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現在告訴我的話.我依然會送你去神魔大陸.不過.我可以幫你完成一個心愿.」神族大聖笑道:「你覺得如何.」

「心愿.」葉峰笑道:「我確實還有很多事還沒有做.一個心愿.是不是太少了.」

「只要你肯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做三件事.我可以發因果誓言.」神族大聖說道.

「因果誓言」一發.如果違背.在斬殺因果的時候.他們便會被因果纏身.無法斬斷因果.這個誓言對於大聖境武者來說.絕對是後果最嚴重的誓言.

「好.我答應你.」葉峰目光閃爍.

「嘿嘿.無極大陸上究竟有什麼寶物.」神族大聖問道.

葉峰剛想編個謊話.異變驟起.

三個魔族大聖突然憑空出現.分別三個方向出手攻擊神族大聖.滔天的魔氣瞬間把葉峰和神族大聖籠罩了起來.

神族大聖神色劇變.他一咬牙.雙掌齊出.擋住了其中兩尊魔族大聖的攻擊.可是葉峰卻被第三尊大聖一把抓住.隨後那個魔族大聖拉著葉峰退到了遠方.

葉峰暗嘆.這次恐怕真的沒辦法逃走了.三尊魔族大聖同時出手.他根本沒有逃走的機會.

「走.」

三個魔族大聖抓住葉峰后.沒有逗留.全部轉身飛走.

突然.那三個魔族大聖前方憑空出現了一個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瞧見這突然來的人.葉峰一驚. 第二百三十八章 傷痕

聽到這話,元帥這纔想起自己這匹白馬暴露了自己,現在後悔也沒用,只能拼命的抽打着馬匹,希望能夠衝出去。

守在大門的兩名馬斯軍和三十多名長槍兵,看到如此狀況,立刻圍了上來。如果讓他們圍住的話,那可真是逃生無望了。

守在大門的兩名馬斯軍和三十多名長槍兵,看到如此狀況,立刻圍了上來。如果讓他們圍住的話,那可真是逃生無望了。

龍璇狠抽馬匹幾鞭,超過元帥後,不等馬匹停下,飛身跳下馬,在地上打個滾緩解衝擊力後,立刻向長槍兵撲去。

而那匹被狠抽了一頓的馬,則忘我地撞向下長槍兵,雖然撞飛了幾個人,但也被長槍刺了個透。

龍璇在這些敵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衝到他們面前,順手把右手握着的馬刀,刺入離自己最近的一名長槍兵的脖子,左手則奪過這名士兵手裏握着的長槍,右腳自動擡起把屍體踹飛。

接着,龍璇再馬上一百八十度轉身,隨着身體的轉動,右手把那把隨着敵人飛走,而從敵人脖子解放出來的馬刀,刺入站在一旁的一名士兵肚子裏,右手鬆開刀柄,奪走他於裏的長槍,再送上一腳踹倒。

這一連串的動作,快得大家都反應不過來。而公土則整個人傻了眼,因爲龍璇下馬殺人奪槍的時間,元帥感覺到自己馬匹才奔了兩、二步,這個人就用這麼短的一瞬間,殺掉了兩名敵人。


不過,艾文對龍璇爲什麼拋棄馬刀,轉而去奪長槍的問題,纔剛在腦中浮起,龍璇的行動給了他答案。

龍璇一奪到長槍,馬上左右開弓把長槍擲了出去。惋惜沒傷到任何人,因爲他的目標不是眼前的敵人,而是在軍營大門兩旁掛着照明用的燈籠。

燈籠中槍熄滅了!

