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噢?」林風好奇道,「這可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坐上這位置沒油水不止。更有相當風險。

「無妨無妨。」林震雲笑道,「林風兄弟若能在族長面前美言幾句,雲叔定感激涕零。」目光掃過周圍這一箱箱的財物,林震雲信心十足,此次他可謂大出血,足足一千星晶。相當於一千億斗靈幣的財物,普通星域級強者全部家當都沒那麼多。

林風一個剛入世的青年武者,決不會拒絕如此『豐盛』的誘惑。

應該說,根本無法拒絕!

「這些小小心意,林風兄弟請勿推搪。」林震雲微笑道。「倘若能事成,雲叔還當另外答謝,這一……」話音未落,廳外霎時傳來一片嘈雜喧鬧的聲音,林震雲眉頭輕簇,卻是剛說了個『一』字,便被打斷。

來人,是管家『關忠』。

「少爺,有客人到。」關忠拱手道。

「哦?」林風眼眸一亮,好笑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客似雲來。」

林震雲面色微變,但並未生氣,他知道『規矩』,管家能在主人接待客人的時候來報,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並非管家不識時務,或是蠢笨,而是有更重要的事!

在眼下來說,應該是有更重要的客人到來。

身份,遠比他尊貴!

「會是誰?」林震雲好奇無比。

嘈雜聲一片。

門外,一群正裝打扮的武者,整齊行來,望著來者身上的服飾林震雲心『咯噔』一下。他的閱歷自是豐厚,事實上就算是林風也認了出來,眼前這些身著統一制服的武者太好認。

那套服飾,正是『羅氏商會』的標誌!

釋羅郡最大商會!

不,應該說是朱雀洲最大的商會。

「難怪管家會來稟告。」林震雲眼眸閃爍,若然有思。


「不過,這林風和羅氏商會有何關係?還有……」林震雲目光瞥向為首的那個華服男子,眉頭微皺,「這男子好生面熟,我在哪裡見到過?」

心中正感疑惑,羅氏商會為首的那華服男子便已是大笑的開口,「林少爺,不好意思,因為到了時限仍未湊齊數目,要從別處臨時調送,所以才晚了幾天,希望你不要介意。」

「啪!啪!」拍了拍手,華服男子淡喝,「還不把賠禮送上。」

霎時間,身後眾人抬過來八個箱子,放了下來,林震雲目光頓時一直。

「這裡是一些稀有的金屬礦物,我想林少爺應該用的到。」華服男子笑道,「還有些星果、星符及先天寶物,總價值在2000星晶以上,兩成的定額賠付,希望林少爺不要介意。」

「絲~~」林震雲倒吸了口氣,目光駭然無比。

定額賠付2000星晶??? 夢游諸天暴躁神僧 ,這林風到底買了多少東西!

望著林風,又望著華服男子,林震雲呆然的說不出話來。霎時間望著華服男子,彷彿想到了什麼,林震雲面色大變,「我記起來了,他,他好像是羅氏商會,釋羅郡的分會長——」

「歐陽勁!」

…(未完待續。。) 歐陽勁!

這是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

羅氏商會的分會長,在釋羅郡的金字塔頂端中亦是赫赫有名。林震雲之所以一直未想起來,是因為根本未曾見過真人,只是在一次視頻印射中偶然見過一次。

但如今……

卻面對面的見到真人!

而且,看歐陽勁的神色,顯然對林風相當恭維。

「絲~~」倒吸一口涼氣,林震雲咽下唾沫,感到心震異常。此刻,他終於反應了過來,歐陽勁剛才所言『兩成的定額賠付』是2000星晶,意味著林風此次購買的,是足足10000星晶的商品!

而且,這不是第一次!

「太闊綽了?」林震雲嘴角微抽。

霎時間,環望向廳中那一個個俗不可耐的金箱子,感到有些臉紅。

1000星晶?林風恐怕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這林風到底哪冒出來的?」

「他怎麼會那麼富有!」

林震雲心驚異常。

望著林風那張淡笑的臉龐,心中說不盡的悸動。

好是神秘!

「歐陽會長毋須如此,把這些收回去。」林風微笑道。

「誒,林少爺若是如此,我很難向上頭交代。」歐陽勁正色道,「此次確實是我羅氏商會的疏忽,導致晚了幾天才湊齊所有數目,但不管怎樣,失責就是失責,我作為總負責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三個月之期。

千面天使 ,是三個月後準時交付。

而羅氏商會此次確實有違當日約定,定額賠付兩成。亦是按規矩行事。

不過林風卻無意佔這等小便宜。


「還是有些不妥,拿回去,歐陽會長,你的心意我心領了。」林風點頭。

「這萬萬不行,行有行規,我歐陽勁怎能敗壞羅氏商會的名聲?」歐陽勁正色道。

……

雙方互相推就。讓的周旁的人看的一個比一個眼睛瞪的大。

一覺醒來我有娃了[娛樂圈]

不是2000斗靈幣,兩人竟然誰都不要?

