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趙炎和查克斯微微一笑,艾瑪婭的話還挺惡毒的,真是解氣。

「哼!」梅洛偏過頭,朝艾瑪婭瞪了一眼,又朝趙炎望去,道:「第一場比賽的事已經過去了,我現在說的是這場。」

頓了一下,梅洛又道:「難道你們認為,那個可憐的孩子還能站起來嗎?」

梅洛的話並不是毫無道理,趙炎等人偏過頭向賽場上望去,奧瑪科的情況實在非常糟糕,雖然被石人騎兵圍在裡面看不見他的細節情況,但那大斬刀,那石狼牙,卻是活生生的落在了奧瑪科的身上。

哼哼……

梅洛在趙炎的身後徘徊,來回愜意的轉了一圈,道:「你就死了心吧……哈哈哈哈哈。。」

趙炎沉默不語,並沒有反駁梅洛,只是深深的注視著賽場,期待著奧瑪科能站起來。

觀眾席上,修哲道:「真沒有想到,奧瑪科居然會被逼到這種地步。」

娜曼姿道:「我原以為在這場比賽中沒有人能夠戰勝他,但現在看來,他的情況很不妙啊!」

夢啦夢點點頭,道:「暗奇爾不是一般的高手,現在看上去,他根本就沒拿出全部的實力來。而奧瑪科,似乎已經在掏家底了。」

「老大也說過,奧瑪科的實力是他都無法抗衡的,如果連他也敗了,那老大不也就沒有希望了嗎?」狂龍湊過來說道。

娜曼姿道:「話也不能這樣說,就算奧瑪科這場比賽真的輸了,也未必見得炎也就會輸。」


夢啦夢點點頭,道:「恩……炎是個不凡的男人。」

修哲偏過頭去,詫異的望著狂龍,道:「老狂,你臉怎麼紅了?」

狂龍笑笑,道:「你們這樣誇獎老大,聽的我心裡一浪翻一浪。」

「靠!」修哲的手剛準備向狂龍的頭上伸去,猛然想起他那除了趙炎外不許任何人碰他頭的話語,才改變方向向他身上推去,喝道:「我們又不是說你你臉紅什麼,可惡的傢伙。」

娜曼姿的雙眼微微一張,道:「你們別鬧了,快看!奧瑪科好像動了。」

「是嗎?」眾人一愣,急忙探出頭向賽場上望去。

與此同時,似乎也有許多觀眾也注意到了這一點,那在賽場上不停傳播的「這孩子真慘啊!他會不會死啊?」之類的話語也逐漸少去了很多。

的確,那被壓在大斬刀下的奧瑪科,似乎慢慢站了起來。

在眾人的視線下,石人騎兵的包圍圈被慢慢彈開,那壓在奧瑪科身上的大斬刀也隨著奧瑪科的身體給抵了起來。

嚓!嚓嚓嚓!

突然間,賽場上響起一陣清脆的聲響。下一刻,石人騎兵紛紛愣在了那裡,他們的身體上,都多出一柄白sè的尖錐。

順著那根尖錐望下去,便會現它是直接與奧瑪科的身體相連的。

奧瑪科完全站了起來,緩緩的展開雙臂,突然間,猛的捏緊拳頭。

啪啪啪……

下一刻,那被白sè尖錐捅穿的石人紛紛炸開,化為一顆顆細小的碎石。

奧瑪科的身影,又呈現在暗奇爾的面前。

啊!哇……

止不住的驚嘆聲與詫異聲,觀眾們瞠目結舌的望著賽場上的這個怪物。他的身體上就像是穿了一層白sè的盔甲,堅實而厚重。

這套白sè的盔甲將奧瑪科的身體完全包裹,只剩下一對眼睛冷冷的望著眼前所有的事物。盔甲上有許多凸起的尖刺,並長長的向外界伸去。

能把周圍的石人捅穿,便是它的功勞。

「這……這怎麼可能?」選手休息台上,梅洛扒開趙炎,死死的盯著前方的賽場。

趙炎淡淡一笑,他知道,奧瑪科不會如此輕易死去的。

查克斯也鬆了口氣,道:「有什麼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事多著呢!」

艾瑪婭冷笑道:「就是,接下來,你們的人可要遭殃了。」

「不會的!暗奇爾絕對不會輸的!」梅洛喝道。

「為什麼?為什麼他就不會輸?」趙炎道。

「因為……」梅洛將嘴裡的話咽了下去,暗奇爾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但他總不能說出來給趙炎他們聽吧。

頓了一會,道:「不為什麼,就因為他比我還厲害,所以你們誰也別想戰勝他!」

「你?」艾瑪婭指著梅洛,那手指頭幾乎快要點到他鼻子上去,笑道:「比你還厲害?比你還厲害難道很厲害嗎?你一個手下敗將,臉皮怎麼這麼厚啊!」

你……

梅洛氣急,儘管身體虛弱,經過一場大戰很多地方都還沒有恢復,但此刻也受不了這麼侮辱,瞪著艾瑪婭就朝他熊了過去。

「梅洛!」

英格瑞爾不知什麼時候也湊了過來,攔在艾瑪婭的前面,冷冷的盯著梅洛,道:「你是客人,對你的到來我表示熱烈的歡迎,但請你自重,不要惹事。」

灰濛思佳也道:「就是,對一個女人如此無禮,算什麼男人。」

趙炎一樂,朝灰濛思佳看了一眼,雖然他們之間不和,但趙炎覺得他這把火加的挺到位的。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梅洛氣憤無比,但賽場上的事實擺在那裡,加上他自己又輸掉了比賽,實在無力反駁。