龍璇在擲出長槍後,就馬上轉身上馬,也不知道龍璇怎麼預測的,竟然就那麼剛好的騎到元帥這匹馬上去了。快一步會被馬撞,慢—步則被馬踢,掌握的時機真的是非常準確啊。

還在傻愣的艾文,忽然發現眼前一黑,接着身後赫然出現一個男子,和自己擠在一個馬鞍上,自己竟然整個人坐在那人的懷裏,身後那人快速的搶過繮繩和馬鞭,飛快地抽馬狂奔,而自己整個人就像被身後那人抱住一樣。

不由細想,艾文就掙扎着想把身後那人給擠出去,但不知道怎麼的,艾文忽然意識到身後這人是龍璇。

照明的光源一消逝,這一帶都變得伸手不見五指。而且那些步兵因爲那兩支槍是往他們頭上擲去的,所以他們直覺是向自己射來的,不自覺的飛快趴下躲避。

只是很快他們就發覺,趴在地上並不是安全的,因爲好幾個士兵都發出了慘叫聲,這聲音嚇得他們立刻滾動着躲往大門兩旁,因爲在還有燈光的時候,他們就看到一匹白馬朝這邊衝來,相信那些慘叫的兄弟是被馬踏着了。


身後追來的那幾個馬斯軍,因爲匆忙也沒帶火種,跟前面的人同樣陷入混亂中,像無頭蒼蠅般亂撞。

也不是所有長槍兵聽到身旁兄弟慘叫聲後,會往兩旁躲的,他們反而以爲敵人殺到身旁,要知道黑暗會帶來恐懼感的,他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爬起來,叫喊着往前方衝剠,同樣那些馬斯軍也揮刀亂砍。

這恐懼的結果就是,等後面帶了火種的馬斯軍趕來後,現場就只剩下一名騎兵和五名長槍兵了。

兩人跑出軍營大老遠,龍璇忽然從馬背上掉了下來。嚇得元帥一陣子擔心。

龍璇有氣無力的說道:“幫我……把盔甲拔掉……先拔出……我腰間的……那把刀。”

艾文的眼睛已經適應了現在的光亮,雖然眺望遠處還是一片黑暗,但近處的物體已經能看清了。

現在他就能看到龍璇腰間插了—把馬刀,這馬刀穿過盔甲,進入腰側好幾寸,看那深度,腰側應該已經被刺穿了,只是無法穿過另外一面的盔甲而已,如果偏進那麼幾分,恐怕龍璇的腸子也斷了。

那是在黑暗中突圍時,被一名馬斯軍亂砍亂刺剌中的。其實龍璇在刀刺來時就察覺到了,不過自己沒有武器可以抵擋。雖然可以閃開,但這刀就會剌中元帥。沒有其他選擇的龍璇,只好選擇把損害減到最低。

重生豪門千金 ,顫抖着拔了一下,但沒拔出來。可能被盔甲夾住了,也可能被肉夾住了。

龍璇感覺到腰間的肉被往外撕扯了一下,又被刺進了—下。這種一進一出的感覺,讓他差點痛暈。

看到龍璇的表情,艾文神色緊張地說道:“對不起……”

艾文現在哪有心情計較那些什麼規矩,現在他內疚得就快忍不住要出來了。

因爲讓他如此痛苦是她造成的,如果自己不騎白馬的話,他們可能毫髮無傷的離開軍營大門。

他也知道,這刀如果不是龍璇幫忙擋住的話,受傷的人就是自己了。看那馬刀的刀勢就知道,如果不是龍璇擋住,自己恐怕被刺穿了。

龍璇忍着痛,嘴角抖了個笑容說道:“沒……沒什麼……”喘口氣後,他仰頭看到了漆黑莫名的夜空。

一開始只是隨意的仰望,只是不覺中已經變成深深的凝望,不知爲什麼,全身忽然感覺不到疼痛了。

龍璇並沒有怎麼奇怪,因爲他一直以來,只要看到那無窮無盡,如夢如幻的天空時,就會拋開一切不快的感覺,包括痛苦。

這可能他從幼年時期起,凡是受到損害,遇到挫折,他都是用呆呆望着天空,以此來舒解心中的痛苦和苦悶有關吧?他並不知道,他無意中把自己半催眠了,讓自己的心胸和天空融爲一體,可以承受各種各樣的變化,和無盡的包容量。

