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男人,為什麼戴這麼多耳釘?」大飛裝作思考的樣子,道:「我一直覺得,男人是不戴耳環之類的。你戴這麼多,我還真分不清你的性別。要不這樣吧,我幫你一把,要麼戴耳釘變成女人,要麼不戴耳釘,當個男人!」

非主流有些害怕,道:「怎麼……怎麼變女人,你別亂說話……」

「變女人還不簡單,泰國那邊多流行啊,一刀下去,一切都解決了!」大飛說著,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挑了挑眉毛,道:「我幫你一下?」

「不!我不當女人!我不當女人!」非主流說著,伸手便要去扯耳釘。但是,他的手指基本都被砸斷了,哪裡能扯得了呢?

大飛道:「真的不想當女人?當女人很好的啊,有男人疼,有男人給錢花,很方便!」

「我不當女人!」非主流幾乎是在尖叫啊,但他的手指根本不行,實在沒法把耳釘扯下來。

「不當就不當吧,來,我幫你!」大飛一臉和善地把手伸過去,抓住一個耳釘。不過,他並沒有順著拔出來,而是用力一扯,直接把非主流的耳朵都扯了個豁口,這才把那耳釘扯下來。

「啊!」非主流一聲震天的慘叫,捂住耳朵便翻滾起來。

大飛道:「還有幾個呢,等我都給你弄下來。快點,不然那我就只好把你變成女人了啊!」

看著大飛手裡的匕首,非主流最後還是放棄抵抗,顫巍巍地把手放開。大飛很直接,一個一個幫他把耳釘扯下來。每扯一個,這非主流便要慘叫一聲,叫的真跟殺豬似的。

那邊岳鵬等人都看傻了,這手段,比他們厲害多了!

葉青站在旁邊,靜靜看著這一切。他不覺得大飛這麼做有多過分,對什麼人做什麼事,這是他一貫的態度。他在邊境線,遇到那些殺人如麻的毒梟,出手比大飛這狠辣多了,大飛這根本不算什麼。

終於,兩輛警車駛了過來。看到警察跑過來,爆炸頭好像見到了救星一般,匆忙跑過去,急道:「救我,救我,這群歹徒要殺我。我舅舅是周長勇,是縣政府的周長勇,你們快點救我啊……」

幾個警察其實都認識爆炸頭,看到他這樣子,立馬跑過去。不過,當他們看到葉青在這裡時,頓時愣住了,腳步也放緩了。

那什麼周長勇,跟葉青比只能算是個小人物罷了。

看到這幾個警察,岳鵬三人倒是有些慌張。瘋狗轉頭看了他們一眼,道:「不用害怕,交給我們了!」


岳鵬握緊了手,不知為何,他對這三個人竟然有些信任了。

幾個警察走了過來,沒有去管地上倒著的人,而是徑直走到葉青面前。帶頭那人陪笑道:「葉大哥,您怎麼在這裡?」

葉青道:「打架啊。」

那警察愣了一下,而後連忙笑道:「葉大哥,您真會開玩笑。」

「沒開玩笑,你看,這不就在打架嘛!」葉青指了指地上幾人,那個戴耳釘的非主流,耳朵幾乎都爛完了,此刻正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慘叫。剩下幾個非主流,更是被大飛這手段嚇得渾身哆嗦,連看都不敢多看大飛一眼。

看到地上這情況,警察有些尷尬,道:「葉大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覺得呢?」葉青反問道。

警察愣了一下,而後立馬道:「不用說,肯定是他們惹是生非,打擾到葉大哥你們了。葉大哥,您放心,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吧!」

說完,警察一擺手,道:「把他們都給我抓回去!」

身後那幾個警察立馬過來,把地上受傷的那一群非主流給抓了起來。還有幾個警察走到岳鵬身邊,岳鵬三人面色都變了。

「他們是我的朋友!」葉青直接擋在岳鵬面前。

那警察本來是想把岳鵬抓回去,讓他來頂罪呢。聽葉青這麼一說,立馬點頭笑道:「知道了,知道了。葉大哥,那你們忙,我們先回去了啊!」

過來幾個警察,只把那幾個挨揍的非主流給抓走了,真正打人的葉青岳鵬等人,卻好好地站在這裡。

看到這情況,岳鵬整個人都愣住了。像他們這樣的,見到警察,哪個不嚇得跟孫子似的。而這一次,這些警察在葉青面前反而跟個孫子似的,這讓他不得不震撼了。

葉青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些警察對他這麼客氣呢?

