都在崩潰、毀滅.

「神鳥一出.誰與爭鋒.大日光芒.焚燒一切.滅.」敖權立在戰車上.長劍猛刺.剎那之間.凌空刺出數千萬下.熾熱洪流.滾滾而來.雨霧驟起.世界混沌.

巨大鳳凰.緊隨其後.身軀一動.天地重造.法網難逃.

看到這一幕的軍士.一個個臉色發白.雙腿發軟.只覺得靈魂都要被一個無形的漩渦.全部吸入.絞成碎片.

「就憑這點力量.你還想殺我.」秦逸哼了一聲.身體一動.迎著敖權.一拳打出.「龍牙利爪.」

破滅、吞月、降世、風雨、花開、彼岸、明凈七招.一齊打出.威力比過去.大了數千萬倍.

轟轟轟轟.

虛空之中.頓時出現了無數拳頭.一下子就將所有劍光.全部打碎.炸開無數火星.璀璨如仲夏漫天焰火.巨響連連.振聾發聵.

噼啪.

一拳驟然越眾而出.一下子打在敖權的劍尖上.

清冽的長劍.頓時裂開無數裂縫.咔嚓一聲.當空碎裂.分崩離析.

「什麼.」敖權目瞪口呆.

「我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力量.」不等敖權反應過來.秦逸的聲音.洪鐘大呂一般.已經狠狠敲打在他的耳膜上.震得敖權一陣頭暈腦脹.眼前發黑.幾乎要暈死過去.

等到敖權抬頭望去.秦逸已經如一道驚鴻.飛到了火焰鳳凰的面前.


「星河爆裂.」

迎著頭大如山.口如黑洞.全身烈焰熊熊的火焰鳳凰.秦逸不閃不避.而是最直接、最叫人血脈僨張的力量對抗.

轟.

秦逸的攻勢.一瀉千里.滾滾攻殺.一下子就將火焰鳳凰的腦袋打得四分五裂.濺射出條條火焰.讓看到的人.幾乎都喘不過氣來.直接就要暈死過去.

「我、我的鳳凰……」敖權從沒見過這樣的場面.頓時慌張無比.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秦逸直接雙臂交叉.用力一撕.將整隻鳳凰.都撕得粉碎.火焰飄飛.然後一躍就到敖權面前.一拳打出.

拳影一閃.彷彿陷入虛空.冥冥之中.再度猛然轟出.

砰.

敖權腳下戰車.被全部打碎.變成流星火焰.從半空狠狠炸開.火光飛射.

整個虛空里看到這一幕的將士.眼睛裡面.映照出這幅畫面.彷彿是他們的瞳孔.火光四射.徹底炸開.種種感官.幾乎要將他們的靈魂都刺穿. 周圍幾乎所有人的腦子裡.此刻都嗡嗡炸響.不斷浮現出秦逸一拳轟爆鳳凰頭顱.光芒如柱.將青銅戰車直接洞穿.絞成碎片的震撼場面.

敖權的臉上.此刻更滿是屈辱.還想要出手.但是根本跟不上秦逸的速度.彷彿星河之間.全是秦逸的身影.

「給我滾下去.」

秦逸抬腳.重重跺在敖權的胸口.


咔嚓咔嚓.

大片骨頭斷裂的聲響.從敖權胸**發出來.叫人毛骨悚然.

大口大口的血漿.更像是不要本錢一般.從敖權口中.噴射而出.

砰.

彷彿是隕石墜落.敖權的身子.直接砸穿了一根巨型石柱.再落到地上.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型大坑.

而他自己.身子砸進地面.早就昏死過去.

秦逸這一次再從半空回到點將台上的時候.周圍將士.不由自主.都往後退了一步.望向他的眼神.充滿了驚恐.

入仙境界.輕鬆打敗強仙境界.這在其他這些人腦海中.可是平時做夢都不敢去想象的事情.

但是現在.卻真真實實地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

秦逸站在台上.無所畏懼地四下望著.

「還有誰.」秦逸冷笑一聲.目光朝著之前洪超那一夥.冷嘲熱諷最為厲害的一群將領望去.

磅礴力量.構成立場.四面壓迫.那一群將領.臉色煞白.冷汗如雨.不由自主撲通撲通.全都跪到了地上.讓周圍眾人.更是心中膽寒.

僅僅一個眼神.就能讓這群殺人如麻的將領嚇得腿軟跪地.那該是多麼可怕的震懾力.

在這群人眼中.秦逸此刻.化為天地唯一的霸王.萬靈都應該向他朝拜.以他為尊.

「這個傢伙.必須要剷除.」從頭至尾看完整個過程.敖鏡秋心中.殺意越發濃烈.他深深感覺到.來自秦逸的威脅.

「敖權在我們這些兄弟姐妹中.已經是足以排進前二十的存在.現在卻被這一個不知名的傢伙.直接打成重傷.這樣下去.敖邱鳴必然會仗著和秦放交好的原因.地位扶搖直上.我的地位.必然會受到極大衝擊.