好一會兒龍璇纔回過神來,向元帥點點頭,語氣平靜的說道:“可以拔了。”


艾文見到原本全身顫抖着的龍璇,在望了一下天空後,全身都鎮定了下來,特別是語氣,好像叫自己去拔地上的蘿蔔一樣,雖然很驚詫,忍不住也擡頭仰望了一下天空,除了點點緊星外並沒有看到什麼。

不過她沒怎去細想這些,當前任務是一定要儘快離開這裏才行,因爲馬斯這個叛逆,很快就會發現自己逃走了,而且快天亮了,到時追兵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可以輕鬆的發現自己。

自己一個人逃走,肯定會遇到麻煩,還是得靠眼前這個龍璇保護自己才行,也因此讓龍璇恢復正常纔是要務。

所以他咬咬牙,握住刀柄,用盡全力猛的一抽。

這次抽出來了,但龍璇沒有想像中痛得顫抖悶哼的樣子,反而好像根本沒有受過傷似的,麻利的脫下盔甲,解下衣服。

這時龍璇摸到奎奇軍需官給他的藥包和錢包,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暖意。

“希望他平安無事。”龍璇默默的在心中祝福着奎奇軍需官,同時把藥包打開,把止血生肌藥膏貼在腰間的傷口處。

軍需官給他的藥是屬於將軍用的上等品,比他以前用的藥粉不知好了多少,現在他就覺得傷口處一片清涼,疼痛感減少到可以忽略不計。

龍璇又發覺自己身上的其他傷口,在激烈拼殺後,全都裂開了,不由把那些藥粉拭掉,換上藥膏。他可不會想到把藥留到緊要關頭,如果在緊要關頭的那一刻死去了呢?那藥留到那時還有什麼用?

龍璇很快把藥膏用盡了,穿起衣服和盔甲,再把錢包放入懷內。他不是在意那錢,而是在意那份情誼。

艾文元帥呆呆的看着龍璇治療傷口。

在戰鬥打響前就躲起來的月兒,又悄悄的出來了,月光照在龍璇那全身大大小小無數道、佈滿在結實均勻身軀上的傷痕。這並不是在戰場上留下的,而且以往冒險中戰鬥所留下,之所以沒有消去,是因爲龍璇沒到仙級,不能任意的修復身體傷痕。

元帥感覺自己就像看到了一幅說不出悽離蒼涼,同時又帶着異樣美感的畫卷。

惋惜這種感覺沒有持續下去,因爲元帥看到了龍璇的右手臂。

那腫得跟小腿一樣大的右手臂上,有着一個翻出血肉的洞,是被貫穿手臂的箭洞。看傷口,應該是好幾個時辰以前的了,一般人受到這樣的損害,手臂都不能動彈了。他竟然用這手臂殺了四個馬斯軍、兩個長槍兵,並躑投出兩支準頭和強度都很高的長槍!

元帥忽然興起回去後查看龍璇檔案的念頭,夏蘭國在外打仗的軍隊,每打完一次仗後,一定得把人員斬敵的數目和名單送回國都,呈給元帥觀看後,就列表收藏起來。這是爲了便於獎賞和分析敵我剩餘兵力而設置的一種制度。

雖然很多年來這都成了裝飾,功勞是由軍團長直接報給元帥換取獎賞的。不過下層的官員還是盡職的執行着這個制度,只不過是直接保存罷了。不知從多少年前起,夏蘭國的元帥就不去看這密密麻麻煩死人的記錄了。 這突然出現的人居然是小石王,