在別人的地盤,而且形勢已經很明了了,梅洛自然不敢撒野。忍著怒火,一言不的轉過身去。心道:「你們等著吧!我會加以十倍的讓你們痛苦的!」

觀眾席上,一片驚鄂過後,逐漸平靜下來。

暗奇爾在奧瑪科身上來回打量,斗篷內的那雙眼睛似乎在散著微微的光芒。

「難道……在骨甲的後面,還有一層甲?」

奧瑪科今天實在是興奮的不行,雖然臉上沒有了開始的笑容,但那股從體內湧上心頭的激動情緒卻無法隱藏起來。

「沒錯!你果然不是一般的高手,居然能讓我啟動生命之甲。」

「生命之甲?」暗奇爾微微一驚,道:「你這是生命之甲?」

奧瑪科點點頭。

梅洛微微一驚,他和暗奇爾在一起的這段時間,還沒從見他如此驚訝過。

暗奇爾接著道:「怎麼可能,你一個亡靈法師居然會生命之甲?」

奧瑪科低沉道:「以前是沒出現過,但並不代表就不可能。」

暗奇爾的驚訝是有道理的,他很明白生命之甲意味著什麼。這是jīng靈一族的特殊魔法,並且是很高級的防禦系魔法,只有那些元老級別的jīng靈法師才能掌握。

生命之甲的防禦能力在整個魔法史上都是排的上號的,並且承載著jīng靈一族的榮耀。。打個籠統的比如,如果a級的人運用了生命之甲,那就算s級的摧毀力都不能將它擊破,它能讓施法者的防禦力頓時提升幾個檔次。

這套魔法好是好,但也有很大的缺陷,這就得和它的名字牽扯上關係了。

所謂生命之甲,便是以生命為契約形成貼在身體表面的防禦盔甲,有生命的力量維持,這套盔甲的防禦力是相當強大的。但同樣,如果生命之甲被強行擊破,破碎,那施法者的生命便作為代價一同破碎。

所以,生命之甲是jīng靈法師最後的救命稻草,不到最關鍵的時候絕不會輕易的啟用它。

這種魔法在艾雅大6的歷史上,沒有一個jīng靈族以外的種族法師使用過。現在它卻很清晰的出現在暗奇爾視線內,叫他如何能接受。

生命之甲!

主席台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觸動。梅大rì,愛櫻騰、酷赤圖、喬爾的眼神都猛的一亮。

酷赤圖驚道:「亡靈法師居然會生命之甲?」酷赤圖覺得這和公雞會下蛋一樣讓人不可思議,但他應該明白,這個世界上不可思議的事情多了。

愛櫻騰淡道:「這是個不一般的亡靈法師啊!年紀輕輕,竟然有這麼好的本事。」

「而且他一點都不避諱,要知道,光明教廷和亡靈族之間的戰爭還沒結束多久呢!」

愛櫻騰點點頭,道:「對啊!真張揚啊!」

賽場上,大雪已經完全停止,在奧瑪科和暗奇爾的魔力驅動下,積雪也逐漸融化。。此時的賽場,和趙炎那時的完全不同,就像是跨越了一個季節。

暗奇爾在奧瑪科的身上看了許久,直到倆人中間的骷髏兵石頭人已經廝殺的各自僅剩下一個,暗奇爾才道:「真的是生命之甲?」


奧瑪科沉默不語,向前邁出一步,那包裹著奧瑪科的白sè盔甲看似沉重無比,此時卻顯得格外輕巧。

暗奇爾的神情漸漸舒展下來,淡道:「生命之甲的確是厲害,但別忘了,他的缺陷可大著呢!」

頓了一下,暗奇爾接著道:「只要我擊破了你這最後一層生命之甲,你不但會輸掉比賽,還會丟掉xìng命,你值得嗎?」

奧瑪科笑了,笑容里滿是猙獰,道:「值得,能讓我徹底的興奮一次,什麼都值得。」

「你真是個瘋子。」

「不是我瘋,而是我有把握。」

「這麼自信?」

「啟用了生命之甲,就是在賭命,你認為我會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這樣做嗎?」

暗奇爾的腦袋向外探出一些,道:「難道你還有招?」

哼……


奧瑪科冷冷一哼,繼續向前走著,與此同時,他緩緩的展開雙臂,將胳膊抬了起來,攤開雙掌,掌心向上,徐徐的向上升去。

下一刻,奧瑪科的全身泛起了黑sè的光芒,光芒裊裊上升,像火焰般燃燒。。

那些觸碰到黑火的空氣,像是被燒焦了一般,出一絲絲異樣的臭味。

奧瑪科的頭頂上彷彿籠罩了一層烏雲,他每向前邁出一步,那烏雲便會跟著他一同前進,將地面遮擋住。

奧瑪科突然停住腳步,那依附在身體上的劇烈黑火迅的在手掌上彙集,奧瑪科仰著頭,嘴裡默默的念叨著一些什麼。

嚓!

猛然間,奧瑪科雙拳合攏,頓時將那黑火捏的粉碎。

他那低沉的聲音又在賽場上響起。

眾惡降臨!

嚇!

下一刻,賽場半空中突然變sè,掠過一陣yīn影,向暗奇爾撲了過去。

一時間,鬼哭狼嚎,凄涼哀怨聲鋪天蓋地的響起,傳入許多人耳中,無比麻。

但奧瑪科的這招「眾惡降臨」並不是靠聲音來傷人,如果這樣,那誤傷就太大了。

這陣聲音只是前奏,真正厲害的還在後面。

奧瑪科的臉上,除了一片冰冷,更多的則是自信。

遠處的暗奇爾,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這種強勁的冷靜讓人無比放心,彷彿他有什麼破解之法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