目送那些警察走遠,大飛立馬拍了拍手,道:「好了,天下太平。」


說完,扭頭看著岳鵬,道:「小夥子,走,一起喝兩杯吧!」

岳鵬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道:「好!」

… 那邊車上,爆炸頭幾人被銬著帶走,爆炸頭一直不斷地在怒罵。

「你知道我舅舅是誰嗎?我舅舅是周長勇,是縣政府的周長勇!你們敢在我面前做這種事,我一定會跟我舅舅說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那警察低著頭不說話,相比較周長勇,他更害怕葉青了。不過,遇到這種事,他被夾在中間也是比較為難的,畢竟兩邊他都不敢得罪。

爆炸頭在車上罵了一路,好不容易回到所里,這警察還沒來得及安置好爆炸頭,便接到了王淵博的電話。

「你剛才是不是抓了周長勇的外甥?直接把他送到局裡,順便把他們當時打架的證據全部送來。還有,你管轄那一片兒,肯定知道他仗著周長勇的身份幹了多少壞事,全部都給我搜集起來,送到局裡來!」

聽完這話,這警察先是一愣,而後大喜。他知道,王淵博這就是要開始收拾周長勇了。不用說,肯定是葉青的原因,看樣子葉青的影響力還是比那個周長勇要大得多啊!

放下電話,這警察立馬轉身道:「先別關,把他們送到局裡去!」

爆炸頭立馬來了精神,道:「幹嘛把我們送局裡?怎麼,知道你審不了我,想讓局裡的人來處理?我給你說,沒用的,到哪都一樣。我舅舅知道這件事,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警察瞥了他一眼,抬手噼啪就給了他兩個耳光,打得爆炸頭整個人都懵了。

「媽的,死到臨頭,還這麼多廢話!」警察冷聲道:「這次不僅是你,連你舅舅也得一起跟著遭殃。不放過我?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放過我!」

爆炸頭頓時愣住了,他沒想到這警察敢打他,更沒想到自己的舅舅也嚇不住這些人。難道這警察說的是真的,周長勇也要倒霉了嗎?

另一邊,葉青邀請岳鵬三人過去坐下,經過一番閑聊方才知道這岳鵬的情況。

岳鵬他們跟陳俊差不多,也是一些地盤上的小流︶氓,沒多大勢力和能耐,只有兩個兄弟跟著。平時什麼活兒都接,比如說哪位大哥需要人手什麼的,他們都會跑去給人打短工,屬於那種成不了大氣候的類型。再加上岳鵬這個人脾氣暴躁,看不慣的事就要用拳頭解決,所以得罪的人不少。別看岳鵬只有二十五六歲,但已經在監獄里蹲過三四年了,都是因為義氣或者衝動跟人打架的結果。

岳鵬這脾氣很對葉青的胃口,閑聊了一會,葉青便詢問他想不想去深川市發展。

岳鵬還不知道葉青的身份,但是,剛才看到那些警察對葉青客客氣氣的樣子,就知道葉青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剛才大飛對付那些非主流的手段,也著實讓他吃驚佩服。所以,當葉青提出這件事,他基本沒有什麼猶豫便答應下來。

其實,岳鵬他們在深川市也沒什麼發展。每個月掙那點錢,還不夠自己花的,有時候還要兼職當網管什麼的。現在有一個去深川市發展的機會,還能跟著葉青這樣的人物,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出頭的好機會,他們又怎麼會拒絕?

當晚葉青在縣招待所給他們安排了房間,不過,岳鵬三人卻基本是一夜沒睡,因為大飛把陳俊和侯三從醫院裡叫了出來,在房間里打了一晚上的牌。葉青拿了一萬塊錢出來,給岳鵬他們在那裡玩,出手之闊綽,也讓岳鵬三人很是震撼。

一晚上時間,岳鵬三人倒還贏了一些,大飛輸了不少,他在醫院贏那點基本都吐出來了。但輸贏都是葉青的錢,都是在這幾人當中流通,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眾人也沒放在心上。不過,玩了一個通宵,幾人的感情倒是加深不少,已經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了。