小石王的氣息,居然絲毫不比三尊魔族的大聖弱,至少已經斬了四世因果,

「敢動我師弟,當誅,」

小石王亮出一把外表如岩石半的巨劍,劈向了那抓住葉峰的魔族大聖,這一劍太快,超越了一切速度,剎那之間便斬在了魔族大聖的手臂上,

鮮血飛濺,魔族大聖的手臂被斬斷了,斷臂緊緊的抓著葉峰的手臂,

幾乎同時,小石王的劍鋒一轉,分別出劍劈向了另外兩個魔族大聖,兩道劍氣破空斬殺而至,直逼兩個魔族大聖而去,

「絕品道兵,」

兩個魔族大聖一驚,急忙後退,

小石王大步一邁,來到葉峰身邊,說道:「沒事吧,」


葉峰搖頭,

「改日再去殺他們也不遲,不遠處有空間波動,似乎有人來了,我們先走,」小石王拋起岩石巨劍,岩石巨劍嗡一聲變長,

「走,」小石王率先躍到了岩石巨劍上,葉峰緊隨其後,

嗖的一聲,岩石巨劍破空飛走,速度之快,竟然絲毫不亞於楚項羽和洪嘯天等強者,與此同時,岩石巨劍還釋放出淡淡的黃色光芒,把葉峰和小石王籠罩了起來,免受罡氣的侵襲,

「絕品道兵,」葉峰低頭看著岩石巨劍,心中很是驚疑,

「我當年被困之前,發現了一塊先天石胚,它受天雷淬鍊,品質絲毫不下於絕品道兵,」小石王說道:「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再去的時候它還在,幸好當年我把我的靈魂烙印在了石胚上,否則根本不可能馴服它,」

「石大哥,是你把它打造成道兵的嗎,」葉峰問道,

小石王點頭,「我只不過幫了它一點小忙,讓它提前蛻變而已,現在它的實力,只怕已經能和斬殺過六次因果的大聖媲美,即便和六大門派的絕品道兵相比也不遑多讓,」

頓了頓,他又說:「我一回到輪迴大陸,便聽說六大門派的人都趕去神魔大陸了,於是我便趕過去了,沒想到卻在此地遇到了你,你究竟為什麼會得罪魔族和神族的人,」

葉峰當即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聽完葉峰的話,小石王臉色凝重:「魂墨居然突破了,」

看著葉峰,小石王神色肅然的說:「我們馬上離開輪迴星域,」

這已經不是葉峰第一次聽到別人說讓他馬上離開輪迴星域了,他輕輕一嘆,沒有說話,

「不對,他為什麼不親自來抓你,」小石王突然皺眉,

葉峰也是一愣,對呀,以魂墨准帝的修為,他若出手的話,只怕自己現在早已經被抓住了,

「究竟是怎麼回事,莫非是他不屑於出手不成,」小石王疑惑,

葉峰也很疑惑,他們卻不知,其實魂墨是因為境界尚未鞏固,所以才沒有親自出手,

突然,小石王抬頭看著遠處星空,臉色變得有些凝重:「前面有人,實力都很強……他們應該是神族的人,」

「不愧是當年人族第一天才,」

笑聲傳來之時,三尊神族大聖從遠處星空中走來,他們走過之處,虛空扭曲了起來,像是水面泛起了漣漪一樣,

這三尊神族大聖,最弱的人,也已經斬斷了四次因果,最強的居然斬斷了八次,其中一個,正是剛才抓住葉峰的神族大聖,

緊接著,之前那三個被小石王逼退的魔族大聖也從後方追來了,


六尊大聖同時出現,即便小石王擁有絕品道兵,也絕對不可能是這六人的對手,

小石王對葉峰說道:「你先進去石王劍裡面,」

葉峰點頭,

石王劍嗡一聲震動,光芒乍閃,把葉峰收入了內部空間之內,

「嘿嘿,小石王,沒想到你居然還有絕品道兵,」那個斬斷了八次因果的神族大聖嘿嘿笑道:「可惜,這件道兵馬上就會是我神族的了,」

他有資格說出這種話,因為他相信,即便是小石王借用了絕品道兵的力量,也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