只是父王到底在想什麼.這個秦放今天連續重傷兩人.但是他卻沒有阻止.」敖鏡秋表面上看.無比平靜.但是心中.卻掀起萬丈波瀾.不斷揣度.不斷思考.

其他將士.此刻心中.也有著和敖鏡秋一樣的疑問.

敖烈猛不提.他本來就是主動挑戰敖邱鳴.並且他們兩人.積怨已深.有那樣的結果.也是眾人意料之中.

但是秦逸作為一個外人.連傷兩員大將.雖然是在點將台上.但是也削弱了軍隊的實力.敖聖雄竟然始終沒有表態.實在是叫人想不明白.


不少中立的將領.心中雖然依舊揣測.但是也已經有了主意.日後要多多和敖邱鳴親近.

敖聖雄今天曖昧的態度.似乎已經表明了他的目的和立場.

敖鏡秋站在敖聖雄身邊.眼睛里散發著冰冷凌厲的光芒.給人無窮的壓迫感.

眨眼之間.擊敗了洪超和敖權.此刻再也沒有人敢上去挑戰了.

秦逸給所有人一種.實力深不可測的感覺.

「父王.不知道我和秦放今天的表現.還能不能讓你滿意.」敖邱鳴這時候.恰到好處地開口.

這也是秦逸事先給他安排好的.

「我們兩人在書庫中.汲取到了大量的力量.掌握了數千種神通.為的就是能再點將台上.一鳴驚人.」敖邱鳴繼續道.


見到周圍將領瞪大雙眼.滿臉驚駭.一副驚嚇過度的反應.敖邱鳴心中.滿是得意和揚眉吐氣的感覺.

這些將領.就算是得到了敖聖雄的賞賜.進入書庫修鍊三十天.頂多也就只能掌握一兩門神通.

掌握三門.就已經能被稱為天才了.

眾人的反應.也在秦逸意料之中.所以秦逸吩咐他.故意只說掌握了數千種神通.為的就是隱藏自己的實力.不要全部暴露.

秦逸其實已經在書庫的書籍中.掌握了近百萬的神通.

這些神通.隨便一招.都足以顛覆五行.毀滅乾坤.此刻如果說出來.恐怕會把許多人直接嚇傻.嚇瘋.

「什麼.」聽到敖邱鳴的話.敖鏡秋心中.再起波瀾.「這是怎麼回事.我當時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們兩人在書庫中.飽受摧殘.幾乎無法支撐.現在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敖邱鳴又驚又怒.一項平靜如水的臉上.也出現了從未有過的猙獰表情.

但是這抹表情.稍縱即逝.僅僅出現一下.隨即就消失不見了.


「好.非常好.邱鳴.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敖聖雄哈哈大笑.「數千種神通.你的天分.竟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那好.為了你今天的表現和成績.我就為你和秦放.破例一次.」

敖聖雄頓了一下.朗聲道:「敖邱鳴和秦放.我任命他們兩人為先鋒大將.每人率領百萬精銳.作為軍隊的先鋒.」

敖聖雄的聲音.滾滾蕩蕩.傳遍整個虛空.每一個人耳中.都聽得清清楚楚.

他此刻的任命.也讓台下的人.沒法再上去挑戰.沒法為了洪超和敖權.報復秦逸.

敖鏡秋氣得牙關緊咬.嘴裡都瀰漫出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周圍將領.爆發出嘩一聲轟鳴后.隨即展開了激烈的討論.每一個人臉上.有驚訝.有羨慕.全都在議論紛紛.

整個虛空的氣氛.簡直像是炸開了鍋一樣.熱烈到了極點.

「這真是史無前例的任命啊.」

「從前都是點將台比武結束后.才按照勝利點的高低.進行任命.今天這種中途任命.從沒有發生過.」

「身懷數千種神通.只要境界達到了.可以說是橫掃大陸.都沒有問題了吧.這些神通.可都是書庫中那些晦澀難懂的書籍上記載的.」

「小王爺這一次.可是徹底揚眉吐氣了.」

「是啊.僅僅贏了一兩場.就能夠得到先鋒大將的任命.這可是巨大得無法形容的榮耀.」

「先鋒營永遠都是沖在最前面的軍隊.全都是王朝中的精銳.不僅戰力驚人.而且摧城拔寨的軍功.往往也都被他們拿到.王爺今天這任命的意思.就是要捧小王爺上位啊.」

「小王爺的軍功.恐怕今後會如暴雨一樣密集.地位也會如同火箭一般躥升了.」

「噓.小聲一點.王爺的子嗣中.敖鏡秋目前還是雷打不動的王位繼承人呢.小王爺雖然潛力巨大.但是敖鏡秋.傳說是已經可以和王爺並駕齊驅的存在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