葉青本來是準備在家裡再住幾天的,結果,第二天大清早,他便接到了趙成雙打來的電話。電話里趙成雙語氣很是興奮,彷彿有什麼好事似的。

葉青看了看時間,現在才早上六點多,趙成雙這電話來的也真早啊。

「什麼事這麼高興?六點多,你不睡覺啊?」葉青奇道。

趙成雙道:「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我這是為你高興!」

「我的事?我的什麼事?」葉青奇道。

「你不是在找你弟弟嘛,那輛車上的屍體化驗結果全部出來了……」

說到這裡,趙成雙故意頓了一下,葉青的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急道:「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找到我弟弟?」

「很遺憾……」趙成雙故意拉了個長腔,葉青的心頓時懸了起來。關係到弟弟葉軍的事情,他就再無法保持鎮定了。

「很遺憾,沒有找到你弟弟的屍骨!」趙成雙大笑道:「也就是說,當時你弟弟並沒有在這輛車裡坐著!」

葉青頓時愣住了,拿著電話,表情頓時定格了,愣了半晌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過了許久,他方才捂住胸口,握緊了拳頭,突然在原地跳了好幾下,方才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了一些。

「我馬上回去!」葉青對之後電話大聲喊道,弟弟葉軍沒在那輛車裡,也就是說他有可能沒死。既然沒死,那葉青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他!

趙成雙也是很激動,道:「你也別太著急了,現在只是知道他不在那輛車裡。但是,想找他,恐怕不是那麼容易。你這兩天把家裡的事忙完就趕緊回來吧,你那孤兒院都開始動工了,你自己也得回來看看不是。我這邊也有點事,花雨這兩天也要回深川市了,到時候我還得去看看呢。你回來了再跟我聯繫吧!」

「花雨也要回來了?」葉青奇道:「她不是要在西杭那邊上學嗎?」

「什麼啊,當時只是過去躲那個賀子強的。現在賀子強都死了,那就不用擔心什麼了。」趙成雙頓了一下,道:「我聽說,西杭老太太最疼愛的那個孫女恐怕也要來深川市走一趟,我可得去看看,據說是個絕色美人呢。」


「你小子,真是賊性不改啊!」葉青笑了笑,趙成雙這好色的性格還是沒有多大變化啊。

趙成雙笑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先去探探路,真要像傳說中那麼美,改天我介紹給你認識啊!」

葉青道:「你得了吧,我不需要!」

「也對,你那個皇甫姑娘也不錯,當然看不上別的女孩子了!」趙成雙笑著調侃。

葉青道:「你就在背後這麼說她吧,改天我給她打個電話,把你說的這些話全部傳過去!」

「我靠,大哥,開個玩笑,何必這麼認真!」趙成雙立馬緊張地道:「別別別,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你千萬別跟她說,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葉青哈哈大笑,趙成雙這傢伙天不怕地不怕,但卻是極為害怕東省這兩個女人。沒辦法,這兩個女人實在太恐怖了。東州毒螳螂,西口火蝴蝶,現在就連葉青想起她們,心裡也有點發涼啊!

得知弟弟未死的這個喜訊,葉青也非常興奮,恨不得立刻回到深川市去。

上午把家裡的事情解決了一下,其實也沒多少事了,父親葉昌文的身體也好得差不多了,家裡條件也可以了,基本沒有什麼要處理的了。那邊馮建設和馮雪華都開始工作了,看兩人的情緒,他們對自己的工作還是挺滿意的,這也讓葉青放心了。

表妹馮瑩瑩又回到了學校,葉青專門把她安排到了顧先平教的那個班。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她現在沒有後顧之憂,學習方面就更不用人操心了。

上午侯大去了醫院,經過一番面試,正式成為了縣醫院的醫生。侯三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也就開始張羅著去深川市的事了。

至於陳俊,他比侯三還著急呢。他父母雙亡,家裡基本沒有什麼親人。只有一個姑姑,對他很是照顧。這幾天陳俊跟大飛他們玩牌,贏了八千多塊錢,加上葉青給他的賭資,差不多一萬多,全部拿回去給了姑姑,也讓一直看不起他的姑父對他刮目相看。他這邊也沒有什麼需要操心的了,隨時都可以出發去深川市了。

中午的時候,徐長志接到父親的電話,必須趕回省里。他跟葉青道了別,互留了電話,一再囑咐葉青,讓他下次回來,無論如何都要去省城玩幾天。

葉青跟這徐長志只能算是萍水相逢,救他一命也是舉手之勞,但這徐長志對葉青卻是非常感激。葉青在九川縣的這些事情,如果沒有徐長志,估計也別想辦的那麼好了。單憑這一點,他也幫了葉青很大的忙,葉青對他也是挺感激的。

徐長志離開了,黃飛明當然也沒有在九川縣多逗留,直接回了市裡。只不過,陸家滅門大案,至今還是沒有破獲,這件事比較麻煩。其實,有消息說,李強都已經離開平南省了,這個案子想破估計是真的很難了。

不過,這也正和了葉青的心意,他還真不想李強被人抓住。這個西北大盜雖然手段狠辣,但也不是什麼壞人,殺了不少人,但都是該殺之人。只要他以後能夠收斂一點,罪不至死!