這到底怎麼回事……

周圍一個個武者,只覺心跳加快,一個個下人,更是彷彿窒息一般。這筆錢若給他們,那可是一輩子吃喝不愁,然兩人卻好似當小費般推來推去,並非佯裝客氣,而是真的不需要。

場面。相當之怪異。

僵持了一陣,林風這才不好意思的收下,卻是歐陽勁一番盛情難卻。隨後彼此又聊了一陣子,算是正式認識,互相留了通訊信息,歐陽勁這才帶著羅氏商會眾人離去。

「不好意思,雲叔,讓你久等了。」林風笑道。

「沒關係。我不趕時間。」林震雲傻傻的笑了笑,他剛才也乘機和歐陽勁套了套近乎。更留了通訊信息,可謂賺大了。

「哦對了,你剛才說『一』什麼來著?」林風好奇道。

「一,一……」林震雲臉頰抽動,卻是說不出口。

剛才還感覺這一千星晶相當之多,多的林風根本無法拒絕。

但眼下看來。卻是如此微不足道,林風連那兩千星晶的定額賠付都是勉為其難才收下,會在乎他這一千星晶?況且,拿這一千星晶讓林風幫忙說話,眼下感覺……

好寒酸。

「是這樣的。」林震雲緬笑道。「我是說這,這裡一千星晶只是兩成定金,倘若林風兄弟肯幫在下這個忙,坐上家族『執法堂堂主』的位置,剩餘八成禮金定不會少。」

五千星晶!


林震雲的心都在滴血。

就是富有如他,都是相當狠的一刀。

但如今,他根本沒有退卻的可能。咬咬牙,林震雲就算心痛,卻還是只能得撐住,起碼,只要能當上『執法堂堂主』,意味著他便是進入林氏一族的金字塔頂端,不再是外人。

就算付出沉重的代價,那又怎樣?

值得!

但……

「收回去,雲叔。」林風微笑道。


「啊?」林震雲輕訝,既感情理之中,又感一分失望。

確實,這點錢對林風而言,似乎真沒什麼誘惑。

「放心,你既然來了我自不會讓你白走一趟。」林風淡然而道,「此事,我會幫你去義父那裡說一說,但成與不成最終決定還得看義父。」倘若收錢而做事,自己成什麼了?


更何況,自己並不想干涉義父管理家族。

但觀林震雲此人並非什麼大奸大惡之徒,幫他隨口提一句自是沒問題。

倘若收了人家定金,卻又做不到事,豈非欺騙?

林震雲眼眸瞬時亮起,連是點頭道,「好,好,太好了。」

想起剛才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林震雲便感老臉一紅,確實他太是看輕林風了。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年紀的青年,處變不驚,做事條條有理,遠比本身年齡要成熟的多。

再看看林雄,林震雲不禁長嘆一聲。

自己這個兒子,除了給他惹事之外,還真沒做過什麼像樣的事。

人比人,確實氣死人。

一連送走兩撥客人,林風無奈一笑。

處理這種人際關係,並非自己所長,對自己來說還是修鍊實在的多。

「阿忠,以後有客人,直接幫我回絕。」林風苦笑搖頭,有第一個林震雲,自有第二、第三個,這種族內的關係最難處理,倒不如撒手不管置身事外,最簡單自在。

「好的,少爺。」關忠正色點頭。

「對了阿忠。」林風望向關忠,隨即問道,「你可知有什麼辦法,能在最短的時間,最詳細的得知某一個人的資料?」

上一次,星芒丹的事也是關忠幫自己想到解決辦法。關忠的閱歷畢竟比自己深厚的多。

但顯然,關忠也並非萬能。

「這個……」關忠頓了頓,搖了搖頭,「各個勢力應該都會有一些資料,越大的勢力資料越齊全,據我所知。釋羅郡並沒有專門調查個人信息情報的幫派或組織。」

林風輕嘆了口氣,希望頓時澆滅。

越大的勢力資料越齊全,自己找哪個勢力去?

在釋羅郡人生地不熟的,除了林氏一族,自己還真沒有相熟的勢力。或許釋芷心算一個,但難不成自己去和聖者『釋迦羅』交涉?苦笑一聲,林風隨即搖頭,正待起身前往義父那裡,倏地——

「對了。大勢力?」林風眼眸一亮,望向關忠,「阿忠,你說的大勢力,羅氏商會算不算?」

「自然算。」關忠正色道,「羅氏商會生意遍布整個朱雀洲,不止是大勢力,更是超大勢力。尤其是他們在各個三教九流之處都有探子存在,論資料的收集。在整個釋羅郡甚至朱雀洲,都罕有能與之相媲美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