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轟,」

兩箭衝撞, 綜漫之請劇本正常點 ,在強大的衝擊力侵襲之下,所過之處無不是土崩瓦解,

暴風席捲,讓死寂的燃魂鎮再度喧囂起來,

僅僅只是第一箭而已,眾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元晨大呼道「老慕威武,老慕威武,真是箭術超神,」

落湯雞倒是把目光放在季楓身上,對方修為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都不輸給慕雲霆半點,

「這下臭小子是遇見對手了,」

三首雲蛟倒是很自信,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吧,咱家兄弟同輩無敵,」


「你還真是樂觀,」

赤牙部隊方面也難免意外,沒想到他們能遇見,一位與頭領旗鼓相當的對手,

「有點意思,」季楓沒有半點意外,對神情中戰意更加濃厚,一支箭矢搭了起來,第二次交鋒即將開始,

慕雲霆動作一樣,同樣做好迎戰準備「僅僅只是有點意思嗎,」

第二次的對峙

兩人對視一時無語,慕雲霆臂力灌注太武駕天弓上,萬獸氣息盡附其中,

「咻,」

亂石崩雲起,箭風破八方,如兩頭巨龍騰空而出,四周都有天地顛倒之相,

比起之前來,兩股更加強力的衝擊力,讓人感覺好似兩顆大星,在茫茫星空中,碰出萬千星火來,

火光衝天

慕雲霆身姿挺拔如山嶽,虎狼狂態盡在眉宇中,而此刻致命的第三箭,已經準備就緒,

「痛快,」

季楓一聲高呼過後,已經做好最後絕殺的準備,

雪新月現在已經是手心出汗,之前兩發利箭,可以看得出慕雲霆還有所保留,而現在看來慕雲霆是要準備火力全開,

冷憐月這一刻雖是不語,但眼眸中還是散過一些異樣,她也沒有想到,再度相見對方已經強大到這個地方,

太武雄風漸漸升起,古弓上處處都充滿著亘古滄桑氣息,讓人猶如夢回那個輝煌的盛世,

季楓也是勁力涌動,將一身甲胄都震得絲絲開裂,可見對方也不敢有半點怠慢心思,

見到這一幕

落湯雞不禁感慨起來,就如同看見過去年代,無數人傑追逐巔峰的情形,最後動情的說道「這臭小子還真是有,當初本神尊的風姿,」

元晨笑道「雞先生,你到底是什麼風姿啊,」

「小屁孩,一邊去,」

……

最後一箭

是棋逢對手的快意,也是決定生死的時刻,慕雲霆凝神三分,再運十重氣力,目標鎖定在前方,

而就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另外一批人馬也來到此地,而且還是來者不善,雪新月見到為首者只能搖頭「真是沒有想到,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之前在萬寶樓就與金泰政有過節,現在這種情況,對方肯定是要來報復,而在金泰政身旁,居然是百秀劍門的弟子,

鄭揚看著慕雲霆,露出陰狠笑容來「慕雲霆,我們又見面了,」 金泰政及劍門弟子的出現,無疑又給慕雲霆等人帶來變數,更讓現場氣氛緊張起來,

再次見到慕雲霆,金家三少心情可見一般,之前在萬寶樓被羞辱后就懷恨在心,現在有機會報復對方,金泰政又怎麼會放棄這個絕好機會,

金泰政言語挑釁起來「沒想到這麼快就再見面,真是讓我意外,」

雪新月連連搖頭「小女子,還真沒有想要和你再見面,」

面對突來人馬慕雲霆根本就是無視,手握挽弓目光鎖定在前方,面對季楓自己也是不敢有半點鬆懈,

慕雲霆開口「還有第三箭,」

「正是,」

鄭揚見狀自然惱火,自己居然被對方無視,怒而拔劍大聲呵斥「絕世凶獸慕雲霆,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金泰政又言「還不束手就擒,不然今日之後石家小村應你而不存,」

石天一聽大為緊張連忙問道「什麼,你們想要幹什麼,」

「想幹什麼,」金泰政露出囂張表情來,一雙色眼轉向雪新月身上「還真是沒有想到,斗篷下居然是一位大美女,本少爺看上了,」

元晨面色一冷,匕首已經出鞘「小子,你眼睛再不老實,我就把他挖下來,」

「現在石家小村已經在,馬錦和趙雲浪掌控內,再不收手後果自負,」

慕雲霆一身氣勢不收,好似火山即將爆發,目光從季楓轉移到鄭揚「你在威脅我,知道自己要付出什麼代價嗎,」

鄭揚自信言道「是又如何,威脅你你又能怎樣,」

「你們想做什麼,要是傷害我石家人,我石天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金泰政見狀又言「臭小子,本少爺要以偷盜,百草藥園重寶之罪將你制裁,」