那邊車上,爆炸頭幾人被銬著帶走,爆炸頭一直不斷地在怒罵。

「你知道我舅舅是誰嗎?我舅舅是周長勇,是縣政府的周長勇!你們敢在我面前做這種事,我一定會跟我舅舅說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那警察低著頭不說話,相比較周長勇,他更害怕葉青了。不過,遇到這種事,他被夾在中間也是比較為難的,畢竟兩邊他都不敢得罪。

爆炸頭在車上罵了一路,好不容易回到所里,這警察還沒來得及安置好爆炸頭,便接到了王淵博的電話。

「你剛才是不是抓了周長勇的外甥?直接把他送到局裡,順便把他們當時打架的證據全部送來。還有,你管轄那一片兒,肯定知道他仗著周長勇的身份幹了多少壞事,全部都給我搜集起來,送到局裡來!」

聽完這話,這警察先是一愣,而後大喜。他知道,王淵博這就是要開始收拾周長勇了。不用說,肯定是葉青的原因,看樣子葉青的影響力還是比那個周長勇要大得多啊!

放下電話,這警察立馬轉身道:「先別關,把他們送到局裡去!」

爆炸頭立馬來了精神,道:「幹嘛把我們送局裡?怎麼,知道你審不了我,想讓局裡的人來處理?我給你說,沒用的,到哪都一樣。我舅舅知道這件事,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警察瞥了他一眼,抬手噼啪就給了他兩個耳光,打得爆炸頭整個人都懵了。

「媽的,死到臨頭,還這麼多廢話!」警察冷聲道:「這次不僅是你,連你舅舅也得一起跟著遭殃。不放過我?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放過我!」


爆炸頭頓時愣住了,他沒想到這警察敢打他,更沒想到自己的舅舅也嚇不住這些人。難道這警察說的是真的,周長勇也要倒霉了嗎?

另一邊,葉青邀請岳鵬三人過去坐下,經過一番閑聊方才知道這岳鵬的情況。

岳鵬他們跟陳俊差不多,也是一些地盤上的小流︶氓,沒多大勢力和能耐,只有兩個兄弟跟著。平時什麼活兒都接,比如說哪位大哥需要人手什麼的,他們都會跑去給人打短工,屬於那種成不了大氣候的類型。再加上岳鵬這個人脾氣暴躁,看不慣的事就要用拳頭解決,所以得罪的人不少。別看岳鵬只有二十五六歲,但已經在監獄里蹲過三四年了,都是因為義氣或者衝動跟人打架的結果。

岳鵬這脾氣很對葉青的胃口,閑聊了一會,葉青便詢問他想不想去深川市發展。

岳鵬還不知道葉青的身份,但是,剛才看到那些警察對葉青客客氣氣的樣子,就知道葉青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剛才大飛對付那些非主流的手段,也著實讓他吃驚佩服。所以,當葉青提出這件事,他基本沒有什麼猶豫便答應下來。

其實,岳鵬他們在深川市也沒什麼發展。每個月掙那點錢,還不夠自己花的,有時候還要兼職當網管什麼的。現在有一個去深川市發展的機會,還能跟著葉青這樣的人物,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出頭的好機會,他們又怎麼會拒絕?

當晚葉青在縣招待所給他們安排了房間,不過,岳鵬三人卻基本是一夜沒睡,因為大飛把陳俊和侯三從醫院裡叫了出來,在房間里打了一晚上的牌。葉青拿了一萬塊錢出來,給岳鵬他們在那裡玩,出手之闊綽,也讓岳鵬三人很是震撼。

一晚上時間,岳鵬三人倒還贏了一些,大飛輸了不少,他在醫院贏那點基本都吐出來了。但輸贏都是葉青的錢,都是在這幾人當中流通,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眾人也沒放在心上。不過,玩了一個通宵,幾人的感情倒是加深不少,已經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