石天大聲道「你胡說,我沒有偷盜,」

面對這種情況,眾人都在等著慕雲霆的下一步動作,同樣季楓也在等待,不敢有半點鬆懈,

「說完了嗎,」


面對慕雲霆的目光,金泰政自然不敢與之對視,心情也自然緊張起來,悄悄後退小半步「石家小村可是在我們手裡,你最好不好亂動,」

咻,

砰,

電光火石中,誰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一幕,慕雲霆鋒芒指向金泰政,以十萬雷霆之力射箭,直接將金泰政肉身洞穿,

金泰政面無表情,或者在他倒下的時候,都不敢相信慕雲霆會如此果決,

「這,」鄭揚嚇得冷汗直冒,那射向金泰政的一箭,就好似刺入自己肉身一樣,

季楓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慕雲霆的一箭無疑是代表著,全面開戰的信號,

慕雲霆收起太武駕天弓,強勢還是不改「退是不退,」

季楓同樣收起強弓,手中半月彎刀露出寒光來「看來,我們是避免一戰了,」

戰火再起

落湯雞一臉興奮,滿是囂張挑釁「臭小子們,就讓你知道本神尊座下,神獸三首雲蛟的厲害,」

「老雲我才不想插手了,睡個懶覺去,」


「那本神尊也去睡了,」

元晨一陣汗顏完全沒有想到,這兩大荒獸居然這樣沒有義氣「看來凡是還是只能靠自己啊,」

……

一步踏出身隨風動,慕雲霆舉步向前看,誰敢擋住自己的前路,

反觀季楓更加直接,半月彎刀在手,刀意盡在朗朗雙眸中,面對絕世凶獸的步步緊逼悍然出招,

刀卷黃沙起,氣動山河月,寒光點照蒼茫大地,

季楓勢頭剛猛一招刺來,堪比大江怒潮強力衝擊,讓一切都被其宏大刀勁吞沒,

刀光錯亂

季楓所行之處都好似飛雪連天,慕雲霆見狀凝神在前,萬獸武學融貫在心,一步動如蒼龍相隨,

「巨熊掌,」

橫推三千波瀾,狂暴力量讓大地搖晃起來,而在風浪中心的季楓,半月彎刀再次輪轉起來,鋒利更甚至前,

一手揚動刀勁四飛,幾步向前想要將慕雲霆逼向絕境,找找來往中都是不輸給慕雲霆的狂野,如一同惡狼對上獵物,

刀旋動

風起四野

季楓刀法狂野里,處處都留著詭異氣息,總是讓人防不勝防,

如果說秋離塵的刀法是帶給人絕望,那季楓的半月彎刀中,只有純粹的殺戮念頭,

「絕世刀法斬字訣,」

赤牙頭領殺招首度施展,半月彎刀寒光直逼九天上,清冷一片地,刀勁如烈風呼嘯不斷,一刀在前萬物不存,

慕雲霆也不敢託大,周身雷電四起,霹靂聲響伴隨著呼嘯烈風,直面季楓致命一刀,

「蠻牛犁天,」

兩強相會,四方掀動,各自震撼三分又都不退讓,

短短的交鋒鄭揚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現在也不知道是要退還是要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的季楓身上,

半月彎刀鋒利依舊,季楓眼神中充滿著殺戮,依舊再不復之前模樣,

「慕雲霆,我的半月彎刀記下你了,」

「呵,那有如何,」

慕雲霆周身雷霆依舊是若隱若現,掌成大印直對季楓,掌風開始陣陣襲來,雄獅開始咆哮起來,

「黃金獅心印,」


萬壽之王奪空而出,巨擎直壓季楓,利爪之下從不留命,滂沱氣勢之下地陷三寸,一眾赤牙隊員難敵強大壓力,一身甲胄都開始不斷開裂起來,

再看季楓還是從容不迫,半月彎刀寒光依舊,運轉丹田氣力刀意自成,絕塵刀法再現輝煌,

「破字訣,」

「想破,你覺得有怎麼簡單,」

黃金雄獅幻化而出高大如雄山,所行之處全然是直接碾壓,季楓刀法造詣再是深厚,可在這樣一股絕對力量面前,也只有被推到而已,

落湯雞幾乎都要跳了起來,都說蠻獸肉身強硬,沒想到這臭小子肉身也是如此,不禁托腮細想起來「到底是怎樣一個種族,會有如此恐怖的肉身,」


鄭揚見狀也是一臉的擔心,最不想要發生的事情,難道還是要發生了,

赤牙部隊也從來沒有見過,自家大頭領居然會被壓制,而陷入危急境界中的季楓,又怎麼會輕易認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